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刚开始写,两小时后更换过来,请见谅。就爱上
  ……
  楚铮显然没打算立刻就走。
  韩子禾醒来之后,他就贴在她身边儿,找话题聊。
  恰好韩子禾之前早餐吃的很足,醒来之后肚子还挺饱的,便没有下床。
  倒是记得嘱咐楚铮吃东西,不过楚铮明显不愿意把和他媳妇儿相处的时间làng费在吃吃喝喝上,反正刚到时,他从厨房翻出点儿能果腹的粥品垫吧了垫吧。
  当然,他这会儿也没有把“黏人”表现得那么明显,他只是一个接一个的跑出他媳妇儿感兴趣的话题来,让他媳妇儿和他说话而已。
  他将目光从他媳妇儿放在床头柜上的笔记上面收了回来,好像无意一样,问道:“媳妇儿,你现在还写文章呢?会不会太辛苦点儿了?”
  “嗯?你说这个啊?”韩子禾的目光移到楚铮的话题中心上,略作停顿后,道,“这只是大纲而已,也算不得正文,说不上文章不文章的。”
  “大纲?”楚铮看他媳妇儿写文儿就看了快十载,当然知道“大纲”是什么。
  主要是,他想问的,不是这个啊!
  “怎么想起写大纲来了?不是说休息一段时间再说么?”
  韩子禾看了他一眼:“主要是最近脑子里的想法儿有点儿多,需要记下来,不然,我怕过几天就都给忘干净了。”
  “忘了就等想起来之后再写!咱家又不靠这个吃饭,没必要把自己逼的这么紧。”楚铮这番话说的很正常。
  虽然,对他这话,韩子禾已经做好了阳奉阴违的准备。
  楚铮见他媳妇儿应的痛快,和他之前刚刚打好的腹稿程序不太一样,不由得挠挠脸,心里重又盘算起来。
  只是他这么盘算……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他媳妇儿跟前儿,他会不自觉的将所有警惕和防备尽数抛开,反正这会儿,他心里盘算的时候,脸上一不注意,便不由自主的带上了几分心思。
  而韩子禾,恰好也看到他表露在脸上的这份心思。
  “你是不是想说什么啊?”韩子禾看楚铮这副表情,不由挑起眉来,“有话你就直说!难道,这还很难么?”
  “……”楚铮抿抿嘴,力图做到淡然,以便向他媳妇儿显示“他这话只是随口说说,随便问问而已,他根本不是很上心”。
  “也不是想说什么,就是好奇了些……嗯,对,是好奇!”楚大队长先给自己的态度定了给位。
  “所以呢?你好奇什么啊?”韩子禾和他做了那么久的两口子,能揣摩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心里觉得楚铮这般幼稚的样子好笑又可爱,面儿上,她却不带出分毫来。
  只是像真不清楚他言语里另有深意一般,随口给他搭话,让他把想说的话顺利的说出来。
  “咳咳,我是说,你以前写东西,不都是挺有深度的么?怎么想起言情文来了?”楚大队长咳了两声,卖力的保持着脸上的平静。
  他是保持平静保持镇定了,可他媳妇儿韩子禾,这会儿听过他这番话之后,有点儿凌乱了。
  “什么叫‘深度’?还有,言情文怎么就一定是没有深度的?……再有,楚先生,到底我做了什么,会让你产生我不写言情文的印象?”从韩子禾一连问他好几句话来看,她是被楚铮的话惊了一跳。
  话说,她放到站上面的文章,很多都是言情文吧?
