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召唤女王25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宁舒看着都分外不服气的穆子棋,直接跟小草说道:“抽他丫的。”
  “抽?”小草声音迷茫。
  “用你的藤条往他身上抽,不抽死了就行了。”宁舒把玩着手中的花朵。
  小草扬起藤蔓,啪啪啪就往穆子棋身上抽,穆子棋顿时感觉皮肉都要裂开了样,疼得闷哼了出声。
  小草似乎发现了好玩的,异常兴奋地抽穆子棋,很快穆子棋就被抽地身的伤,衣服都破了,鲜血渗了出来。
  连带着穆子棋的召唤兽鸾凤都挨了不少的鞭子,鸾凤呜咽着,看着分外地可怜。
  穆子棋恨恨地抬起头看着宁舒,将自己召唤兽收了起来。
  他两个召唤兽都已经受伤了,要养好召唤兽的伤,需要段时间,他就没有办法再接着参加比赛了。
  宁舒笑眯眯的,真的好喜欢你现在的表情哦。
  就喜欢把你踩在脚下,就喜欢看你挣扎,虐得你像朵揉碎的栀子花,就喜欢看你讨厌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啪……”又藤蔓打在身上,穆子棋的脸都痛得扭曲了,朝导师喊道:“我认输。”
  “岳……岳双双胜。”导师连忙喊道。
  小草托着宁舒慢慢降下来了,宁舒从椅子上起来了,走到穆子棋的面前,穆子棋的衣服已经破了,破的地方沾着血迹。
  满脸汗水打湿了鬓角,看着真有股凌虐的美,配着张俊脸,让人心里分外sǎo.动,宁舒心里就蠢蠢yù动。
  真的好想抽死他!
  宁舒把之前连冰梦塞给自己的药剂扔给穆子棋,穆子棋抬起头眼睛赤红地看着宁舒,好像是受到了什么极致的侮辱,张脸扭曲地不能看了。
  “虽然是比试点到即止,但是难免有失手的时候,这药剂你拿着。”宁舒和善地说道。
  穆子棋听到这话,脸都憋青了。
  “同学,把藤蔓解开。”导师朝宁舒说道。
  “对哦,我差点都忘了。”宁舒点点头,让小草将藤蔓收了起来。
  小草悬浮在宁舒的身旁,看着就是株普通的草。
  但是现在没人认为他是株普通的草。
  宁舒下了擂台,朝座位走去,挡在宁舒面前的人都默默让开道,盯着宁舒身旁的株草。
  连冰梦挡在宁舒的面前,宁舒和她对视着。
  “岳双双,你不觉得你刚才有点过分了吗?”连冰梦不赞同地说道。
  宁舒面无表情,“哪里过分?”
  “你根本就是在故意羞辱人。”连冰梦忿忿不平地说道。
  “我没有呀,穆子棋之前不也是这样做的吗?”把人凌虐顿,再扔瓶高级药剂。
  哦,穆子棋可以那么做,她就不可以那么做。
  连冰梦叹了口气,“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他的姐姐去世了,你把他打败了就算了,他都被你捆住了,你怎么还鞭打她。”
  “亏得你喜欢他,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心里的难受。”连冰梦看着宁舒,“你刚才太嚣张了。”
  “没有,我只抽了穆子棋,没有抽其他人呀。”宁舒笑眯眯地说道,如果不是小草,她有可能就会被烧毁容,要么就是决斗失败了。
  为毛穆子棋做什么事情就是理所应当,连冰梦选择性无视,她做不行了。
  自己人怎么做都是对的,别人这么做就是错的。
  “我真是跟你说不通。”连冰梦摇了摇头,“我现在正式向你发起挑战,穆子棋是我的伙伴,我有权利替他讨回公道。”
  穆子棋正被担架抬下擂台,听到连冰梦这话,愣愣地看着连冰梦,朝连冰梦笑了笑,似乎被感动了,眼睛都有水花了。
  宁舒:……
  “岳双双,你现在已经这么厉害了,会接我的挑战吧。”连冰梦说道。
  妈的神经病啊!
  宁舒感觉相当无语。
  “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挑战,连冰梦,你都是自话自说,活在自己臆想世界吗?”宁舒没好气地说道。
  连冰梦愣了下,以前的岳双双从来不会这么跟自己说话,果然是觉得有了实力就有底气了。
  “我总得为我的伙伴讨回公道,不然别人以为我们佣兵团的人可以被人随便欺负。”连冰梦的表情冷了下来,正视宁舒。
  “这里是学院,这只是学院的比赛,我什么时候欺负穆子棋了,连穆子棋不都说了比试难免有失手的时候,你现在凭这个找我的麻烦,连冰梦,你不觉得你有点无理取闹了吗?”
  连冰梦冷笑了声,“我无理取闹,我所看到的是你故意公报私仇,故意羞辱穆子棋。”
  宁舒:“……”我去。
  总是以自我为中心。
  “你眼瞎了吗,之前的穆子棋不也这样做的吗?”宁舒不耐烦地说道,跟连冰梦纠缠怪没意思的。
  就好像是在讨论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样。
  “你觉得你是大义凌然替那些人讨回公道吗,我不管别人,我的心只装得下我的伙伴,其他人我管不了,谁要欺负的伙伴,虽远必诛。”连冰梦的表情越发冰冷了。
  “让开。”宁舒已经不想跟连冰梦说话了。
  “你答应了我的挑战?”连冰梦寸步不让,挡在宁舒的面前。
  宁舒表情冷漠,“我真是服了你了。”
  “岳双双,我对你也挺服气,这么装真的有意思吗?”连冰梦不虞地说道,“非要装成个弱者,这样有意思吗?”
  “我从来没有说我是弱者,你的废材名声是谣传的,我的废材名声也是谣传的。”宁舒淡淡地说道。
  闻导师走了过来,板着张脸,闻导师向都是温柔的,还是头次看见他生气的样子。
  “还要决斗,没有上台跟其他人比赛,自己人先斗得你死我活的。”闻导师面色不虞地看着连冰梦,“比试肯定会有损伤的,你这是在闹什么,穆子棋确实输了。”
  “导师……”连冰梦见闻导师不站在自己这边,有些委屈地喊道。
  “你们能进前五十,到时候在擂台上,随便打,这样堵着好看吗?”闻导师的声音很低沉,让他浑身上下都充斥着股让人心颤的威压。
  别忘了,这个男人可是个强者,温柔是表象。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