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贺俪在郑家楼上走过,忽地站住身形,想外看去。
  她所在的地方正好是窗台,推开两扇窗,清凉的空气便扑面而来。
  当然,她此时将注意力都放到了楼下走过的人身上。
  “赵娣!你等等!”贺俪好听悦耳之极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让正提着大包小包的赵娣顿住了身形。
  “是你?有事儿?”赵娣回身儿一看来人,脸上的表情便全部消失,她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地上,哼了一声。
  “没事儿,我就是正好儿看到你,问问。”贺俪好像看不出赵娣的不待见,反倒热情的笑道,“你要不要到家里坐坐?”
  “呵!我可不像你,有这个时间!我可忙得站不住脚呢!”赵娣毫不拖泥带水的拒绝了来自于贺俪的邀请。
  看到赵娣脸上的不耐,贺俪啮了啮下唇,有点儿难过:“你好像很讨厌我的样子……我、我又做错什么么?”
  “你不用这么客气,还‘好像’呢!我就是很讨厌你!”赵娣这会儿摆出她在她们村儿里见过的泼妇的架势,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嘲讽,“还有啊!话说,郑家的那位军嫂不在家,她家男人也因为你在,所以需要避嫌,便干脆住自己的办公室不回来……你说你,这么个大人,是真一点儿眼力见儿都没有,还是有什么打算呢?”
  “你!你怎么这么说我!”贺俪眼中滚着泪珠,呐呐的问道。
  “你能做,就不能让人说啊!”赵娣双手插腰,仰头冷笑,“就算你没打什么不该打的主意,你也是鸠占鹊巢啦!要是有点儿自尊自爱的女孩子,哪里住不得呢?非得赖到女主人不在家的亲戚家?话说,咱们军属区对面儿的招待所儿可是不对外开放的,专门招待到部队办事儿、探亲的人员的,那里不但有军人站岗站哨,还有执勤人员巡视呢!那可是安全的很!你咋就不住那儿!”
  “我!我……”贺俪噙不住眼中的泪珠儿,登时让那一颗颗看起来滚圆的泪珠儿顺她那水嫩嫩的双颊缓缓地滑落。
  “你什么你!别找借口了!我看你就不像那安好心的人!”贺俪的一切动作表现,在赵娣眼中,都是惺惺作态,让她嗤之以鼻,“还有!你不是问我为啥讨厌你吗!我就告诉你吧!自从你没事儿到我那雇主家,我就被顾姐‘重点照顾’了!我也不怕你回去跟他们说,等干到合同结束,我就会辞工!……你说说,我都因为你而必须辞工了,我能喜欢你?”
  说到这里,赵娣送了贺俪一双大白眼儿,嗤笑一声,提起之前放在地上的大包小包,便将头一昂,便就雄赳赳气昂昂地继续往外走。
  “我帮你吧!”贺俪垂下头,跟在赵娣身边儿,试图从她手里拿过包包。
  赵娣却没有给她机会。
  她将手臂一扬,绕开贺俪的手,皱起了双眉,不耐地看过去:“嘿!我说贺俪,你这女人,你是赖上我了是咋地?你跟着我干什么?难不成是听不懂华夏话?还是你故意给我找哩格儿楞?”
  “我、我就是想帮帮你!”贺俪轻咬着嘴唇,小声道。
  “不、需、要!”赵娣相信她已经把自己的敌意表现得很明显了,却不想这人这么难缠!
  忽地想到顾盼和杨科的打算,赵娣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你、你是不是不舒服?”贺俪哪里会错过赵娣的反应?
  她一注意到贺俪的瑟缩,登时摆出小心翼翼的样子,问道。
  赵娣反应也快,毫不在意的打出一个喷嚏来,哼道:“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啰嗦,我早就到车站,早就上车里暖和呢!”
  她吸吸鼻子,使劲儿瞪了贺俪一眼:“你能不能不要跟我身边儿了!我今儿放假,就想有一个好心情,拜托你行行好,你不要打搅我这好心情,成不?……啊!对啦,我今天会出去一天,应该是跟最后一班车回来,所以,你要是愿意往顾姐身边儿凑,就赶紧的,别跟着我这个一看就没什么用的小保姆身边儿受气了!假!”
