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将军爱村姑 29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宁舒眯着眼睛看着面前这些鞑子,在大雍朝的土地上,伤害大雍朝的子民,jiān污大雍朝的女子。
  这些强盗如此嚣张,宁舒直接气笑了,尤其是听到其中一个鞑子说什么赶紧放开女子。
  “把那个女人给我,你……你这个大雍朝的男人长得比女人还好看。”鞑子的脸上露出了垂涎的神色。
  宁舒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在加上头上带着头盔,一时间还真看不出宁舒是女人,看着就是一个极漂亮的男人。
  宁舒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旁边的段星徽就大声呵斥,“放肆的东西。”
  “把这些人都给我活捉了。”宁舒的声音清脆和森冷,却让对面的鞑子们浑身都颤抖了一下,脸上露出了极度享受的神色,似乎三伏天淋了一桶冰水一样爽快。
  看着宁舒的眼神发亮,连口水都要流出来的猪哥样,“女子,还是一个极品女人啊。”
  宁舒怀中的女人听到宁舒的声音,也是愣愣地转头看着宁舒,眼中闪亮着。
  宁舒看着这些鞑子,他们这里这么多的人,这么有恃无恐,直接气笑了,“把这些王八蛋都给本宫抓起来。”
  本宫不抽的这些贱人叫娘,她就对不起本宫这声自称。
  段星徽一马当先,后面的队伍上去战斗了,宁舒看着这混乱的场面,这些鞑子确实骁勇,这边一百多人,对上不到二十个的鞑子,居然还有受伤的。
  啧啧,宁舒看的很糟心。
  就算是鞑子仗着身体的优势,但是架不住人多,一会的功夫就被擒住了,但是这些鞑子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害怕,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
  宁舒感觉也是醉了,手一甩,对那个叫的最凶的鞑子就是一鞭子,而且还是朝脸抽过去。
  “啊……”一瞬间鞑子的脸上就鲜血喷溅,连眼珠都都被抽瞎了。
  鞑子捂着自己的脸,痛的在地上打滚,一直骂骂咧咧的匈奴人一下就嘘声了,看着宁舒的眼神一样桀骜不驯,但是嘴上没有再骂骂咧咧了。
  “把这些人给我押下去。”宁舒冷漠地说道。
  但是这些鞑子以为宁舒不敢杀他们,立刻有蹦达了起来,朝宁舒叫嚷着,“大雍的孬兵,赶紧放了我们,不然到时候有你们好看的。”
  边境的士兵根本就不敢杀他们,更加害怕北漠的骑兵报复,这就是为什么被人抓住了,这鞑子根本就有恃无恐的样子。
  段星徽皱着眉头看着宁舒,朝宁舒悄声说道:“公主,在这么闹下去,对士气是一种打击。”
  宁舒嫌弃地看着段星徽,尤其看到他居然都要凑到自己耳边说话了,宁舒冷声说道:“说话就说话,凑这么近做什么?”
  咦,这句话好耳熟,这不是上个世界校医大叔的口头禅么,她怎么学会了?
  段星徽的脸色又红又白的,一时间无语。
  宁舒环视了大雍朝的士兵,就刚才才和二十个的鞑子抖了一场,就显得萎靡了,一些身上都还带伤了。
  宁舒看得真是糟心死了,直接一甩自己的鞭子,鞭子在爆发出了一阵森冷的声音,尤其现在是冬天,抽在人的身上,得多痛苦啊。
  鞑子看着宁舒手上的鞭子都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就连押着匈奴人的大雍的士兵都后退了一步,害怕被误伤了。
  宁舒歪着头,似乎有些疑惑地看着这些鞑子,疑惑地说道:“用你们谁来做猴子呢。”
  宁舒看着坐在她面前的女子,她的身体到现在都还在发抖。
  在女人的身上逞威风,宁舒对着最近的匈奴,就是一鞭子,而且还是下三路的地方。
  宁舒敢保证,这一边鞭子下去这个鞑子的物什就没有了。
  被抽中的鞑子发出了一声非人的叫声,躺在地上哀嚎,宁舒的鞭子没有停。
  宁舒咬着牙,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这是她第一次杀人,而且她必须要杀人,这不仅是要震慑这些鞑子,更加是要震慑大雍朝的将领士兵。
  如果她真的软弱下去了,先不说鞑子,就是大雍朝这些男人就会对她下毒手,最后的结果可能更加凄惨。
  被当成士兵泄yù一样的存在,天高皇帝远,这个时候的公主身份根本就没有什么威慑力。
  宁舒铆足了全力,被抽打的鞑子已经没有气息了,被宁舒抽打一次,他的身体就动一下,他的下面已经被宁舒抽的血肉模糊了。
  宁舒看着这一切,胃里翻腾着想要吐,可是宁舒深深忍住了。
  宁舒环视了了这些鞑子,接触到宁舒的眼神,这些鞑子都惊恐地低下头,宁舒又看向了自己阵地的人,被宁舒眼神扫过,这些士兵都条件反射捂住了自己的裆部。
  “收拾了一下,看着太影响心情了,本宫心情一不好的话。”宁舒的声音非常冷漠。
  立马就有人士兵来收拾地上被抽的不成rén形的鞑子,众人看着宁舒的眼神都带着惊惧。
  宁舒知道自己不一样了,她的手上已经沾上了鲜血,也许以后的世界也少不了杀戮和鲜血,宁舒只能坚定自己的心。
  她所做的一切,必须对得起自己的心。
  段星徽也眼神复杂地看着宁舒,尤其是看到她清冷漠然的眼神,手上拿着滴血的鞭子,残酷而邪魅,段星徽只觉得心脏在xiōng腔里剧烈跳动,分不清楚是什么感觉。
  但是有一个人看着宁舒的眼神是不同,她的眼神是发亮的,是崇拜的,还有深深的羡慕。
  宁舒对上她的眼神,勾着嘴角笑了一声,出声问道:“可敢杀鞑子?”
  “把刚才那个凌辱你的鞑子杀了,你敢不敢。”宁舒淡淡地说道,但是却让人心头发紧。
  女子古铜色的脸上带着坚毅,带着刻骨的仇恨说道:“我和鞑子仇深似海,鞑子杀了我的家人,我要杀鞑子为家人报仇。”
  女子接过宁舒手中的鞭子,走向之前已经把宁舒抽了一鞭子,压在女子身上的鞑子。
  鞑子的脸色抖了抖,朝女子龇牙咧嘴的,女子一边用宁舒的红披风遮住了次摞的身体,然后挥舞鞭子朝鞑子狠狠抽去。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