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其实……我就是看老爸闯关太辛苦,就想着帮帮忙,看看能不能弄出一种暂停程序……毕竟,我们平时打游戏,都会有暂停键……”湛湛越说声音越低,说到最后,他很是心虚的偷看向韩子禾。
  韩子禾挑眉看看屏幕那端的楚铮,见他苦着脸冲她连连点头,不由有些忍俊不禁了。
  她可以想象的出来,楚铮在这么点儿时间连闯两关的场景——那可以堪比快进的场面,一定滑稽极了呢!
  虽然很想亲眼看看那副画面,但是韩子禾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和她儿子好好说道说道,至于她感兴趣的么……呵呵,到时候看看机器有没有拍摄到啦!
  清清嗓子,韩子禾冲楚大队长斜了一眼,登时让楚大队长犹如吃了补充剂一般,瞬间满蓝满血,疲惫全消,活蹦乱跳起来。
  “楚剑行!”
  “到!”
  湛湛小朋友一听到他妈指名道姓的喊他大名儿了,登时全身皮肉一紧,根根头发全都竖起来,就连头发根儿也都战栗着。
  “哼!”韩子禾用眼神儿震慑住了准备上前劝说的韩品小朋友,“你乖乖的继续做你的工作!”
  “小姨,没管好弟弟是我的不是,而且……我当时也好奇,跟弟弟一块儿捣鼓的!”韩子禾生气起来,韩品那也是从心里发怵的,只是看到小表弟瑟瑟发抖的可怜样儿,自认为是兄长的小家伙儿立刻鼓起勇气,准备将责任都揽到他自己的身上。
  “不是!不是!这事儿和小表哥可没有干系!他发现我这么做的时候,我已经鼓捣出来了……他原本是想阻止呢!只不过,等他想把程序恢复正常的时候,我俩都已经没有能力让它恢复正常了。”湛湛虽然害怕他老妈,但是他也不是那种把责任都推给无辜的小表哥的怂货。
  “呵!你们俩还成了勇于承担责任的好孩子了?!”韩子禾见他们小哥儿俩互相袒护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出来,虽然她也很欣慰于这俩孩子亲热,可……这种亲热放到无底线的维护对方的错误,就不对了吧!
  哼哼哼,小树生出枝杈,该修剪的,还是要修剪的!
  于是,举起剪刀手准备“喀嚓喀嚓”给自家儿子和小外甥修剪枝杈的韩子禾女士,冲俩孩子温和的笑了笑。
  韩品:……
  湛湛:……
  几乎是一瞬间,韩品小朋友就在他小姨这种温和的,却又压力十足的微笑中,给湛湛一个爱莫能助的小眼神儿,便……退开了。
  而湛湛小朋友,他、他、他、他、他……更想找块沙子,把自己脑袋扎进去啦!
  “楚剑行,小朋友,我记得,之前我是不是有告诉过你,不许你干涉你爸爸闯关?嗯?”韩子禾双臂一抱,冲湛湛挑眉质问道,“你现在回答我!”
  “……是!”湛湛扭扭捏捏的吭哧半晌,这才缓缓地点头应是。
  “那好!”韩子禾见他虽然犹豫了一下,但到底没有否认,心里的气也缓缓地减去不少,“我再问你,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叮嘱你?……哼,我这儿先友情提醒你一句,你对你老妈我的话,左耳进右耳出,当面应是背后不听,对于你这种行为,你老妈我很生气啊!”
  “对不起。”湛湛喏喏地道歉,接着,他才小声道,“爸爸这次闯关,其实也是一种训练,妈妈不让我干涉爸爸训练,是不想让爸爸的训练成果减少。”
  “你看你!你什么都明白!”正是因为这样,韩子禾才会很生气。
  她伸出手指点点儿子湛湛的小肩膀,说他:“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叫什么吗?往轻了说,你这是‘明知故犯’!要是用不太贴合你身份和作为的词儿往重了说,你这就是‘知法犯法’!”
  “我才没有犯法呢!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孩子!”湛湛不乐意了,他身为小小男子汉,人品很重要!
