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接下来,我们可以看看,洛家的长子洛立清当时在哪里……”韩子禾笑得特别和善,“我们必须承认一点,洛立清在学生时期还是很优秀的,至少,他在适当的时候表现出来的优秀,给我们的工作节省了相当多的时间。”
  “这话是怎么讲?”楚铮现在虽然看不到自家媳妇儿的俏模样,但是,他就是闭着眼都能想象出来,他媳妇儿一定露出了得瑟的表情,嗯,至少表象之下肯定是得瑟的。
  “因为,我听我二哥说过,洛立清作为大他两届的学长,对于他而言,其名如雷贯耳!虽然不是在同一所中学就读,但是他们俩所读学校是兄弟院校,很多活动都有关联……”
  韩子禾这般说,楚铮也想起这事儿来:“对啦!你二哥他们初中高中都是在同一所中学念的,是吧?”
  “对啊!我二哥虽然学习不是特别优秀,但是那所学校的校长是我爸的发小,因为我们两家关系是传好几代传下来的,所以,你懂的。”韩子禾笑起来。
  楚铮也不由得勾起嘴角儿,笑道:“嗯!明白!”
  “咱们言归正传,接着说……因为我二哥时常嘀咕这个挂在他们老是嘴边儿的榜样,所以我多少也有些印象,因此专门查了一下。”说到这里,韩子禾习惯地又给楚铮传了一份资料。
  “你看一下这份资料内容。”韩子禾解说道,“这份资料是我在教育局信息资料库的边边角角中找到的,是信息化普及之后,他们备份出来的一份档案……里面,就有理解中学生奥数比赛的时间地点、考卷内容、考生信息等等。”
  “这里面有洛立清啊!”楚铮认真的将他媳妇儿细心标注出的内容浏览一遍后,叹道,“媳妇儿,你这工作也太细致入微、太有效率啦!”
  “一般一般啊!”韩子禾“谦虚”的客套着,话刚说出来就不由自主的“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时间我看到了,他从初中到高中,他每一学年都代表到京城来参加各种考试比赛,并且最次都能拿到三等奖。”楚铮总结道,“这么看来,他妈要照顾的孩子,应该就不是他了。”
  “按照排除法来看,洛母要照顾的,应该是她的次子洛立名了。毕竟这么长的时间段都没有相应的资料和照片来举证洛立名是在t大附属小学读书的。”韩子禾和道,“虽然他有t大附小的毕业证,但是t大附小的届学生资料库里,关于洛立名的资料,经过技术分析,应该属于技术嵌入的后期补充,也就是后补进去的……那么,问题来了,他为什么要补这么一份资料呢?”
  说到这里,韩子禾加快了语速道:“我不厌其烦的,从他们现在所在的户籍资料库里,追根溯源找到他们的出生地,从而寻找最初信息资料,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楚铮没有接话,他虽然听的很过瘾,但是一想到自家媳妇儿出入国内各种机构的信息库如入无人之境,就有点儿……心慌慌啊!
  韩子禾也懒得理这人纠结的心思,只道:“你看看这两张照片的对比图。”
  楚铮很听话,乖乖地按照他媳妇儿的口令,将照片编辑软件打开,将照片点出来。
  “这是一个婴儿和……洛立名初中的毕业照?”楚铮看了好一会儿,才从其中看出洛立名的影子。
  “你仔细看两张照片主人公的脸型、耳朵、鼻子和嘴唇,以及眉眼形状。”韩子禾提醒他。
  “好像是有点儿差别啊!”楚铮瞄了半天,才看出一点儿名堂来。
  韩子禾接着他所言,道:“这张婴儿照是洛立名小时候的唯一一张照片,嗯,这话是楚娉以前说的……虽然她这话的本意是替洛立名抱屈,毕竟他哥哥弟弟幼时照片虽然也不算多,但是每个时期都有,相比而下,洛立名显得似乎有点儿不受宠。
  当然,这对于他这个岁数儿的人而言,幼时照照片并不普及,所以,他只有这么一张照片,也不算太显眼。
  可是,你要是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两张照片的主人公,根本就不是同一人啊!”
