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今天有点儿累,现在开始写,一小时之后更换过来,请见谅。m移动网
  ……
  韩子禾醒了。
  她这是从梦里真切的清醒过来。
  可是这种感觉,却有点儿微妙。
  就好像梦中梦一样。
  一瞬间她甚至于有种错觉,好像从梦中的睡梦中清醒,就回到了现实一般。
  这种感觉很累人,至少此时此刻,她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过的疲惫。
  “咯咯咯!”
  韩子禾还没有彻底从睡梦中带的意中清醒过来,就听到一阵悦耳的童音。
  这一串儿可以和铃铛声媲美的笑声,不是她那个调皮的儿子湛湛,又是哪个?
  “淘气!”韩子禾的双眼终于从迷迷瞪瞪的状态中解脱出来,这时她才清楚的看到,自家儿子早就穿戴整齐,捂住小嘴儿从她乐呢!
  “什么事儿这么高兴?”韩子禾讶异的挑挑眉。
  “哈哈哈,老妈啊!您也睡到日上三竿啦!”湛湛得意的拉着韩品跑到窗户前,一人拉着一边儿的窗帘儿,根据“三二一,开始!”的口令同时动作起来,一齐使劲儿拉开了窗帘儿,让窗外的阳光顺利的倾洒进来。
  “几点了?”韩子禾虽然也会根据太阳的位置计算时间,但是习惯使然,她还是更习惯找表瞧。
  “快吃午饭了呢!”湛湛这小子净喜欢弄这些弯弯绕,就是不肯痛快直言。
  这,让他妈毫不客气的给他发了这天头个白眼。
  “别生气啊!一会儿又惊喜给您呢!”湛湛这小子很会看人眼色,眼瞅着他老妈就是一副不合作不答话的样子,小家伙儿只能自己给自己接词儿,“高兴一些啦!毕竟这是一天的开始呢,高兴一点儿总没有错啊!”
  这小子虽然有时候会把人气得牙痒痒,但是他这话也很有道理。
  “你肯安静一点儿,我这一天的耳朵肯定都是舒服的!”韩子禾说着话,翻身下床,她现在想起来了,楚先生似乎还要闯关呢!
  想到前一晚因为一时感性,她好像没有将屏幕关掉,登时回头看去。
  而此时本应该显现楚铮身影的屏幕,却是一反应有的状态,只顾着休息呢!
  “你们怎么把屏幕关上了?”韩子禾皱着眉,就要上前打开开关。
  不过,不等她那看上去骨节分明修长却十分具有美感的手碰上那处开关,湛湛就跟玩儿那“老鹰捉小鸡儿”游戏一般,张开双臂,挡在了韩子禾的面前。
  “你这孩子,做什么啊!”韩子禾气不得也笑不得,用她那略凉的手指,点了点儿子的额头,“难道,你一点儿都不关心他啊?”
  “关心归关心,但我也是执行我老爸的要求!”湛湛面对着他妈妈这种高武力值拥有者的目光威胁,很有骨气的梗起脖子,说出这句听起来义正言辞的话。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准备听你爸的话,然后违背我的要求,是吧?”韩子禾这会儿精神头儿不是很好,她现在脑子还“嗡嗡嗡”的嗡鸣作响呢!
  韩子禾醒了。
  她这是从梦里真切的清醒过来。
  可是这种感觉,却有点儿微妙。
  就好像梦中梦一样。
  一瞬间她甚至于有种错觉,好像从梦中的睡梦中清醒,就回到了现实一般。
  这种感觉很累人,至少此时此刻,她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过的疲惫。
  “咯咯咯!”
  韩子禾还没有彻底从睡梦中带的意中清醒过来,就听到一阵悦耳的童音。
  这一串儿可以和铃铛声媲美的笑声,不是她那个调皮的儿子湛湛,又是哪个?
  “淘气!”韩子禾的双眼终于从迷迷瞪瞪的状态中解脱出来,这时她才清楚的看到,自家儿子早就穿戴整齐,捂住小嘴儿从她乐呢!
