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芽芽不一定有事儿。.快”韩父到底没有像刚才那样勃然大怒,只是悠悠地叹口气。
  到底,韩芽是他的亲孙女儿,韩芽可能遇到事儿了,他不可能不关心,只是再关心,也不如她的父母那样方寸大乱,更无法像韩子栋和沈暖晴那样,因为一种可能就跑到韩子禾那儿大闹。
  且不说韩子禾很快就要生产了,就是没有身孕,他也做不到这么委屈自己的女儿。
  所以,不能委屈女儿,就只能委屈旁人了。
  他看了看坐在对面儿看上去异常委屈的儿子,问他:“你且说说,芽芽到底怎么了?”
  之前只是在儿子和儿媳妇儿通电话时,冷不抽的听了一耳朵,知道应该从夏令营回来的孙女儿好像滞留在了国外,但是具体怎么样,他还真不清楚。
  因为,不等他问清楚,就听儿子劝儿媳妇儿不要到疗养所去闹。
  也正是因为听这么一耳朵,他才会顿时大怒,忙不迭的给二儿子通电话,让他去拦人,而他,则是拿起刚才把玩的文明杖,直接冲过去,朝他儿子就打,电话都让他给打翻在地,看样子,不见得能用了。
  “我们也是刚刚接到电话,孩子老师打来的,说是他们那一小组三个学生都失踪了,里面就有芽芽。”韩子栋耷拉着脑袋,看起来很有身心俱疲的意思。
  韩父见不得儿子这么无精打采的沮丧样儿,登时拿着之前儿子还回来的文明杖,朝大儿子胳膊上点过去,劲儿不大也不算小,刚刚能让他儿子感觉到。
  韩子栋抽到他爹又拿起文明杖,就是一哆嗦。
  实在是这根文明杖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他现在肩膀还隐隐作痛呢!
  “你哆嗦什么!没出息!”韩父见到大儿子在文明杖探过去的时候,就一个激灵,登时不高兴了,他这还没打他呢!怎么就怕成这样?弄得好像他这做爹的有多残暴一样!真是不像话!
  韩父沉着脸,“哼”了他一声:“咱们老韩家好歹也是习武传家,不说你把功夫练的有多好,至少,你得有点儿习武之人的勇气吧!瞅你这德性!”
  骂完了儿子,他还得关心孙女儿:“老师学校这类组织方面,有什么说法?”
  “驻当地的使馆已经帮忙了,学校方面也派老师去那里等消息了。至于,我们家长,我们……学校和驻当地使馆负责的官员的意思,我们还是现在国内等消息。”韩子栋也怕他爹担心孙女儿,赶紧说道。
  韩父听了,“嗯”了一声,才道:“怎么失踪的,没有说么?”
  韩子栋苦笑:“怎么能不说呢!说是在郊外的森林中的湖泊那儿划船,因为那条湖就那么大,老师们便放心了点儿,结果……连他们那三条船上的、和他们结对的当地学生,也跟着失踪了。”
  “到现在,也没有说法儿?”韩父皱起眉,心里也觉得有点儿奇怪。
  “哪有这么快。”韩子栋脸上的苦笑愈发浓,谁看一眼,心里也都跟吃了黄莲一般。
  “也有别的孩子跟着失踪,当地的小孩儿也失踪了,那……一共就是六个人。”韩父看向韩子栋,“老大,你告诉我,这事儿出来,你们两口子不说赶紧跟大家说,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关系到那里跟过去追踪进度,怎么会把芽芽的失踪,和你小妹联系起来。你告诉我,你们两口子是怎么想的?!嗯?!”
