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org】,!
  “您说!”赵娣闻言,赶紧挺直xiōng膛,表现出副她“洗耳恭听”的样子。乐文小说
  韩子禾见了,不由为之笑:“你不用太紧张,我这不过是善意的提醒,望你好自为之而已……
  我想说的是,无论您选择了哪边儿,无论您选择了哪种,只要选择了队伍,最好还是坚定些。
  毕竟,左右摇摆这种事情,哪方都不会喜欢。
  所以,您要想清楚,您接下来的抉择。”
  说到这儿,韩子禾见赵娣听得认真,神情中没有任何不耐烦或者抵触的情绪,便轻轻地点头。
  既然说到这儿了,她便也不介意把话给说的更透些:“今天,您来到这儿了,也表明了您的决心,那么,您和杨科、和顾盼,和他们那方的人,就是对立的……他日,若是对方有手段危及您了——当然,事急从权的道理我懂——可是,我希望,您不要真的倒戈相向,那样的话,就没意思了。”
  那样的话都没意思了,赵娣有理由相信,那时的她,安全保障也就没意思了!
  所以,她不傻!她不会选择那种让她无法翻身的做法!
  嗯,在赵娣看来,杨科和顾盼两口子就是白痴!就是作天作地,好日子不会好好儿过的主儿,他们两口子起带着他们的儿子们起奔跑在让他们家人无法翻身的路上!
  “您放心!”赵娣目光肯定的点点头,太多的保证没说,只是道,“大道理讲出来,别说您信不信,我也不定能做到,但是,我知道个理儿,既然走到这地步,就别怂!做英雄别做狗熊!咬咬牙,全当自己已经成为了烈士,大不了闭眼,下辈子还投生个人!总好过当汉jiān,最后也不可能落得个好死!苟且也没意思,不是!”
  “你真有趣儿!”韩子禾让她这同理论说的,忍俊不禁。
  没想到,赵娣这人说起话来,还挺好玩儿。
  “理儿,就是这么个理儿,你能看通透就好。”韩子禾轻笑着赞许她两句,便又开始安慰她道,“不过,我只是习惯了将丑话说到前头,提前给你打针预防针,提醒提醒你而已。
  实际上,哪里就这么危险了呢!不过是最差的情况……这种事儿,基本上也不会生。”
  韩子禾的话,当真有安慰到赵娣:“嗯!我懂!”
  她听了韩子禾的话,多多少少也长吁口气,算是放松下来。
  毕竟,能够好好儿活,谁愿意就按么举身赴死呢?
  毕竟,大好时光等着她,好日子她还没有过够呢!
  ……
  韩子禾和赵娣交代完,就回到了卧室。
  “禾禾,那人……”韩母在赵娣过来时,就听她小女儿的话,带俩孩子到她卧室里等她。
  见小女儿回来,韩母和俩孩子迎上去,小声道:“你怎么又多管闲事儿呢?你现在的重中之重,那时好好儿的把孩子生下来!下周就到预产期了!你现在应该是把精力放在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们的身上!”
  韩母虽然语气温和,但是就连湛湛和韩品都能听出怹话语里面的不赞同。
  “妈!您又不是不知道,这人,也不是我主动找过来的啊!人家过来了,把话都说了!我能把她推出去?她这也是无路可走,不然,也不可能找到这儿!她这情况有点儿特殊,要是把她推出去啦,那就等于是把她向悬崖那儿推!要是她真出什么事儿,我心里也难安不是!”
  韩子禾坐到床上,笑呵呵的说了这么通。
  韩母听得,也是无可奈何,只能伸手在她额间轻轻地点了点,推了推,动作很小,但是却充分诠释了什么叫“无可奈何,拿她没辙”!
  “你啊!就是这样,总是副很有道理的样子,我们可说不过你!”韩母叹口气,示意俩外孙把手机给她拿过来。
  “喏,手机在这儿呢!你跟楚铮打电话,把这事儿交给他!我就还不相信,你这个编外人员还什么都能掺合了不成!”韩母干脆搬出自己小女婿来!
  虽然知道小女婿也拗不过她小女儿,但是好歹有个劝说的,总能让她这不让人省心的小女儿的脑袋冷静冷静不是?
