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章荟一见有戏,便又忙不迭的补充道:“你说让孩子先踏踏实实地从头干起,我也同意了,咱俩都是为孩子们好,不过是让你跟自己弟弟搞好关系,给咱孩子们铺一条坦途来,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你还要犹豫么?”
  说到这里,章荟低头用手在眼底抹了抹,呜呜地哭起来:“这放到别人家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到你这儿怎么就难如上青天了呢?”
  楚铸本来就让章荟说的动容了,此时又听妻子低泣起来,登时慌乱不已,赶紧劝她:“我又没说不行!”
  “那你就是同意啦?”章荟“唰”地抬起头,直盯盯地看着楚铸,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紧盯着楚铸不放“你不答应,我就不罢休”的架势。
  好家伙!这人脸上哪有半点泪痕?刚才举动分明就是她装出来的啊!
  楚铸这会儿只觉得自己脑仁儿直疼。
  “我不管啊!我就当你答应下来啦!”章荟哪里容得他反悔,拉住他的胳膊不放,一定要让他确认答应下来才成。
  楚铸让她闹得没辙,只好皱皱巴巴同意下来。
  不过看他这样子,分明是不痛快。
  章荟这会儿达到目的,心情好极了,也有心情和楚铸交流交流,便告诉他:“你也不要老是清高,知道不?虽然不知道你大哥是怎么想的,他放着好好儿的关系不处,愣是让大家相互疏远……可是我告诉你,咱爸和老太太俩人可是有打算的!”
  “你这话说的是怎么个意思啊?你是说我爸和她又想和老三走动啦?”楚铸登时认真起来,他严肃的看向自家洋洋得意地昂起头的妻子,问道,“你这又是从哪里弄来的消息?”
  “呵呵。”章荟给了自家丈夫一个得瑟的眼神儿,哼笑道,“你以为我是你,傻不愣登的就知道听从?这事儿你得用眼睛看、用耳朵听、用脑子想!知道不!”
  楚铸摇摇头,不解的打量着妻子章荟:“你这说的什么怪话呢!我听不懂!”
  “啧啧啧!”章荟送他一个“孺子不可教也”的目光,跟他直说,“那天和你带孩子去看你爸,她楚娉不是也在么!我当时就留意她啦!……你就没发觉,她当时故意把话题往老三两口子身上绕?要不是我打岔,你爸都当算给老三打电话了!”
  “是有这么回事儿。”楚铸回忆着当时的场景,点点头,“你要不说,我以为就是正常的聊天儿了。”
  “嘁!指望你这脑子能想明白,黄花菜都凉了!”章荟将嘴一撇,哼哼唧唧的说。
  “那……你说,他们这又是想作什么幺啊!”楚铸想起自家那不让人省心的小妹,脑袋就疼。
  虽然她和楚葶不一样,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隔了一层,可是也是忍让关切了那么久的妹妹,楚铸要说不关注她,还真做不到。
  可是偏偏越关注,他就越憋得慌。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为了那个洛立名啊!”章荟嘲讽道,“你那个妹子和你们哥儿四个可真不像是一家人,她全心全意为洛家的劲儿,我都臊得慌!”
  提起楚葶,楚铸揉了揉额头和眼角,摇摇头:“好长时间没和小葶联系了,也不知道她在y省过的怎么样。”
  “应该不错?毕竟是做官太太到那儿享福儿的!”想起自己那位半道出现的小姑子,章荟没有什么反感,只是有些羡慕嫉妒,毕竟谁也想不到庞庭竟然跑到省会城市做市长去了。
  “你也别嫉妒,谁让你嫁的丈夫不是做大事的料儿呢!”见到妻子眼中闪过的羡慕,楚铸自嘲道。
  “这话用你说?我自己的选的人,当然就算是跪着,我也得和他好好儿走下去啊!”章荟瞥楚铸一眼,哼唧着说着让楚铸心花怒放的话,倒是让彼此之间的气氛变得更好了。
  “还是先说你那位让人不省心的妹子!”两口子温存了一小会儿,章荟推开楚铸,似笑非笑地瞅他一眼,提醒他,“你以为我是瞎说啊!告诉你好啦!那天我可听到你妹妹和你们家那位老太太的谈话啦!”
