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禾禾,你有在听么?”楚铮的声音传来,有点儿断断续续的,甚至,有点儿杂音。
  估计他自己也听到了,便道:“估计是我这里信号儿不好,你可能没听到。”
  “不,听到了。”韩子禾坐直身子,倚在床头上,脸色淡淡,一双剪水般的眸子闪着幽光。
  “哦,那就好。”楚铮的声音依旧,“对了,禾禾,你帮我个忙可以么?”
  “我能帮你什么忙?”韩子禾扯了扯嘴角儿,“你不是说,我现在就应该养身子养精神么?我都听你的,照做了,你现在又让我帮你,你不是自打嘴巴?”
  这话说的好像调笑一般,但是若是能看到韩子禾的表情,恐怕没人会认为她在开玩笑。
  “……”那头的楚铮也是被噎了一下,有片刻停顿,似乎没想到她会是这般反应。
  反倒是韩子禾,自己说完话,便笑起来:“好吧,你可以说说是什么事儿,我看看能不能帮到你。”
  楚铮听到她这么说,松口气,刚刚他都以为与他通话的人是生气了。
  他这里暗自庆幸,却没注意到她话中故意在‘帮’字上,加上重音。
  “是这样的,咱们家那只白玉盆景,你准备好了,我让人去疗养所取去。”楚铮轻快地说道。
  却不知,他刚说完,韩子禾脸上便出现了一抹冷笑:“楚铮,你是不是记错了,还是跟我闹着玩儿呢!那只盆景,你不是放到办公室里去了?现在跟我要,我拿什么给你?!”
  “嗯?还真在办公室里?”楚铮自言自语的声音,隐隐的传来。
  韩子禾听了,并不理会。
  她慢悠悠地站起来,溜溜达达的就往沙发柜那走去。
  电话另一端的楚铮似乎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立刻干笑起来:“大概是我记错了。”
  “记错了没关系,就怕……”韩子禾嘴角噙笑,眼底却闪着寒光。
  “怕什么?”那端的楚铮似乎有点儿忐忑。
  “怕全都错了啊!”韩子禾忽地笑道。
  声音轻飘飘的,好像没什么杀伤力,但听到对方耳中,却是别有意思。
  忐不忐忑,滋味自知。
  “……”显然,对方心也不按节奏的胡乱跳了一下,好像漏了一拍一般,“什么叫‘全都错了’?”
  对方干干巴巴的话,让韩子禾轻笑:“怎么?有日子没见,竟然连咱俩的玩笑都不记得了?可见你这心里竟只有工作了!”
  说到最后,她声音婉转中略带旖旎,听起来,竟像是情话,又像是撒娇一般的抱怨,登时,把对方的心,听的都醉了。
  “呵呵,是玩笑么?玩笑啊!玩笑。”不知道对方是不是醉的说胡话了,竟然翻来覆去只知道说这两句。
  韩子禾脸上的表情,却因为他这几句话,变得愈发高深莫测。
  此时,她已经走到柜子前,拉开了上面唯一一个抽屉。
  白玉一般细腻油润的纤手,也不见怎么翻腾,轻车熟路的取出数据线一般的东西,插在了正在通话的手机上面。
  数据线另外一边连接着一个正方形的电子板。
  连接的瞬间,电子板上的几个灯,便亮了起来,接着,便是不规则的闪烁。
  韩子禾慢悠悠的将电子板上面的一个不显眼的开关拨动,其上的一块儿连线便好像录音带一般转动起来。
  那段连线的底下,就是两块儿芯片。
  “你给我电话,竟就只有这么点儿事儿?这么老晚的打扰我,你好意思么?”韩子禾似有不快,皱起眉来。
  电话那端的楚铮顿了顿,小心翼翼的,又像是试探:“要不,你再帮我个忙?”
  “……”韩子禾哂笑着,但没有出声,只是将一副耳机插在了电子板的插孔里。
  她随意的挑出一只耳机,放在闲着的那只耳朵上,这才哼笑了一声。
  那端的人没听见她反应,以为她这是娇气了,应该是不高兴了。
  便又道:“怎么了?生我气了?”
