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你早就知道他不对劲儿?”韩子禾听到自己外甥的回答时,先惊,紧接着便是释然了——也对,这孩子不但聪明,还很细致呢!要是那个小咚真有问题,韩品不可能发现不了。
  只是……
  “你这孩子,既然你知道了,怎么还和他块儿玩儿?”韩子禾没有训斥的意思,只是说这孩子很是胆大妄为。
  得!和他小表弟德行!
  韩子禾想想自家儿子,再想想眼前这个,不禁有抚额的冲动。
  话说,她养出来的小家伙儿,怎么个两个都是这样的呢?
  “我是觉得他有问题,只是出于直觉,手里又没有证据,怎么好直说呢?”韩品眨巴着双天真的大眼睛,那双大眼睛里面绽放的光芒,看起来可善良可善良的了!
  这孩子那双充满善意的眼睛和目光,让韩子禾很有抓其他,照他小屁屁上狠狠地拍上几巴掌的呢!
  “小姨,您和小姨夫不是教导过我们么!没有证据是不能给人家定罪的!”小家伙儿似乎不知道他小姨的打算和想法儿,还是那么乖巧听话的指出他们教导过的话来。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是……”韩子禾真的抚额了,面对着这么个十足的黑芝麻馅儿的小团子,她真是下不去手啊——主要是颜控的她,对这么可耐的小孩儿下不去手啊!
  “小姨,您是想说——可是,就算没有证据,家人就不能说么?至少可以内部通气儿啊!对不对?”这小东西给他小姨扔了个雷还不算,还摆出副“我很善解人意”的样子来,睁圆双眼,笑眯眯地说道。
  “你什么都知道,可就是不照做!你说气不气人!”韩子禾也看出来了,今儿这小破孩儿就是诚心气她来了!
  “肚子坏水儿!”知道自家外甥根本就是故意逗她玩儿,韩子禾哭笑不得的伸手戳了戳他的小肚子,哼道,“就属你心眼儿多呢!”
  “心眼儿多也是随您!”韩品点儿都没有不好意思,本来么,外甥有什么地方随随姨,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不是?
  “哼!说说吧!你又打什么坏主意呢!”韩子禾知道这孩子心眼儿多,也不含蓄了,直接问道。
  “其实呢,把他放在眼皮子底下,比敬而远之要好。”韩品说起主意来,又是副小大人样儿,把韩子禾看得很是心疼。
  “放眼皮子底下不是不成,可是放你们眼皮子底下不成,你也就算了,脑子转换的快,可胖胖妞妞他们还小呢,把他们拉上,我心里不安稳。”倒不是说别人家的孩子比不上她们家的湛湛和韩品,主要是,人家的孩子,谁敢担责任?反正她韩子禾是不敢、也是不肯担责任的!
  真要是让几个孩子中的个出现问题,她都对不起孩子、对不起孩子的父母、也对不起楚铮,以及她自己的良心。
  “小姨,您太紧张啦!这又不是上刀山下油锅的,哪就那么危险?更何况,你莫不是忘记啦?我们几个以前可是合脱险过呢!”韩品倒是认为他小姨将危险系数看得有点儿大!
  这种属于过度认知,不符合事实。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当时情况也是特殊,不是没办法了么!那时候你们要是不去自救,大家都远在b市,你们又处在那么个情况里,谁能帮助你们呢!”韩子禾就知道那事之后,这帮熊孩子们就把它当成“资本”了。
  要不是他们这帮家长,时不时的拍他们下子,这帮熊孩子们肯定是要飘起来了!
  “可是,现在我们也是在自救啊!”韩品现在虽然仍旧是小孩儿,但是已经渐渐mō到了“诡辩”的边缘。
  “又是胡说了!”韩子禾好笑的摇摇头,mōmō这孩子的额头,笑道,“你就别胡思乱想了,这里面儿没有你们这帮小孩子的事儿!这都是大人之间的问题,或者说,这是部队的事情,就连你小姨我,即便是个大人,也都只管安胎,准备生小宝宝就好……其它事情,真不用咱们来管呢!”