  自从知道楚母不是她名正言顺的亲婆婆之后,她因对楚娉给她带去的怨念,她可是连一声“妈”都不喊啦。
  对此,楚铸就完全装迷糊,权当不知道章荟的做法儿,反正背后提起的时候,他和他大哥三弟也都不称呼楚母为“妈”了,不然,他们把他们自己的亲妈又该置于何地?
  “这么轻易听到的消息,可信不?”楚铸不等章荟说起楚母和楚娉的对话内容,便提出质疑。
  对此,章荟很有自信:“是你儿子把刚买的录音笔拉到阳台的花洒后面了,那位置可是比较隐蔽的,项发现还真不容易……而且,从里面出现的杂音来看,应该没有人拿动过它。”
  说到这里,章荟将录音笔打开,顿时,楚母和楚娉的声音,便从里面缓缓地飘出来了:
  楚母不大乐意:“你这么着急忙慌地把我拉到这里来做什么!没瞧见你二哥二嫂来了么!我先做饭去!”
  楚娉冷哼一声:“您有必要这么殷勤么!人家都不拿您当妈看了,您还对他们这么地掏心掏肺做什么?”
  楚母被说的有点儿羞恼:“不管怎么说,都是我把他们兄弟仨拉扯大的!不管他们怎么想,我对得起自己良心就好!做人,就得问心无愧!”
  楚娉呵笑一声:“我大哥二哥轮番着回来,三哥至今没和你们联系,您说说,这好好儿一个大家子,怎么就弄到现在这般局面?”
  楚母情绪有点儿低落:“他们这么大,突兀地知道自己身世,搁谁都受不了啊!更何况,你大哥二哥孩子都那么大了,让他们接受自己身世,自然困难,落差感、不适应感、不能接受等等,都是可以理解的!”
  楚娉冷笑:“嘁!”
  楚母警告:“我告诉你,不许你在这时候冲他们冷嘲热讽,知道不知道!咱们一大家子人关系的维系,可就在这时候啦!等到他们缓过来之后,自然会找到大家和气相处的平衡点的!”
  楚娉哼笑:“您可倒是想得开!”
  楚母淡淡地:“不然又能怎么样呢?我只生了你一个,自然不能对他们要求的太多。”
  楚娉笑起来:“怎么样,还是知道亲生的好?”
  楚母叹口气:“都说生恩不及养恩大,要我说,那也就是骗骗人的!说起来,血缘关系的吸引力远远大于养恩!所为的不忘养恩,也不过是良知和道德相互作用下的,强制性结果罢啦!”
  楚娉轻笑:“您能想明白就好!”
  楚母情绪不高:“想明白用能怎样,还不如糊里糊涂呢!”
  楚娉挺愉快地:“您以后,就一心一意对我好才是!”
  楚母不太高兴:“小没良心的!我什么时候没有一心一意对待你啊?”
  楚娉咯咯笑:“我是让您再接再厉么!”
  楚母哼一声:“你拉我说这么多,到底想说什么?你要还是这么东拉西扯的,我可去做饭啦!”
  楚娉笑呵呵:“您这是急什么!听我说啊!……您想不想把我三哥带回咱们这个家?”
  楚母没听明白,有点儿糊涂:“你……这是什么意思?”
  楚娉兴致挺高的:“我是说,您没瞧见啊!我大哥二哥三哥他们之间的关系有点儿冷,您要不要在他们之间穿针引线,让他们关系和好如初啊?”
  楚母沉默一会儿:“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以为我是他们亲妈的时候,我说话都不那么管用,更何况现在呢!你又不是没看到,我现在尽量跟他们几个少说话,就怕说什么让他们几个抵触!你还让我穿针引线!他们可倒是能听啊!”
  楚娉不赞同:“话不能这么说!您要是把他们几人叫到一块儿好好谈谈,他们不可能不给您这面子!”
