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七章+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刚开始写,俩小时之后更换过来。
  ……
  其实说起来吧,韩子梁早些年时候,虽然一直不怎么着调,甚至,对于他大哥,一度处于挑衅状态,但是说真的,自打他们一年大过一年之后,他虽然表面儿上仍然对他大哥表现得不屑一顾,但是心里,还是不知不觉的,有种敬重在内。
  而大嫂沈暖晴,自从嫁到寒假之后,便表现得老成持重不说,举手投足间,还有一种矜持华贵的感觉……本来,他和韩子麦以前也没欺负过人家,人家嫁进门来,还比他们大,又是长嫂,所以,不知不觉得,韩子梁和韩子麦这对龙凤胎兄妹,对上沈暖晴,亲热不足,但是尊敬有余。
  由此说来,你说是爱屋及乌也好,你说是气质魅力也好,总之,在韩家,沈暖晴的地位,还真不太一般。
  小叔小姑子们敬重着,公公婆婆高看一眼,丈夫体贴珍爱,一双女儿也听话聪明,真真是再没有这么舒心的了。
  也正因如此,韩子梁才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被他和他媳妇儿给拦下来的大嫂了。
  你说,说得轻了吧?他也不甘心——虽然以往,他和小妹韩子禾没少不对付,可他现在已经痛改前非了不是?再说了,就是搁以前,小妹和嫂子这两人,他肯定也得站自己小妹这一边儿,不是?更何况,这次的事儿,他都听说了,本来就没他妹妹什么事儿!他大嫂这么闹,已经快要生产的小妹,能受得了么?只要想想,他这心里就懊恼的很啊!
  可是,你说,他一个小叔子,跟自己大嫂呛呛起来,那也不是个事儿啊!莫说是他了,就是他纵着自己媳妇儿跟长嫂闹,那感觉也不对,让外人看了,一准儿是他们两口子的不是!
  “甭挠头了!你这再闹下去,一头的头发都能让你自己薅下来!你这就是揪啊!”田云看自己老公的德行,登时气笑了。
  她这儿还跟沈暖晴较劲儿呢!他可倒好,在一边儿闲愁去了!可见是闲得!
  翻了个白眼儿,冲自己老公刺了两句,田云心里痛快了,转头紧了紧攥在沈暖晴手腕上的手,冲不停挣扎较劲儿的沈暖晴哼了一声,皮笑肉不笑的道:“大嫂,差不多就得了!你再这么装疯卖傻——咱们实话实说——那也没用!
  其实,这会儿,您已经转过那道弯儿了,是不是?您也甭瞪我,我们家这口子不敢拽着您,可真不是还有我跟这儿呆着了么!
  反正,我是赖上您了!您要是通情达理呢,咱们妯娌俩找个咖啡厅,唠唠!
  您要是非要一意孤行,那……我只能说得罪啦!一个手刀下去,我背着您回部队招待所去!
  ……
  怎么?不说话?
  那也成!您看我的诚心和表现吧!
  您不说我,我就擎当您默认同意了!
  咱们这么样……我就当您累啦!我比您小,我嫁的人也比您嫁的人小,我是弟妹,受点儿累,我应当则分的!
  这么着!我背着您,您看成么?!”
  田云话一落地,也不等沈暖晴反应,叫韩子梁一声:“你帮一把忙!”
  紧接着,便半蹲下来,搂上沈暖晴的双腿,就要往她后背上贴。
  要说,这韩子梁也是个二货,他媳妇儿让他怎么做,他就照做,还真的双手虚环的护在了后面。
  虽然不敢真接触沈暖晴,可到底把她的退路和挣扎的空间给挡住了!
  “你放我下来!”沈暖晴也没想到这俩二货两口子还真说做就做!
  当即白着一张脸,怒斥道。
  她这脸发白,一来是气得,二来也是惊得。
  嗯,田云这人虽然力气在韩家人里不算多出众,但是前几年跟外面儿摔打着,竟然也能轻轻松松就把不足百斤的沈暖晴给背了起来,这下,可把一向稳重自持的沈暖晴吓了一跳,说是一瞬间就花容失色也不为过。
  “那不能放下来!”田云有时候也挺光棍儿的,怪不得能和韩子栋过的甜蜜多姿呢!