  说到最后,韩父的语气愈发重了,很明显,再不了解他的人听他这语气,也知道他不满、愤怒了。
  “我……”韩子栋张了张嘴,没敢说话。
  确切的说,也不是他不敢说话了,而是,怎么说呢……他之前,真没有把韩芽的失踪和韩苗的失踪联系在一起,包括他妻子沈暖晴,也只是沉浸在伤心难过中,直到……
  “听说楚家老大的儿子,还有楚家老二媳妇儿的侄子,都有麻烦了……这、这事儿也太巧了!”到底韩父积威甚重,韩子栋不敢真无视他爸的话,故而,只能喏喏的说出他们两口子想法发生变化的因由。
  “是太巧了。”韩父点点头,搭眼看他,“因为楚韩两家是姻亲,所以两边儿都发生类似的事件这种太过巧合的事情,就不是巧合了。”
  说到这里,韩父哼笑了笑:“而韩苗的事情,就像是一个开端一样,给你们找寻缘由提供了方向,就像灯塔一样,让你们在这种可能上,有所猜测……”
  他顿了顿,看向低头偷瞄他的大儿子,和善的笑问道:“那……我就不明白啦!为什么人家楚家哥儿俩不闹,偏偏你们两口子要闹自己的妹妹!这是什么道理啊?啊?!”
  韩父的语调是和善的,只是这种和善,让韩子栋浑身战抖起来他爸这样子,还不如刚才那样暴跳如雷了,这样子,简直不能再可怕了!
  “啊?你跟我说说啊?……说!”前一句还宛若春风化雨,下一句却好像挟带着雷霆之势,一声怒喝,真真将韩子栋给吓得跳起来了!
  说来,韩子栋也是相当成熟的人了。
  毕竟,人家无论是年龄、阅历、职位,等等,都是成功人士的标配,所以,走在外面,韩子栋那也是风度翩翩的成熟中年大叔,举手投足间,自有其魅力和风采。
  只是,这一回,在他爹手底下这么一折腾,哪里有半点沧桑感,根本就是个被他爹收拾的大号儿熊孩子啊!
  韩大号熊孩子子栋,这回反应是真快,不等他爹出手,他便一个跳窜飞快地躲开了飞旋过来的文明杖。
  好家伙,这回要真是打中他,不说头破血流,那也是伤及皮肉,搞不好,这回,他真能被骨折!
  “哼!”看到儿子跑走,看到好好儿的文明杖已经变成了残次品,韩父心里的怒气,竟然被抚平了!
  “爸,我……”韩子栋将头从墙边儿探过来,小心翼翼地要开口。
  结果,被他爹一个视线甩过来,登时就闭嘴了。
  “滚!你现在滚一边儿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韩父一声咆哮,就把韩子栋刚叹出来的呃脑袋,给吓得缩回去了。
  “爸,我就是劝您别生气!千万别因为我们而气伤了身子。”韩子栋没敢再探头,只是他终究孝顺的很,即使不敢探头,也是战战兢兢把话说完。
  只是,他这份孝顺没有让他爹气儿顺了,他爹仍然无情地送了他一个怒吼着的“滚”字!
  ……
  韩子栋“滚回”自己的房间了,韩父感受着周遭的安静,脑袋有点儿疼。
  正是因为他刚才用力过猛造成的,只要歇一歇就好了。
  这一点,他也不担心,早就习惯了。
  别看韩父看上去儒雅温和,但实际上那只是表面,他真实的样子,只有惹了他的人才知道。
  当然,即使他脾气暴躁,也从没有打过孩子,闺女儿子都没有拍过一下。
  只是,儿子们长大了,叛逆的时候,才领教过他们父亲的真本事。
  所以,老韩家特别难得的出现了和外人不一样的场景打孩子,在他们长大了的时候。
  这一点,韩父自己其实也认为有点儿奇葩。
  可是,能怎么办呢?
  做父母的总要操心很多事情孩子们好了,担心他们不懂居安思危,担心他们得意忘形;孩子们遇到难事儿了,又怕他们太过艰辛,又怕承受不住压力。
  孩子们不求上进,他们怕孩子们以后后悔庸庸碌碌的一生,恨不得他们努力奋发,不负青春;可孩子们太求上进了,他们又怕孩子们会急功急利,会走歧途。
  总之,做父母的担心的很多,也时常在担心,一颗心分几瓣儿,全都扑在自己的几个孩子身上。
  所以,当他们岁数渐大,而孩子们渐渐强壮的时候,他们怒其不争、想要帮自己的孩子矫正行为时,像韩父这样的人,就选择了动手。
  不过,同样的事情,放在韩子禾身上,估计就两种选择了要么,毒舌攻击;要么,爱咋咋地!