  “您可以质疑我很多的做法,但是不能质疑我做人的品质!”这小家伙儿,说起这话来,还挺铿锵有力!
  “……”韩子禾正要说下去呢,却不想湛湛反应还挺大的,这且不说,这小家伙儿此时征用倔强的目光,紧紧地锁定了她的视线。
  “好吧,这回是我用词不妥了。我跟你道个歉!”韩子禾想了想,为照顾自家儿子的小小尊严,她还是改口,承认了自己用词不谨慎。
  当然,就用词遣字方面道了歉的韩子禾,并不准备就此沉默,该教训的她可不会轻轻放过:“我也道歉了,咱们俩是不是该继续就你的问题进行讨论了?”
  “……”没有忽悠过去的湛湛小朋友,耷拉着脑袋,终于踏实的认啦!
  韩子禾见此,轻轻地一哼,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要明知故犯?可见是手痒,想炫技了,是不是?小小岁数儿,就这么喜欢显摆,这和我们当初教导你的‘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的处事方式背道而驰了!不是么!”
  “才不是呢!”湛湛不能认同韩子禾的说法,他大起胆子,争辩道,“我这就是高调做事儿呢!只不过,没有做好啦!弄巧成拙也是我不会看时机,没有抗拒过自己心里的憧憬,没有抗拒得了内心深处的诱惑而已!可是,我真的没有高调做人啊!我弄这动静出来之前,我小表哥和我老爸可都没有发现呢!”
  “……”
  有一个特会辩的儿砸,怎么办?此时此刻,韩子禾的内心一直都在刷这句话的屏!
  深深地呼了一大口气,韩子禾强制自己奔涌的内心安静下来,不要对自己儿子动粗!
  “好吧,你行事的风格……这事儿,我以后再和你讨论,咱俩先说说别的。”韩子禾再度伸手点点她儿子的小脑门儿,说道,“既然你也知道,这次的训练,对于你老爸而言,是很有好处的,那么,你就应该谨慎!对!你承不承认,你这次行事没有遵循‘谨慎’这项准则呢?”
  韩子禾突然想起“谨慎”这么个词儿,登时抓住不放。
  对此,湛湛的确无话可说,毕竟他真的不谨慎,不然,也不会把程序给弄乱了。
  “好,既然你承认了,咱们就接着说!”韩子禾满意湛湛他没有犟嘴,点点头,又道,“关于‘谨慎’的问题,先放一边儿,等把问题都攒到一块儿,咱们再细谈。
  我想说的是,做人也好、做事儿也好,学习也好、训练也好……那都得一步一脚印儿,踏踏实实的循序渐进的进行。对不对?投机取巧,是最要不得的!这话,我和你老爸不是第一回和你说吧?
  那么,我就想知道哈,你到底有没有听到心里去呢?你这次的作为,看上去,是心疼你爸爸……当然,我也相信,你这么做的主要原因,很大程度上可以归结为你心疼你爸爸,可是,实际上,你不知道你这么做,反倒让他事倍功半了么?”
  “事倍功半?”湛湛张了张嘴,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里尽是茫然。
  “对啊!本来你老爸呢,他该吃得苦,全都吃了,可结果呢,训练成效,大大不如预期,你说这不是事倍功半,又是什么?”韩子禾反问,“而且,我很想知道,你现在,作为旁观者,就要帮你老爸偷懒,那么等到你面对着学业、事业、训练,是不是也要产生投机取巧的心理?”
  “才不会!”湛湛小盆友最听不得这种否定他的话呢,因此,这小盆友睁圆眼睛,冲他妈抗议了。
  “不会?希望你真不会才好!”韩子禾瞥他一眼,明摆着是不相信他的。
  湛湛本来气鼓鼓的,还想和他老妈抗争呢,结果看到这么清楚的不信任,登时跟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双肩松垮下来,无精打采的,看上去很可怜。
  正当小家伙儿心里委屈的时候,一双柔软的手放到了他的脑袋上,十分轻巧的揉起他的头发来。
  这种手法特别舒服,很快,湛湛就“尽弃前嫌”的把小脑袋往这只手的手心上蹭了起来,远远看上去,跟小动物耍赖一般呢!
