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两章合一章啦)
  韩子禾放下电话,叹口气。
  在刚刚,军医院的妇产科方面,通过电话告知她今天可以搬到产房去了。
  本来应该还早一些的,但是韩子禾不太愿意,加之医院方面有意安排单间给她,只是单间不是很容易腾出来,所以才等到了现在。
  不过,韩子禾还是委婉的表达了她的想法,她更倾向于过两天再去。
  可是,联系她的大夫只同意她拖延到第二天下午,不然,人家不保证单间产房的名额不被拿走。
  抚抚额头,韩子禾给楚铮拨了电话。
  楚铮闻听,也表示她应该配合妇产科的安排:“媳妇儿,你到底担心什么呢?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你那里,我会加派人手,孩子们的事儿,你不要操心啦,只管照顾好自己,把咱儿子闺女好好儿的生出来是了,其他的,自有我呢!”
  韩子禾知道他会这么说,她怎么会不相信他呢?只不过是担心孩子们的心占了风,自己纠结而已。
  楚铮在电话里劝了一回,估计是不大放心,便赶紧打电话给自己的岳母大人,话里话外的请怹老人家务必劝好韩子禾;而韩母听了,更是谨守职责,都不让她多呆,手打包,这会儿要陪她过去住。
  “不是说好明儿去么!”韩子禾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收拾好的行礼被翻出来,不由赶紧阻拦,“咱们现在走,我怕孩子们不适应……怎么着,也得等湛湛韩品过来,我郑重其事的跟他们交代一番再说啊!
  再说了,现在都下午了,咱们这么着急忙慌的过去,我也休息不好,不是?还不如,我今儿在家里稳一稳,让自己心里更加踏实一些。”
  “这有什么好紧张的?不过是从百十来米的地方,挪到百十来米之外!你这还要做心理建设?哼!你这是矫情!”韩母说是这么说,但是手底下的动作,却缓慢下来。
  “矫情矫情吧!反正自从我怀孩子月份儿大了之后,这样了!从开始到现在,当有始有终啦!”韩子禾倒是想得开,她也没有把拿出来的行李收拾回去,反正转天要拎走,何必来回折腾?
  “随你便吧!你高兴好!”韩母给了她小女儿一个“你现在愿意作,你可劲儿作吧!反正孩子开出来了,等你卸了货,看你还怎么作!”的眼神儿,甩手不管她了。
  韩子禾笑着摇摇头,扶着腰,看向腕表。
  “老幺,你三姐夫怎么来了?”韩母回自己屋还没有几分钟,被三女婿这个不速之客的登门吓了一跳——这好好儿的,他怎么来了?
  韩母知道三女婿杨准星过来,是因为门卫给她打电话,问要不要给这个人放行。
  韩母也不知道该不该放他进来,只是门是客,虽然她现在也看不那两口子,可到底是她的女儿和女婿,说一点儿都不关心,那是假话。
  之所以不和他们来往,看不他们的做派,感到心寒是其一,更多的,则是她不想让自己的外孙韩品难受,那孩子太可怜,自小没想什么福,现在好容易有好日子过了,她实在不想让他伤心。
  所以,韩母有时候虽然会想念三女儿,但都能忍住,到底不把他们放在嘴里惦记。
  只是,这回不一样——杨准星单独过来了,韩子麦没跟着。
  韩母考虑一番,到底让人给杨准星放行了,毕竟她在这儿呢,女婿过来拜访,她却避而不见……怎么看都不太合适。
  “小杨啊!你今儿怎么来了?”韩母端过茶水,放到杨准星跟前儿,客气的招呼道。
  杨准星单独见他岳母,也有点儿局促,虽然是多年的女婿了,可是以前的事儿还历历在目呢,他自己也心虚,加之他岳父以前放话说不认他和韩子麦,所以,在岳母面前放不开手脚,是必然了。
  “妈,我过来……是想和小妹谈谈。”杨准星握了握手的杯子,到底说出了考虑许久的话。
  “哟,你见她干什么?”韩母一听,纳罕起来。
  “……”杨准星被他岳母怪的眼神儿看得有些窘迫,面脸通红的,很是无措的样子。
  而他这番表现,韩母第一次见到,心里也不禁暗道,这三女婿平日里说话做事儿,不说八面玲珑,也是面面俱到,说不圆滑,却也思维灵敏,怎么今日表现得这般木讷?
