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将军爱村姑 28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段星徽也知道军队里有人图谋不轨,实在是嘉惠公主一个女人在队伍中,让这一帮子的男人蠢蠢yù动。
  段星徽本来是关心她,走上去去问问,但是对方直接不客气地说:“你觉得本宫会出什么事情?”
  让段星徽心里一窒,很是恼怒,他只是关心她,干嘛用这样警惕的眼神看着他。
  嘉惠公主对他的感情变的太快了,导致段星徽觉得之前嘉惠公主钟情于他就跟梦一场。
  段星徽讨了一个没趣,调转马头就离开了,去护卫沈峰大元帅的安全了。
  行军队伍还在向前,这么长时间走下来,宁舒都有些吃不消了,行军将近了十多天,在此之间,宁舒的大腿磨破皮了,被逼得没有办法了,宁舒居然无师自通自己缝了软绵绵的垫子,绑在腿上,总算是没有那么痛了。
  而且队伍中一些人的胆子似乎是越来越大了,也许是在慢慢试探宁舒的底线,一些人心里更加有个疯狂的想法,那就是把嘉惠公主当成军,妓。
  宁舒知道了,只是冷笑了一声,对于这些靠近她帐篷的人,不管是谁,直接派头盖脸就是一顿抽。
  似乎是见识到了宁舒的凶残,这些人也不太敢在宁舒的帐篷面前转悠,就是路过,都可能被抽一顿。
  于是宁舒的帐篷几乎成了真空地带,宁舒对此表示很满意,这些人就是贱,只有对他狠才知道怕。
  行军的队伍越往前,就显得越荒凉了,大片大片的土地没有人耕种,就算是一些种上粮食的土地,也被人糟蹋得不成样子。
  匈奴鞑子就是把大雍朝边境的百姓当成了肥羊,等到羊毛长长了,就来收刮一次,冬天没有粮食,也来收刮。
  宁舒的心里很是愤慨,匈奴鞑子人高马大的,自己不思劳作,就知道掠夺。
  沈峰也是一脸悲痛,抚mō着有些发白的胡子,看着周围,叹了一口气,说道:“活在边境的百姓真的太苦了。”
  沈峰还没有见过作为被鞑子掳走的百姓,有多苦,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替鞑子干活,而鞑子喝着酒,甩着鞭子抽打这些奴隶。
  宁舒的心里剧烈波动,恨不得立刻和这些可恶的匈奴人打上一场。
  越靠近边境,将士的心就越沉重,这里村庄荒凉,基本都看不到什么人,而且越越靠近边疆,土地沙漠化就越严重。
  沈峰找了一个荒凉的村庄安营扎寨,这个村庄里都是一些老弱病残,衣不蔽体的孩子冻得嘴唇都发紫了,身上都是一些烂棉絮,根本就不足以裹体。
  看到军队,村子里的人脸上都露出了惊骇和绝望的神色,即便是这些军队没有穿着匈奴人的服侍,但是却让这些人同样害怕。
  雁过拔毛,兵过如梳,所以这些百姓才如此仓皇和失措。
  宁舒发酸,朝沈峰说道:“元帅,我们还是不进村了,不适合叨扰老百姓。”
  沈峰看着这些人吓得身体都在颤抖,下令直接在村子的不远处安营扎寨,并且下令不准去叨扰百姓。
  宁舒坐在自己的帐篷里,把包在腿上的软垫取下来,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行军,马鞍已经把大腿给磨破了,幸好还有软垫,才没有加剧。
  宁舒洒了一些药粉在有些通红的地方,突然耳朵动了动,她似乎听到了女子的呼救声。
  宁舒连忙出了帐篷,这会天色有些暗了,宁舒似乎听到了马蹄声。
  宁舒踩着树干,直接爬上了一个棵树,举目远眺,看到不远处的一条尘土飞扬的道路上,不到二十个的匈奴鞑子骑着马,逗弄在前面极力奔跑的女子。
  一个个男人的脸上露出了极度残忍和戏谑的笑容,脸上带着猫捉老鼠的兴味。
  宁舒运气,跳下树,直接朝最大的帐篷走去,进入帐篷朝沈峰说道:“元帅,前面发现了鞑子的踪迹,希望元帅能够派一队兵给末将。”
  沈峰听到这个话,朝帐篷的将领问道:“谁愿意和左前锋一起去。”
  嘉惠公主的地位除了沈峰就是她最大了,而这些男人都不愿意屈居于一个女人之下。
  宁舒看到这些人这种态度,一甩鞭子说道:“跟本宫走,不走本宫抽死你丫的。”
  首先段星徽站了出来,然后拍了一直将近一百人的队伍,朝那边行去。
  等到了目的的时候,宁舒就看到了这些匈奴居然抓住了女子,把她身上的衣服都给撕了,露出了白花花的身体。
  一圈匈奴人围着这个女子,嘴里发出放肆而yín邪的笑容,和女子惊慌失措的叫喊上和怒骂声混合在一起。
  看到这一幕,宁舒头上都要冒烟了,骑马过去,直接给已经压在女人身上的男人一鞭子。
  那个男子正打算提枪的时候,突然被人抽了鞭子,而且还是抽在脊背上了,短时感觉的身体痛侧心扉,接下来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都麻木了。
  宁舒这鞭子,直接将男人的脊椎给伤了,一时间没有了行动能力了。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惊住了,愣愣地看着甩鞭子的伤了人,眼中都露出了惊叹又惊惧的眼神。
  宁舒扯着众人不注意,直接斜跨在马背上,弯下腰来、拽着地上的女人的胳膊,一使劲将她拽上了马背。
  女子愣愣地看着宁舒,似乎陷入了宁舒清冷的眼眸中了。
  鞑子见自己的战利品被人抢走了,都气得哇哇叫,在这边境,匈奴人都是无往不利的,从来还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
  宁舒脱下自己后背的红色披风,罩在女人的身上,一直到现在,那个女子似乎都没有反映过来,直到披风罩在她的身上,女子身体才颤抖了一下,低着头没有说话。
  一会的功夫,后面的队伍也跟上来了,段星徽看到前面的匈奴鞑子,颇有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意思,上次他就是中了这些鞑子的计,导致他的将军之位都被撸了。
  鞑子先是愤怒地说着宁舒听不懂的话,现在看到来了这么多人的,其中一个鞑子结结巴巴地说着大雍朝的语言,“你们……不是边境的守兵。”
  大雍朝边境的兵都被他们打怕了,看到他们都绕道走,他们才能在大雍朝的土地上肆意妄为。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