  她一口就回绝了沈暖晴的要求,登时就把个沈暖晴气得一个仰倒,登时,便扭头对跟在身边儿的小叔子韩子梁怒声道:“你也纵着你媳妇儿胡闹?啊?赶紧的!听见了没有,你们俩赶紧把我放下来!”
  “大嫂,您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媳妇儿也不是钢铁打造的,她也不是五大三粗的人!能这么背着您,您不说句好,怎么能还挑刺儿呢!”
  韩子梁不乐意了,他也是很疼媳妇儿的人好不好!
  虽然他媳妇儿宁可自己背着同性,也不让他劳力——这一点,是有点儿大包大揽,但他们两口子还是很相亲相爱的啊!
  这让他眼瞅着自己媳妇儿受累,而他却不好多伸手,他心里别提多不得劲儿了!
  “我不挑刺儿!我就让你们俩把我放下来!我自己有腿!我能走!不用你们背!”虽然韩子梁的话,把沈暖晴给气的直运气,可是她也不敢挣扎太过!——毕竟,就像刚刚韩子梁说的那样,田云其实也不高大,就是这几年心顺意顺,不那么咋呼、开始养尊处优之后,变得有那么一点儿点儿富态了而已。
  “别介啊!大嫂!您可别和我们见外啊!大家都是一家人呢!您使唤我们,就跟使唤我大哥一样!不用心里面过意不去!”
  韩子梁说的嘻嘻哈哈,田云背上的沈暖晴却听的横眉立目!
  去你的“见外”!去你的“使唤”!去你的“心里面过意不去”!
  谁跟你们俩见外了?谁使唤你们了?再说了,什么叫“使唤我们俩就跟使唤我们大哥一样”?
  她什么时候这么使唤韩子栋了!
  还有,她现在心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她现在心里面的怒吼正在无声的咆哮呢!
  越想心里越气,一时间,沈暖晴给气的,竟然没说什么。
  韩子梁还奇怪呢!
  他朝媳妇儿背上的沈暖晴看了一眼,正好儿和这位长嫂的视线对上,登时,便咧着大嘴,冲他大嫂笑道:“再说了,大嫂,您别怪我们俩口子太殷勤哈,实在是……咱们两边儿设定的‘导航路线’不一样!您啊!就踏实的跟我们走就成了!”
  “成什么!我同意了么!”
  沈暖晴没什么好气儿的一说,韩子梁便嘿笑起来。
  “大嫂,您若不同意呢!我们也接纳您的意见。”
  他说完这句话,又嘿笑两声,冲沈暖晴眨眨眼:“不过,您的意见,我们接纳是接纳了,可还真不能现在就采纳……您看,您也得尊重老人家、尊重长辈的意见不是?咱爸可发话了,让我们俩好言好语把您护送回部队招待所……您也知道,父命难违啊!”
  说到最后,这人竟然还露出一副“您别和我争论,我也无可奈何、我也很辛苦、我也很没辙”的表情,竟然还叹着气,有一下儿没一下儿的摇摇头,说道:“更何况,我大哥也同意咱爸的意见啦!……虽然,我大哥主不了您的事儿,但他到底也是堂堂正正的成年人,也有投票权不是?”
  “……”沈暖晴现在是真心懒的理睬韩子梁了,这家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她能怎么着?难不成要顺着他的话,和他一起胡说八道?让他把她的逻辑和理由都给带沟里去么?
  听到自己背上的人不挣扎了,也不吭声了,田云松了口气,给韩子梁送了个眼神儿。
  韩子梁和她也真是心有灵心、特别有默契,她只需一个眼神儿递过来,他就能瞬间解读出来n+2个意思,同时在下一瞬间,精准的拎出他媳妇儿想要表达的一个或者几个意思。
  这不,他媳妇儿那小眼神儿一递,他就瞬间领会,便赶紧道:“哟!嫂子,从这儿再走百十来米,就是咖啡厅……我瞅着您辛苦,估计也累啦!要不,咱们进去歇会儿?”