  韩子禾本来还想教育他几句的,可是,手底下感受着儿子头发的柔软,眼里尽是儿子可爱到能让她心化了的憨态可掬,那就要跑到嘴边儿的话,瞬间被她咽了下去。
  “好吧,我就不多说啦!你自己呢,回来也要好好儿想一想……”韩子禾看小家伙儿撒娇撒的差不多了,这才开口,“也许,我之前的话……嗯,怎么说呢,说的可能有点儿重了,但是,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你是小孩子,可能不能体会到我们这些为人父母的,对孩子的期冀和希望是怎么样的强大……哪怕一点点儿小小的瑕疵,只要是出现在你们身上,就足以让我们惊慌,恨不得把杀虫剂、灭虫记等等等等,统统用到你们身上,让你们保持着身上良好的品质。
  也许……也许,你会认为我小题大作了,可是,古人有云,‘勿以恶小而为之’。
  也许,一开始你的确就是一种好心,或者是玩笑,但是这口子一旦打开,渐渐成为习惯,再想纠正,可就难了。”
  “我知道错了。”韩子禾的苦口婆心还是有作用的,这不,湛湛越听,脑袋就耷拉的越低,听到最后,小家伙儿用他那小爪子,拉起他老妈的手,表示他已经认识到自己刚才所作所为是不对的了。
  “我以后不会这么做了!”湛湛小盆友还特意和他妈妈保证,“我想和老爸说句对不起,可以么?……毕竟,之前的加速攻击和进程,把老爸他累的狠了。”
  “当然!”韩子禾让开身,让湛湛可以一抬头就看到屏幕,“需不需要我和你小表哥让开?”
  “不需要。”湛湛虽然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是他不想在折腾了他老爸之后,还折腾他老妈。
  “嘿嘿嘿!儿子,不用道歉哈!你的心意呢,你爸啊,都心领啦!”楚铮这人倒是容易满足——他刚刚还跟他媳妇儿告他儿子的状呢!这会儿一听儿子跟他道歉,立刻就改变态度了。
  韩子禾冲这个拖她教育儿子后腿的家伙,使劲儿的瞪了一眼:“你也甭在这装好人,赶紧检查检查你自己的身体,看看你今儿还是不适合闯第九关了!”
  “我本来就是好人啊,这用得着装么?”楚大队长嘟嘟囔囔的,鼓着双颊,小声地抗议着。
  不过,他这音量,也就和自言自语差不多少,他媳妇儿、儿子、外甥几乎都没有听到。
  韩子禾也是不想关注这个自说自话的家伙,不然,就凭口型,她就能看出他跟那儿说什么了。
  “快点儿检查!”她看着楚铮慢慢悠悠地按照以前她教过的几处穴位按压着,额角的青筋就开始难以冷静地绷紧了,“怎么样?你感觉如何啊?”
  “挺好的,就是感到力气恢复的有点儿慢!”楚铮先是说了一通他的感受,到最后,他才说出自己刚刚总结出来的结论。
  “那你今天休息吧!”韩子禾果断将程序锁起来,以免楚铮不听话,擅自启动训练设备。
  “这么早就休息?”楚铮有点儿吃惊,“要不我晚上再跟第九关较较劲儿?”
  “你感受不到你现在已经体力透支的很多啦?”韩子禾皱起那双柳眉,提示他,“虽然训练的时候,时常冲击一下自己的体力极限,会对训练有帮助,也能提高自己的体力和能力,但是,‘过犹不及’这道理,就不需要我特意跟你细说普及了吧?”
  “呃……那倒不用哈!”楚大队长一听他媳妇儿这话音儿,赶紧有眼色的立正站好,自我解散休息。
  “媳妇儿啊!你说,我晚上做点儿什么好呢?”说休息就休息,对媳妇儿的话一点儿不含糊的照做的楚大队长,盘腿坐下来,面对面的冲韩子禾请示道。
  “做什么?当然是睡觉啦!”韩子禾给了楚铮一个“你此言多余”的眼神儿。
  没话找话的楚大校,顿时……无话可说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