  想来想去,韩母也想不出什么恰当的解释,到最后,只能用“他心虚”来解释了。
  杨准星是不知道他这番表现被他岳母理解成了“心虚”,他这会儿还琢磨着自己应该怎么组织语言和他小姨子谈。
  当然,他算知道了,也只会在心底里苦笑着低叹一声罢了,谁让他是那个当初作孽的人呢!
  “我是相合小妹谈一谈而已。”您真不用担心。
  杨准星喏喏的开口。
  韩母闻言,递给他一个怪的眼神儿,杨准星一时没有听懂。
  “我是担心你。”韩母看杨准星那懵懵懂懂的样子,一时心软,提醒他,“你小妹现在脾气不必当初,我怕她一生气,手下没个轻重。”再伤着你!
  “……”杨准星抿抿嘴,心道,他那个小姨子以前也不是一个脾气多好的人啊!
  这话,是他腹诽的,自然不敢这般跟他岳母说。
  倒是他岳母见他不吭声,以为他不信呢,还补充了一句:“老幺她现在虽然快要生了,但是她手的力气可不减,她要是那东西打你,你是短跑健将也没多大用,该打到你哪儿,肯定是会打到的!”
  “……”杨准星这次不说话,是真有点儿被吓到了,他听他岳母说的,头皮都几乎快要发麻了。
  “你到底想和她说什么?要不要先跟我说说,我听一听,也算给你把把关。”韩母看出三女婿紧张来了,便想着她干脆帮帮忙,也省得韩子禾和他见了面儿,让他下不来台。
  “小杨啊,不是我这当妈的喜欢打听,主要是,你也知道子麦和她兄弟姐妹的关系有多冷,我实在是不希望这种时候你们和老幺还有冲突。”
  “妈,您想哪儿去了?”杨准星听出他岳母话里话外的防备之意,也不生气、也不懊恼,只是摇头苦笑,“我知道,我和子麦很多事情做的不厚道,可是,这回来,我真没有坏心。”
  “没有坏心好!”也不知韩母信不信他的话,反正从韩母欣慰的表情里,杨准星是看不出太多东西来的。
  “到底是一家子骨肉同胞呢!虽然一时之间,很多心结解不开,可时间久了,所有不痛快不愉快的事情,也随之消散,到时候,还是一大家子人呢!”韩母开解着杨准星,言里言外意思都是让他能不和韩子禾直接对话,不要直接对话。
  杨准星他到底也是在社会mō爬滚打过来的人,自然不可能真的呆头呆脑,所以,他岳母的话音,他是听出来了,但是,他还是坚持要和韩子禾见一面。
  韩母劝了半天,见杨准星好言好语应和自己的同时,却仍然坚持他的目的,也没辙了。
  这又不是自己亲儿子,打不得骂不得不说,为自己闺女和外孙外孙女能开心,她还的好言好语的哄着他。
  所以,这会儿,韩母面对着没做什么不应该做的事儿的、光明正大来这里做客的杨准星,也是没招儿了,只能瞥他一眼,让他等着。
  韩母说是让杨准星等着,那只是字面儿意思,没有其他反话之类的含义。
  毕竟,韩母不屑于耍这种小手段,不痒不疼的,甚为无聊。
  她若是真想动手,那一定是字面儿意思——动手。
  而她本来也没有打算晾着杨准星的,她说让他等会儿,其实也是给她去跟小女儿韩子禾通风报信留出时间来的。
  要说,韩母找小女儿这一趟,也挺顺利的。
  这不,韩母刚这么一说,韩子禾答应见杨准星了。
  不知道是不是韩子禾答应的太痛快了,韩母表现得有点儿不放心了。
  “要不……要不,你别见他了,我说已经睡熟了,叫不醒。”韩母不想劳累自己的女儿,便想出那么一个但凡有点儿脑子的人都知道不可信的理由。
  韩子禾闻言,好笑的摆摆手:“哪里需要和他撒谎了?他又不是危险人物,不用防成这样!您要是不放心,叫他只管攻击我,看看他能不能伤到我!”
