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太凶猛117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邵湛平起身让筱筱过来陪着父亲说话,自己则快速的出了病房去喊医生了。医生很快就赶了过来,为邵家齐做了全身的检查,最后的结果显示,昨天凌晨的手术,做的非常成功,后期只要好好的恢复就没问题了。听着医生的话,邵湛平那颗悬着的心也彻底落了地。
    只要父亲没事,切都好说!
    送走了医生后,邵湛平让妻子陪着父亲,又接着去了孙晓婷的病房,把父亲醒来的消息想要告诉弟弟和继母,谁知道刚推开病房的门,就听到孙晓婷的声音传到了耳朵里:“妈,是大嫂……把我推下楼的……妈……我的孩子……呜呜……”
    潘少敏听儿媳的话立即安慰她:“婷婷你别哭,妈定给你个交待!”
    邵正飞则坐在边听着妻子的话,微微皱起了眉,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孙晓婷,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筱筱要是想跟你过不去,绝不会等到你嫁给正飞之后!不要以为现场只有你们两个人,就可以信口雌黄!”邵湛平冷脸的站在门口,眸光犀利的看着病床上的孙晓婷,他的目光如炬,看的孙晓婷立即心虚的错开了目光,看着坐在边的婆婆潘少敏委屈的哭起来:“妈……”
    潘少敏原本就觉得这事肯定跟筱筱有关,现在儿媳醒过来,说的话居然跟她想的模样,再听到邵湛平说的这些话,她立即忍不住的扭头看着这个继子:“邵湛平!这还需要讲什么证据吗?如果不是夏筱筱的错,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晓婷她自己想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对不对?”
    邵湛平冷冷的眯了下眸子:“如果不是!那她为什么要吃堕胎药?”
    孙晓婷的脸上惊,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邵湛平:“你……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吃堕胎药了?邵湛平!你给我说清楚!”邵湛平的话让孙晓婷有些崩溃。
    “哎哟,你可不能喊呀!他是想替夏筱筱推卸责任,这你还看不出来吗?”潘少敏看着儿媳安慰。
    “妈……”孙晓婷听婆婆的话泪水瞬间流了出来。
    “你快走吧,晓婷不想看到你!”潘少敏看儿媳的表情,立即指着邵湛平道。
    “别以为自己做的事天衣无缝,谁想把这件事嫁祸到筱筱头上,我定把这件事查到底!”邵湛平说完也不等潘少敏开口,直接转身大步走出了病房,呯的声关上了房门。
    潘少敏气的手都跟着打哆嗦,指着门口恨恨的道:“看到没有?这就是你大哥!在你爸面前张脸,在我们面前又是张脸,明明就是那个夏筱筱做的,他居然还维护她?气死我了!”
    邵正飞微微蹙了下眉,听母亲的话有些不中听,其实他也觉得这事跟筱筱没什么关系,可这里个是自己的母亲,个是自己的妻子,他站起来看着两个人道:“妈,大哥上来肯定是我爸醒了,我先下去看看爸!”说完也跟着走出了病房。
    孙晓婷看着他的背影,生气的咬下唇!
    这个死邵正飞,自己刚刚醒过来,他居然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就急着走了!难不成他真的相信了自己吃药的事?看着那扇房门再次关上,她立即委屈的看向边的婆婆,眼泪哗哗的流下来:“妈,他们都不相信我,居然还说我吃堕胎药……我怀的可是自己的儿子,他在我肚子里怎么说也生活了六个月,你们任何个人都没有我跟他的感情深,我怎么舍得让他离开我呢?”
    “哎呀,你这个孩子,现在可不能哭呀!这样对身体不好,会留下月子病的。乖,听妈的话,今天你受的这些委屈,以后妈肯定全都给你讨回来。你爸昨天晚上也是刚刚动了手术,你就理解下他们,千万别再哭了,好吗?”
    “妈……”听潘少敏的话,孙晓婷哭的更厉害了。
    “唉,我可怜的小孙子,就这么没有了!夏筱筱那个小贱人,肯定是之前因为你嫁给正飞的事直怀恨在心,加上平常我对你有些偏向,她肯定吃醋了,所以才会想出这种卑劣的手段。”想到自己千盼万盼的小孙子没有了,潘少敏就恨的牙痒痒。
    孙晓婷的眼泪直不停的往外涌:“妈,我连他的名字都想好了,我想给他起名叫小宝,他是我的宝贝,也是您的宝贝,更是咱们邵家的。妈,您说对不对?”