  语气里不乏讨好和轻哄。
  “说话这么半天,竟一句不问我和孩子怎么样?”韩子禾凉凉的一笑,不紧不慢的拨弄着自己的指甲。
  因为怀孩子的缘故,她已经好久没有保养指甲了,只是偶尔打磨打磨。
  也不知道是不是孩子们争营养,她现在的指甲虽然还是那般晶莹圆润,可指甲的质量却薄脆到几乎不堪一击了。
  “怎么会不关心你们呢!我……”
  此时此刻,韩子禾两只耳朵里传进了,两种声音。
  同样的话,同一个频率同一时间传送到她耳朵里,却分明是不同的人的声音,这,让韩子禾的目光愈发冰冷,寒意凛然。
  “够了!”她这会儿心情分外不好,孕妇的脾气险些占了上风。
  好在她自我控制能力极强,理智也瞬间上线,不敢有一星半点儿的含糊,上线的同一瞬间,便勤勤恳恳的上岗工作了。
  “怎么了?”电话那端的人,显然有点儿怀疑了。
  韩子禾怎么可能让他怀疑?
  “没事儿!就是一瞬间心里暴躁,想打人!”韩子禾如实说道。
  其实,也不算如实说,她此时此刻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是,她想手撕了正和她对话的那人。
  好吧,好吧,现在肚子力争揣着俩宝宝,她不好太暴力,以免俩孩子受到影响。
  心里进行着自我舒缓,韩子禾的手也抚上肚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抚mō着。
  “……”当然,她虽然已经尽力抚平自己的情绪了,但刚才那句话的杀伤力仍旧没有退去,对方似乎已经不知道怎么和她搭话了。
  “怎么?吓到你了?平时拿着菜刀跟你比划,你也没有这么怂啊!现在不过是通话,和你说说,又不是荷枪实弹的对着你脑袋,你怕什么?该不是……你心虚了吧?”韩子禾满意的看到电子板上出现了倒计时的数字,点点头,说话的声音听起来也和煦了许多。
  “……”对方这回更没话说了,他已经被韩子禾这种不按常理出牌,心情阴晴不定时好时坏给弄懵了。
  当然,作为受过专门训练的人,这点儿“出乎意料”实在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难题。
  所以,只过了一小会儿,他便反应过来。
  结束了发懵时用来拖延时间的傻笑,对方这才又准备继续关心关心韩子禾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方正关心妻子和孩子的话,就算没说过也听过,捡好听的说呗,能打动人心就最好了;就算打动不了,也不要紧,只要能得到需要的东西就好。
  对方整理了整理自己的心绪,这才说道:“你和孩子平时要注意……”
  “好啦!你说正事儿吧!”韩子禾不想听了,不是从自己想听的人嘴里说的话,她不感兴趣。
  更何况,是顶着楚铮的声音说的这话,她听了,只有恶心而已。
  “……”对方也让韩子禾这一来二去的不按套路出牌给弄习惯了,也不跟心里嘀咕了,只是暗道那位楚大队长有这么个媳妇儿,也是辛苦了。
  不知不觉间,这人竟然同情起了楚大队长来。
  韩子禾自然不知道这人此时此刻的心理活动,她正洗耳恭听对方的请求呢!
  “我是不是留给你一张通讯卡?里面的密码和数据,你给我传过来。”对方也不想和韩子禾周旋了,便很干脆的说出目的。
  韩子禾也不含糊,特别痛快的答应下来。
  “你把联系地址给我。”
  韩子禾的痛快,却让对方吃了一惊,很显然,他真没想到她竟然没有为难他。
  只是,他却不想把自己暴露。
  “不用那么麻烦,你只要把东西发到以前的邮件地址就可以。”
  韩子禾挑挑眉,心知对方是掌握了楚铮他们最早以前的公用邮箱,便也不跟他啰嗦,十分配合道:“那好,你等着。”只要你有本事拿。
  她手上的东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本事拿到手的!
  就算是她同意了,拿到手上能不能拿稳,还不一定呢!
  更何况,此时此刻的她,已经恼怒之极。
  是的,韩子禾很生气。
  此时此刻,她本人的愤怒值已经快要飙到顶峰了。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也见过不要脸面的东西。
  可是,真没想到,有人竟然敢装她老公!
