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 召唤女王34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小草将俩连冰梦和穆子棋捆了起来,兴冲冲朝宁舒问道:“主人,现在我是不是可以抽他们了?”
  宁舒总觉得小草学坏了,从哪里学的怪毛病。
  “岳双双,比赛已经结束了。”闻导师站在黄金龙身上,朝宁舒说道:“后面的人还要比赛呢。”
  “哦……”宁舒让小草把两人松开。
  哪怕闻导师现在替她说话,连冰梦的心中都对闻导师产生种恨意,她对闻导师有好感,但是闻导师却偏心岳双双。
  觉得岳双双强大就偏心岳双双。
  君既无心我便休。
  “岳双双,我是不会忘了你杀了我的召唤兽。”连冰梦被藤蔓松开了,连忙捡起了地上的珠子,愤愤朝宁舒喊道。
  宁舒刚想说话,猛地转头看向了远处的天空,那边有片黑压压的东西朝这边来了。
  而且速度很快,黑点越来越大。
  闻导师也看着那边。
  很快就飞到了学院的上方,是群狮鹫队,每只狮鹫的背上都站着个穿着铠甲的侍卫。
  “是帝国的狮鹫队……”
  “狮鹫队来我们学院做什么……”
  学员们议论纷纷的。
  宁舒第时间反应过来了,狮鹫队是穆子棋祖父手下的神兵利器。
  宁舒抬起头看着狮鹫队最前的人,这是个身体硬朗,胡子有些微微发白的男人,站在只巨大的鸟儿身上。
  这只鸟儿浑身的羽毛煞是好看。
  像放大了很多倍的孔雀,跟死在食人树的穆小姐的召唤兽长得很像,但是这只鸟可比穆小姐的强大很多。
  “祖父……”穆子棋看到穆元帅,连忙喊道,表情讪讪的,拉了拉自己身上的破衣服。
  穆元帅低着头看到自己孙子身上的伤,“怎么弄得这么狼狈?”
  穆子棋低着头没说话。
  “穆元帅,大驾召唤学院有什么事情,而且还是带着狮鹫队,你这么做有点不妥。”闻导师站在黄金龙的龙头上,温和地说道。
  “闻导师,今天就先叨扰下,过来是为了我死去的那个孙女讨个公道。”穆元帅客气地说道,却也并不怕召唤学院。
  闻导师面色不变,“据我所知,你的孙女已经从召唤学院毕业了,现在讨什么公道,穆元帅,我们召唤学院虽然没有狮鹫队,但也不惧怕狮鹫队。”
  召唤学院没有强者,怎么可能在诸国之间矗立。
  穆元帅mō了mō有些发白的胡子,出声道:“我过来只是缉拿杀我女儿的凶手,请闻导师行个方便。”
  国将帅,帝国顶梁柱跟闻导师这么说话,还是相当给面子了。
  宁舒的心中瞬间产生了不太好的预感,妈哒,该不是查到她的身上了吧。
  严格来说,穆家大小姐是被食人树杀死的,她最多算见死不救加搜刮了穆小姐身上的钱财。
  闻导师问道:“是什么人?”
  “你来说是谁?”穆元帅招了招手,个侍卫押了个人上来。
  宁舒看,居然是大勇。
  大勇浑身鲜血淋漓,嘴角留着血液,显然是被人用了重刑。
  穆家居然查到了大勇的身上。
  宁舒心里转过各种思量,想要让小草缠住穆子棋,但是有异动的话会让自己陷入不利的局面。
  “看看,这里有没有你说的人?”穆元帅mō着胡子朝大勇说道。
  大勇的眼神停留在宁舒的身上,“师傅。”
  “你没事吧。”宁舒朝大勇问道。
  大勇摇了摇头。
  穆元帅说道:“行人去了陨落山脉,就只有你们两个活下来了,我孙女身上的钱财都被洗劫空了,还说不是你们,我到你家去查了,你家本来贫如洗,现在居然从家里搜出了不少金币。”
  宁舒脸色变了变,“你把我的父母怎么样了?”
  “关押天牢了。”穆元帅淡淡地说道,“穆家有天赋的子女死了,总得付出代价,不光冒犯贵族,还暗杀贵族。”
  宁舒额头的青筋冒了冒,剧情真特么操蛋,岳家人还是遭殃了。
  当初岳双双拿着匕首从后面袭击连冰梦,岳双双的家人也遭罪了。
  “姐姐……”小豆丁跑到擂台上,挡在宁舒的面前,“你们休想伤害我的姐姐。”
  宁舒将小豆丁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冷着脸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当初我和大勇参加了佣兵的队伍,就是护送穆小姐去陨落山脉的碧波寒潭摘取雪魄莲子。”
  “所有人都被穆家的供奉李老全都杀了,当诱饵,我当机立断拉着大勇跑了。”
  “元帅,跟这个佣兵说的样。”侍卫朝穆元帅说道。
  穆元帅淡淡地说道:“可是你却返回了陨落山脉。”
  “不管怎样,你都要为我的孙女赔命。”穆元帅说道。
  “祖父,真的是她杀了姐姐?”穆子棋眼睛赤红地看着宁舒,“岳双双,你真是心狠手辣,我姐姐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她。”
  “我说过了,我没有杀她。”宁舒仰着下巴,“反而是你们穆家人杀了佣兵,如果不是我们跑得快,已经被穆家供奉的大蛇给毒死了。”
  “我根本就没有能力杀穆家小姐,我家的钱是我自己杀魔兽换的金币。”宁舒大声喊道,“没有真凭实据,你凭什么抓我的父母,把我的父母打入大牢。”
  “自然是调查清楚了才会抓人,你要证据自然会给你,抓起来……”穆元帅挥手,狮鹫队就朝宁舒冲过去。
  小草伸出了数不清的藤蔓,缠住了朝宁舒冲过来的狮鹫队。
  小豆丁伸出去拳头砸向侍卫,直接将侍卫给打飞了。
  整个擂台上铺满了藤蔓,侍卫根本就不能进宁舒的身。
  宁舒悬空而立,冷冷和穆元帅对视着,“穆元帅说的证据是什么,拿不出证据,我绝不束手就擒。”
  “你现在要做的是证明自己不是凶手,而不是问本帅要证据。”穆元帅背着手站在巨鸟的背上。
  宁舒:……我去。
  要证明自己没罪,这跟要他得证明自己是岳双双,名字叫岳双双有什么区别。
  被扣上杀人罪名,还要证明自己没罪。
  难道不是该证明她有罪吗?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