  楚母语气中有怀疑:“叫一块儿?你大哥二哥还好点儿,你三哥那工作多忙,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能来才怪!……诶?!我说,你最近老是把你三哥挂在嘴边儿上,你这是有什么想法儿不成?”
  楚娉松口气:“您可算是听出来啦!”
  楚母严肃起来:“你和洛立名这是又要折腾什么?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再这样啦!这么无底线迁就他啦!……我跟你说,现在不比往日,以前你有仨哥哥给你无条件的撑腰,我才顺着你,就为了你高兴!现在你得脑子清醒一些!要知道,你三个哥哥现在未必还会像以前那样迁就你!照顾你!”
  楚娉不服气:“凭什么!我也是他们的妹妹啊!他们凭什么不管我?难道,我出丑,他们就好看了?!”
  楚母直叹气:“你是不是傻?怎么就像不明白呢!以前你仨哥哥就已经不耐烦管你了,只不过让我提点要求着,他们不好袖手旁观……至少,没有理直气壮跟那儿袖手旁观的理由!……可现在不同了!有楚葶那个和他们同父同母的嫡亲妹妹跟那儿比着,你认为你还是最亲的妹子么?”
  楚娉嘟哝:“都是那个楚葶!为什么她要出现呢!”
  楚母沉默了片刻:“你这孩子还是看清楚现实!不管怎么说,楚葶至少没有不停地给他们找麻烦;加之,楚葶的回归,会让他们认为,是你抢走了他们对嫡嫡亲的亲妹子楚葶的兄长爱,所以,会有迁怒。”
  楚娉不满:“这能是一回事儿么!”
  楚母叹气:“这就是人心啊!他们就算理智上能想明白,也不见得他们愿意把这份明白表现出来。”
  楚娉大吃一惊:“您是说……他们会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不理我这茬儿?”
  楚母认真的说:“就是真么回事儿!所以,你不要再纵容洛立名了!我现在也没有给你撑腰的底气了!以前,我能强按着他们脑袋给你撑腰,现在可没有这条件和底气了!”
  楚娉不甘心:“可是……您真的和他们一样,打算对我不理不睬啦?”
  楚母气笑了:“怎么可能!你是我亲生的!我只是让你为自己打算打算,别所有的事儿都依着洛立名而已!”
  楚娉哼哼起来:“可是……我为他,不也是为我自己为您外孙外孙女儿考虑么!”
  楚母语气平和起来:“你自己好好儿想想!等回来,咱们娘俩找时间好好儿聊聊,我现在得给你们准备饭菜去了。”
  楚娉不罢休:“您等会儿啊!我这主题都没有说呢!您急什么啊!”
  楚母无奈地叹口气:“你这到底是想说什么呢!”
  楚娉嘿笑:“我听说韩子禾要生了?您们不准备去看看她去?不管怎么说,生孩子也是大事儿,您和我老爸不去看看,是不是有点儿不合适,有一点儿说不过去啊?”
  楚母不解:“你这孩子什么时候还知道替我们打算了?”
  楚娉干笑:“不是您教我做事儿要周全么!”
  楚母恍然:“你是有事儿要求你三哥?”
  楚娉有点儿不自在:“就是去看看他们,让大家的关系缓和一些啦!再说,又不是我一个人跟您们去,顺道把大哥大嫂和二哥二嫂他们带上,也显得热闹。”
  楚母语气很肯定:“你肯定是为了洛立名!”
  楚娉有点儿不耐烦:“您不用这么追根溯源!就当我是为了咱们大家庭做贡献好了!”
  楚母不认同:“这事儿应该是你大哥大嫂提的,他们不提,肯定有他们的道理,你不要乱掺合。”
  楚娉略有点儿着急:“不管是谁的责任,都得有人牵头不是?!再说了,就是探望探望孕妇而已……韩子禾带着俩孩子,肚子里还揣着一个,肯定需要人帮忙啊,到时候,咱们娘俩儿留那儿帮她,我三哥一准儿感激咱们,到时候,他和咱们的关系不就缓和如初啦!”
  楚母好半天没吭声:“你是想住你三哥那里!”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