  “是不太像,只是,媳妇儿,这人不都得长大不是么!”楚铮心里也有点儿嘀咕,毕竟两张照片的主人公岁数儿差的太大,不用技术分析,不好做出论断。
  “从宏观来看,婴儿这张照片里,这小孩儿应该是一副天生的笑脸儿,不说不动的话,看起来也是一副笑模样……可是洛立名,很显然,无论是他初中以及初中之后的照片,还是他现在的本人,都看不出他是天生笑模样的人。”
  韩子禾分析道:“嗯,在这里,我特别提醒你一句,你应该注意一点,洛立名照片的流出,也可以说是保存,基本上是从洛母辞职一大后才开始的……嗯,我也没想到竟然能从她当时所在的小小的乡镇政府资料库里找到他当初辞职申请函的电子备份,喏,就是这张扫描出来的文件,你看看。”
  楚铮点开一看,发现里面不仅是一张辞职申请函的图片,还有一张字迹比对分析图。
  “你是说这是洛父替洛母签的?”楚铮的眼眸飞快地一缩。
  “托你那位花痴妹妹的福,从她的储存空间里找出她公公婆婆的字迹可不算难。”韩子禾轻笑一声,虽然话不太好听,但是声音却平淡无波,竟让人听了,片刻间也分析不出她这是不是嘲讽。
  她道:“说来,洛母的辞职理由竟然是她精神不稳定……你看到辞职申请函一旁的时间了么?
  从她辞职到在咱们老家复出、担任咱们老家知名小学的教师,这之间可隔了几个季度啊。这也可以说明,洛母的休养的确是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的。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才会让一个专心照顾孩子的母亲,忽然地精神就不稳定了呢?”
  “她孩子可能出问题了!”楚铮笃定的接话道。
  “很有可能!”韩子禾顺着他话说道,“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大胆的猜测,她真正的二儿子出问题了,之后,洛立名以移花接木的形势,以洛家次子的身份,成为了洛立名?”
  “这……可能不是没有,但是说出来,未免听着可信度不大啊!”楚铮斟酌片刻,言道。
  韩子禾点点头:“可信度问题的确也是个问题,他们也可以说,洛立名转危为安,才让他的母亲精神一度从危险的边缘回归正常……所以,我才想让你注意刚才给你看的那两张对比照片,你听我说啊!”
  “你看,这张婴儿的照片,婴儿的脸型是圆形,而洛立名的脸型完全是长圆形,虽然从孩童到成rén这段成长时期,孩子全方位长大的,但是既定的骨骼模型,不好变化这么大吧?”
  韩子禾说到这里,微微顿了一下,给楚铮消化的时间,等听到他嗯了一声,她才又道:“你再看婴儿的耳朵,是不是显得有点儿招风?且耳垂儿特别厚实?看清楚了,你再看看洛立名初中时期的照片,他耳朵的比例明显要长,并且耳朵比眉尾的高度高出了一大截儿。”
  楚铮听到这里,不禁深深一叹:“虽然刚才也觉察到两张照片里面主人公的不同,但是你不说,我还真没看这么细致啊!”
  出征此言虽未明说,但是韩子禾还是清楚地听出了其中的敬佩意味。
  她不由得捂嘴轻笑起来。
  “楚大队长能够讲这么多的信息都消化了么?需要我给你点儿时间琢磨么?”她笑着打趣道。
  “当然不用,你已经给我很细致的讲清楚了,只管接着说就是。”楚先生轻轻地用自以为不着痕迹的好话,夸赞了自家媳妇儿一下。
  “嗯,那咱们接着说。”韩子禾拿起手边儿的水,轻缓地喝了口,才道,“好啦,我们接着看他们的鼻子……我们这里不得不承认,洛立名现在的样子的确更英俊一些,至少,他从初中时期开始,就没有婴儿照时期那种翻鼻子。
  而他的双唇,也从幼儿时期那种下唇明显是上唇两倍厚的不对称,变成了现在这样一抿就显得很薄的对称唇形。”
  “还有他的眉眼,从圆熘熘的小眼睛变成了眼形相对狭长的眼形;从一字眉变成了现在的竖心眉,你说这还能算正常么?”说到最后,韩子禾一口气将她列举的几点都说出来了。
  “这么一看,啧啧,还真是有点儿奇怪啊!”楚铮沉吟道,“要是这么分析,结合你之前所言来看,他之前照片的稀少,以及洛家洛母很多行为反应……就真值得深思琢磨啦!”