  说到最后,赵娣将包包使劲儿一甩,得意的瞪了贺俪一眼,加快了脚步,哼唱着她们当地的小调儿,走远。
  贺俪听着悠悠传来的有点儿粗犷的调子,脸上的表情险些挂不住了。
  感觉到周围没有人旁观,她也不再这般表情,反倒是狠狠地将脚跺地,脸子一甩,扬臂就要回去。
  “呵呵,看来贺家二小姐的表演不过关啊!连小小的保姆都没有糊弄过去!啧啧啧!”贺俪刚将院门关上,就听一个奚落的声音从院子角落传来。
  贺俪没有让着突然出现的人和声音吓到,她面上的神色正常,好像来人经常这样一般。
  “进去说话。”贺俪眼睛都不向来人身上打,只是经过对方时,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呵呵,没想到一段时间没见,你竟然……竟然还学高冷起来了!”来人笑嘻嘻地,一点儿都没有因为贺俪的冷淡而影响了情绪。
  “你怎么过来了?”贺俪将人让到自己的卧室,这里是她每天都报以万分小心检查过的地方,也是她在这军属区里唯一感到安全的地方。
  “我不能过来么?毕竟大家生活在一处地方,见面儿唠唠、串串门儿又有何不可呢?”
  来人瞧了瞧茶几几面,朝贺俪要求:“你就这么待客?连杯水都不管?”
  贺俪看看对方一副“你真不懂事”的模样,登时咬紧牙根,冷声道:“吴慧!你要记得,你现在的身份是‘吴慧’!是杨家小保姆赵娣的老乡!”
  “可现在不是啊!现在,可只有你和我在呢!我想,我的身份,应该是‘飞燕’,而你,也该歇会儿,别顶着你那高傲的身份得瑟了!你只是‘百灵鸟’一只!咱们都是组员!该通力合作才是……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呢?难道我说的不对么?”
  “这里是哪里?你不知道么!这里是特战队三大队政委的家!你以为是什么人都能进的?万一他在这里弄点儿暗手,咱俩可就都要进到他们视线里啦!”贺俪脸色很不好,她之所以套上“百灵鸟”的身份,也不过是在猛然知道身世且表白失败后的一时自暴自弃而已。
  实际上,她同意进到那里之后,就已经后悔了。
  只可惜,这世界上,一时冲动可以,但是后悔药是没地儿买也没地儿吃的。
  她也不是那些真的傻白甜,自然不会相信什么“办好这件事儿,就允许你退出组织”这些骗智商不在线的人的话。
  呵呵,退出组织,怎么可能呢!
  只要她想活,就只能在那里呆着,为组织效劳,尽最大可能的让自己也获利。
  所以,她现在所求的,不过是能够在这次任务中立功,从而摆脱这种做小工的身份……只要可以有渠道向中层、高层进发,她就有机会从那组织里脱身!
  “嘿!我说,百灵鸟,你又想什么呢!该不会是动小心眼儿,打算反水吧?”吴慧虽然现在是组织行动组的人员,但她没有犯错误之前,也是组织外部高层中的一员,对于贺俪这种中下游的人员的心理,还是能把握的很精准的。
  “你认为我会在这种时候想那些事情么?”贺俪不满的看她一眼。
  有意思,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否定她“反水”的说法儿!吴慧眯眯眼,眼中闪过一抹兴味。
  因为不想让吴慧看到更多,她起身走开:“我去给你提水过来,你不要下来,万一看到就不好了!”
  “有什么不好的!”吴慧不在乎地冲贺俪的身影笑,吹起一声口哨,“我这身份可是跟这里的人都过了明路的啦!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不喜欢我和你接触,你不知道你的身份已经让他们产生警惕和戒心了?”贺俪顿住脚步,回头看了吴慧一眼,讽刺的说道。
  “可是他们也不敢现在就逮我啊!”对于贺俪的讽刺,吴慧不以为然。
  贺俪见她这样,心里暗道一声“装模作样”:“你以为他们现在不动你,就是不敢逮你?呵,我竟然不知道你是这么天真到自欺欺人程度的人!”
