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楚铮给他媳妇儿讲的,正是他第一次到国外做任务的故事。
  那时,他才是二十啷当岁的正值青春的新晋军官。
  那时,和现在不一样,各种技术手段也都没有现在这么先进。
  而那时的他,更加没有现在这般老练。
  “我最早在部队,是在野战部队参加实战的,像这种敌后作战的经历基本是零,所以,第一次打扮成老百姓的样子,准备接近目标之时,心里也是特别特别忐忑不安的。”楚铮想了好半天,才组织好语言,找到让他比较满意、可以起到承上启下作用的开头,缓缓地说道。
  “和你不一样,我一入部队,就给选到了野战部队做通讯联络,只不过在那里基本呆了没多久,就参加了当时第一批特战女兵的选拔,后来便在那里一呆就是二十多载,本来领导打算把我调到京城军区做副参谋长了,结果……”韩子禾叹口气,上辈子读书速度太快,以至于博士毕业,进到部队,还不到二十岁呢!
  “亲爱滴!”楚铮注意到自家媳妇儿眼中闪过的怀念和感叹,登时警惕心唰一声升起来,赶紧伸手在他媳妇儿嘴畔一档,笑眯眯的说,“这会儿可是我的演讲时间哟!”
  哼哼哼,他才不给他媳妇儿留恋她上辈子的时间呢!这辈子,哦,不止呢!不但要这辈子,还要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他一定要她永永远远都是他媳妇儿呢!
  心里闪过自己的小算计,楚大队长也不敢再卖关子留悬念,忙不迭的说道:“当时我们一队共六个人全都打扮成特别时尚的样子,游走在y国的各条街道,一点点靠近我们被怀疑已经有埋伏了的联络地点。”
  说到这里,楚大队长突然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红润,就连声音都带出几分难为情来。
  当然,他这点不同呢,也只有和他特别亲近的人才能发现,一般人是留意不到的,楚铮也不会让外人看出来的。
  “怎么啦?”韩子禾注意到楚铮的反应,有点儿奇怪——楚铮这才刚开始讲,他可还没有讲道有干货地方呢!咋就又停顿了?
  “咳咳,没事儿、没事儿!”楚大队长感到嘴唇发干,不由得舔了舔嘴角儿,干笑两声,“我这不是一边回忆一边讲么,说来第一次出任务距离现在时间有点儿长了,记忆难免有点儿模糊,所以讲起来可能会有片刻中断……媳妇儿,包涵点儿包涵点儿啊!”
  “哦。”韩子禾见楚铮以拳抵口、干咳两声的样子,怎么看怎么透出一股心虚的意味来,不由得柳眉一跳,试探着问道,“你该不会是让人家使出美人计了吧?”
  “咳、咳、咳、咳、咳!”楚大队长突然感到庆幸,他幸亏自己刚才手慢了一点儿,没有喝水啊!
  “怎么可能!”楚大队长的脸上表情,看上去有点儿恼羞成怒的样子,“我是那么容易让人给撩拨到的么?”
  想他楚铮在进特战队之前,就已经身经百战了!虽然在感情上经验不算太多,但是抗拒美色和诱惑的能力,他还是很强的!
  “呵呵。”韩子禾想到楚大队长每次看她时,两眼发光的样子,就想耸肩不语。
  “咳咳!那不一样的啊!”楚铮无奈又宠溺之极的看向他媳妇儿,也不多辩解,干脆接着刚才所讲的地方说了起来,“等我们走进联络点时,才发现,里面竟然正常之极。
  虽然也感到疑惑,但是因为之前所有的怀疑都没有明确的证据,所以,也只以为是虚惊一场,我们就干脆继续任务了。”
  “按照我们的接头暗示,我们这边儿由我拿着一直带有露水的玫瑰,走到落地窗旁那张唯一的秋千椅上坐下,很快,会有拿着当地时报的叼烟斗的男人,mō着胡须走上前称赞玫瑰花瓣上的露珠。
  到时候,我会表示赞同,且用通用语叹一句——这像不像情人之间深情凝视出来的泪珠儿?
  男人若是回答我说——哦,不仅仅是泪珠,那更是情人心间最深的情谊结成的水晶啊!
