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诡异场景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宁舒和人对骂的动静引来了教室里其他人的主意,所有人看着宁舒的眼神,都像是在看疯子一般。
  在他们看来,宁舒现在就是无根飘忽的浮萍,一股孤儿还敢这么嚣张,应该卑微地缩在墙角,像老鼠一样,活在角落里,看到人就惊慌失措地逃跑。
  现在居然这么张牙舞爪的,简直不知所谓。
  宁舒现在可不管别人在想什么,就算是自己示弱,战战兢兢地活着,反而让别人更加欺负自己。
  光脚不怕穿鞋的,宁舒现在是什么负担都没有,只想着完成任务。
  宁舒打开水龙头,刚想洗手的时候,却被人从后面抓住了的头,拖回了厕所。
  “草,这个小贱人很嚣张啊,嗯,居然把安蓉害成那样。”
  “对,替安蓉报仇。”
  宁舒看着这些人,又来了,故技重施,又把她拖进厕所里,真当她好欺负是不是。
  这些人对宁舒毫不客气,抓着她的头发就扇耳光,样子别提多凶猛了。
  宁舒抓住了那人的手,那个女孩子露出了吃惊的神色,愤怒道:“居然还敢还手,姐妹们,揍死这个贱女人。”
  这么多人打她一个真的大丈夫,宁舒的心里也激起了火气,看看这段时间练习的跆拳道效果怎么样。
  宁舒抬起脚,狠狠一脚踩在身后抓着自己头发的人的脚上,后面的人立刻痛叫了一声,松开了汉宁舒的头发,蹲下来捂着自己的脚。
  “贱人,贱人……”这些人简直怒不可遏,在她们看来,打她,这个贱人就应该乖乖让她们打,这个贱人居然敢反抗。
  宁舒二话不说,上去就对骂的最凶的人,噼里啪啦就是两巴掌,是使出了全身的力量,那个女孩子的脸上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那女孩直接蒙圈了,整个人都愣住了,周围的人也匪夷所思地看着宁舒。
  宁舒趁着这些人都懵逼的时候,动作飞快地对着这些人又踹又打,顿时厕所里响起了惊呼怒骂声。
  “打死这个小婊子……”
  “好痛啊……”
  这些女孩子都反映过来了,一窝蜂冲过来对着宁舒是又打又扯,双拳难敌四手,宁舒也被挠花了脸,但是这些人也不好过,宁舒不是拽着她们的头发,就是直接扒下对方的裙子。
  被扒了裙子的女孩子惊叫着提起裙子,也顾不得去打宁舒了。
  宁舒对着这些人是又打又拽的,手指间全是被拽下来的头发,她的头发也被拽下来不少。
  痛的要死,宁舒靠着墙壁气喘吁吁,暂时形成了对峙。
  估计是被宁舒的凶狠劲和吓住了,这些女孩子和宁舒对峙着,有的揉xiōng,有的被宁舒拽下了不少头发,脸上都是手掌印。
  宁舒瞪着眼睛和这些人对视着,和宁舒眼神接触到的人,都不由自主移开了眼神,不敢和宁舒对峙。
  宁舒呸了一声,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被人抓破皮了。
  宁舒看了她们一眼,一瘸一拐出了厕所,厕所里的人只能看着宁舒出去,一时间不敢跟上去。
  呲了呲牙,宁舒感觉脸上好痛啊,头上也痛的麻木了,一mō,居然冒出了血珠了,女人打架都是抓头发撒泼。
  真是羡慕凌雪啊,动起收来都是那么优雅迷人,而且根本就不用近身就把对方给解决了,就像之前,直接就用灵气威压把安蓉给弄昏迷了。
  幸好她有先见之明,去锻炼身体学习跆拳道,不然今天就要被打趴下,虽然自己挂彩了,但是也让这些平时欺负原主的人也挂彩了,脸肿的跟个猪头一样。
  宁舒一瘸一拐去了校医室,脸上得处理一下,要是破相,原主回到身体,见到的是一章毁了容,全是痕迹的脸,估计会崩溃的。
  校医室依旧是人满为患,而且生病都是女学生,患上了同一种病,花痴病。
  众人看着宁舒凄惨的样子,都露出了高山仰止的表情,为了能让帅校医看病,能这么豁得出去,这是什么样的精神啊。
  宁舒:……
  轮到宁舒的时候,宁舒坐在椅子上,说道:“把我的脸处理一下。”
  校医挑着眉头看着宁舒,拿起棉签沾了消毒酒精,问道:“这次又是怎么了,头上还肿着,怎么又挂彩了。”
  “我知道我受欢迎,但是没有必要这么糟蹋自己,哟,这脸蛋都花了。”校医用棉签戳着宁舒的脸,“这是多狠的心才能对自己的脸蛋下的去这么重的手啊。”
  伤口被消毒液擦过,痛的宁舒脸都扭曲了,旁边还有个自恋的校医喋喋不休。
  “闭嘴,你烦死了,我这是被人打的,不是自己抓的。”宁舒喊道,真的是够了。
  校医扶了扶眼睛,眼睛折射出了一道亮光,没有说话,手上更加用力了。
  宁舒崩溃了,说道:“我错了,你轻点。”
  宁舒沧桑地叹了口气,看着镜子一脸的创可贴,每个抓痕都贴上创可贴吧,宁舒觉得自己都要被这个校医给玩坏了。
  原主和校医是不是有仇啊。
  顶着这么一脸的创可贴,宁舒也不好去上课了,直接回自己的出租房,却不想刚走出校门,就看到好像是凌雪背影的人,钻进了巷子里,好像神神秘秘的样子。
  宁舒想要跟上去,但是想到凌雪是修真者,意识灵敏,肯定是能感觉到有人偷窥她的。
  但是看到凌雪这么神秘,宁舒的心里又痒痒的,最后还是决定悄悄跟过去。
  宁舒是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想了想,从包里掏出手巾把脚包住了,这样鞋子和地面相触发出的声音就要小一些。
  不用问宁舒是怎么知道这个办法,完全是看三流侦探电影学的。
  宁舒悄悄绕过去,伸出头看着巷子里,看到凌雪正在和一个男人说道,宁舒支着耳朵也听不清楚两个人在说什么。
  突然,宁舒见凌雪把手伸到了那个那人的头上,然后哪个男人的脸上露出极致快乐的神色,飘飘然不知所以然的样子。
  凌雪背对着宁舒,宁舒看不清楚凌雪的表情,只看到她的头发和衣服都飞扬了起来,周围似乎有风在刮着凌雪的身体。
  可是宁舒却感觉不到有风,这一幕特诡异了。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