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秒小说网..org】,!
  &nbsbsbsg韩子禾不知道是该感谢楚葶先步的打招呼,还是应该愤怒于这姑娘把楚老爷子给“引”来了。?
  虽然,她也不认为楚父是楚葶给引来了。
  不管她是不是对着楚父,心底里偷偷地运气,韩子禾很清楚,该招待的,她还是要招待。
  这会儿,韩子禾竟然有点儿庆幸,这幸亏她老妈跟俩孩子去学校开会了,不然,不知道会不会开启嘲讽技能,把这位影响她休息的老爷子给轰出去!
  “爸,你喝茶。”韩子禾示意护理人员可以暂避下后,将护理人员沏好的茶,向对面儿的楚父推了推,“有什么事儿,都等会儿,您先喝口茶,缓缓。”
  韩子禾看着对面儿的公公那副颓然的样子,不知怎地啊,竟然有种想要哈哈大笑的感觉。
  当然,楚父这会儿是不知道他被对面儿的小儿媳妇儿嘲笑了。
  他现在虽然也是衣冠楚楚,但是,却不太好掩饰他眼中的狼狈。
  “您……有什么事儿么?”韩子禾刚客气的问了这么句,就有点儿忍不住了。
  她真心不想让自己肚子里俩孩子听这些为老不尊的话。
  好在楚父还知道羞,故而,他只是张了张嘴,到底没有下子说出话来。
  于是,韩子禾顺坡下驴,在看到楚父“难以启齿”的表情时,给出了良心建议:“您也别着急,虽然我现在这样子,帮不了您什么忙,但是,等楚铮回来,您尽可以找他说,只要不违反原则和纪律的问题,他为儿子,肯定都会全力帮您解决的!”
  韩子禾这话说的也委实有意思她这话说的好听,可是细细琢磨,却会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她只是说了,让楚父有事儿找楚铮说,但是又给他设立了很多前提条件,那就是但凡涉及违反原则和纪律的话,就请自觉点儿,免开尊口了。
  另外,她也只是说,楚铮身为儿子会全力帮楚父解决问题,却不承诺定能够解决!
  这些,很婉转的在那好听的话语里流转的意思,心烦意乱的楚父,是不会发觉的。
  所以,他到底有点儿不识趣儿的开口了:“子禾啊!爸爸这回是实在没办法啦!”
  “哟!您这话说的?可是需要钱了?”韩子禾故意理解差了,“要是缺钱的话,不要紧,您开口说,需要多少,我现在就能给您打款。”
  韩子禾说的很大气,毕竟她现在和楚铮俩人都不缺钱。
  “不是、不是、不是钱的问题。”让韩子禾这么打岔,楚父原本鼓起来的勇气,瞬间就缩回去了。
  “哦,不是钱的问题啊!……难不成,您想他啦?”韩子禾再接再厉,试图将楚父的打算给搅和了,“也是,自从我们忙起来,就没有回去过,就连月钱也都是走银行,实在是好久没见面儿了……虽然,这也是您和他协商好的,我们也不应该次也不登门!”
  韩子禾这回依旧话里带刺,提醒楚父下,她和楚铮的不登门,都是提前协商好的。
  “不是、不是见面儿的事儿!”楚父说完这句,可能也觉得这话说的有点儿伤人心了,便又道,“你们不来,我们虽然也想,但是到底能够理解,你们年轻人的事业心,知道你们是心奔事业……
  我、我们都是过来人,也都当过年轻人,能理解你们的心气儿。
  为长辈,我们不会拖你们后腿的。”
  楚父这么说,甭管韩子禾信不信,到底听得还算顺耳。
  “我这次来是……”楚父张张嘴,又谨慎的思考番,看上去似乎是在组织语言。
  韩子禾见状,便又第三次打岔道:“您这是有事儿要和楚铮说?”
