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那天察觉到不对劲儿……好吧,事实上,是我看到了她和我那俩同学的结伴队友打手势,觉得有问题。”
  韩芽这么说,韩苗倒是没有觉得部队,反倒是陈铭抬手打断了她的话,问道:“你怎么确定她和那俩人有问题?”
  “陈大哥,你是在质疑我?还是在怀疑什么?”韩芽敏感地抬起头,眼中的委屈明显可见。
  韩苗闻声,脸上也露出不悦来:“陈铭,我妹妹是好孩子!你要是这么小心翼翼,莫不是连我都有嫌疑?”
  陈铭注意到韩芽的表情时,就心道不好;再听韩苗这么一说,也知道自己的说法太生硬了。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多年在海外的经历,都养成了他这样盘问的习惯。
  虽然,他现在已经退出了原先的生活,而他,也是竭尽全力的将原先的一些多疑多心的习惯尽皆散去,但是,即使散去,也仍旧存有痕迹,就像伤疤一样,太深刻了,即使痊愈,也会留有褪不去的印记。
  这些日子,他带着韩苗在这里躲藏,暗地里,也用了不少以前的关系和渠道,为的就是想把自己和韩苗一起安全的弄回国。
  可是,越是利用那些关系网,他知道的就越多,对这次的对手的背景和实力,就越是惊心。
  也正是因此,他就只能愈发小心谨慎。
  在这里明显是自由了许多的空间,他却并不觉得这里呆着比那处封闭的基地要来的轻松。
  所以,他不得不捡起原先的各种习惯,为的就是尽快安全着陆。
  只是,他刚刚忘记了,他是在对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问话,是对一个没有经历过风làng,还不成熟的未成年人问话,是对一个正值青春期、心思细腻、甚至有点儿玻璃心的小女孩儿问话,是对一个刚刚逃脱困境,心里其实忐忑不安的女孩子问话……
  也许,他是有点儿问过了。
  “好吧,我道歉。”陈铭一瞬间,便想了许多,心思转过后,便痛快地跟韩芽说抱歉。
  韩芽眨眨眼,没想到陈铭道歉道的这么痛快,不免有点儿赧然,心里觉得自己有点儿大题小做了,太不应该了,“陈大哥,该说对不住的人是我,是我太小气了。”
  抿抿嘴,韩苗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来。
  虽然,她肯定是站在自己亲妹子这一边儿的,但是,她也希望他们这个临时组成的三人组相处的能够愉快一些。
  “陈大哥,其实,我能注意到我那个结伴对象不对劲儿,真得亏我小姑姑以前教过我的一点一滴,我从她那里学会了看口型,手势语、甚至微表情等各种细节观察,也正是如此,当那几个人在食指扣船边沿儿上的木头时,我就解读出了他们之间的交流信息。他们说的是——见机行动,潜水带走。”
  韩芽一口气便说这许多。
  她说的倒是挺顺溜的,可听得韩苗却很不是滋味,恨不得当时陪伴在韩芽身边儿,顺手把那三个心怀叵测的东西一顿好打!……这孩子最近的这一段经历,让她变得竟也有些爱好暴力了!
  陈铭在一旁听得倒挺淡然,没办法,他经历过得太多、也太精彩、也太激烈了,所以,韩芽经历的这件足以让她心惊肉跳、让韩苗后怕不已的事儿,在陈铭看来,太过平淡,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而已。
  “芽芽,既然他们打算把你‘潜水带走’,你怎么还敢跳湖?”韩苗忽然反应过来。
  韩芽撇嘴:“那又能怎么办?已经在湖上了,想跑,就只有这么做,不然,还不得让人家给活捉了?”
  “我看你是确认了他们准备行动的地点,便干脆帮他们提前行动,顺便给他们来了一个出其不意,是不是?”陈铭好笑的看着这姐俩,不仅摇摇头。
  这韩苗平时看起来挺精明的,可是,不能把她跟韩芽放一块儿,不然,就真能让韩芽给她衬得智商感人起来!
  韩苗不知道陈铭的这段腹诽,不然,她真要炸毛了。
  “呵呵,陈大哥,您真聪明!”韩芽睁圆了眼睛,吐吐小舌头,顺便给陈铭挑起大拇指,点了个赞!
