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一百零五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军嫂重生记》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两章合一章啦)
  当然,感动归感动,骆葶终归是理智的。
  她吸吸鼻子,将眼角缀着的那颗泪珠抹去,紧紧地捏了捏小儿子递过来的药包。
  她使劲儿的捏了捏,一下接一下,反复捏了不知多少下,终于不舍的将它退了回去。
  “您……”楚铮不解地看过去,手不自觉的将药包接了回去。
  “傻孩子,难不成你不知道么?我们这样的人,为保安全,怎么可能把这么独特的东西带在身边儿呢?”骆葶冲楚铮轻轻地摇了摇头,“任何蛛丝马迹,都会给我们带来不可逆的危机……毕竟,让有心人注意到,不定性就多了。”
  楚铮怎么会不理解呢?只是,他刚才因为心绪混乱而略显失态……一时情急,忘记,或者故意不想起来罢了。
  他到底希望自己生母手里,能有几件属于他的东西。
  骆葶大概是了解他心思的,故而推却了药包后,特意开解他:“傻孩子,有什么能比把最珍贵的东西放在心里,更安全的呢?你我母子一场,天然血脉联系,就是没有俗物放在彼此手中,难道,心里的惦念还会少么?只要心里知道,心里都明白,就足够了。”至少对于她这样的人,足够了。
  楚铮默默地听着骆葶的话,默默地点头。
  他不经意的抬头间,一抹月色恰巧映入他的眼帘,蓦地,脑子里浮现出几个字——“到底意难平”来。
  仔细想想,他又不觉失笑,这几个字组合在一起,用来形容他的心情、他的不甘,却甚是适合。
  骆葶看着小儿子,不知道他是想起什么来,竟然眼底含笑,看起来有点儿失落却又显释然,不禁也跟着他抿嘴微笑。
  “好孩子,你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赶紧回去吧!”说到这儿,骆葶也顾不得恋恋不舍了,她恍然想起,之前的一场惊心逃遁和与儿子的温情相处,竟然让她忘记了她想给他的东西。
  “阿铮,这个你拿着,里面是我前一次盗取的代码,也许它能帮你查到你们一直想查的东西。”
  骆葶忙不迭的将手里的微型u盘交到楚铮手中。
  楚铮迅速接过,也不多打量,只是问他妈:“这是跟vr组织有关的?”
  “嗯。”骆葶点点头,没有多说,有些事儿,她时刻铭记着,比若——不能越界,哪怕对方是她亲儿子。
  “多谢妈。”楚铮心里明白,这定是他亲妈做事儿时看到的,要不是心里惦记着他,她定然不会轻举妄动,毕竟,多走一步,就多一分暴露的危险。
  “不用客气。”骆葶感受到小儿子和她相处时的那份疏离消失了,这么随意的交谈,让她的心都是温暖的。
  “妈,以后这种事儿,您……”楚铮想让她少做,可是又怕话说出来太过生硬,让她以为他不接受她的好意就不好了,他不想让他妈冒险,也不想她难过。
  “我明白。”骆葶看着自家儿子一副“怎么说才能不伤害到她”的表情,欣慰的笑了。
  她怎么可能不管他呢?只要有一丝可能,只要有机会,她必定是要帮他的。
  她现在的岁数,放到古代说,那可是已经是古来稀了,虽然她看上去甚是年轻,五十岁都不到的样子,可到底是这么一个岁数儿了,就算她能活到一百二三,她难道还能干到一百多岁么?
  以她对手的习惯来看,现在的她,能给她的部门她的战友做的事情,不太多了;同样,她能给自己儿子付出的,也不多了。
  所以,她不怕暴露了,真的不怕!她已经把所有的痕迹都抹平了,即使暴露,她的战友她的同事,依然可以很好的战斗下去。
  因此,她才可以像现在这样,准备肆无忌惮的放开拳脚搏他一回,哪怕真的输了,她也欣慰。
  更何况,她若思虑周全,也未必会输。
  骆葶几个呼吸之间,便已经心思翻转,想了这许多,但却没有一个能和自己儿子说出来,便只能抿嘴笑,用笑容来掩盖眼底那想要诉说一场的想法儿。
  “对了,你要小心一些。”想说再见的骆葶,眼睛一闪,忽地又想起一件事儿来,不禁叮嘱楚铮,“我听说,你的对手那边儿冒出个怪才了,最是擅长网络破解和攻击,听说,外面儿的排行榜上,他已经拿下了久居榜首的jack了。”
  骆葶说的“外面”,指的是国际黑市那头的消息,而她口中的“jack”,则是近几年来在国际互联网上时不时兴风作làng的黑客。
  楚铮闻言,眯起了眼。
  这则消息,他还真不知道。
  不过,他妈妈跟他说个,肯定不是无的放矢,必定是有意为之的。
  而他们的对手弄这么一位出来,想必是预谋破解他们的军网了?