  要是这样的话,就说明我们接头成功了!”
  “然后呢?”韩子禾已经猜出这里面要出乌龙了。
  只是她以为那只是楚铮或者对方忘词儿,又亦或者是记错词儿、落字儿了。
  “然后,等我和对方握手,正准备进一步交谈时,我发现我这真是接错头了!”楚铮艰难地说出这句话来。
  “怎么发现的?”韩子禾惊奇地出声问道。
  “是当时坐在我们不远处的发现的……嗯,没错儿,就是现在我这位老搭档,!”楚铮干笑道,“是他突然开启说话频道,通过耳机告诉我说,我们在h语上犯了失误,将东南西北给搞混了,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在y国南部的同名咖啡店接头的。”
  “……”这样的问题,韩子禾还真没遇见过,所以也不知道该有个什么反应才正常。
  “好吧,媳妇儿,你想笑的话,就尽管笑吧!”楚铮也看出自己媳妇儿忍笑忍得有点儿辛苦,因为害怕媳妇儿忍笑忍得她肚子里的属于他的小宝贝儿们难受,便大方的让他媳妇儿放飞自我。
  “哈哈哈哈哈哈!”
  他话音刚落,一连串悦耳又爽朗的笑声便一波接一波第涌了出来。
  一瞬间,看到自己媳妇儿笑得那么使劲儿,楚铮又有点儿后悔让他媳妇儿放开笑了,她这笑的这么欢快,会不会笑酸了腰呢?这再把她肚子里面那俩小宝贝笑懵了,怎么办呢?
  “好吧!不笑啦!不笑啦!”韩子禾笑够了,一挥手,那笑声全数都收起来了,她整个儿人平静极了,一点儿都看不出刚才的亢奋。
  对此,楚铮早就佩服到五体投地了。
  “快点儿接着说啊!”已经笑够了的韩子禾,拉起楚铮的胳膊摇晃着催促道。
  “……”刚刚明明是媳妇儿你笑得我说不下去的啊!楚大队长虽然心底里腹诽着,却也不敢这么说出来。
  “快说啊!”韩子禾噘起嘴,加快了摇晃的速度,“话说,既然是接头地方搞错了,怎么还有人和你们接头呢?更奇怪的是,你们街头的暗号竟然还对上了!该不会是针对你们的陷阱吧?”
  “我们当时也是这么怀疑的……只是,因为敌在暗,我在明,所以作为经验十分不足的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计就计了,看看对方想做什么。”楚铮揉揉鼻子,说道,“那人当时也没和我说太多信息,只是交代我等他离开后五六分钟,再起身离开,然后到咖啡厅另外一边儿的侧门那边儿,坐上他的车,和他到一个地方去。”
  “也就是在他车上,不远不近的跟在我们后面的,联络到了上级,上级领导告诉我们,他们已经根据情况,进行了安排,我们暂时待命;至于联络暗号问题……咳咳,似乎,真是巧合!
  因为就在我离开咖啡馆上车的时候,他们发现不对劲儿,将跟在我们后面的一个男人按住了。
  很奇特的是,他所穿西服上衣口袋离别着一支玫瑰,玫瑰花瓣上明显的缀着一粒水晶露滴!”
  “……”不用楚铮多说,韩子禾都能想到怎么样的巧合啊!
  “因为时间紧急,所以,他们是将男人带上车,一边保证不至于跟丢了我们,一边进行讯问。
  而据他们的问话结果,我们大家都很惊诧的发现,这男人才是我身旁那人正确的接头人。”说到这里,楚铮都情不自禁笑起来,他现在都能想起当初坐在对方旁边,听到耳机里的“真相”时,他那复杂的心情呢!