  “又说胡话了!”韩母让自己闺女这不着调的劲儿闹的哭笑不得,“你姐夫他又不是什么危险分子,你用得着这么打趣他?”
  这话说的,韩子禾听了,都快以为自己真是想拿杨准星开刀了。
  “好好好!咱不说这话了,咱现在事论事,成不?”韩母注意到小女儿眼底的轻松,心知她这会儿正是好脾气的时候,这一会儿半会儿的,应该不至于生气。
  也不知什么缘由,韩母是觉得小女儿生气了会动手,到时候,恐怕不是只揪着打那么简单了。
  “嘿!怎么把这个未忘记了?!”韩母一拍额头,皱眉苦笑,“你这丫头还有一项绝技呢,是毒舌的很!我不怕你动手了,怕你给人家挤兑哭了!”
  好好儿一个大老爷们儿,看去不说五大三粗吧,那也是有型的啊,算是用“身姿矫健”来形容,也毫不夸张啊。
  他这要是真让她给挤兑哭了,那才丢人好吧!
  “他要是丢人,你脸面也好看不到哪儿去啊!”看出小女儿眼底隐藏的幸灾乐祸,韩母无奈地拍了小女儿一巴掌,“算是你老爸有言在先,说咱们不认他,可是心底能不惦记?你们到底是亲姐妹,怎么着也不能淡了来往不是?”
  说到这里,韩母的叹息变成了语重心长:“老幺啊,这人呢,处理家事儿和处理外面的事儿不一样,方式方法都有讲究。
  更重要的是,跟自己的亲兄弟姐妹较真儿,那能较一辈子真儿?到底血浓于水,不容易断绝的。”
  韩母趁自己老伴儿这会儿不在,便话里话外的给俩女儿搭话,每一句话里的意思,都是希望韩子禾能和韩子麦言归于好。
  “好啦,我心里有数儿!您不用这么翻来覆去的说这几句台词了!”韩子禾玩笑着站起来,寻杨准星去了。
  “你今儿主动找我,韩子麦知道不知道?”韩子禾见到杨准星的第一面,是问好;第二面儿,便这般单刀直入的问话了。
  她是这么个性子,遇到不喜欢的人,或者不怎么待见的人谈论着让她皱眉的话时,她时常会情不自禁的将“刀子”戳在对方的弱点,让他们的软肋也酸爽一回。
  “你三姐……她、她不知道!”杨准星张张嘴,没说话。
  本来,他有心找一个听起来能过得去的借口的,但是,一对韩子禾那双明亮却又幽光熠熠的眼眸,杨准星登时打起哆嗦来,立刻便将差点儿脱口而出的话给吞下去了。
  “她不过来,你能做得了主?”韩子禾坐到杨准星对面儿,几句话不到的工夫,她便又轻车熟路的给杨准星的软肋插了一刀。
  “你怎么能肯定,我一定做不了你姐姐的主呢?”杨准星心里的小人儿握住拳头,跳跃着在半空挥挥胳膊,看去还挺有决心的。
  “能不能做,我们俩人心里有数儿成!不劳小妹为我们两口子发愁了!”杨准星客客气气说着不算客气的话,但是态度还是那么温和,看去,之前的紧张劲儿全都扔掉了。
  这样,也挺好。
  “那好吧,你们两口子的事儿,属于你们两口子共同,我不多嘴多舌了。”韩子禾将目光角度略作调整,让她看去不那么咄咄逼人。
  “咱们言归正传好啦!”韩子禾微笑着,轻轻地,不引人注意的摩挲着她手的戒指,轻笑着主动问道,“三姐夫,你这次来找我,到底想说什么?”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