  “好好好!您让我给他打电话,那我就给他打电话好啦!”韩子禾好笑的接过电话,很配合的了条短信“你有空么?有空的话,我给你打电话,说件事儿。”
  好信息,她还解释:“现在是大白天的,不知道楚铮有没有空儿,我先问问。”
  韩母:“……”
  韩品:“……”
  湛湛:“……”
  大家谁都没想到韩子禾这么配合,不由面面相觑。
  “这都什么表情?”韩子禾哭笑不得了,“你们这样,弄得我好像很不懂事儿,很刁蛮样!我也是个讲道理的人好吧!”
  韩母闻言,撇撇嘴。
  就连俩孩子,都个脸向左、个脸向右,摆明了对于韩子禾话里的“讲道理的人”表示呵呵。
  “嘿!我说你们够了!”韩子禾不敢招惹她老妈,但是,她还不敢招惹俩小p孩儿么!
  这可笑!
  登时,俩脑瓜喯儿,不偏不倚,很公平的落在湛湛和韩品脑袋上,人个!
  “唔!”俩孩子泪眼吧嗒,委委屈屈的捂住脑门儿,瘪瘪嘴,动作致的看向韩子禾。
  很明显,这就是兄弟俩齐受欺负,才露出这么副“敢怒不敢言”的委屈样儿!
  “你又欺负他俩!”韩母虽然知道女儿知道轻重,可是眼看俩外孙这么可怜,登时“啪啪”两下,俩脑瓜喯儿不轻也不重第落到她小女儿额间,也算是替她俩外孙给她女儿弹回去了。
  “……”韩子禾捂住了额头,也准备瘪嘴了。
  就是这时!
  她手机响了!
  看来电显示,不是旁人啊,正是之前她要联系的楚铮。
  “喂,老公”
  楚铮本来刚忙活完手头点儿事儿,正想着打电话儿给他媳妇儿关切下呢,没想到就接到自家媳妇儿来的短信。
  看看短信时间,知道就在两三分钟以前,脑子里顿时浮现出句“心有灵犀点通”来了。
  于是乎,楚大队长嘴角儿弯,傻呵呵地笑了起来。
  既然看到自家媳妇儿出指示了,楚大队长那里敢拿乔?
  还等他媳妇儿把电话拨过来?他当然要主动出击,把电话打过去才对啊!
  不过,楚大队长他都没有想到,他这电话刚拨通,他媳妇儿那充满了撒娇和抱怨的小声音,竟然就这么在他不设防的时候,钻到他耳朵里啦!
  “唔!”楚大校打了个哆嗦,不是因为肉麻,而是种说不出来的酸爽!
  媳妇儿太自立,虽然是好事儿,对于她这“军嫂”的身份来说,很好;对于他这个军人而言,也是能守住大后方,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但是!
  这男人么!
  谁不想自己媳妇儿娇滴滴些,撒娇使性子会儿呢?
  就连楚大队长也不例外。
  所以,他媳妇儿偶尔“撒撒泼,或者给他爪子”这种事情,楚大队长……咳咳咳咳,他很珍惜很珍惜呢!
  因此,很珍惜他媳妇儿撒娇的楚先生,很有男子气概地挺起xiōng膛,十分豪迈的挥手,直拍xiōng脯表示:“怎么啦?媳妇儿?谁给你委屈受啦?来,说给老公听听哈!老公给你……”
  “给她干什么啊?给她出气撒气?”因为刚才湛湛和韩品这俩小东西拿韩子禾的手机看电影呢,所以音量调得特别大;刚才递给韩子禾时,音量便忘记调回去了。
  所以,楚铮刚说话,做韩子禾身边儿的韩母和湛湛韩品,就都听得清二楚!
  原本心情澎湃激荡的楚大队长,听到自家老泰水的声音,登时——个激灵,老实下来。
  “妈!您老这两天好么!”好么!楚大队长这听就很谄媚的声音,登时让韩子禾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厮,还在那儿恭恭敬敬地表示他孝顺呢:“您这两天受累啦!等那俩小的生出来,定让他们俩和我们起孝顺您!”
  呵!这漂亮话说的!
  先不说楚铮的殷勤不殷勤,只看那韩母得意洋洋地冲韩子禾瞥过来的目光,就知道这厮又巴结对了!
