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虽然不是坏人,可也不是什么好人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正文]第84章 虽然不是坏人,可也不是什么好人
  ? 冷焱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浓眉越锁越深,她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这么对他说话,更气人的是,她的注意力竟然全在一只流làng狗身上。
  他无法忍受她对他的视而不见,看来,他刚才就该摔死那只狗,看她怎么样?
  开着车进了别墅,才刚一下了车,就听到大厅里传来了王秀琴的声音。
  “若曦,你这是干什么呀?从哪里抱回来这么脏的狗啊?赶紧扔出去!”王秀琴瞪着江若曦,再看看她怀里抱着脏得不得了的流làng狗。
  “妈,球球洗一洗就不会脏了,把它扔了多可怜啊!”江若曦正说着,球球就从她的怀里挣扎开,跳到了地上,在光洁的地面上印上了一只只脚印。
  王秀琴惊叫一声,“你看看,你看看,刚拖的地,又这么脏了!”还一直退避着,不让球球碰到自己,就像避着牛鬼蛇神一般,“好了好了,赶紧扔出去,谁知道这狗有没有狂犬病什么?”
  江若曦赶紧弯身重新将球球抱起,“妈,这里我来拖,我可不可以先上楼把球球洗一洗啊?”怀里的小狗像是得意般地晃着小尾巴。
  “先把你自己洗一洗,不就让你收拾花园吗,弄得这副模样,你是不是就等老爷回来,想要让老爷看到你这个样子,然后告我一状啊?顺便说说你的委屈啊!”王秀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像什么样子,要是让别人看到你这副模样,得叫冷家的面子往哪放啊!”
  江若曦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这时,冷焱迈步走进了大厅,“妈,怎么了,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啊?”他明明站在大厅外可是已经听到将王秀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了,却又装作不知情地问道,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
  王秀琴在沙上坐下,“哦,是焱回来了啊!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啊?”一听到冷焱的声音,王秀琴的态度倒也有点收敛了。
  冷焱看了一眼江若曦,“若曦,你怎么弄得这么脏啊?去楼上洗一洗。”他冷着声对江若曦说着。
  江若曦看了一眼王秀琴,见她也没有开口了,如大赦般地快转身朝楼上走去。
  王秀琴叫来了佣人,叫了两三声之后,一名佣人才跑了过来,“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都干什么去了!叫了那么多声才来,没看到地上都是脚印吗?赶紧收拾一下。像什么样子啊!等会老爷都回来了,想让老爷看到这副样子吗?我真是花钱白请你们了!”王秀琴只能将所有的怒气都到一无辜的佣人身上。
  王秀琴怒目地瞪着佣人,“还傻站着干什么呀?赶紧把这里收拾好,真不知道花钱请你们回来干什么的!一个个的是不是都想气死我呀!”
  “是的,夫人。我马上就收拾。”佣人用最快的度离开了她的视线。
  冷焱优雅地坐在沙上,“妈,生这么大气做什么,这里收拾一下就好了,万一气出什么病来,可就不划算了,您说是吗?”
  “唉,若曦也真是的,要养狗就去宠物店买嘛,什么名贵的狗没有啊,怎么无缘无故地抱只流làng狗回来呢?弄得客厅这么脏。”王秀琴淡淡地抱怨着。
  “妈,既然若曦喜欢,就随她去吧,你要是真的这么不喜欢看到狗的话,我会让若曦带到公寓去的,绝不会让你烦心。”冷焱淡淡地说着,一张锐利的黝黑双眸瞥了一眼王秀琴。
  王秀琴就算心里很不高兴,可是,她也不能明着说什么,除了自己生闷气,还能怎么做?
  冷焱站起身,“妈,那我就先上楼陪陪若曦了。”他没有多作停留,便转身走上了旋转复古的镂空雕花楼梯。
  王秀琴看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楼道上,端起了茶几上的茶,喝了一口水,哼,一个个真的都是翅膀长硬了,竟然不把她放在眼里,她一定不会让他们得逞,也不会让他嚣张太久的!
  江若曦蹲在浴室的瓷砖地板上,将球球放到一个盆里洗着,“哎呀,你不要乱动啦!把我衣服溅湿了。”带着愉悦的小声抱怨着。
  许久之后,球球终于白白嫩嫩地出现在了江若曦的面前,“呀!真漂亮!”随后拿起了吹风机,吹着它的一身白毛。
  冷焱才进了房间,还未走到浴室门边,球球就开始呜呜地叫着,有些微微地抖。
  “怎么了?”江若曦轻轻地抚着它身上的毛,转头看了看倚在门边,深不见底的双眸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冷焱,再低头对着球球说着,“不怕,他不是坏人。”
  冷焱轻笑一声,“哈哈,原来在你眼中,我还不算个坏人啊!我在想,到底什么样的人,在你的心目中才算得上是一个坏人。”
  他的笑意很浅很淡,达不到他那双深邃黝黑的眸底。
  江若曦抱起球球,走到浴室门口,“虽然你不是什么坏人,可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不过,我还是谢谢你刚才替我解围。”轻轻地放下球球,“球球,你乖乖呆着哟。”
  冷焱伸手扣住她的手腕,眸底有一股看向了她被水溅湿的xiōng前,湿湿的衣衫贴在了肌肤上,淡粉色的内衣若隐若现。
  “你,你在看哪里?”双臂交叠遮在自己的身前,向后退一步。
  “放心!我对脏兮兮的女人没兴趣。”冷焱一敛眸光,挑眉一笑。
  江若曦怒瞪了他一眼,“那就别站在这里啊!”说完话,伸手拉过门,重重地关上了浴室的门。
  直到半小时后,江若曦才一身白色睡袍,一头长未干地披着,走出了浴室,竟然意外地看到冷焱坐在卧室的沙上抽着烟,不觉伸手拉了拉身前的浴袍,正要朝前走的脚步也停下。
  “看到我就这么害怕?”冷焱摁灭了手中的烟,双腿叠起,伟岸的身子舒适地靠进了沙里,黝黑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她。
  江若曦扬了扬唇,扯出了一抹笑,“我为什么要怕你啊?我是要找球球。”
  “你对这流làng狗倒挺好的。”冷焱的眸光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
  “不行吗?”江若曦回眸看他一眼,“球球,球球,别躲了,快出来。”
  整个房间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白色小狗,迈着步子走到了冷焱的面前,“是不是你把球球扔了?”
  “不过一条流làng狗而已,扔了就扔了。”冷焱一副满不在乎地看着她。
  “你。。。”江若曦生气地看向他,“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真的把球球扔了?”冷焱长臂一伸,将江若曦拉进了沙里。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