  想到这儿,楚铮想回去的心,已经是很迫切的了。
  这一回出来,本是想看看他那俩哥哥为啥作幺的;却没想到,无意中救了他自己亲妈一回不说,还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当真是……不虚此行。
  当然,他最大的收获,就是和他自己的亲妈真正的亲昵了一回,算是弥补了他和她母子俩心里的遗憾了。
  骆葶看着他从沉思中回神,终于放心的松口气,跟他说:“行,你能想明白就成。”
  她顿了顿,脸上的怅然全数变成了释然的一笑。
  她仰起头,笑对着他说:“人都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这话,我不知说过多少次、听过多少次、也感受过多少次,但是,从未有这一次这样,让我这么深刻感受到什么叫无奈的!”
  说到这儿,她再度看看腕上手表的表盘,挑挑眉,摇头失笑:“就算想让它走慢点儿,它依然还是这么故我!……好啦!就这么着吧!”
  她说着话,猛然的倾身,将小儿子楚铮再度搂住,将她的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默默不语。
  若不是楚铮感受到自己肩膀处渐渐地被浸湿了,他恐怕难以相信,他妈妈会又哭起来了——因为此时此刻的她,看起来那么镇定,没有变点儿颤抖。
  也许,这就是基本功吧!
  “好孩子,我走了,咱们……就不说再见了!”骆葶像刚才出其不意的搂住楚铮那样,又出其不意的,很快的推开了他。
  她也不再抬头看他,生怕多看一眼,她就真的舍不得和他分别了一样。
  她甚至连脸上的泪珠儿都顾不上擦,低着头,极快的打开车门,头也不回的迈出去。
  只给他留下那么一句话,便潇洒的,又有一丝决然,毫不留恋的大步走远了。
  楚铮自被她推开的那刻,就好像被定住了身形,好像一尊雕像一般,定定的注视着她一步一步走远。
  月光之下,她的身影远远的看上去,朦朦胧胧的。
  周遭应该是寂静的,她的脚步也很轻。
  但是,楚铮却好像能听到她那一步一步铿锵有力的脚步声。
  脚步声,随着她的身影,渐渐远去。
  楚铮mōmōxiōng口,又不自觉的mōmō眼眶——到底月光太朦胧,他视线所及的地方,怎么越来越模糊了呢?
  ……
  楚铮此时在伤感,在感叹着生他养他的人,一步一步走出他的世界,他虽然有能力拉住她,却不能那么做。
  也许,成全她的职责,成全她的执着,是他最大的孝顺吧!
  ……
  在楚铮难受的正在平复自己的心情,准备绕道回国的时候,那个骆葶口中的、需要楚铮注意地方的怪才,又开始折腾了。
  这回,他把目光放在了韩母的身上。
  天快要亮了,韩母正起床准备晨练,就接到了自己女婿的电话。
  这时,韩子禾也推门出来了。
  这一宿的折腾,让她有些疲倦,只不过,精神用过头儿的代价,就是身体疲乏,精神却透支一般的旺盛,想睡都睡不着。
  她现在一闭眼,就感觉自己忽高忽低的在蹦极一样,弄得她肚子都跟着兴奋,那俩娃跟打了兴奋剂一样,来回跑,把她吓得赶紧睁开眼,生怕这俩孩子趁她一不注意,就自己溜出来了。
  虽然她现在很想快点儿卸货,但问题是前一晚那个冒牌货的出现,让她产生了警惕,现在的她倒希望可以再等等,最好等到预产期那一天再说。
  “怎么起的这么早?”韩母一看到女儿,女婿什么的就给忘到一边儿了。
  韩子禾怀孕后期时候,基本上特别嗜睡,每天九、十点钟必要睡觉,而早上不睡到日上三竿是不肯睁眼的,像这般早起的时候十分少见。
  “不再多睡会儿了?”韩母站起来,走到女儿身旁,扶住她。
  虽然韩子禾自认为自己走路走的挺稳的,可看在韩母眼中,却是另有一番感觉。
  小女儿怀的是双胎,肚子奇大无比,可整个人儿却没怎么胖,所以走起路来,全靠肚子给平衡,一行走就跟企鹅一般,摇摇晃晃的。
  韩母每回看到,心都会提起来,生怕她一个摇晃,再把她外孙外孙女儿给摔到!