  “你……这是放到女频上面的?”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说了蠢话的楚大队长,脸颊有点儿泛红了。
  韩子禾注意到这人脸上可疑的红晕,以及耳尖儿上不自然的那抹颜色,好笑的点点头:“自然啊!不然你以为呢?给出版社的书,之前就跟陈锐说好了……”
  提到陈锐,她那个到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的朋友,韩子禾虽然知道他现在还安好,心底到底还是有些怅然。
  不过,她这股怅然,来得快,跑得也很快,倒是没有太过于影响她的情绪。
  不过,她这股怅然,来得快,跑得也很快,倒是没有太过于影响她的情绪。
  “之前就已经跟陈锐说好了,等咱们包包周岁以后,再准备的。”韩子禾本身也不打算太快的将书推出来,虽然详细的大纲其实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已经生过一个孩子的她,很清楚,她肚子里这俩小家伙儿出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将占据她的大部分精力,所以,孩子们周岁后,她能不能保证原先的节操不拖稿……可就难说了。
  所以,她现在有时间就会努力的攒大纲、攒题材,免得等陈锐催稿催急了,自己没有东西交代。
  “既然都准备晚点儿再发书了,你不认为让网文进度和实体书进度保持一致,比较……不容易产生混乱?”楚大队长试图说服他媳妇儿少动笔。
  当然,他也知道,他说归说,他媳妇儿答应的也快,但是,人家会不会照做,那……就不一定了。
  他对他媳妇儿一贯的阳奉阴违,已经了解得很透彻了。
  “你……这合着,你刚才跟那儿憋了半天,你就想说这个啊?”韩子禾将大纲笔记从他手里抽出来,放好。
  “那倒不是……就是、就是、就是……我就是刚才瞄了一眼……那什么,提前说明啊!我刚才可不是故意去看的,只是,随便的环顾一下,随便的那么一眼,就瞄到了而已!而且,真的只有那么一眼哈!”
  楚大队长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虚,那只需要几个字儿就能解释清楚的话让他翻来覆去的说怎么看都透着一种心虚。
  “好啦,你不用解释了,我又没说什么!”韩子禾看他费劲巴力的试图说明他是无意间看到大纲内容的,不由得抿抿嘴,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再说了,就算是有意看,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我这又不是写什么的东西,不能叫你看!何况,我以前的文章,你不也是都读过来了?”现在跟这儿装什么无辜啊!
  “那不是……我以前没看过你写其他职业的男主角么!”楚大队长让他媳妇儿耿直的话说的脸庞发热,不由得mōmō鼻子,干笑道。
  “……”韩子禾听他这么一说,想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我以为,你会一直那么写呢!”楚铮说这话时,声音很小,可韩子禾却一字不落地都听进去了。
  “……”听进这话的韩子禾,抿抿嘴,很想摇晃着楚铮的肩膀问问他,他怎么能把这么正常的话题说的,好像她出轨了一样?
  “怎么可能一直那么写!”考虑到自己肚子里揣着俩宝宝,且很快就要生下他们的实际情况,韩子禾努力的呼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狂暴的情绪平稳下来,“就算我想写,也得考虑市场需求和读者们的审美疲劳啊!”
  还真平复下心情的韩子禾,和气的说道:“更何况,我也不可能千篇一律只写一个职业吧!”
  “我以为你喜欢什么总裁啊!掌权人啊!这类的。”楚大队长瘪瘪嘴,终于把想问的说出来了。
  “我说楚大队长,你之前私底下到底看了多少网文啊!怎么听起来,对这些题材都很熟悉?”韩子禾用可疑的目光打量了楚铮一番。
  楚铮让她看的,面儿上都有些快挂不住了:“哪有偷看?这不是刚注意到的么!”
  “那你这眼神儿可太好了,一目十行都打不住吧?”韩子禾刚说一句,便已经恍然大悟了,“话说,我睡觉的时候,你是不是把我这几篇大纲都看过来了?”
  “……”楚大队长闻言,习惯性地mōmō鼻子,没吭声。
  韩子禾一看他这反应,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登时,好笑又好气的瞥他一眼,哼道:“看就看呗,只管光明正大看就好了,做什么这样别扭!”
  “我不是心里好奇么!”楚铮挠挠头,“你那么漂亮,有那么聪明能干的,要是不做军嫂,什么地位的身份驾驭不了?”
  “呵呵呵。”韩子禾听他这话,脸上的表情有点儿不对劲儿了。
  她那一双乌黑的大眼睛,这会儿闪着冷光。
  嗯,没错儿,就是冷光!