  说到这里,韩子禾也感到有点儿乏了。
  现在,她越临近产期,就越发的嗜睡,每天清醒着,就算不做事儿不说话,也要会儿打个瞌睡,更何况,今天她说的有点儿多、想的有点儿多,腹诽的亦有点儿多呢!
  “好啦!小姨把你叫来,就是想告诉你。带好弟弟妹妹们。”韩子禾拉起韩品的小手,笑道,“你是个特别懂事、也特别有能力的孩子,所以,在小姨现在这种身体情况和状态下,只有你能帮小姨看好湛湛,以及睿睿几个。
  要知道,他们的父母现在都不在身边儿,既然孩子在咱们跟前儿了,咱们说什么也要照顾妥当,至少不能让孩子们出问题——毕竟,当初来这里住,不就是为了周全么!”
  韩子禾这番话说的是语重心长啊!
  她知道韩品这孩子很有主意,同时,他周围的小盆友们,包括湛湛在内,都是特别会撺掇、也都特别胆大妄为的,所以,这才有这么说。
  她琢磨着,把事情的严重.性.跟他说清楚,这孩子应该会更加慎重些……吧?!
  “嗯!”韩品点点头,小嘴儿抿着,也不说别的,只是眼睛里倒是显出几分真诚来。
  这看到韩子禾眼中,就自动默认为他会听话的。
  只可惜,这小家伙儿心里怎么想,就没人知道了。
  ……
  “小表哥!诶!我在这儿呢!”
  韩品从他小姨卧室出来,正要往外走呢,就看到他小表弟湛湛所在餐厅的门后面,冲他招手。
  “嘘!”韩品第反应就是回头看!
  见他小姨的卧室方向没有传来声响,韩品松了口气,转过来就冲湛湛点头,且小声告诉他:“走,咱们到外面说去!”
  “好!”湛湛点点头,也回首看了看,他身后的房间,是他姥住的。
  于是,小哥儿俩手拉手踮着脚,就走出院子了。
  “韩品哥哥,怎么样?”睿睿和明明俩人就在韩子禾院外的大树底下等着,见到韩品,就要开口。
  “嘘!跟我来!”韩品眼睛向周围打,嘴角儿就翘起了抹弧度,他手拉着睿睿,手拉着明明,笑道,“我小姨让我带你们回屋玩儿,说是外面太热了!”
  “那就去我们屋子里吧!”胖胖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了,哦,对,他是从树杈上钻出来的!
  “你小子怎么又爬树!”睿睿见,就皱起眉毛。
  湛湛敢保证,有瞬间,他是看到睿睿额角上抖动着青筋呢!
  “胖胖!你再这样,我可给你爸爸打电话了!”明明为这群孩子里,除却韩品意外最大的孩子,在韩品出现之前,就直充当大哥哥的角色,所以也很有大孩子的自觉,而他说的话,也的确能微微震慑下小伙伴。
  刚刚,他不像睿睿那么快反应,是因为他让胖胖的出现吓了大跳,不自觉的向胖胖的方向走了走,以便那小胖子没抓住时,他好接住他!
  “好啦!好啦!好啦!我注意下也就是了!”胖胖现在,在这群孩子之中,真是地位不算高啊!
  他怕湛湛的拳头,二怕明明的唠叨,三怕韩品的笑!
  说是把“韩品的笑”放在最后,其实,他最怕的,就是“韩品的笑”了。
  不为其他,只因韩品冲他神秘笑,接下来,他就会不知不觉得被收拾顿,上到他老爹他老妈,下到游戏玩具,总之,除非他深刻的自我检讨出“真内容”了,不然,被收拾的状态就特么不会解除!想想,都是番辛酸泪啊!
  所以,虽然韩品那种让他莫名战抖的笑容,不时常出现,但他只要犯错,或者心虚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看向韩品。
  那时,哪怕韩品只是冲他露出抹友好的笑容,也足够把他给吓到胆战心惊的程度了!
  因此,这会儿,明明刚威胁他,他就特别乖觉的点头,老实了。
  “我就是等你们!”胖胖点头之后,自认为应该侧面解释番给韩品听,便小声道,“妞妞和小白他们都等急了呢!”
