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正当湛湛他们在屋里嘻嘻哈哈的玩笑时,在卧室里整理东西的韩子禾,又有麻烦事儿了。
  说是整理东西,其实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清点东西,都是她生产前后需要用的。
  像红糖啊、孩子的衣物啊,还有她自己的洗漱用品和衣物。
  虽然她住在疗养所,生在军属医院,两地之间只隔了百十来米,就是从产房到她现在住的地方,往来一回,也不过十来分钟的事儿——虽然距离近,但是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
  起码,她要在军属医院产房里住一星期,才能回来。
  所以,该准备的东西,是不能少的。
  毕竟,她舍不得折腾自己老妈来回跑。
  再说,她原本的想法是,就让她老妈在这里照看韩品和湛湛就好,每天带俩孩子看她一回就成。
  至于她和肚子里这俩娃儿,自有专门的护理人员照看,反正这段时间大家都熟悉了,相处起来也不尴尬。
  想是这么想的,但韩母却不这么认为,她寻思着韩品和湛湛是不能忽视的,但这俩孩子到底大了,一贯也很独立,不用她太操心,更何况,在疗养所里住着,他们等闲也出不去,身边儿还有五个小伙伴陪着,能有什么事儿?她自然要把精力放到自己女儿和即将出生的两个外孙(女)身上的,至少,亲手熬点儿汤汤水水,也是照顾了,不是?
  韩母这想法跟女儿说了,韩子禾劝过不知多少次,可惜,韩母根本听不进去。
  若是韩子禾劝的多了,韩母便道:“你生湛湛时,就是我亲自照顾的呢!你自己说,我照顾的好不好?要不是我照顾,你能恢复的又快又好?
  那回,你才多大?还只是生了一个呢!这回呢!你都多大了?肚子里一揣就是俩,生出来多伤身子?我要是不照顾你,能成么?
  你啊,现在就别想那么多,好好儿的等着把孩子生出来,然后老老实实的让我给你补一补,等出了俩月子,你愿意怎么折腾都随你!”
  “怎么还做俩月子呢?”韩子禾睁圆了眼睛,那小模样,和她儿子湛湛惊奇的时候,表情如出一辙,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当然要做俩月子啦!”韩母理所当然的说,“你该不会不知道你自己多大了吧?你一肚子里揣了俩,生他们时多费精力不就不说了,只说,你自己不知道你这一胎怀的多辛苦?”
  “有什么辛苦的!”韩子禾笑着,很是不以为然。
  她这还真不是不拿自己当回事儿,实在是,肚子里揣的这俩,一点儿都不影响她吃吃喝喝,睡觉行动都还算不错,孕吐等反应也不是很明显,所以,她真不觉得辛苦。
  更何况,这点儿累,和她上辈子出任务比,那简直就不算是个事儿!
  当然,她自己不认为辛苦,可韩母却实在心疼小女儿。
  尤其是看到她那不以为意的样子,就更是又心疼又气不打一处来啊!
  “你那是什么表情!”韩母轻轻地拍了她胳膊一巴掌,数落道,“你真是莫不是,你还要我一件一件数给你听?”
  叹口气,韩母道:“其他的就不说了,只说,你显怀之后,楚铮就出了事儿,那段时间,你天天大着肚子照顾他,还要兼顾俩孩子就算你自己不觉得苦,可精气神儿也是费的吧?
  好好好,你不愿意听这段事儿,咱们就不提就说说韩苗的事儿吧?我还不知道你,韩苗一出事,你肯定少不了费心费力!
  你没看电视里经常演么!就是古装剧,不都是说‘思虑慎重’么!可见,心事儿多,不是什么好事儿,肯定多多少少都会影响身体的!”
  “什么啊!还‘思虑慎重’!您就是影视剧看太多了!”竟然还总结了心得体会?!
  韩子禾简直哭笑不得。
  虽然知道自家老妈这是关心自己,可是,这也太夸张了吧!就她这种旺盛的精力,还有她那么想得开的xiōng怀,怎么可能会“思虑慎重”呢?
  当然,要是楚铮这会儿跟在身边儿,一定会拉着他岳母的手,道一声:妈,咱娘俩简直想一块儿去了!