  “好吧,我说这么多呢,其实是想给你找找理由,安排人想办法能够查一下之间的dna,这下,就能确定你那妹子会不会因为她的那片痴心而付出代价啦!”
  韩子禾说到这儿,才亮明了她的本意。
  楚铮闻言,先是一怔,旋即,便是一股热流自心间开始旋转着流向全身和四肢。
  一种被人以春风润物一般关心的感动,让他眼眶不由自主地温热湿润起来。
  “媳妇儿……我、我……”楚铮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来,他跟哪儿“我我我”了好半天,却也没有说出什么来。
  韩子禾却明白楚先生的意思了,不禁轻笑起来:“用不用这么感动啊!你这样弄的好像我这么多年都没有厚待你一样呢!”
  她最初的目的,其实也不太阳光呢!
  虽然楚铮嘴里说要看着楚娉自作自受,可是不管怎么说,楚娉也是和他有同一个爹,这还不说,从小到大,他也拿她当成楚葶那样的一母所出的妹子看,哪怕现在彼此关系不复从前,他们彼此不太可能重修旧好,但是让楚铮眼睁睁看着楚娉自己把自己作死,还是替人背黑锅那种,楚铮心里指定不会好受。
  所以,韩子禾这么迅速作出反应,进行一系列的举动、取证,其实也不过是想将楚铮背后的洛立名揪出来,虽然不见得能让楚娉脱罪(就算是能,韩子禾也不会这么好心),但怎么也能让她有一个顶缸的站在她前面,让她不至于把不属于她这智商能干的事儿当成锅,傻兮兮的背上。
  而楚铮,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才会激动成这样啊他媳妇儿真真是、真真是一心为他着想啊!
  小两口相互感动了好半天,才将澎湃激昂涌起的情绪压制下去接着说正事儿。
  “媳妇儿,能说说你的结论到底是什么么?”楚铮很谦虚的问道。
  韩子禾闻言,略微组织了组织语言,道:“我之前……嗯,应该说咱俩之前不是听到洛立名和一个女人的谈话么?我感到怪怪的……你说,他是不是另有目的呢?”
  “哦?此话怎么讲啊?”楚铮提起精神,问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建议不敢,我只能说,你看,有条件的话你可以接触一下国安的人,或者说,你联系一下陈锐。”韩子禾想了想,开口道。
  楚铮听了,问她:“你是说……他不一定是对立面儿的?”
  “这就说不准了,就是这么个想法儿!”韩子禾轻道,“我只觉得洛立名那人一直以来事业心相对重一些,虽然平时看起来不太能入人眼,但是,他一直一来汲汲营营的,应该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楚铮不太喜欢听关于洛立名正面的评价。
  韩子禾:……野心也是正面评价?汲汲营营也是褒义词啊?!
  “我只是琢磨……你妹妹这人,我虽然看不上,但也不得不说,能让她这么实心实意一心扑上的人,总也要有点儿人格魅力或者闪光点才是,不是吗?”韩子禾拿楚大队长偶尔冒出来的幼稚很没办法,“你妹妹那么眼界高,洛立名他真要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家伙,你妹妹的那份傲气应该也不允许她这么痴狂吧?”
  “而且,我也不止一次听她说过,洛立名志在京城呢!”听到楚铮轻蔑又不认同的“哼”了一声后,韩子禾这般跟他说。
  “嗯?”想到洛立名的身世的楚铮,一改之前不屑一顾的态度,眼眸勐地一睁,好像想到什么。
未完待续。m阅读。)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