  “不睡了!睡不着!”韩子禾这么说着,却是打了个秀气点儿的哈欠,眼泪就这么吧嗒下来了。
  “睡不着?你这是根本没睡吧?!”韩母注意到小女儿睡眼惺忪的样子,又看看她眼底的青色,登时不高兴了。
  点点小女儿的额头,韩母数落起来:“你说你,都已经是一个孩子的亲妈了,怎么还这样?一点儿都不自律啊!你知不知道你快要生了,不说为你自己,就是为了孩子,你做个榜样!你是不是也不应该这样任性?”
  “您说的都是什么啊!我现在满脑子嗡嗡嗡,嗡嗡嗡的,什么都听不进去啊!”韩子禾抱着脑袋,趴在餐桌上,无精打采的,“好想睡觉的说!”
  “那就睡去啊!谁还拦着你啦!”韩母照着小女儿的额头轻拍了一下,嗔她,“你这样子让韩品和湛湛看到,一准儿笑话你!”
  “他们?”韩子禾揉揉眼睛,一脑子浆糊似得说道,“他们还睡呢?”
  “还睡?”韩母斜了她一眼,“你瞅瞅时间,这才几点啊!你自己起的太早,还说别人怎么不起?”
  “啊?这么早?”韩子禾顺着她妈指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时钟的时针和分针所在的位置,登时嗷唔一声,捂住脑袋想打滚儿。
  “可不是么!”韩母看她抱着脑袋晃悠的样子,好笑道,“行啦!要真是睏得难受,就赶紧回屋再睡一个回笼觉去!”
  “也好。”虽然韩子禾心里觉得睡不着,但是躺躺总是好的,免得一直像现在这么晕晕乎乎的,万一一个不注意,真把孩子磕到可就不好了。
  “不过,我先喝口水再说……对了,厨房现在有什么吃的?您给我拿点儿,我垫垫肚子先,估计这真要睡着了,一觉得睡到天黑了。”韩子禾站起身,就要翻东西找吃的。
  韩母一见,赶紧把她揽住:“你赶紧老实地坐这儿吧!想吃什么你跟我说,我给你现做!等会儿,我先给你倒一杯水再说!”
  说话间,韩母就细心的给小女儿准备好了适口的温水。
  眼瞅着她咕咚咕咚一口喝完,韩母不禁皱起了眉头:“你屋子里没准备水?”
  “准备了!”韩子禾擦擦嘴,长舒了口气,心道,这水喝痛快了,心里也痛快了。
  “准备了,还渴成这样?”韩母不太相信,心里琢磨,估计是这丫头自己疏忽了,不敢承认。
  韩子禾却心道,准备是准备了,就是在昨晚通宵敲键盘的时候,都给喝完了。
  “你这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长点儿心!”韩母恨铁不成钢的瞥了小女儿一眼,“你说你想吃什么吧?吃饱了,你消化消化就睡觉去吧!”
  “随便吃点儿就成,饼干面包什么的,随意上吧!”韩子禾不在乎这会儿的这点儿口腹之yù,她现在需要的就是先填饱肚子,再睡觉!
  话说,现在这种“失眠”,真让她深刻的回忆起上辈子的刑罚训练。
  说来,这“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真很有道理!
  上辈子,出任务时,五天五夜不睡觉她都没问题,照样活蹦乱跳!
  可现在倒好,只一个晚上没休息,她就顶不住了,真对不住上辈子狠狠关照她们的教官啊!
  韩国女主播私_密_视频遭曝光,可爱而不失丰_满!!在线看:meinvgan123!!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