  混账!要不是把那混账坑到他爹妈都不认识他,她那上辈子真就白混了!
  不管心里如何怒气滔滔,韩子禾面儿上功夫却是极好的。
  她动作很快,一点儿都不拖沓,让人感觉,她就像是一个极为依赖信任丈夫的妻子,对于对方的请求,必要尽善尽美达到一般。
  “你可以查收了。”只要你敢收,你就等着暴露好啦!
  韩子禾在电话这端笑得瘆人,对方在此时,也对着面前的电脑笑得得意洋洋。
  他甚至对同伴说:“瞧见没有啊?这就是科技的力量!”
  同伴见他mō着下巴笑得得瑟,有点儿不耐,提醒他:“你小心点儿!这太顺利了,你不怀疑么?”
  “你说怀疑?!”这人眼底的鄙视和不屑毫不掩饰的闪烁着,“虽然谨慎是好事儿,但是过度谨慎,就是自卑了!……我这种手段不是没有使过,多专业的人在它面前,不都是妥妥败给了我们?何况这女人呢?一孕傻三年的孕妇?呵呵,这么说吧,除非她是鼓捣这种通讯联络技术的祖宗,不然,肯定识破不了!”
  正在b市疗养所运气的、一心准备报复回去的、一孕傻三年的孕妇要是听到这话,一定会告诉他——“我肯定不是通讯联络技术,但和你这点儿技术比起来,肯定是你祖宗!”
  当然,某位被人说一孕傻三年的孕妇,是不知道那人的得意的。
  她正憋着一股气,在电脑前跟对方较劲儿呢!
  果然不出她所料,对方在第一时间查收了邮件,同时,还很谨慎的将自己的痕迹全部抹去。
  要不是她技高一筹,还真可能让那人溜掉了。
  “若是想跑,就赶紧跑吧……不过,不管你怎么跑,都跟飞机拉线一样,你就甭想能藏起来了。“
  韩子禾哼笑着,脸上的表情看起来相当轻松,但是她手上的动作却毫不含糊。
  “诶?!等等!”韩子禾的动作,忽地顿住了。
  韩子禾眼眸一眯,意识到一个问题:“对方敢蒙我,是不是也可以蒙孩子,蒙这里的人?”
  想到这儿,她脸色变得愈发难看了。
  这里的东西都好说,她只要愿意,对方就别想能够从她手里拿到东西,可是孩子们,怎么办?
  让那人利用一下还好说,万一他把俩孩子引出去……
  那怎么可以!
  一瞬间,韩子禾让自己脑补出来的情景气得,脸色铁青。
  “看来得俩孩子打打预防针了!”韩子禾眸色渐深,食指一下一下轻扣着键盘。
  ……
  “喂?老楚!你在哪儿呢!”接到电话,确定对方是楚铮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弹跳起来,低声吼道,“你去哪儿啦!怎么还不回来!你知不知道试验时间改成了明天下午!”
  “知道。”楚铮的声音艰难的传出来,只说了几个字,就气喘吁吁的。
  “你受伤了?!”听出了不对劲儿,当即脸色一变,紧张起来,“老楚,你到底出什么事儿了?你到底在哪儿?告诉我,我找你去!”
  “不用……没事儿,你放心好了,我最晚明天一早,就能回去。”楚铮使劲儿的一口气说完这句话,便是粗声喘着气儿,好半天没缓过来。
  饶是看不到他此时的情形,也能想象出来,此时的楚铮一定是大汗淋漓的状态的。
  “你听我说,咱们这里、这里出内鬼了,就在后勤部,咱们最早的内部公用邮箱被破解了……你、你先不要声张,且、且看看子禾去,我怕她、她那儿出现问题。”楚铮大口大口地使劲儿喘着气,像是隐忍着痛楚一般,磕巴听得紧张兮兮。
  “我派人接你!”张了张嘴,坚定道。
  “不需要!我这里另有事儿做!你放心,不把任务搞定,我不会出事儿呢!你只要派人照顾好我妻儿老小就成……啪!啪!啪啪!啪!”
  正听着楚铮交代给他的话,便忽听得楚铮那边儿传来一阵枪声,再然后,楚铮的声音便隐下去消失掉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