  她佯善解人意的点点头:“按理说,您来趟不容易,我怎么着也得把他给您叫过来……只是,您听。”
  韩子禾成心拨出楚铮原先用的电话。
  那只电话因为暂时不能用,所以楚铮把它扔到办公桌的抽屉里,早就没有电了。
  所以,韩子禾按那只电话的号码儿给楚父听,楚父听到的只有电话那头传来的机械音。
  “他怎么关机了?”楚父喃喃自语,看上去失魂落魄的。
  “他出任务去了,当然要关机啊!这可不是第次呢!”韩子禾听了他自语,不受控制的撇了撇嘴角。
  “那……那我先回去了,等下回有时间再过来吧!”楚父本想着,儿子不在跟前儿,找儿媳妇儿说也是样的。
  可是,没想到,他原本大好的腹稿,在看到韩子禾的时候,就尽数罢工了。
  尤其是,当他对上韩子禾那双看就特别通透的眸子时,楚父竟然生出种无所遁形的羞惭感觉。
  这,让他感到羞惭他看着这样的儿媳妇儿,实在是说不出口啊!
  “这……也成!”韩子禾犹豫了片刻,咬牙答应了,“您要是事情不紧的话,您就先踏实下来,等等……等等楚铮回来,我就告诉他,让他找您谈!您看怎么样?”
  “……”楚父脸上明显是不太情愿的。
  可这告辞的话,是他自己说的,人家儿媳妇儿没有给他反悔的机会,他又能怎么办?总不能憨皮赖脸的赖着不走了吧?!毕竟,这也不是儿子家里!
  就算是儿子家,儿子不在家中,他这个公公,也不能就赖着不走了,毕竟儿媳妇儿还在呢!
  “那成吧!我先回去,你记得联系他!定要第时间联系上他!定啊!”楚父不甘心的、步三回头的,叮嘱道。
  韩子禾见状,心里忍着笑,很认真的点头:“您放心就是了!……哦,对啦,这看着快到午饭点儿了,您要是不介意,就在这里就乎顿吧!您放心,不是孕妇餐,我让他们另给您做!”
  这话说的,本来楚父想点头同意跟这儿吃顿饭、顺便看看能不能按捺住自己的羞耻心跟韩子禾提提的这会儿也不能点头了。
  毕竟“孕妇餐”什么的,听起来就让他不自在!
  儿媳妇儿都快要生了,他这会儿过来,本来就不合适,再给她添麻烦,就不应该了。
  所以,楚父摇摇头,无力地摆摆手:“你不用管我,照顾好你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就好,我、我就先走了。”
  韩子禾见他这样说,心底悄悄地松口气。
  她真怕这位老爷子答应下来,找机会跟他说楚铮亲妈的事儿。
  为儿媳妇儿,她可不想听上辈人的八卦!
  ……
  “我呸!他那个不知廉耻的老不修!”
  韩母回来,就知道韩子禾连番接待了两拨儿客人,就甩脸子不高兴了,很是责怪韩子禾不懂得休息,又很埋怨楚葶和楚父的没有眼色的到来。
  韩子禾心里想,楚父这回虽然没有跟她把话说清楚,但是万他哪回不甘心,或者等楚铮等烦了,又过来跟她说,到时候,她妈也会知道,既这样,还不如说了,也省得她妈听到楚父或者楚母说这事儿时吓跳。
  可是,韩子禾没想到,她老妈竟然会这么愤慨,她话刚说完,老太太就跳脚骂起来了。
  “你们俩回去做业去!”韩子禾拿自己老妈没辙,只能打发俩孩子回自己屋儿去。
  俩孩子倒也听话,见到老妈/小姨脸上的无奈,看到姥姥的愤慨,登时乖乖地手拉手回屋去了。
  “您小点儿声音。”韩子禾见俩孩子走开了,这才走到正骂楚父骂得进行的她妈身边儿,笑道。
  “哼!”韩母瞥了女儿眼,将头向边儿扭,还很傲娇的哼了声。
  对此,韩子禾真的是有点儿忍俊不禁了:“您怎么跟个小孩子样呢?说生气就生气?说爆发就爆发?”