  孩子大了不由爹娘,韩子禾认为,她真管的多了,说不得孩子们倒会产生逆反心理,届时,她劳心劳力,没人领情不说;孩子们可能会更“孤注一掷”地犯错误。
  反正,大原则上看住就好,小事儿上,让他们吃点儿亏受点儿挫折,也是好事儿。
  ……
  韩父微微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等到状态恢复差不多了,他才睁开疲惫的双眼,拨通了电话。
  他这电话是拨给二儿子的。
  其实,之前听到沈暖晴往疗养所跑,他第一反应就是给老伴儿打电话,让她拦。
  可是,他到底没忍心,他自己的媳妇儿自己知道,这事儿真让她知道了,虽然她肯定疼孙女儿,可到底会恼了儿媳妇儿。
  更重要的是,他老伴儿脾气冲,又有点儿执拗。
  当初,老二媳妇儿那是好言好语哄了多久,都没有让他老伴儿动容。
  还是最后老二亲自跪到她跟前儿,鼻涕一把眼泪一把,整整悔悟了一整天,才让她微微动摇了态度。
  而后,老二两口子更是用实际行动、用吃了多少苦头和辛苦,用真正的成熟和成长,这才换来他老伴儿的释然。
  到现在,虽然面儿上态度都一样了,他老伴儿时常还跟他嘀咕呢,说是要盯好了那两口子,不能让他们重又变回不着调的状态。
  所以,他这是担心啊!他怕老伴儿从心里恼了沈暖晴。
  要真是他老伴儿记恨上了,她不见得说出来,但是,这家里的氛围恐怕又要变回当初不理老二两口子时那样了。
  到时候,一个沈暖晴算不得什么,但是子栋恐怕就要吃苦头了。
  大儿子韩子栋那就是个心里爱藏事儿的!和他那个心宽的弟弟很不一样。
  老二被大家淡了那么久,照样活蹦乱跳;可这事儿,要是放到老大身上,恐怕会憋屈的很了。
  那时候,伤心难过的,还不是他老伴儿?
  所以,想很多的韩父,到底还是打算拼一把,万一老二两口子能拦住沈暖晴了呢?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们两口子拦不住沈暖晴、或者没有找到沈暖晴,那么,他老伴儿在那儿,也许沈暖晴不敢把话那么突兀的说出来。
  要是沈暖晴是个聪明的,她不说,他老伴儿也就不知道她的真实想法儿,那么不也就没事儿了么!
  什么?你说,她若是不管不顾就那么闹出来了呢?
  “呵呵。”韩父表示,那时,他老伴儿肯定会爆发,让她撒撒气,起码儿心里痛快了,不是?
  什么都想好的韩父,最希望的就是二儿子两口子拦住沈暖晴,这样,起码儿不会惊动他闺女。
  人都说,“知女莫过父母”。
  自己的孩子什么样子,自己会不清楚。
  韩父很骄傲很自豪的表示,他闺女实在太聪明啦,他敢肯定,只要沈暖晴出现在她跟前儿,她只要一抬眼,就能知道沈暖晴的目的!(其实不能……即使能,那也不是孕妇时期的韩子禾能够做到的韩父,不自觉的夸大他闺女的能力了。)
  那么,既然闺女太过于聪明,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沈暖晴别出现了。
  心里叹口气,略有点儿忐忑的拨出电话儿,等待二儿子接电话的时候,韩父难得的,手心儿出汗了!
  “喂,爸!您别担心,人已经拦住了,我们两口子劝劝,就给人送回来,您和我大哥都别惦着!等我们仨人都回来了,咱们一块儿吃顿饭去啊!”
  韩子梁的话,安抚了韩父的忧虑和担心,让他顿时松了口气。
  “好,你们俩……也都别着急,好好儿劝一劝,把道理讲一讲,让她清醒清醒、理智一点儿!既然事情出了,那就好好解决事情,大家一起想法子,别这样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伤人伤己啊!”韩父叮嘱道,“行,就这样吧!我和你们哥哥等你们回来!”
  韩父叮嘱一番,就将电话放下。
  而那电话另一端的韩子梁,却是有点儿挠头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