  “现在不动,不就是给我把自己这颗棋子盘活的机会?有机会,你怎么就确定我会做不到突围呢?”吴慧脸上的笑容,依然。
  说到这里,她好像也不大想和贺俪多言了,便冲贺俪挥挥手:“你不是说给我准备水喝么!怎么还跟这儿磨蹭,赶紧的!别让我这个好人等急了!”
  “你!”贺俪让吴慧一副那她当佣人一般对待的态度弄得气结,她那颗高傲的心差点儿冲出去,朝那吴慧的脑袋上狠狠地一砸!
  “哼!”在吴慧那甚为明显是在看戏的目光下,贺俪强忍着xiōng口翻涌的怒气,用好半天工夫才平复下情绪,她又再度摔了一双大大的大白眼儿给吴慧,手臂一甩,“噔、噔、噔”地快步走下去了。
  “喏!给你喝!”贺俪很快便折返回来,她使劲儿将满满地一杯水放到吴慧跟前儿。
  “看看你,还自称是来自大家庭的人呢!怎么就连给客人上水的礼貌都不懂呢?给客人倒水,能到这么满?瞧瞧!瞧瞧!我只要一碰它,水就跑出来了!……水跑出来不怕!可是你到给我准备好擦手的纸巾又或者是毛巾啊!啧啧啧啧!”
  吴慧最后那两声叹气来抑扬顿挫的“啧啧啧啧”声,可把吴慧听得额角直颤!
  “好啦!好啦!既然你不诚心招待我,那我也不找你讨厌啦!我走啦!”吴慧给贺俪挑剔了好一番,竟然就要走了!
  这、这、这……这怎么能不让贺俪愤怒不满?!
  “你站住!”眼瞅着吴慧双手揣在裤子口袋里,摆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摇晃着身子就要离开,贺俪放在身子两侧的手握成了拳头,她手背上出现很明显的青筋不说,青筋竟然还微微地颤动!
  这很充分的说明——她已经愤怒到极点了!
  “呦!您啦!这是有事儿?”吴慧站到楼梯旁边儿,挑起一条眉毛,冲贺俪笑得有点儿略显轻浮。
  “……”又是“有事儿”这仨字儿!
  听到“有事儿”这仨字儿,贺俪就想到了之前赵娣对她的冷嘲热讽!
  要不是为了配合杨家,她何至于要在赵娣跟前儿演戏?!
  竟然让那么个人对她嘲讽,她想想,都认为很丢人!
  这会儿,吴慧竟然又说这话!
  这怎么可能不让她愤怒?!
  说来,在贺俪的眼中,像吴慧这样的人,身处组织那么久都没有什么长进的人,根本是不值得她看进眼的!
  也正是因为这种认知,所以贺俪更无法容忍吴慧对她有一点点的轻视和不规矩。
  可偏偏吴慧向来她无礼,而贺俪又没有什么行之有效的方法惩治吴慧,这,让贺俪感到愤怒之余,亦深感无力!
  “我说!你这是傻习惯?叫住人,又不说话!”吴慧嗤笑一声,不准备跟贺俪一起“发傻”了。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态度,根本是在作!”贺俪也不掩饰她眼底的冷意了。
  “你想说什么?贺家二小姐?你,该不会是想说——nozuonodie?!”吴慧不甚在意的耸耸肩,“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真没想到你堂堂的贺二小姐还有这么好的心思来提醒我……啧啧啧,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贺俪让吴慧那听起来不用分辨,就能听出来是十分轻浮的语气,给气得浑身发抖了:“你!你这是不给自己留后路!”
  吴慧的表现,在贺俪看来,是对她的挑战!是对她的轻视和看不起!这让她心底的愤怒达到了一种空前的程度。
  “no!no!no!”吴慧在贺俪这种已经达到外放程度的愤怒视而不见,仍旧笑嘻嘻的举起一根手指,在贺俪面前一晃,笑道,“我都已经不打算给自己留活路,怎么又还会在乎你口中的后路呢?啧啧啧,不是我说你啊,小妹妹,你也忒天真啦!”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