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将军爱村姑 32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宁舒本来是想给赫连英来一脚断子绝孙腿,但是赫连英飞快就闪过了,而宁舒也挣脱开了赫连英的控制,顺势鞭子一甩就朝赫连英的身上抽去。
  赫连英一时不察被鞭尾扫到,顿时感觉胳膊是上火烧火辣地疼,赫连英脸色一变,变得有些苍白了,连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
  宁舒一翻身上了马背,看着赫连英的样子,忍不住得意道:“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啊,本宫这鞭子是在辣椒水里泡过的,加了猛料了,感觉怎么样,而且你现在已经中毒了。”
  赫连英的眉头英挺的眉毛皱了皱,脸皮抽搐了一下,然后朝宁舒下笑了一下,露出了森冷的牙齿,“本王子就喜欢这个调调。”
  宁舒的眼皮抖了抖,这赫连英还真心变态,都这样还能跟她谈笑风生。
  “二王子……”听到宁舒说鞭子上有毒,赫连英身后的人都非常担忧,用阴狠的眼神看着宁舒,“卑鄙的大雍女人。”
  哈哈,这些鞑子还好意思说她无耻,再无耻也无耻不过这些烧杀抢掠的鞑子,强盗老鼠一样的东西,也配说别人无耻。
  赫连英没有理睬手下人的担心,反而对着宁舒,伸出了舌头添了一下嘴唇,邪魅又狂狷,“除了嘉惠,所有人都杀光。”
  “是……”
  宁舒的脸色沉沉了,沉声说道:“将士们,鞑子在我们国土上践踏,欺凌我们的妻女,要把这些强盗赶出我们的国土,保卫国家,保护我们的妻女。”
  “保家卫国。”一阵低沉又悲壮的响彻林间,士兵的脸上都带着悲壮和必死的决心,看着前面举着鞭子的嘉惠公主,众人一股股热血涌上了心头。
  赫连英阴骘地看着宁舒,“你以为这些人真的可以打败本王子的骑兵?”
  “嘉惠,跟本王子走,本王子会给你无上的荣耀,你将是本王子这辈子的女人,唯一的女人。”赫连英的手上沾着鲜血,朝宁舒伸出手,他手上的鲜血滴在尘土里,看着残酷而妖娆。
  宁舒冷笑了一声,对着朝她冲过来的鞑子骑兵,甩出鞭子直接缠上的鞑子的脖子,鞑子的脖子顿时鲜血淋淋,挣扎了两下就没有气息了。
  “赫连英,本宫是大雍的公主,本宫的荣耀自有大雍给,本宫就是死也死在大雍的国土上,让本宫跟你走,做你的春秋大梦。”宁舒呵斥。
  赫连英摇了摇头,看着宁舒的眼神带着诡谲的缠绵,说道:“本王子就喜欢你这样,你似乎比北漠的女子还要野性呢。”
  宁舒:这贱人自我感觉也太好了吧。
  刀匠碰撞的声音,鲜血喷涌,刀剑刺破身体的声音,哀嚎痛苦,宁舒紧紧咬着牙,眼角甚至看到了鞑子的马匹从大雍士兵的尸体上践踏而过,骨骼破碎。
  宁舒的心里涌起一股难以yù说的悲伤和仇恨,对着冲过来的鞑子骑兵,鞭子直抽面门,倒刺勾入鞑子的面皮上,甚至眼睛里,拔出来的时候连眼球都扯出来的。
  “驾,驾……”远处终于传来马蹄声,一直等待救援到来,只是到现在才来。
  一个大雍将带兵过来了,看到满地的尸首,连声说道:“对阵鞑子。”
  赫连英带来的骑兵并不是很多,面对这么多人的,赫连英看着一脸满脸鲜血,只露出清亮眼睛的宁舒,然后朝自己的部下说道:“回来。”
  鞑子骑兵立刻就飞快龟缩到了赫连英的身后,和大雍严正以待。
  宁舒mō了一把脸上的鲜血,鼻尖都冲刺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让人感觉直yù呕吐。
  宁舒不敢大意,和赫连英对视着,握着鞭子的手在微微颤抖着,赫连英朝宁舒闲适一笑,明明已经受伤了,但是他除了脸色发白,好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
  真狠啊,对自己都如此狠。
  赫连英指着被俘虏的鞑子,淡淡地说道:“把北漠的勇士放了。”
  宁舒直接气笑了,现在是什么情况,忍不住说道:“本宫不放如何,就算是你北漠的骑兵再怎么厉害,我大雍就用十条命来换你一个北漠鞑子,十个不行就用一百个来换。”
  赫连英的瞳孔缩了缩,突然笑了起来,看着宁舒的眼神越来越亮,最后笑了起来,这笑容中居然带着一股的欣赏,赫连英伸出手指,在自己的嘴唇上磨砂了一下。
  “难以想到在繁华醉生梦死的地方还有这样的骨气,连大雍边境守将都不敢跟本王子如此说话,嘉惠,你不应该生在大雍,而是应该是驰骋在草原的女人。”
  宁舒嗤笑了一声,为了不跟你和亲,什么代价都能付出。
  现在宁舒都不知道这任务能不能完成,国家和国家之间碰撞,个人真的太渺小了,她必须要为原主摆脱这个男人。
  现在看来,剧情的力量太强大了,她摆脱了和亲,但是赫连英这个男人居然缠上来了。
  男人都是贱,得不到就是好的,原主和她和亲,她对原主残忍无比,现在居然让跟他走,简直是把大雍,把李温的脸皮往地上踩。
  赫连英这样做更有可能是打击大雍的士气,想象一下自己国家的公主不顾礼义廉耻,跟着敌方的王子跑了,而且之前还是和亲对象,简直就是一个大笑话。
  简直是遗臭万年。
  宁舒嗤笑了一声,“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的地方,没有三纲五常,的北漠岂是本宫这个冰清玉洁的人儿呆的地方,赫连英,从哪来就滚回哪里,死开。”
  赫连英的脸色越来越白了,听着宁舒的话生生吐了一口血,当然,赫连英厚脸皮的人怎么会被宁舒气吐血,而是毒发了。
  “你真的下毒了。”赫连英mō了一下嘴角的黑血。
  宁舒无辜地摊摊手,“本宫是个诚实的人,从来不说谎。”
  赫连英的眼神在宁舒的脸上扫描着,一寸一寸地刮过,然后张扬一笑,“嘉惠公主,你就准备好这一辈子被本王子纠缠吧。”
  “本宫好怕怕啊。”宁舒拍了拍心口,“本宫就喜欢看你挠心挠肺的又得不到本宫的样子。”
  “走……”赫连英又吐了口血,朝北漠骑兵下命令。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