  “原来,你是一个假的街头对象啊!”韩子禾登时笑滚到楚铮怀里,使劲儿拍着楚铮肩膀,又是一通大笑。
  “小心点儿,媳妇儿!小心点儿,别摔到啊!”楚铮无奈地摇摇头,赶紧将他媳妇儿搂在怀里,生怕她伤到她自己。
  “快说!赶快接着说啊!”韩子禾止住笑,捏住楚铮的耳垂儿揉来揉去,只把楚大队长他给揉的心猿意马,才住手。
  “你这小坏蛋!”楚铮注意到自家媳妇儿眼底的偷笑,登时哭笑不得,叹口气摇摇头。
  虽然他一巴掌轻轻地拍在他媳妇儿的小pp上,但到底如她所愿的继续说了起来:“我们也没想到,像我们这种出任务用的暗号,都能给因缘巧合的对上了!这也真对上那句‘无巧不成书’了!”
  “你们那么肉麻至极的暗号儿,是谁贡献出来给你们用的啊!是不是抄重了!”这不怪韩子禾轻视他们,实在是……太巧合、太巧合啦!
  “抄?!”楚大队长挠挠自己的下巴,忽然感觉,其实……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不管怎么样,反正是弄成一模一样啦!”楚铮想了想,便就不再纠结于此,继续说道,“而且,因为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他们跟我打声招呼,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用上点儿特殊手段,从那男人嘴里弄出答案来!
  原来,让我替代了的那位接头者,他来自于m国,他是m国派来的特别行动队员,是韩裔,伪装成了咱们华夏人,来掩人耳目的。
  呵呵。”
  说到这里,楚铮嘴角弯起,勾出一抹冷笑:“既然他们打算将这黑锅甩到华夏这边儿,而他们坐收渔翁之利,那么,就要做好被撑到了的准备!”
  “所以你们就准备将错就错了?”韩子禾眨眨眼,双眸亮晶晶地问道。
  “自然如此啦!”楚铮笑眯眯地mōmō媳妇儿的小脸蛋儿,笑道,“既然凑巧了,要是不占点儿便宜,顺便给那帮不安好心的家伙添点儿堵,又怎么对得起他们一片周全之心?”
  “再然后呢?你有没有露馅?”韩子禾在楚铮怀里,依偎在他的臂弯之中,仰着头,好奇的问道。
  “这也幸亏那人话少,我们之间不怎么对话,所以才一直安稳走到了目的地。”楚铮说到这里,心情一片大好。
  他几乎是眉飞色舞地冲韩子禾比划着,十分愉悦的说:“媳妇儿,你简直不能想象呢!m国原来的计划是准备截胡!借机吃掉欧洲卖给南美洲几个国家的武器呢!
  媳妇儿,你简直无法想像那场面!啧啧啧,各种型号的飞机就有二百架!全都是不对咱们开放的型号!
  还有几大武器库,啧啧啧,那简直是一场大型的黑市武器交易会啊!”
  “你们吃的掉么?”韩子禾想象不出他们是怎么弄回国内的!
  “媳妇儿,你这就太单纯点儿啦!”楚铮给了他媳妇儿一个“你咋这么天真”的眼神儿,嘿笑道,“你说,我们得有多傻才会想着把整个武器库都搬回来?不现实啊!要知道,真正接头的男人失踪,m国方面很快就会反应过来的!
  到时候,目标那么大,我们很容易暴露啊!要知道,我们可还打着等到m国反应过来,引他们进局呢!到时候,保准让他们这帮心怀叵测的家伙有苦吃不出!”
  韩子禾闻言,眨眨眼。
  好吧,她应该就是“傻得很”一类人呢!
  不过,她也听明白了,楚铮他们应该是挑有意义的飞机、武器,每样藏起来两三个,剩下的,就干脆都销毁,让那m国当一回吃黄连的哑巴!
  “看来收获很多。”韩子禾看着楚铮脸上的得以表情,笑道。
  “那回回来,我们一帮人直接一等功!”楚铮得瑟的表情招来他媳妇儿一阵“蹂躏”。
  看来收获是很多呢!要不然,就光楚铮他们几人闹出的失误,不给处分才怪呢!
  ……
  “爸爸!妈妈!”“小姨夫!小姨!”
  湛湛和韩品,一前一后跑了过来,他们小手儿中,各攥着一张小纸条儿跑到楚铮和韩子禾跟前儿,将小纸条儿递给他们俩:“这是我们俩发现的!”
  “这是什么?”楚铮先韩子禾一步将纸条收到手中,问。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