  “什么事儿这么高兴?”韩子禾讶异的挑挑眉。
  “哈哈哈,老妈啊!您也睡到日上三竿啦!”湛湛得意的拉着韩品跑到窗户前,一人拉着一边儿的窗帘儿,根据“三二一,开始!”的口令同时动作起来,一齐使劲儿拉开了窗帘儿,让窗外的阳光顺利的倾洒进来。
  “几点了?”韩子禾虽然也会根据太阳的位置计算时间,但是习惯使然,她还是更习惯找表瞧。
  “快吃午饭了呢!”湛湛这小子净喜欢弄这些弯弯绕,就是不肯痛快直言。
  这,让他妈毫不客气的给他发了这天头个白眼。
  “别生气啊!一会儿又惊喜给您呢!”湛湛这小子很会看人眼色,眼瞅着他老妈就是一副不合作不答话的样子,小家伙儿只能自己给自己接词儿,“高兴一些啦!毕竟这是一天的开始呢,高兴一点儿总没有错啊!”
  这小子虽然有时候会把人气得牙痒痒,但是他这话也很有道理。
  “你肯安静一点儿,我这一天的耳朵肯定都是舒服的!”韩子禾说着话,翻身下床,她现在想起来了,楚先生似乎还要闯关呢!
  想到前一晚因为一时感性,她好像没有将屏幕关掉,登时回头看去。
  而此时本应该显现楚铮身影的屏幕,却是一反应有的状态,只顾着休息呢!
  “你们怎么把屏幕关上了?”韩子禾皱着眉,就要上前打开开关。
  不过,不等她那看上去骨节分明修长却十分具有美感的手碰上那处开关,湛湛就跟玩儿那“老鹰捉小鸡儿”游戏一般,张开双臂,挡在了韩子禾的面前。
  “你这孩子,做什么啊!”韩子禾气不得也笑不得,用她那略凉的手指,点了点儿子的额头,“难道,你一点儿都不关心他啊?”
  “关心归关心,但我也是执行我老爸的要求!”湛湛面对着他妈妈这种高武力值拥有者的目光威胁,很有骨气的梗起脖子,说出这句听起来义正言辞的话。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准备听你爸的话,然后违背我的要求,是吧?”韩子禾这会儿精神头儿不是很好,她现在脑子还“嗡嗡嗡”的嗡鸣作响呢!
  韩子禾醒了。
  她这是从梦里真切的清醒过来。
  可是这种感觉,却有点儿微妙。
  就好像梦中梦一样。
  一瞬间她甚至于有种错觉,好像从梦中的睡梦中清醒,就回到了现实一般。
  这种感觉很累人,至少此时此刻,她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过的疲惫。
  “咯咯咯!”
  韩子禾还没有彻底从睡梦中带的意中清醒过来,就听到一阵悦耳的童音。
  这一串儿可以和铃铛声媲美的笑声,不是她那个调皮的儿子湛湛,又是哪个?
  “淘气!”韩子禾的双眼终于从迷迷瞪瞪的状态中解脱出来,这时她才清楚的看到,自家儿子早就穿戴整齐,捂住小嘴儿从她乐呢!
  “什么事儿这么高兴?”韩子禾讶异的挑挑眉。
  “哈哈哈,老妈啊!您也睡到日上三竿啦!”湛湛得意的拉着韩品跑到窗户前,一人拉着一边儿的窗帘儿,根据“三二一,开始!”的口令同时动作起来,一齐使劲儿拉开了窗帘儿,让窗外的阳光顺利的倾洒进来。
  “几点了?”韩子禾虽然也会根据太阳的位置计算时间,但是习惯使然,她还是更习惯找表瞧。
  “快吃午饭了呢!”湛湛这小子净喜欢弄这些弯弯绕,就是不肯痛快直言。
  这,让他妈毫不客气的给他发了这天头个白眼。
  “别生气啊!一会儿又惊喜给您呢!”湛湛这小子很会看人眼色,眼瞅着他老妈就是一副不合作不答话的样子,小家伙儿只能自己给自己接词儿,“高兴一些啦!毕竟这是一天的开始呢,高兴一点儿总没有错啊!”
  这小子虽然有时候会把人气得牙痒痒,但是他这话也很有道理。
  “你肯安静一点儿,我这一天的耳朵肯定都是舒服的!”韩子禾说着话,翻身下床,她现在想起来了,楚先生似乎还要闯关呢!
  想到前一晚因为一时感性,她好像没有将屏幕关掉,登时回头看去。
  而此时本应该显现楚铮身影的屏幕,却是一反应有的状态,只顾着休息呢!