  韩子禾已经很清醒地意识到,这回,她真是要“孤军奋战”了!
  果然,她那边儿刚叹息声。
  这边儿,让湛湛这个不怀好意的小东西给按了扩音器的手机里,就传来了楚大队长特备乖觉听话的声音:“对对对!是是是!您老人家说的是!
  就听您的!嗯嗯嗯!
  很对!很对!简直太对啦!
  您老人家说的可太对啦!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您老人家席话,胜过我读十年书啊!
  对对对!还是您老有见识!要不怎么说,‘实践出真知呢’!
  可见,我这种只知道理论的小辈儿,就得听您的!
  对对对!您说的很有道理啊!我定上心!定上心呢!
  你放心!我不会左耳进右耳出的!
  您老了解我,我哪里是那种不尊重长辈的人!
  没错!没错!那种不知道尊重长辈、不尊重自己老泰山老泰水的家伙,就是不识好歹!
  对对对!是是是!那种不识好歹之人,就该拳打倒在地,并且踏上万只脚,让他不得翻身!
  嗯嗯嗯!你放心!放心!我不可能做出那种阳奉阴违之事!肯定不可能!
  好好好,我说她,我会儿就说她!怎么能和您这么伟大、这么开明的妈妈顶嘴呢!
  简直不像话!
  你放心!我肯定会和声和气的说她,不吓唬她的!
  那不能!她是我媳妇儿,我不能凶她!她又不是我带的兵!我能分出来!
  当然!当然!媳妇儿重要啊!……啊!您和我爸更重要!
  好好好!您把手机给她吧!”
  “……”韩子禾听楚铮这副殷勤的嘴脸,耳朵里就听他跟那儿嘚啵了,连她妈说了什么都没听进去。
  韩子禾撇撇小嘴儿,她都能想象到,楚大队长刚才那幅点头哈腰的样子!
  呵呵呵,想不到啊!想不到!你楚大队长也有这副模样的时候!
  韩子禾噘起嘴,不情不愿的接住她老妈递过来的手机,撇撇嘴,直哼哼。
  “你是猪啊!你老哼哼!”韩母说痛快了,搭眼,就瞧见她小女儿这副矫情的样子,不由得直摇头,“瞧瞧你,都多大啦啊!还这样!你像个当妈的人应该有的样子?嘁!”
  让小女婿通哄,给哄得整个人都通透了的韩母,有点儿傲娇了。
  她手拉着个孩子,昂,很豪迈的说:“走!跟姥姥出去!给你们做你们喜欢吃的糖皮儿山药去!”
  她说的糖皮儿山药,其实就是家常版的冰糖葫芦,只不过,糖皮儿里包着的不是山楂,而是蒸过的山药。
  “我也要吃!”面对着吃,韩子禾立马儿把之前的切矫情统统褪去,情不自禁的举起手,申请道,“肚子里的俩宝宝也馋了呢!”
  回头瞧见自家小女儿那副明晃晃地“您不可以偏心”的小模样,韩母的嘴角儿不由得抖了好几抖。
  自家这个不争气的小女儿哟!连口吃的都和自己儿子外甥争!
  这争也就争了,能不能别在小女婿“面前”争啊!这会让她显得很丢脸,好不好!
  也太没面子了!
  “知道啦!”韩母有心数落小女儿两句,可是见她那副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就算知道她这是装出来的,韩母还是舍不得,到最后,只能装作不耐烦的挥挥手,回她句,“你就等着吃吧!”
  ……
  “媳妇儿!你想我不?!”终于听到屋里就剩自己媳妇儿个人了,楚大队长有点儿兴奋得搓搓手,情意绵长地问出声。
  “呵呵。”韩子禾双手摆,表示,在听到过楚大队长那么谄媚的话之后,她所有的感觉,全都飞飞飞了!
  “……”楚大队长脸有点儿红。
  可是,这有啥办法呢?
  别说人丈母娘这么辛苦的照顾他媳妇儿了,就是不给照顾,他也得做出应有的孝顺来不是?!
  反正,楚大队长早就根据自己的经历和感受,总结出条充满了切身体会的道理——在自己泰山泰水面前,只有扬不要脸皮的精神,才能彩衣娱亲、荣获满堂彩,从而让大家皆大欢喜呢!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