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房间里拉着窗帘,虽然将窗外明朗的阳光挡在了外面,却依旧没能完全阻挡它的lā
  到底,不那么昏暗了。
  当然,即使满室光线,榻上的俩孩子还是起伏着小肚子,睡得格外香甜。
  韩子禾刚刚进入到深层睡眠,便浑身一颤。
  她很警觉的感觉到了屋子里有动静!
  一双弯长的睫毛眨了眨,就像一些书本里描写的那样,好像一双微微振颤的蝴蝶的翅膀,看上去惹人怜惜。
  当然,当那双弯长的、足以用投影遮挡住眼底的青色的睫毛睁开了,露出那双有点儿懵懂的大眼睛时,眼睛的主人还处在瞬间迷茫状态。
  这是身体自我意识强制从深层睡眠醒来后的自然反应。
  韩子禾上辈子是受过各种严苛训练的,所以,这种生理反应,没有困扰她太久。
  几乎也就是几秒钟的工夫,她便彻底清醒了。
  看向床和榻之间站着的高大身影,她露出了舒心又放松的笑容:“哦,你回来了。”
  就像每一次上班回家之后听到的话一样,楚铮一直紧绷的心弦也渐渐放松下来。
  他坐到她身旁,将她揽进怀里。
  将自己的下巴抵在妻子的肩膀上,楚铮的脸颊正好贴在韩子禾的脸颊上。
  他不敢抱的太紧,生怕她不舒服。
  轻轻地搂着她,缓缓地摇晃着,长舒口气:“嗯,我回来了。”
  好像老夫老妻一样的对话,却像温暖的光一样,让他们俩同时柔软了心湖。
  “想我不?”俩人享受了许久沉默的相拥时光,楚铮这才轻声问道。
  “不想。”韩子禾转过头,看向他,翘起了嘴角儿。
  “坏丫头!”楚铮大手放在她头上,乎撸了几下,看上去竟有点热忿忿不平。
  “讨厌!”韩子禾的脑袋躲过楚铮使坏的手心儿,身子往他怀里缩了缩,哼道,“你不在家,冒牌儿货都出来了,我、咱妈、还有俩孩子,他一个都没绕过,可没少打电话呢!”
  提及此,她嗤笑一声,在楚铮不解的目光中,一五一十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楚铮原本听到“冒牌儿货”这几个字组成的词语时,先是不解,后便又是一惊。
  等他听完韩子禾的叙述后,又有些哭笑不得了。
  低头看着一脸“要赞同、要夸赞”得瑟样的媳妇儿,楚大队长忽地感到,自己的心,好像被人挠痒痒一般,说不出的幸福和稀罕。
  他从心里有一种要使劲儿的好好儿的疼爱媳妇儿的冲动!
  伸手点点她秀气直挺的小鼻子,楚铮摇头直叹:“都快成仨孩子的妈了,怎么还这么促狭呢?淘气!”
  “哼!”没有得到夸赞的韩子禾,干脆耍起赖来,将身体的重量全都压在楚铮身上,浑身上下都萦绕着一种“不要惹我,没有表扬很不高兴”的气息。
  “唔!”
  随着韩子禾下压的深入,楚铮忽地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呼声,这,把韩子禾吓了一跳!
  “你受伤了?”韩子禾登时顿住身子,她挺着大肚子呢,竟然还能很灵巧的扭身子!
  “怎么回事儿?让我看看!”注意到楚铮脸色发白,韩子禾的心,便跟着一紧。
  她这会儿也顾不得其他了,双手忙乱的就要扯楚铮的衣服:“让我看看!”
  “这会儿可不行!孩子们都在呢!”楚铮哪敢让她看那么狰狞的一道口子?
  便胡乱的抓住她的双手,玩笑起来:“再说了,你现在这种情况,就算再馋,也只能看不能吃,何苦呢?”
  “呸!”韩子禾让他这话羞红了脸,登时把他是伤员的事儿有意识的给忘了,直接冲他开嗔!
  讲真啊!其实刚才,她真没有听出他那话里的另一层意思。
  毕竟,刚刚她满心都是他的身体状况,哪里想到他竟然还有心情跟她耍流氓?!
  所以,一时之间,她真没有反应过来。
  可是,她反应不过来,楚铮不介意给她友情提示啊!