  “你也很聪明,还很果断勇敢,很好!”陈铭见韩芽这般活泼,不由得轻笑出声,看来,之前他也看走眼了——眼前这个看起来文静清秀的小姑娘,竟然这么古灵精怪!
  “嘿嘿,过奖!过奖!”韩芽脸颊上泛起了红晕,看上去羞答答的,但动作却是大开大合,双手抱拳地冲陈铭拱了拱,倒让个陈铭又不自觉的挑起眉毛来了。
  韩芽这小姑娘,有趣儿的很呢!
  “那他们是不是有追你?”韩苗看着韩芽和陈铭的互动,有点儿着急——她正关心亲妹子的遭遇了,这个陈铭怎么老打岔!
  “当然追了!”韩芽直起肩背,冲她亲姐点点头。
  不过,点头之后,她便一改这一瞬的认真正色,登时欢快的笑出声,还拍手:“不过,他们没追着我!哈哈哈!哈哈哈!”
  “你这两声笑,可真够吓人!”韩苗看着自己亲妹子这幅没心没肺的样子,不由得有点儿头疼。
  她几乎是才发现,自己这个妹子好像有点儿脱线!——她,是不是对自己这亲妹子太不关心了点儿呢?
  韩芽可不知道,她这两声哈哈,让她亲姐一秒自省起来。
  她还接着说呢:“当时,我可是选好地点的,船只向前几米,就是一丛水生植物,再像前走,就是陆地上的枝枝杈杈和草生植物,那片杂乱地,一定是他们追查的重点!”
  “所以,你用了一招‘声东击西’,干脆反其道而行之?”陈铭虽然用的是问句,但他话里话外透露出来的,却是肯定和赞许。
  “对啊!”韩芽一拍手掌,有点儿激动,“陈大哥,你可真了解我啊!你可真是我的知己诶!竟然知道我在想什么!”
  这要不是她亲姐一个眼神儿扫过来,她可能就要跳起来,单腿踩在椅子上——说书了!
  咳咳咳,心里的小版韩芽挥动着小拳头,提醒她,要淑女!要淑女!要淑女!
  重要的事情,提醒了三遍,韩芽这才略微平复她那有点儿过分激动的小心情,勉为其难的踏踏实实的坐在原地。
  “那你是怎么让他们没有发现你,然后顺着你的安排去搜查你的?”韩苗将手放在她亲妹子的大腿上——她生怕她这不让她省心的亲妹子太跳脱了,吓到了陈铭。
  “我当时,也是趁乱弄这一手。”韩苗挠挠脸,有点儿纠结,“当时正好湖面不甚平静,我当时佯作兴奋地,想要去揪野花,那串野花距离我当时的位置,也不过一臂之长,我就成心站起身,要去抓,一手抓空了,抓到我那同桌的胳膊上,把他也给抓到水里去了。”
  说到这儿,她干笑两声,在她亲姐了然的目光中,老实交代了:“我那同桌当时正给我的好朋友摘花,他一下水,我那好朋友也一起下水了。”
  “你把他们俩人都给弄下水了!”韩苗有点儿发愣。
  韩芽一看她亲姐表情不对,便赶紧急忙跟她解释:“姐,你可别误会我!我可不是存心想要害他们的!他们俩水性比我还好呢!”
  “你敢说你不是报复?”韩苗皱起眉,脸色不好看了。
  “对!我就是报复!怎么啦!”韩芽也是小孩子脾气,本来还想说好话解释,可一听韩苗这话里的指责意思,登时也犯起倔脾气来,鼓起双颊,做出了蛮横的样子,愤愤道,“我明明冲他们示意,赶紧回航!可他们倒好,佯作无视不说,还跟我装傻充愣!要不是他们故意,我们也不至于游出同学中间!他们分明是想捉弄我!”
