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成了孤儿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宁舒收拾好东西,整整两大箱子,拉着箱子打开门就遇到了一个牵着一个七八岁男孩的女人。
  宁舒调出记忆,这是原主的妈妈和弟弟,这个弟弟小了原主将近十岁,是全家人的心头宝,连原主林佳佳都对这个弟弟百依百顺,疼爱有加,因为爸妈时常在耳边说着,两姐弟要相亲相爱,以后就算嫁人了,也要依靠娘家的。
  处于一部分的私心,还有血脉关系,林佳佳对这个弟弟是真的好。
  不过宁舒就是一个陌生人,以旁观者的眼光来看,这家人对这个小萝卜头才算是真正的好,至于原主,只能说女孩子都是赔钱货,只是把她当成了可以利用和压榨价值的人。
  当时她要被赶出家门的时候,原主都妈妈躲在房间里没有站出来说一句话,甚至连最基本的挽留都没有。
  林妈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说道:“这是妈妈给你准备的钱,以后一个人生活要好自为之,这些钱应该能够你用段时间的。”
  宁舒默然,接过信封,看着母子俩转身进了房间,宁舒觉得好操蛋啊,连挤点眼泪意思意思一下都不做。
  该不是原主根本就不是林家的人吧,不是这对夫妻的亲生闺女。
  “叮,触发隐藏剧情,原主的身世之谜,剧情寻找妈妈的小蝌蚪剧情是否接受?”
  宁舒的脑袋里猛地响起冰冷机械的声音,听到居然还要帮忙找到原主的亲生父母,本来任务已经很艰巨了,现在冒出来的又是什么鬼?
  “是否接受寻找身世之谜任务。”
  “否。”宁舒想也没想拒绝了,本来已经很乱了,还寻找亲生父母,她任务的时间就只有五年,在这个世界呆得越久,她的生命值就消耗地越多,到时候就真的烟消云散了。
  人海茫茫,那里是那么好找的。
  “确认接受寻找身世之谜任务?”
  “确认。”
  “寻找妈妈的小蝌蚪任务剧情开启。”
  “什么?!!”韩宝蓓捧着头尖叫,她什么时候同意开启任务了,她根本就没有接受任务好不好。
  系统太龌蹉了,居然这样诱拐人,哪有这样强买强卖的。
  作为幸运值只有二十的苦逼孩子,连死板的系统都变得阴险了,都欺负她。
  宁舒哭丧着一张脸,将信封塞到箱子里,提着两个大箱子就下楼了。
  楼下的林爸看着宁舒哭丧着一张脸,茫然无措地模样,做出了一副慈爱的样子,说道:“这只是权宜之计,爸爸一定会接你回来了的。”
  宁舒看着他虚假的表演,心里也没有什么触动,原主不是他的女儿,但是他把原主养大,让原主过着富裕的生活,存着利用的心思,谈不上恨不恨的。
  就像这具身体,得知自己不是亲生女儿的时候,心里是舒了口气,被利用是有利用的价值,过着富裕挥金如土的生活,别人一辈子都享受不到的东西,总是会牺牲什么的。
  这具身体有点怨气,却没有恨。
  宁舒松了口气,幸好没有冒出什么要报复林爸林妈这样奇葩的任务。
  懒得和林爸扯皮了,宁舒提着两大箱子出门,招了一个出租车,然后暂时找了一个旅馆凑合住了一晚,
  第二天在学校的附近租了一个套房,套房很小,足够宁舒一个人住了,然后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套房里,又仔仔细细把屋里每个角落都打扫了一遍。
  等都房间亮闪闪了,宁舒满意对支着腰,浑身都在冒汗,这种流汗的感觉实在是太舒坦了,上辈子,病魔把她的身体摧残得都走不了路了,只能天天躺在床上,比残疾人还不如。
  宁舒上下蹦了蹦,多么健康的身体啊。
  宁舒安顿好了之后,接着去上学,因为所有的任务目标都在艾斯学院,不去学院她该怎么完成任务。
  只是当宁舒刚刚走进学校,就发觉看到别人看她的眼神非常奇怪,对着她指指点点的,等到她靠近,这些学生都跟她身上有瘟疫病毒一样,哗啦一下就散开了。
  有的夸张的居然还捂着鼻子,宁舒抬起手闻了闻,貌似自己身上没有什么臭味啊。
  等到宁舒走进教室,教室里立刻就对她哄堂大笑,搞的宁舒莫名其妙的。
  安蓉走到宁舒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宁舒,满脸鄙夷道:“宁舒,你居然还敢来上课,你的脸皮是铁打的。”
  安蓉说着,居然真的伸出手来想要扯宁舒的脸,宁舒躲开了,冷声道:“干什么动手动脚的。”
  一点教养都没有,亏得还是艾斯学校的学生,礼仪是艾斯学生必修的课程。
  安蓉没有想到这个任由她打骂的贱蹄子,居然敢躲,脸上的肌肉颤抖了两下,把报纸朝宁舒的脸上砸来,宁舒躲过去了,捡起地上报纸一看。
  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林爸发布的消息,和自己的女儿断绝关系,林佳佳不再是林家的女儿,和林家没有一点关系,总之说的要多绝有多绝。
  “你现在就是一个孤女,还好意思来上学,艾斯又不是福利院。”安蓉神色嘲讽。
  教室里的人都哄堂大笑,宁舒听着刺耳的笑声,感觉自己的三观都扭曲了,她在书上看到,说初中的感情是最懵懂的,高中的感情是最纯洁,没有参杂任何的利益,和大学功利和计较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可是她现在看到的是一群高中生,却用最恶毒的言语,最凶恶的面容对着一个弱者。
  宁舒忘记了艾斯就是一个小社会,甚至比社会还要残酷,这里面的学生,都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是平凡大众一辈都无法企及的人。
  宁舒最大的错误就是因为她是弱者,连家族都抛弃的弃子,是没有资格和他们呆在一起。
  宁舒把报纸叠起来,放到包里,然后无视其他人的鄙夷,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安蓉看对方一点反映都没有,感觉一拳头砸在棉花上,无比憋闷,阴狠地看着宁舒,示意她等着。
  说来也是孽缘,原主的座位居然在凌雪的后面,不过宁舒看着自己的座位,课桌上都是斑驳的痕迹,被人用刀子划得面目全非的,而且还少了一个桌腿。
  这些熊孩子。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