  所以,当他那一脸坏笑的看过来,手指还使坏一般的在她的手心上轻轻地蹭了蹭,一双眸子尽是打趣时……
  韩子禾别说不傻了,就算是真傻,她这会儿也明白过来了。
  登时,脸皮相对较薄的韩子禾女士,就开嗔了。
  好在楚大队长的脸皮,质量那是防弹级别的,厚度堪比城墙的长度,所以……他媳妇儿呸他,在他眼里,那就是极秀气的撒娇,只有可爱而已。
  “你这儿有伤不?”韩子禾眨眨眼,见这厮果真是在用眼睛打趣她,登时,眼底转过一抹光,摆出一副关切又小心翼翼的样子,伸出食指,在他另一边儿腰间,轻轻地试探着的戳了戳。
  “没事儿。”楚铮见她神情可爱,不由得低笑起来。
  “啊?!”低笑没两声,楚大队长就低声地呼了起来,要不是顾及到怀里抱着他们家最大的大宝贝,要不是考虑到不远处的榻上还有俩小家伙儿呼呼大睡,楚大队长这一声低呼一定能变成高叫的。
  “轻、轻点儿,宝贝儿!”楚铮赶紧握住他媳妇儿那只在他腰间使坏的小手儿,连连告饶,“别拧了!别拧了!再拧下去,我这肉都能让你给拧掉了!”
  “哼!这才哪儿到哪儿啊!还不到三百六十度呢!”韩子禾咬着后槽牙,眯眼笑道。
  而她那只欺负楚铮的小手,也配合着从一百八十度开始往三百六十度拧去。
  “媳妇儿!媳妇儿!我错啦!我错啦还不成么!”楚大队长真心服了,他媳妇儿是真下的去手啊!
  早知道,他就不乱撩人啦!
  “哼!”韩子禾斜睨了他一眼,直到拧得她手腕儿发酸,这才放开手,甩了甩。
  “娇滴滴的!这会儿知道难受了吧?”楚铮倒吸几口凉气,算是把腰间的传来的痛感给缓解了,顺手揉了揉腰,也不翻开衣服看看紫不紫,直接拉住她的手,给她揉起来了,“每回都欺负我,还都用这一招!”
  “招数不在多,管用就可以。”韩子禾哼哼唧唧,将手放到他掌心里,让他一会儿给揉揉,一会儿给搓搓,直到把楚铮折腾的晕晕乎乎的,她这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楚铮的衣服给撩开了!
  “果然!”韩子禾看着粗略包扎过的地方,眼底的心疼掩都掩不住了,“你这是……什么伤?”
  轻轻地拂过纱布,韩子禾的动作很轻不说,也很有分寸的没有扯下来看。
  “只是军刀给抹了一下,不要紧的!”楚铮怕她看了心里难受,忙不迭的将衣摆从她手里扯下来,将衣服放下,mōmō她的脸颊,笑道,“只是点儿小伤而已,而且还用了你专门给我配好的特效药粉,当时就止血了,昨儿已经快要结痂了,估计这两天就能恢复如初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虽然心里知道,楚铮受伤和小不小心没有任何关系,但每回亲眼见到他手上,她就总是要这么说一回的。
  楚铮也早已适应了她这种因为心疼他而发的小脾气,便轻声安抚道:“这也是没法子,我总不能不救自己的亲生母亲吧!”
  “你是说!”韩子禾的眸子登时睁圆,一双小手紧紧拉住楚铮的胳膊,问道,“你是说,你见到你妈了?”
  “是啊!”楚铮叹口气,低头在她耳畔轻声将事情说了一回。
  韩子禾听着听着,眼眶就湿润了。
  女人,尤其是孕妇,总是会相对更感性一些。
  “哟哟哟!这是怎么说的?”直到一滴泪珠儿不受控制的落在楚铮的掌心上,楚铮才好像被结实的烫到了一样,吓了一大跳。
  “没事儿!”韩子禾无精打采的吸吸鼻子,嘟哝道,“我这是替你流眼泪呢!”
  “……”楚铮对他媳妇儿这种张嘴就捏出借口来的本事,算是信服了,到最后,只能好笑的mōmō她的脑袋,“我们出任务的队员,真应该有你这种随口就来的本事。”
  “你怎么还是老mō我脑袋?”韩子禾扒拉开他的手,哼哼,“要mō,mō你儿子去!”