  提及此,韩芽那一双和韩子禾特别形似的大眼睛也红了,眼眶里也有水光闪动。
  “我都看到了,安娜,就是我那个结伴对象给那俩人的结伴对象发了指示,说的就是——告诉他们,继续捉弄!……你听听!你听听!继续捉弄!我又不是傻子,能不知道他们之前就是故意的么!”韩芽越说越委屈,说到了最后,虽然没有流泪,但是却已经抽噎起来。
  “你还有理了!他们不好,只管远离他们就是,干什么非要非要把他们拉下水呢!”韩苗见韩芽一副“我没错!我就是没有错!”的样子,更是气结。
  “好啦!你不要说她啦!”陈铭拉住韩苗,也不满意她的态度,“你又不是不了解你自己的亲妹妹,芽芽做事儿,不是不知轻重,你不要过分拔高她做事情的严重性!小孩子么,做事儿难免意气用事,你有话好好和她说,不要把性质说太严重了。”
  “我拔高事情的严重性?我把性质说的太严重了?”韩苗气得将那她那只反手指向自己的手,指向了韩芽,气道,“我是怕她小小岁数儿,因为任性而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来!
  要是他那俩同学,入水后出现各种问题怎么办?
  他们俩要是腿抽筋了呢?要是头碰到了重物了呢?或者,他们被湖底的水草、淤泥困住了,怎么办?
  我不想我亲妹妹因为一时痛快,而做错事情,毁了别人的同时,不经意的把自己也给毁了!
  就算是那俩人出现了问题,不需要追究韩芽责任,那么,她会不会日后感到愧疚和后悔?
  我不想让她的良心遭受这种自我谴责!这不对么?”
  “你不要这么激动!”陈铭见韩苗的情绪有点儿不对劲儿,不禁蹙眉。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韩苗这是在后怕,她很害怕韩芽当时的处境,她在后怕,要是当时韩芽没有掌控好节奏,或者细节、局势,那么,她很可能落入到那不知名的敌人的手中,那时,韩芽的境况会更危险。
  毕竟,谁也不喜欢自己手底下的人质不但聪明机智,行动力还很强。
  韩苗看着眼前活蹦乱跳的韩芽,心底里就忍不住颤抖,她甚至难以自控的想着,要是韩芽被人抓了,她该怎么办?!
  “你这纯属是自己吓唬自己呢!”陈铭拍拍韩苗的肩膀,“你看看韩芽,她让你吓到了!”
  陈铭也很无奈,本来带着韩苗突围就已经很成问题了,这会儿多了个充满变数的韩芽不说,韩苗的状态也发生了变化,这简直给他原先的计划增添了不知多少不定性!
  想到这儿,陈铭叹了口气,心里原先已经坚定的想法动摇了——看来,还是要和楚铮联系了,虽然,他原本是想通过自己一己之力,带韩苗走出去,一起平平安安回国的!
  ……
  “铃铃铃”夜色正浓呢,韩子禾床头的手机却跳动着发出声音。
  黑暗中,韩子禾迷迷糊糊抬起一只漂亮纤细的手,胡乱地mō向床头柜。
  “喂,我是韩子禾,您是哪位?”眼睛也没睁开,韩子禾便接通了电话。
  “禾禾,是我。”一个熟悉之极、也让她惦念不已的声音传来。
  登时,韩子禾所有的睡意都扔到一边儿去了。
  “楚铮!”笨拙的肚子也不能影响她的行动了,几乎是瞬间,她拧开台灯,惊喜的坐了起来,语气里,几乎尽是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激动,“你在哪儿呢?”
  “嘘!”楚铮那低沉的、格外好听的笑声传了过来,“乖,宝贝儿,不要着急啊,我就快回来了。”
  韩子禾听着他充满笑意的声音,虽然低沉轻缓,但是,不知怎地,她就能感觉到他眼底的笑,以及……以及,他那厚实的、充满安全感的xiōng膛因为低笑而微微震动的频率。
  一瞬间,想的有点儿多的韩子禾,不自觉的红了脸颊——她捂着有点儿微微热的脸颊,有点儿难为情。
  “媳妇儿,你这两天还好么。”
  楚铮的声音传来,韩子禾眼中的刚才愈发灿烂浓郁:“嗯,挺好的……你怎么现在大电话过来?”
  “我想你了。”楚铮又笑了,轻轻地笑了这么一声。
  也就是这一声,就是这么轻轻一声笑,就让韩子禾原本那充满情谊和光彩的双眸,瞬间,紧眯了起来!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