  他说完这话,就抬起头来。
  他本意是想偷瞄眼韩品的,看他什么反应,是不是满意他的说辞。
  结果,注意到他目光投向的韩品,回头看过去,冲他露齿笑……这可怜的孩子,登时,就是哆嗦,忙不迭的就跑到湛湛身后去了。
  这动可把湛湛闹的无语之极了。
  他把把缩在他身后的胖胖揪了出来,用副“很特不成钢”的表情,“痛心疾首”的表示:“你说,你咋就那么怂?!不就是让我小表哥瞅了眼么!你至于跟让豹子盯住的猎物样么!有点儿出息,成不成?!就你这样儿,还想成为将军呢?”
  “敌人以及敌人们的炮火,也远没有韩品哥哥可怕!”胖胖对于湛湛表现出来的“善意”(?)视而不见,他小声地嘀咕,“我认为韩品哥哥堪比.生.化.武器啊!”
  “你说什么呢?大点儿声啊,我听不见呢!”韩品侧过头,冲胖胖笑,声音都很和善。
  只可惜,胖胖才不上他当呢!
  小家伙儿的精力才旺盛呢!
  只见他小蹄子尥,“嗷唔”声,就欢快地跑出三尺开外,就像枚白胖胖的小炮弹样,冲出去了。
  当然,这只小炮弹也不敢太放肆,跑到他自认为可以算是安全地带之后,便赶紧转身,特别谄媚的冲韩品、明明、睿睿和湛湛笑道:“我那是说着玩儿呢!把你们带回屋子才是我的任务啊!”
  “呵呵。”众人好笑的耸耸肩,都不跟他计较,谁让他是男孩子里,第二小的呢!
  男孩子里最小的,自然是湛湛,只不过,湛湛很傲娇,他才不会像胖胖那样幼稚呢!
  幼稚的胖胖小盆友带领大家回到了他们几个孩子住的地方——韩子禾院子旁边的小院子。
  这里,是韩子禾在孩子们聚齐了之后第二天,就申请好的,平时湛湛和韩品也多数时间是住在这里的,只不过,他们俩在韩子禾那儿还有间屋子。
  说是两处院子,其实,院子和院子之间,只有墙之隔,而那隔断两处院子的墙上,还有可以通往的门!
  “要是来这里,为什么不走院子,还要专门从外面溜圈儿?”妞妞见大家过来,特别贴心的从冰箱里拿出冷饮和冰淇淋给大家。
  小白则是请照顾她们的阿姨给他们做甜品去了。
  “当然是要给需要看的人看了。”胖胖边儿甜甜筒,边儿得意道。
  那副洋洋得意之极的表情,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出了什么好点子呢!
  “嘿嘿!”注意到自家小表哥看向自己那副意味深长的眼神儿,湛湛小盆友干笑两声,没敢对视过去。
  他这位小表哥虽然不说,但他也知道他目光里的内容是什么!
  好吧!是他嘴快了点儿!把“小咚有问题”说给了小盆友们听。
  结果,就是以胖胖为首的小盆友们,都个个儿跟打了.激.素.样,兴奋得嗷嗷直叫不说,还都嚷嚷着要来个将计就计!还说要主动出击,让小咚和他后面的人知道“他们虽然小,却都不是好惹的”!
  虽然湛湛听了他们那番“群情激昂”的表示之后,也有点儿激动,也有点儿热血涌动的感觉。
  只不过,他小表哥冷静之极的目光扫过来,湛湛所有澎湃起来的情绪,全都化为平静。
  于是,当他脑海里浮现出他老妈那双漂亮的手拍打在他小.屁.屁.上的节奏感以及疼痛感之后,湛湛难得的,也同样冷静了。
  “呵呵。”湛湛冲他小表哥咧嘴,干笑两声,“呵呵、呵呵!事已至此不是?咱们、咱们……”怎么办呢?哪怕不将计就计啦,只要能让这几人都安生点儿,别那么激动也成啊!……您到底有没有法子啊!您要是有法子,就帮帮你小表弟我吧!就当是拯救我那可怜兮兮的肉肉啦!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