  “行!我mō我儿子!”楚大队长也适应了他们两口子“伤感不过两秒钟”的习惯了,便干脆配合着气氛,便开起玩笑来。
  他低头将耳朵贴在她肚子上,嘴里还叨叨,“来,宝贝儿们,给你们老爸来一个回应看看!”
  还别说,不知道是不是韩子禾肚子里这俩孩子有些日子没听到楚铮的声音,他们挺想他的,反正楚铮一出声,他嘴对着的地方,就起了俩鼓包。
  “哟!我儿子我闺女真有劲儿!”楚铮这二货,得到孩子们的回应,还不安静,食指中指一弯,在孩子们踢出鼓包的地方也扣了扣,还说,“宝贝儿,我是爸爸!我是爸爸啊!你们听到了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凑巧了,他扣完就将手摊平,放在了原地;几乎是同一瞬,他掌心所在的地方,就又起了俩鼓包,还连出现了三五回。
  这,可把楚大队长给惊喜到了。
  “媳妇儿!孩子们听懂我说话了!”有几天没见,他别提多想媳妇儿孩子了,这会儿见到了,也亲昵到了,他别提多欢喜了。
  “……”韩子禾这会儿对这个傻爸爸,已经没什么话可说了。
  还能说什么呢?都第二回当爹了,还能这么幼稚!她也是真醉了。
  虽然在吐槽,但是她心里也是同样欢喜的,毕竟孩子爹就在跟前儿;虽然他这会儿看起来傻呼呼的,但是,那种温情,在之前的分别的映衬下,竟然显得愈发珍贵。
  “你今天能呆多长时间?”韩子禾晃了晃神,待她再回过神来时,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到了楚铮的脸颊上。
  等她意识到的时候,楚大队长脸上得瑟的笑容,已经灿烂到让人无法直视的地步了。
  韩子禾看他这笑容的第一反应是要抽回手,第二反应,便是想一拳走过去,给他补上个国宝的同款眼形。
  可惜,她想抽回手,楚大队长不同意。
  这家伙跟耍赖皮一样,一把就攥紧了她的手,竟然还强制的拿着她的手,往脸上蹭了蹭。
  “你真赖皮!”韩子禾第一反应被制止了,所以第二反应也不好意思发挥出来,只能哼了一声,轻嗔道。
  她这声音传到楚铮耳朵里,就像一阵风吹到了他心湖之上,涟漪荡荡地,让他的心飘忽不定,坐都坐不住了;一抬头,正看到她那人比花娇的小脸蛋儿,以及脸蛋儿上那引人心动、甚至是遐想翩翩的红晕,登时,他就真坐不住了。
  “媳妇儿,我好辛苦哦!”楚大队长坐不住了,刚站起来,就又站不住了,一溜烟儿跑进了洗漱间就是一番折腾,好一会儿,才缩脖子走出来,看上去振作点儿了,语气听起来却那么可怜。
  “呵呵。”韩子禾不接他这话,只是转动着手腕儿,mōmō自己的肚子,用同样的语气冲楚铮眨眼睛,“老公,我也好辛苦哦!”
  “……”
  要不是那俩包子快要出炉了,他真想把她翻过来,在她那充满了弹性的小pp上敲鼓啊!
  咬牙切齿地瞥一眼他这得便宜还卖乖的媳妇儿,哼哼了几声后,他一把将她再度揽到怀里,气恨恨地用双唇包住了她的耳垂儿:“你这坏家伙,给我等着啊!等你卸货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确定要收拾我么?”韩子禾坏心眼儿的伸出手,在楚铮手心里儿画圆不说,还使出了一招儿“媚眼如丝”,这下,可把楚大队长给惹毛了!
  转头确认了俩孩子正睡得香甜,一点儿都没有因为他们俩的动静受到影响,楚铮转回头冲他媳妇儿挑起了英挺的眉毛,尽可能的“狰狞”的俯身,一口啄住了她那莹润的双唇。
  “唔!唔!唔!”韩子禾没想到他真敢来,一时之间有点儿怔愣。
  大概是感觉到自己放在心上的家伙不太认真,楚大队长眼珠儿一转,小手指的指甲,轻轻地在她后颈那儿轻轻一滑……
  要知道,那里是韩子禾痒痒肉的所在,最不经碰啦!
  于是……
  “哇啊啊!”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 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在线看:meinvmei222!!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