  “你们怎么把屏幕关上了?”韩子禾皱着眉,就要上前打开开关。
  不过,不等她那看上去骨节分明修长却十分具有美感的手碰上那处开关,湛湛就跟玩儿那“老鹰捉小鸡儿”游戏一般,张开双臂,挡在了韩子禾的面前。
  “你这孩子,做什么啊!”韩子禾气不得也笑不得,用她那略凉的手指,点了点儿子的额头,“难道,你一点儿都不关心他啊?”
  “关心归关心,但我也是执行我老爸的要求!”湛湛面对着他妈妈这种高武力值拥有者的目光威胁,很有骨气的梗起脖子,说出这句听起来义正言辞的话。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准备听你爸的话,然后违背我的要求,是吧?”韩子禾这会儿精神头儿不是很好,她现在脑子还“嗡嗡嗡”的嗡鸣作响呢!
  韩子禾醒了。
  她这是从梦里真切的清醒过来。
  可是这种感觉,却有点儿微妙。
  就好像梦中梦一样。
  一瞬间她甚至于有种错觉,好像从梦中的睡梦中清醒,就回到了现实一般。
  这种感觉很累人,至少此时此刻,她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过的疲惫。
  “咯咯咯!”
  韩子禾还没有彻底从睡梦中带的意中清醒过来,就听到一阵悦耳的童音。
  这一串儿可以和铃铛声媲美的笑声,不是她那个调皮的儿子湛湛,又是哪个?
  “淘气!”韩子禾的双眼终于从迷迷瞪瞪的状态中解脱出来,这时她才清楚的看到,自家儿子早就穿戴整齐,捂住小嘴儿从她乐呢!
  “什么事儿这么高兴?”韩子禾讶异的挑挑眉。
  “哈哈哈,老妈啊!您也睡到日上三竿啦!”湛湛得意的拉着韩品跑到窗户前,一人拉着一边儿的窗帘儿,根据“三二一,开始!”的口令同时动作起来,一齐使劲儿拉开了窗帘儿,让窗外的阳光顺利的倾洒进来。
  “几点了?”韩子禾虽然也会根据太阳的位置计算时间,但是习惯使然,她还是更习惯找表瞧。
  “快吃午饭了呢!”湛湛这小子净喜欢弄这些弯弯绕,就是不肯痛快直言。
  这,让他妈毫不客气的给他发了这天头个白眼。
  “别生气啊!一会儿又惊喜给您呢!”湛湛这小子很会看人眼色,眼瞅着他老妈就是一副不合作不答话的样子,小家伙儿只能自己给自己接词儿,“高兴一些啦!毕竟这是一天的开始呢,高兴一点儿总没有错啊!”
  这小子虽然有时候会把人气得牙痒痒,但是他这话也很有道理。
  “你肯安静一点儿,我这一天的耳朵肯定都是舒服的!”韩子禾说着话,翻身下床,她现在想起来了,楚先生似乎还要闯关呢!
  想到前一晚因为一时感性,她好像没有将屏幕关掉,登时回头看去。
  而此时本应该显现楚铮身影的屏幕,却是一反应有的状态,只顾着休息呢!
  “你们怎么把屏幕关上了?”韩子禾皱着眉,就要上前打开开关。
  不过,不等她那看上去骨节分明修长却十分具有美感的手碰上那处开关,湛湛就跟玩儿那“老鹰捉小鸡儿”游戏一般,张开双臂,挡在了韩子禾的面前。
  “你这孩子,做什么啊!”韩子禾气不得也笑不得,用她那略凉的手指,点了点儿子的额头,“难道,你一点儿都不关心他啊?”
  “关心归关心,但我也是执行我老爸的要求!”湛湛面对着他妈妈这种高武力值拥有者的目光威胁,很有骨气的梗起脖子,说出这句听起来义正言辞的话。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准备听你爸的话,然后违背我的要求,是吧?”韩子禾这会儿精神头儿不是很好,她现在脑子还“嗡嗡嗡”的嗡鸣作响呢!
  她这是从梦里真切的清醒过来。
  可是这种感觉,却有点儿微妙。
  就好像梦中梦一样。
  一瞬间她甚至于有种错觉,好像从梦中的睡梦中清醒,就回到了现实一般。--本站免费app阅读器正式上线啦!热门小说免费全部任您看!支持离线下载功能,让读者无网阅读更轻松!下载xuanhuan11安装器!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