  “你以为这话是好话呢?”韩子禾这会儿的眼神儿,跟小刀子一样,“唰唰唰”地就往楚铮身上扔,跟不要钱,还特别解恨一样。
  “我、我就是这么一说。”楚铮一看他媳妇儿的表情,还有那让他有种瑟缩冲动的眸光,哪里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明智如他,当然要赶紧低头认错,争取他媳妇儿对他的宽大处理了。
  “别介!你可别道歉啊!”韩子禾小手一挥,就把楚铮快要说出的话给挡回去了,“你与其跟我这儿言不对心的道歉,还不如好好儿想想我就算什么身份都能驾驭,难道你就愿意我嫁给别人了?”
  “……对不起。”楚铮让他媳妇儿那似笑非笑的小表情看得,耷拉下脑袋,跟被主人唾弃责骂过的宠物一样,没精打采的,尽是郁闷。
  “对不起?你一句对不起,我现在就改嫁,成不成?”韩子禾本来怀孩子呢,智商就不在线,这会儿让楚铮给气到了,登时就胡说八道起来。
  “改嫁?!你想得美!”楚铮一听“改嫁”俩字,眼睛都瞪圆了!
  “你老公我活得好好儿的呢!你想什么改嫁!”这家伙也不讲理,也不想想这话之前是谁挑起来的,只管跟那儿脑补!
  他只要一想到他媳妇儿挎着别的男人的胳膊,心里就冒出一股莫名的烦躁,让他有将任何有可能替代他的男人消灭掉的想法儿!
  “这不是你说的么!你有什么好生气好着急的?”韩子禾冷笑着看着楚铮,反问,“我不过是替你把话说直白点儿而已!……怎地?这就受不了了?”
  “受不了了!”楚铮耷拉着脑袋,回应的还很快。
  “你……”韩子禾也没想到他会应得这般利索,还准备再骂他两句呢。
  韩子禾的怒气戛然而止了,楚铮却还闷声闷气的自我反省呢:“我主要是心疼你……要是你嫁的不是我,也不会每回生孩子,我都不在身边儿了……眼下还让你和孩子们提心吊胆的!
  你、你那么好……我、我、我……我就是有时候会觉得,你嫁给我太受委屈了。
  我其实,真怕你后悔的……所以,才会在看到你把那些男人写的那么完美的时候,产生混账念头。
  那话虽然是我说的,可是,我只要一想到,你嫁给的人不是我,我就有种想扔导弹的冲动!
  我、我……”
  “你先别‘我、我、我’的了,你先给我说说,什么叫‘你把那些男人写的那么完美’?”韩子禾听着楚铮的自我剖析听到一半儿,忍不了了。
  “……”楚铮被她媳妇儿问的心虚,生怕自己言语间有所吱唔会让他媳妇儿抓住把柄,给他安上一个“心虚”的名头,只能保持沉默。
  “楚大队长,我问你……你说的,那所谓‘被我写的那些男人’是不是,就是我准备的几本新书里的男主角男配角?”韩子禾乎撸着肚子,安慰两个因为她情绪变化而开始打拳的俩娃,运气的问道。
  “是、是。”楚大队长有点儿不敢直视他媳妇儿的眼睛了。
  他刚才之所以会有那么一问,可能是出去一趟,给弄得有点儿多愁善感了;也可能是看着他媳妇儿听那么大肚子在床上睡不安稳给心疼的;又可能是对接下来不能陪在媳妇儿身边儿,陪她受苦的自责和担忧……反正,不管怎么说,那一瞬,那一刻,楚大队长的心,是酸涩的。
  他当时,不自觉的会想,他媳妇儿把笔下的男人写的那么完美、那么体贴、那么优秀,是不是因为他的不够完美、不够体贴、不够优秀,而让她在故事里、在自己的笔杆之下,自觉不自觉的,给她自己创造一个完美的灵魂伴侣?
  “呵呵。”韩子禾被楚铮这蠢出新高度的想法儿给逗乐了。
  当然,那几声笑,要以为是好笑,那就大错特多了。
  泰国最xiōng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baixingsiyu66!!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