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秒小说网..org】,!
  贺鸣深坐在咖啡馆里,细细品味着手中回味甘醇的咖啡滋味。
  侧首看向窗外,雨水绵绵,沿着玻璃窗蜿蜒而下,滴滴水珠就像个个音节,在玻璃窗上画出幅幅图案的同时,也在他心底敲响了曲曲小调。
  他自小生活在江南水乡,直到念小学了,方才随调动工的父母来到b市。
  虽然男孩子鲜少有那种对故乡的过分依恋,他亦是如此,但是,心底,到底存了份故乡山水的怀恋,偶尔梦回幼时,总能感受到那种微风拂面的亲近,感受着江南烟雨中隐隐得见亭台楼阁的精致画面。
  他认识郑染,最早可以追溯到初中时代,尽管郑染不记得,或者说根本没有印象。
  他记得,那时他带着妹妹贺俪起到b市有名的园林中游玩,他那时总喜欢带带贺俪去有江南风格的远离嬉戏。就是在游船穿梭过桥洞,穿梭到片垂柳依依的湖面上时,他叫串银铃般的笑声吸引的回头环顾。
  说是银铃般好听悦耳的笑声,点儿也不夸张。
  至少他到现在都清晰的记得,那天午间那串好似银铃摇晃般清脆清悦的笑声,砸在了他的心湖之上,那么不轻不重地落在他心湖的湖面上,顿时便激荡起环环涟漪。
  他甚至有瞬间是难以按捺心中莫名的激动的。
  回首环顾,那回眸的角度,正好和银铃声的主人的视线对在了起。
  无声,胜有声!
  好似声轻轻地“怦”,那声,便叫他知道了什么是“怦然心动”的滋味。
  少男的情怀,初开。
  却不想,自己那好像呆头鹅样的表情,逗乐了情窦未开的少女,那原本爽朗的笑声,顿时变得更加畅快!
  而那畅快,让他在午间因天气而变得躁动的心,清凉了许多。
  那滋味,怎能够个酣畅淋漓描述?
  后来,当他猛然清醒过来时,少女早已经划着叶扁舟悠悠然而行远。
  纵然是他奋力摇动着划桨,也只能在众多的游船中叹息——少女,早已经划着她的船,游远了。
  那天夜晚,他梦到了女孩子。
  虽然脸庞不甚清晰,但是,女孩儿的笑声却声声回荡在他的梦里,他的耳畔,他的……心中。
  女孩儿的笑声,在清朗的湛蓝的天空下,在明亮到耀眼的日光中,渐渐的,好像穿梭了时空,来到了江南,来到他的家乡,他许久没有回去过的家乡。
  那里,混合着水气、甚至是泥土青草香气的空气,好像层绣着精美图案的薄纱,将少女的笑声半掩半遮,让他的心,点点的被少女的笑声渗透。
  那刻,他,心痒、难耐;他,情愫,已生。
  ……
  “哥,你想什么呢!”贺俪兴高采烈的来到了和贺鸣深越好的地方,走近他,便是贪婪的、使劲儿的看着他英俊的脸庞,深邃的轮廓,以及,看上去正在沉醉思考的眼眸。
  瞬间,她几乎恨不得投奔到他怀里,像个小孩子般,就像她小时候那样,投进到他怀里,让他安慰的mōmō她的脑袋,和头发。
  当然,这瞬闪过的很快。
  贺俪到底不是昔日的小女孩儿,不是那个抱着洋娃娃天真的小女孩儿了。
  她不用多想片刻,就知道贺鸣深这会儿心里想的那个人是谁。
  所以,欢快的语调下,隐藏着不快和对那个占了贺鸣深的心的女人。
  “你来了?”贺鸣深的回忆被贺俪的突然到来打断了。
  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
  起身,拉开对面儿的椅子,很绅士的让贺俪做好,贺鸣深又招呼服务生上咖啡和甜点。
  “果然还是哥你!到底记得我最喜欢吃的甜点和喜欢的咖啡呢!”贺俪听着贺鸣深好听的声音,心底不受控制般,涌起丝儿丝儿甜蜜的味道。
  “当然了,我毕竟是你亲哥,能不知道自己妹子的喜好?”贺鸣深抬眼看了她眼,脸上露出抹极其自然的笑容。
  “哼!”听出贺鸣深话中特意说的“亲哥”俩字,贺俪知道他在提醒她什么,顿时不快的撅起嘴,神色也不像之前那么兴奋了。
  “都多大人了,还像小孩子样脾气呢!”贺鸣深双手叠放到桌面上,冲贺俪笑道,“听说你住在了你嫂子的哥哥家?”
  “是啊,是啊!怎么着?你要不要把我接回去?”贺俪眼中闪过抹期望。
  贺鸣深脸上的笑容未变,他道:“既然已经麻烦人家了,那就再麻烦阵儿吧!我最近还有几单生意要亲赴国外去谈,等我回来,再来接你……正好儿,我在花园湖畔给你安置了处别墅,到时候也都打理齐整了,你正好儿可以搬过去住呢!嗯,钥匙我会儿给你,你自己没事儿时也可以去……”
  “哥!”贺俪忽然打断贺鸣深的话,她攥紧了拳头,紧紧地锁定贺鸣深的视线,问,“你……其实想说的是,等郑染回来之后,再把我接回去吧?!哦!不对!不对!不对!你根本就没想把我接回去,而是把我安置在处别墅里,让郑染亲自见到,好安她的心,对不对?”
  “贺俪!”贺鸣深脸上的表情依旧不变,只是语气加重些许,听起来像是训斥,又像是说教、陈述个事实和道理般,“郑染是你的嫂子,就算你心里不喜欢她,也要尊重她!还有,‘郑染’这个名字,也是你叫的?没大没小!”
  “‘郑染’是她的名字,你能叫,我不能叫?”贺俪只觉得自己委屈得心底直冒酸水儿。
  “你是小姑子,是我的妹子,自然不能对她直呼其名。”贺鸣深忽然笑,看着贺俪的脸,说道,“你从小到大就这样,明明直是妹妹,却定要喊我名字……贺俪,你是不是还需要让我像你小时候那样,用好大力气给你这习惯给扳过来?”
  “都说了!我不是你妹妹!至少,至少咱们俩之间可没有血缘关系!”贺俪受够了贺鸣深口个“哥哥”,又不是亲哥哥!为什么她就要为这种关系所羁绊,不能追求自己想要的爱情?
  “你……”
  贺鸣深皱起眉,刚要不满的开口,就被贺俪把拽倒。
  “小心!”她冲口的喊,让整间原本就安静的咖啡厅,登时变得静谧起来。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