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将军爱村姑 24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在进宫之前见到了二王子,更加坚定了不能去和亲的念头,这不仅是任务,而是见到二王子的时候,这具身体的反映,心中的恐惧和和绝望让宁舒心酸。
  甚至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只有恐惧,像是被宰的羔羊一样。
  宁舒收拾了一阵,就到御书房去找李温。,
  似乎事先知道宁舒回来一样,李温身边的太监直接让宁舒进去了。
  宁舒深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李温正在批阅奏章,宁舒进来的时候,都没有抬头,直到宁舒行礼之后,李温才放下手中的朱砂笔,看着宁舒问道:“用过膳了。”
  “没有。”宁舒老老实实地说道,“臣妹心烦,吃不下。”
  李温唔了一声,直接说道:“北漠的二王子赫连英想要和你和亲,永修两国交好,你怎么看。”
  宁舒嗤笑了一声,匈奴人就是匈奴人,以为叫北漠就显得高大上了?
  “皇兄是想听假话还是真话?”宁舒直直地看着李温。
  李温挑了挑眉头,“说便是了。”
  宁舒跪在地上,咬了咬嘴唇说道:“臣妹不想去和亲,。”
  “哦,理由?”李温表情淡淡的,似乎不奇怪宁舒的拒绝。
  “臣妹已经和赫连英交过手了,他很厉害,他的上头还压着一个更厉害的大王子。”宁舒咬牙切齿说道,从来到这个世界,宁舒就把原主和亲的对象了解清楚了,根据原主的记忆,原主嫁过去,两人就斗得很厉害。
  “动过手了,可伤到了?”李温的眼波潋滟,看着宁舒的眼神很柔和。
  “皇兄,强盗就是强盗,匈奴人大雍边境掠夺,杀害大雍朝的子民,这样的强盗行为就不应该得到宽恕,臣妹享受了皇族的荣耀,可以去和亲,回报皇族,但是这样的行为只能助长对方气焰。”
  “堂堂大雍朝居然这样妥协,如何对得起那些边境的子民。”宁舒咬牙说道。
  “而且这次来,匈奴人不禁要娶走大雍朝的公主,还要刮走民脂民膏,这种事情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宁舒的语气有些悲愤,这已经不是在劝说李温了,而是原主心中的感觉。
  原主亲眼见到边境的子民被抓去做奴隶,只是那个时候的原主自身都身处在地狱中,痛苦挣扎,比那些奴隶活的更加悲惨。
  李温的脸色有些冷,不知道是因为宁舒的话,还是因为其他的,现在的李温身上气势很冷,皇帝的威严和肃穆让宁舒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宁舒咬了咬牙,跪在地上,铿锵有力地说道:“皇兄,臣妹愿意成为皇兄的马前卒,让皇兄的王朝成为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四方来拜的王朝。”
  李温一愣,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宁舒,说道:“你想要怎么做?”
  “把匈奴人伸进大雍的手斩断,再打它害怕,臣妹愿意挂帅去战场,至死方休。”宁舒铿锵有力地说道,就连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李温的嘴角露出了笑容,绕过书桌,走到宁舒的面前,伸出手扶起宁舒,有些失笑地说道:“古往今来,哪有女子挂帅的?”
  太多了,花木兰,穆桂英,好像这个世界没有先例。
  “朕不会让你去和亲的,至于挂帅的事情,朕再考虑考虑,去用膳吧。”李温温和地说道,到有点哥哥的样子,“嘉惠,你懂事了。”
  每次听到李温说懂事了,宁舒都大汗啊
  出了御书房,宁舒整个人的身体虚软了,后背上都是冷汗,心头的大石终于放下了。
  回到兰苑殿,宁舒吃了一点东西,就躺在他床上呼呼大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妙晴给叫醒了,说是有招待北漠使节团的宴会。
  宁舒脱下了轻便的骑服,穿上了久违华贵的公主宫装,头上插满了头饰,深衣长袖,繁复无比,宁舒都感觉有些不习惯了,感觉脖子都要被头上的东西给压歪了。
  妙晴想要跟着宁舒去,但是宁舒怎么会让她如愿,就要让她看不到李温,旱死你。
  在妙晴幽怨怨恨又隐藏得很深的眼神,宁舒朝宴会大殿走去。
  大殿里灯火通明,丝竹声倾泻在大殿里每个角落,混合着让人心醉的就像,构成了让人沉迷的浮华和享乐。
  宁舒走进大厅里,让宫殿里的气氛沉凝了一下,众人都看着宁舒,宁舒心里操蛋,这些男人自己享乐,用一个女人去和亲换来和平,还是不是男人啊。
  “嘉惠,到朕这里来。”李温朝宁舒招手。
  宁舒无视北漠使节团那边二王子强势的眼神,走到李温面前,朝李温行礼,然后坐到了自己的位置。
  赫连英的眼神如影随形,宁舒感觉就像是钉子一样扎在自己的身上,非常不舒服。
  看你妹啊,宁舒朝赫连英瞪了一眼,然后愣了一下,之前和这个家伙打架,现在一看,这个家伙长得还真是狂野,披散着头发,领口微微敞开,脖子上挂着估计是狼牙串起来的项链,蜂腰窄臀,皮肤是古铜色的,轮廓深邃,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阳刚和野性。
  和大雍朝男子不一样,大雍朝男子讲究优雅清贵。
  啧啧,长得再好也掩盖不好了他的渣属性,性子狂野残忍,这样的男人对于女人来说就是噩梦。
  见宁舒打量自己,二王子赫连英朝宁舒露出了森白的牙齿,眼神带着势在必得的决心,尤其是对方清冷的眼神打量过来的时候,赫连英觉得自己的心脏里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了。
  就像是野狼发现了目标,带着残忍的注视和期待。
  和之前的穿着轻便的衣服不一样,英姿飒爽,浑身都带着一股凌厉,现在一身华丽,神色清冷,在华服的衬托下,显得异常地骄傲和尊贵。
  赫连英突然笑起来,森白牙齿在灯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了雪白的亮光,让人看了心里发寒。
  赫连英举着酒杯,遥遥朝宁舒尽了一杯酒,眼神灼灼发光,宁舒嗤笑了一声,转过头去没有看他,也当作是没有看到赫连英敬酒的举动。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