  不过,楚铮这会儿还在外面跑着呢,肯定不知道他“诱敌深入”的时候,他岳母大人和他媳妇儿说了什么。
  且说,韩子禾拗不过她妈,只能嘴上答应,心里却想着:“等孩子生了,老妈看到疗养所的厨师和护理人员做的很好,怹根本插不上手,到时候,就会知道怎么做了。”
  她这么想着,韩母自己也有自己的想法,她心道:“等她体会到自己亲妈照顾,是旁人、哪怕是专业人士都比不了的时候,就会知道好赖了。”
  这边儿,韩子禾整理着东西,同一时间,远在军属区招待所的韩父发飙了。
  他拎起手边儿的文明杖(前两天逛古街,自己买的纪念品),劈头盖脸的就照长子韩子栋身上打,边打还边骂道:“你这个孽障!你知不知道你妹妹再有三五天就要生产了,你这时候跟她说,你是想害了她么!你最好祈祷老二和田云把你媳妇儿拦住,不然!不然,老子就和你们一家子断绝关系!”
  韩子栋这会儿让他爹打的,脸上也出现了淤痕(韩父是想不打脸的,只是韩子栋自己躲的时候,没注意,自己撞上了他挥过去的文明杖,一下子打上了,还挺实的一下子,登时就青肿了)。
  “爸!我哪知道她会这么冲动!”韩子栋东躲西藏,心里也十分委屈啊,“再说了,暖晴是什么人?您能不知道?她嫁进咱们家二十多年!一向很是贤惠!从没有对谁大小声!这回,她真是急疯了!”
  说到这里,他心里的委屈,简直就要喷薄而出了:“我们就俩女儿,老大苗苗,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陈锐是她未婚夫,他说她现在很好,最起码性命无虞,我们也就信了。
  哪怕心里忐忑不安,也不敢用来招您和我妈眼,以免您二老心里不好受!您知不知道,我们承受了多大压力!
  是!一开始,我们俩慌了,惊怒之下冲撞小妹了,可是后来,我们做哥哥嫂子的,不也是道歉了么!您也看到了,我们一直不敢再惊扰她!就是心里憋得慌,就是觉着她能知道的信息多一点儿,我们也不敢问啊!”
  “怎么着?你们还想问!”韩父本来挥累了、想歇歇再说的胳膊,瞬间又加了力气,朝韩子栋身上打的更使劲儿了。
  韩子栋也不太敢躲,生怕闪到他父亲的腰。
  因此,虽然他功夫也算过得去,但是还是十下里,让他爸爸打中五六下。
  “听你这语气,怎么?你们俩还是认为,苗苗是你小妹夫连累的?啊?是不是你觉得,要不是你小妹夫的位置,苗苗也不会被盯上?”韩父越说心越累。
  他问到最后,干脆也不再打韩子栋了,而是摇晃两下,堪堪坐在了沙发上,看向大儿子的目光尽是失望。
  “不管怎么说,有些关联也是不可避免的。”韩子栋盯着他爸失望的视线,紧紧咬着后槽牙,低声说道。
  “混账!”韩父一声怒喝,好像惊雷一般,连同手里那根文明杖,一起扔向了韩子栋。
  登时,精准的打在韩子栋的肩膀上,将他打了个趔趄。
  “嘶!”一瞬间,那突如其来的钻心的疼痛,让韩子栋的额头上顿时就泌出一层豆大的汗珠儿!
  虽然不至于骨折,但是,恐怕一时半会儿也难以舒服了。韩子栋摇摇头,苦笑着。
  “疼么?”好半天,韩父才面无表情的问他。
  “疼。”韩子栋点点头,如实说道。
  “是不是钻心刻骨的那种痛?”韩父又问道。
  韩子栋再度点头,咧嘴道:“就是那么疼。”
  “呵呵。”韩父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大儿子,把他给看的浑身都不自在。
  他自然知道大儿子这会儿是夸大了痛感的!
  他是习武之人,自然对自己的出手有把握。
  那一下子打过去,会有多疼,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他都一清二楚。
  他是想教训儿子,又不是想让他变成残废!
