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将军爱村姑 7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宁舒没有办法,只能去公主府住,如果在跟李温讨价还价,把李温惹毛了,哭都找不到地方哭了,至少出宫了,就不用搅合到这后宫的是是非非中。
  “臣妹多谢皇兄的恩典。”宁舒朝李温行了一个礼,就准备闪人了,能不多跟李温接触就不接触。
  “等一下。”李温叫住了宁舒,宁舒回头过来看着李温,李温淡淡地说道:“过来磨墨。”
  宁舒哦了一声,走过去撩起长袖,往砚池里加了一些水,拿起朱砂墨锭磨了起来,宁舒的心里揣揣的,她根本就没有磨过墨,这还是原主记忆里的技能。
  好在动作虽然生疏,慢慢熟练了起来,李温看了她一眼,见李温望过来,宁舒立刻朝李温呲出小白牙朝他笑笑。
  李温移开了目光,眼神放在面前的奏折上,拿起朱砂笔在奏折上圈画着,宁舒的眼神不敢东看西看的,低着头看着砚池。
  书房里静悄悄的,只有磨墨放出来的细微摩擦声,宁舒的心里苦逼得要死,她想走,呆在李温的身边,身上的汗毛都竖竖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在上个世界面对凌雪都没有这样的感觉,面对李温简直一点门都mō不着,触不到李温的心,连他现在是什么情绪,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是愤怒还是愉悦都看不出来。
  就是原主都没有看清楚她的亲生哥哥。
  在沈卿卿看来,李温就是一个变态,鬼畜,丧失人类该有的喜怒哀乐。
  “为什么突然想着要出宫。”李温突然出声。
  宁舒心里想着事情,被李温突然出声吓了一跳,手上猛地一顿,砚池里的朱砂飞溅出了一些,一些溅在了李温的身上,一些还溅在李温面前的奏折上。
  宁舒面色变了变,心里的小人抱着头尖叫,夭寿啊,要死人了。
  宁舒连忙拿出手绢,一脸谄媚擦了擦奏折上的小红点,然后又要擦擦李温衣服上的朱砂。
  李温用手挡住了宁舒的动作,放下了朱砂笔,表情淡漠,宁舒的心飞快地跳了两下,绕过书桌,朝李温行礼:“臣妹不是有意的,望皇兄饶恕。”
  李温眉头动了动,冷淡地说道:“在想什么,这么心不在焉的。”
  “在想段星徽。”宁舒想都没想就把段星徽拉出来顶缸了,李温面上依旧什么表情。
  宁舒严重怀疑这丫根本就是一个面瘫,面部神经全部坏死。
  “朕问你,怎么突然就想着要出宫了,可是宫里有谁找你的麻烦了?”李温没有接宁舒的话题,反而问了之前问的问题。
  “臣妹想着换个环境。”宁舒老老实实地说道。
  李温没有说什么,朝宁舒挥挥手,让她退下,宁舒离开如大赦一般,出了御书房,跨出门槛的时候才重重出了口气,不管怎样,目的是达到了。
  李伟看着宁舒仓皇的背影,眯了眯眼睛,眼瞳里带着一股深沉和波澜。
  宁舒的身上都是冷汗,回到兰苑殿先是洗了个澡,然后朝妙晴问道:“东西收拾得怎么样了。”
  妙晴连忙屈身行礼说道:“公主,已经收拾好了。”
  妙晴壮着胆子问道:“公主要去什么地方?”
  沈卿卿看了一眼妙晴,说道:“本宫要出宫去公主府住了。”
  然后宁舒成功地看到妙晴变了脸色,妙晴的脸色先是一白,然后带着焦急,朝宁舒问道:“公主怎么突然想着要出宫去住了,公主是大雍朝尊贵的公主,应该主子这天下最富贵的地方,才配得上公主的身份。”
  切,尊不尊贵,还不是李温一句话,宁舒看到妙晴的脸上都急出了细汗,脸色嫣红,整个人明媚无比。
  妙晴能不急么,在皇宫才能看到皇上,出了宫,还能看到皇上么,妙晴心里非常着急,却不知道该怎么劝解公主,只能眼巴巴看着公主。
  宁舒无视妙晴的眼神,准备去看看打包的情况,看着这库房里一箱一箱的东西,十多箱子,里面都是一些珍奇玩意。
  这个公主真是富有啊。
  妙晴跟在宁舒的身边,心里真的不能忍受出宫,问道:“公主,您要出宫住多久?”
  宁舒看着妙晴说道:“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一辈子。”
  妙晴一听,身体晃了晃,脸上很苦,“公主,在皇宫里住着多舒服啊。”
  宁舒没有理睬她,专心地看着箱子里的东西,几个箱子里还装着各种各样的书籍。
  晚膳的时候,皇后带着一大帮子的人,庞大的仪仗队伍,就是李温都没有这么大的阵仗,来到了兰苑殿。
  看到宁舒,皇后一脸不舍,拉着宁舒的手,关怀又不悦地说道:“嘉惠,你怎么就想着出宫去住呢,是不是嫂子照顾不周,你是皇上的妹妹,是大雍朝的嘉惠公主,怎么能不住在宫里呢,别搬出去了,嫂子舍不得你。”
  宁舒看着皇后脸上的不舍,知道皇后是真的舍不得她这个前锋队伍。
  宁舒敷衍皇后,“皇嫂,我的心里真的很难受,想要换个环境,嘉惠会经常进宫来看皇嫂的。”
  皇后看嘉惠铁了心要走,脸上的笑容也淡了,眉宇间带着一股愁容,显然是在想这个小姑子离开了,皇宫的形式变化。
  “你这孩子,心情好一点就回宫吧,你一个女孩子,哪有不归家的意思呢?”皇后敷衍了两句就走了。
  等到皇后走了,后宫的嫔妃一窝蜂来找宁舒,都是在询问宁舒是不是真的要搬离皇宫。
  对于公主要离开皇宫,大多数的妃子心情都是美丽的,毕竟少了一个人分散皇上的注意力,说不定皇上就把目光放到她们的身上呢。
  嫔妃都对宁舒表达了祝福,送了一些东西,宁舒毫不客气把东西收起来,面对这些妃子假惺惺的关怀和挽留,宁舒直接说自己累了,送客。
  元冬和妙晴的反映完全不一样,妙晴是一点都不想离开皇宫,但是作为公主的贴身侍女,是在跟在公主的身边,妙晴急的嘴上都起了燎泡了。
  元冬则是无所谓的态度,宁舒看在眼里,没有说话,她会让妙晴如愿留在皇宫的。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