    “孩子……别哭了,你这哭,妈心里也不好受……”听儿媳说的话,潘少敏也跟着落起了泪。
    “妈……”孙晓婷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邵湛平出了孙晓婷的病房,就郁闷的下了楼。说实话,刚才孙晓婷的话,真是把他气到了。
    他跟孙晓婷的渊源,起缘于场意外的车祸,因为孙晓婷跟孙亚杰惊人的长相,他总觉得自己弥补的机会来了。之前跟孙晓婷相处的还不错,她看上去像个淑女,很少会惹你生气。因为邵湛平直把她当成孙亚杰,所以很多时候忽略了那些小细节的东西。真正了解这个女人,是从半年前开始的。那时候,他的腿受了很重的伤,之所以对她下这个判断,是因为从她去过医院之后,她就很少再主动联系自己了。
    在他的腿被抢救过来后,因为在医院里过的很无聊,他开始不停的想起她。可是她几乎两个月都没去医院里看过自己,甚至连个电话都不打。邵湛平在最无助的日子里直想找人说话聊天,可是孙晓婷却怎么也不出现。他让自己的勤务兵小李不动声色的回了老家,结果发现孙晓婷居然在跟自己的弟弟交往。
    得知真相的那刻,他苦涩的笑了笑。心却并不是很痛,因为那时候他终于明白,即使外表惊人的相似,也没有人可以代替孙亚杰。孙晓婷只是徒有个很似孙亚杰的外表,仅此而已。是他内心里寄予的东西太多,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落差。
    想通了这点,他也就释然了……
    其实婚礼,他并没有想过真正的要举行,因为孙晓婷并不是他要娶,也想娶的女人。只是在很久之前就定好了日子,之所以坚持,只是想给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个转身的机会。
    孙晓婷虽然不是孙亚杰,但弟弟,还是有血缘关系的!
    想给他个回头的机会!
    那天在弟弟邵正飞的办公室里看到他跟孙晓婷时,他并没有太大的意外,只是眼前站着的那个小女孩,牵动了他的心。看着她被弟弟把推开,并撞到了头。他才真正的怒了!
    其实没有人知道,他跟筱筱的缘份在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以前父亲跟筱筱的父亲夏明山是非常要好的兄弟,据父亲说,邵氏集团之所以有今天的辉煌,筱筱的父亲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两家的关系好,小时候筱筱经常会被父亲带着去邵家。但是邵湛平因为继母的事,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学校里寄读了。因为回家的机会少,所以他见到筱筱的次数也是微乎其微的。印象里的筱筱,最喜欢扎着两个可爱的麻花辫,穿着漂亮的连衣裙,眨着双特别可爱的大眼睛,很好奇的看着周围的切!
    那时候的他,很羡慕这个女孩子脸上的那种笑容,看上去,就让人感觉特别幸福!
    他们的缘分真正开始,是在九年前。
    那年,他二十四岁。
    也是筱筱跟弟弟邵正飞订婚的年。
    而最重要的,那年,最疼爱筱筱的父亲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是个深秋的下午,也是邵湛平母亲的忌日。从部队上赶回来的他连军装都没来得及脱就直接去了母亲的墓地。这里的墓地很大,眼望过去,全是林林立立的墓碑。阵阵秋风吹过去,路两边的松树和翠柏不停的摇晃着,也扫起路边的些落叶,传来阵阵的响声,让人感觉片凄凉。邵湛平顺着墓地中间的路直向前走,快要走到母亲的墓地时,他的耳边传来阵阵的抽泣声。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在母亲墓碑的不远处,个十五岁左右的女孩子,拿着些小点心,捧了些自己从山上采来的野花,跪在个陌生的墓碑前不停的哭泣。因为他直在部队,所以那时候他并不知道那座墓碑下埋着的,就是父亲最好的兄弟。
    小女孩穿着件灰色的外套,因为稍稍有些大,跟她的年龄完全不相符,她的发丝有些凌乱,身体直不停的颤抖着,秋风吹过来的时候,微扬起她的发丝,让她看上去有些孤单又脆弱。邵湛平站在原地看了会儿,抬脚又向着母亲的墓碑处走去了。
  其实在这种地方,听到个人的哭泣声是很正常的。因为对亲人的种思念,很多人在这里可以放纵的哭泣次。因为下了山,你就要面对世俗的切!没有人会同情你的眼泪。只有这里,才会让你看到人世间的另面。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