  就算有一天,他真的失望到,要和儿子断绝关系了,他也不会把他的人生变成残缺不全的,他不会那么狠心!
  所以,他那一下打去,韩子栋接着了,那么,疼,肯定是疼的;
  一瞬间,甚至会有钻心刻骨的疼!
  可是,也就是那么一瞬间而已。
  又不是给他打到骨折的地步,怎么可能一直那般的疼?
  最多,就是一段时间不能用手按的肉疼而已!
  他心里是有数儿的!
  当然,对于儿子的苦肉计,韩父也不会有任何反感的情绪存在。
  毕竟,儿子跟老子撒娇,这是正常的;真跟他硬碰硬那么顶着,他才真要生气呢!
  “爸!”韩子栋在他老爸这种咄咄的目光下,脑袋上的汗源源不断,顺着额头就蜿蜒之下,流到脖领子里面去了。
  实在忍受不住他老爸那让他感到紧张,甚至于,紧张到窒息的目光,和周遭那几乎能将他原地定住的气氛了,他不得不出声,将这几乎禁锢了他情绪和精神的无形的空气打破。
  “你有什么话,就都说出来吧!免得你对我们、对你妹妹妹夫心存怨怼!”韩父紧紧地盯住大儿子,好半天,才叹一声,挥挥手,脸上的疲倦明显到让人无法刻意地忽略。
  “爸!您知道我的,我从心里疼小妹!有时候,就算有注意不到的地方,也不是说对她心怀恶意!”韩子栋揉揉脸,坐在和他爸位置呈对角线的地方,叹道,“就是暖晴,也不是心存怨气儿的人!您知道我们俩,我们都是过去就算了的性子啊!”
  韩父听他说的诚恳,便也不出声,只是疲累的挥挥手,让他接着说。
  韩子栋又叹口气,道:“这一回,又事关芽芽
  当初,韩苗出事儿的时候,二弟和田云劝我们两口子,不管怎么着,还有一个芽芽呢!我们得替她着想。
  可是有谁知道,就算我们有俩女儿,可她们哪一个不是我们手里的珍宝?我们对她们,都是同样的爱啊!失去她们中的任何一个,我们都是痛彻心扉!”
  提及韩苗,韩子栋的眼眶里就有泪珠儿在打转。
  韩父看了,便呵斥他:“苗苗好着呢!你流什么眼泪!”
  韩子栋让他爸那么一吼,便赶紧胡乱的擦眼睛,一边擦还一边忙不迭的说:“对对对!苗苗肯定是好好儿的!芽芽肯定也没事儿!不能流眼泪!不能流眼泪!”
  只是,他自己说着“不能流眼泪”,可他眼里的眼泪却是越擦越多,就跟擦不完一样。
  韩父在一旁看着,虽然没有递给他纸巾,但心里也不是没有感慨——到底,这段日子,他这大儿子所承受的心理压力太大了一些啊。
  韩父心里这么感叹着,嘴上到底没有再说什么训斥的话,只是沉默着,看他大儿略狼狈的自己抽纸巾擦鼻子。
  好半天,韩子栋才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的他,使劲儿的呼了口气,这才让气息平缓下来,虽然还略有抽噎,但到底心里痛快了,也敞亮多了。
  “你也喝口水吧!”韩父的下颌冲韩子栋身边儿的茶几上点了点,那里有他早上买回来的饮料,是部队特有的瓶装水。
  “诶!”韩子栋被自己老爸这么一关心,还挺感动的,赶忙答应。
  这会儿,他是做不出热泪盈眶的举动来彩衣娱亲了——刚才太痛快了,眼泪都几乎给流光了。
  “咕咚咕咚”间,一整瓶水就让他一饮而尽,可见他刚才流出多少眼泪去。
  韩父在一边儿看,心里也不是不疼他,可是只要一想着,这不争气的东西,纵容他媳妇儿跑到他们小妹那儿闹,他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韩子栋放下水瓶,刚想和他老爸说说交心话,一抬头,就看到他老爸那气愤的表情,登时,心里“咯噔”一下,心道——莫不是又要挨打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