  “呵呵。”沈暖晴冷笑两声,根本不搭理她这小叔子,心道,她辛苦什么?根本是他看他媳妇儿辛苦了!
  你疼媳妇儿?那你们俩也是活该!难不成,还是她强求田云这么背着她的?
  沈暖晴看着韩子梁那副恭敬地样子,翻他一眼。
  可韩子梁是什么人?他那人可是惯会顺坡就下的!
  沈暖晴不搭理他不要紧啊!他可以自己自行解读她的沉默啊!
  反正,你自己使用自己说话权利,就不要怪他擅自解读啦!
  “哟!嫂子这是同意啦?那成啊!咱们听您的!这就去!”韩子梁笑嘻嘻的,拍拍他媳妇儿肩膀,笑道,“媳妇儿,您跟着我,咱们走起啊!”
  “诶!”田云一想到一会儿可以歇口气,回应的声音都特别甜!
  她说:“都听你……嗯,是都听嫂子的!”
  “那是!”韩子梁永远都给他媳妇儿捧场,他一边儿给捧场,一边儿还心疼的、小心翼翼的给她擦额头上的汗,那副珍惜的样子,让沈暖晴原本翻涌的怒气,略微平复了些许。
  沈暖晴刚刚是真让眼前这一对儿活宝给气乐了,她这次是真见识了什么叫自说自话!什么叫胡说八道了!
  正要奚落两句,便见韩子梁和田云的互动,沈暖晴登时抿抿双唇,没有将话说出来。
  眼前这一对儿,以前相处的样子,她不是没见过,真是从来没有这么贴心过——虽然,以前的韩子梁也是凡是都以田云为先……可,那感觉,却和现在不同。
  现在的他们俩,真真是心灵相贴的两口子啦!
  看来,她公公婆婆之前的一狠心,真让他们俩人成长了,并且在成长中,成为心心相映的伴侣了。
  心里唏嘘的叹口气,沈暖晴也说不出这会儿心里的情绪是什么。
  也许,她此时此刻内心深处,既有感叹,也有欣慰……更有恍然吧!
  唯一没有的,也许就是羡慕。
  她真不羡慕韩子梁和田云的互动,毕竟,韩子栋对她是真好!他们俩人到现在,相处起来时而仍有相恋中的感觉。
  可是,她一定是要感叹的,甚至会恍然,因为韩子梁和田云的成长,让她看到了父母“狠心”下的,苦心……以及,成果。
  她那一瞬间的恍然,是因为她想到自己的孩子,两个女儿。
  若是这一回,她们俩……能够平安回来,那么,她们俩是不是也会有这样的成长和好的变化呢?
  想到这儿,沈暖晴的心,便是一紧。
  她这是……隐隐地疼啊!
  毕竟俩孩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儿肉,又是她千珍万惜,当宝贝捧在手心里养大的!
  别人可以理智的这样想,那样想,可她不成啊!之前一个女儿失踪,就已经几乎要她半条命!现在,有一个女儿突然失踪,她、她、她……要真是她们俩真有什么,她怎么办呢?!
  她这回出来,她就是想去疗养所的。
  可她去那里,却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她不是跑去那里大闹的!
  是!她是之前在电话里,不怎么冷静的跟韩子栋闹了一场,也许,让他以为她是埋怨韩子禾的。
  可是,她那不是一时发懵,没有理智了么!
  难道……她知道了自己小女儿失踪,还要清醒的分析逻辑、进行推理么?
  抱歉,她只想说,她做不到!
  可是,再不冷静,她也不会在女儿还没消息的时候就发疯!
  是,之前韩苗的事情上,她是疯了一回。
  可是,这次,已经不是第一回啦!
  她真还不至于这么没担当!
  而且,韩子禾现在是什么时候,她很清楚,正式紧要关头,真一个动气,很可能就要生产了,到时候,就算是瓜熟蒂落,也要让人说一个她是被自己嫂子给气的早产了。
  真这样了,她在老韩家得到的尊重,可就要变成不尊重了!
  所以,就算她心里还有点儿别扭!她仍有点儿不理智的迁怒,这种时候,她也不会傻的授人以柄,让人说嘴儿!
  说起来,她这会儿去找韩子禾,她真的只是想向她求助!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