  “我这不是气愤么!”韩母本来还有堆话要骂的,可让女儿这么乐呵呵的说,也忍不住笑出声,这下就骂不出来了。
  “您有什么好气愤的!我这做儿媳妇儿的都不气愤!”韩子禾笑着拉住她妈手,轻轻地拉着她向卧室走去。
  “他们老楚家乱,我也不是第天领教了!可是我就弄不明白了,这做老公公的,怎么好意思把那点儿事儿往自己儿媳妇儿跟前儿说!”只要想起那老东西竟然想让她闺女帮他享齐人之福,韩母就气不打处来。
  “这也就是我当时不在这儿,我要是在这儿,早就拿着大扫把边扫边儿骂,定要把他骂得知道什么叫羞耻心了,然后把他扔出大门去!”韩母越说越愤慨,说到最后,竟然还比划起来了。
  “好啦!好啦!好啦!咱们不气、不气、不气啊!”韩子禾跟哄小孩儿样哄道。
  韩母却是越哄就越生气,等她们走到卧室时,她还颇为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指点点韩子禾的额头,怒其不争道:“你也是个没本事的!不说别的啊!你当初就应该表现出爱搭不理来!或者,让他知道他很丢人!”
  “何必呢!”韩子禾笑着摇摇头,“他毕竟是您最满意的小女婿的亲爹啊!”
  “哼!我看他却是忘记他是谁了!”韩母气呼呼的扶着韩子禾坐到床上,埋怨起来,“本来还以为你那新找回来的小姑子,是个好的呢!没想到,也是心眼儿大堆的主儿!”
  “这话说的,现在谁是傻子啊!”韩子禾好笑的看她老妈迁怒,“更何况,老楚家这帮人,除却楚娉那个家伙,不都是精明的?……说来,楚娉没有遇到洛立名之前,听说也是个十分精明的人呢!”
  “是啊!是够精明的!”韩母没什好气儿第哼了声。
  “好啦!不提他们啦!要不……和我说说湛湛韩品两个在学校的情况?您不是给他们开家长早会去了?”韩子禾也不愿意她妈妈跟这种听起来就好笑的事情生气,便准备转移话题。
  “说什么说啊!有什么好说的!那俩孩子都可乖可乖啦!长得好、又聪明!嘴甜,还热情!能力强,学习好!都是老师的好帮手,同学们的好朋友!给他们开会,那可是长脸呢!”
  话里说着没什么可说的,可话里话外都是对自家俩娃儿的夸赞和满意可见,她这场会开的还是很尽兴的!
  当然,韩母话音转,又开始讨伐起楚家人来了:“你那位新找来的小姑子,也不知道是真的没有眼色,还是急于甩锅!总之啊!由此可见,亲兄弟姐妹也是要处的,这么久都没有联系,她甚至度失忆,要说她和你们还有什么感情,怎么可能?
  尤其是你们这些做嫂子的,跟她可都没有处过呢!指望着她为你们着想,那真得看她有没有良心,品质怎么样了!”
  “这怎么还扯上‘良心’和‘品质’了?”韩子禾听的很无语。
  “这有没有关系,你心里不清楚?”韩母都懒得搭小女儿眼真是没见过她那么实诚的!越看越生气哟!
  “还有,楚铮的大哥二哥,那俩人也不是好东西啊!他们又不是不知道楚铮不在家?他们做哥哥的,按道理说,就应该承担起相对的责任,而不是把责任推到好久没见过的妹子身上,更不能推给楚铮这个任务在身的兄弟身上!”
  “他们又不知道楚铮不在家!”韩子禾让韩母吵吵的,脑袋都开始疼了。
  只是因为怕担心,所以忍住了没有上手去揉。
  “他们又不时常和我们联系,怎么知道楚铮出没出任务啊!”韩子禾真心不想再抓几个楚家人的不是了,很没必要啊,又不是时常联系的!
  “还有!还有!你那公公也真有意思,这都什么时代!还打算着离婚不离家啊!人家谁跟他玩儿啊!他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让人趋之若鹜!”韩母的愤怒,大多还是来源于对楚父的不屑。
  “早知道他们家这么乱!早知道楚家老头子这么不着调!当初,就不应该同意你和楚铮结婚!”韩母越说越气愤,以至于,说到了最后,竟然连楚铮都给迁怒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