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回到七年前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让你给老娘把鸡棚屋顶修修,这点事都办不好,你吃屎长大的老娘白养你这么多年”
  阵刺耳的骂声,霍思宁睁开眼睛。
  感觉到额角阵抽痛,她忍不住伸手往额头上mō去。
  这mō竟然mō到了手猩红的鲜血。
  霍思宁愣住,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个破旧的庭院里,身下是堆破裂的瓦片和碎石。
  她不是被吴静宜害了,还扔到海里去了吗怎么会在这儿
  霍思宁的眼神有些呆滞,时间脑子里迷迷糊糊片空白,竟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你看看你办的好事碎了这么多砖瓦,你知不知道这又要làng费老娘多少钱少给我装模作样,躺在地上是等着老娘去给你收尸吗”
  个扫帚不由分说地飞了过来,直直砸在了霍思宁的身上。
  剧烈的疼痛让她倏地睁大了眼睛,望着眼前院子里的切
  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绿意,爬满整个院子的葡萄架上点缀着晶莹透亮的果实。
  她忍不住爬起来伸手去触碰那藤蔓上的串串葡萄,冰凉的质感让她又是惊讶又是不解。
  不过她的这番动作却是惹毛了院子里捣乱的霍龙江,霍思宁的手刚刚触碰到葡萄架,那边熊孩子就放开嗓子干嚎了起来:
  “妈,你快来啊,霍思宁这个贱人想要偷葡萄吃”
  霍思宁的手顿住,回过头就看到霍龙江张稚嫩的脸正冲着她幸灾乐祸地做鬼脸,霍思宁顿时傻眼了。
  那边徐莲听到儿子的嚎哭,三步并作两步从厨房里冲了出来。
  她的手里拎着把菜刀脸上满是怒意地瞪视着霍思宁。
  “贱蹄子,谁准许你手脚不干净偷葡萄吃的不要脸的小娼妇,就你这赔钱货还想要老娘送你上大学,呸,做你的春秋大梦”
  额头上磕破的伤口隐隐作痛,证明这切都不是她的幻觉。
  熟悉的庭院,肆意谩骂的舅妈,不怀好意的表弟
  霍思宁要是还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就是真傻了。
  她的心脏狂跳不止,眼眶涨得通红,攥紧的双手死死克制住想要仰天大笑的冲动。
  老天长眼啊,上辈子她活得那么狼狈,到最后竟然落到被人剖腹掏心沉尸海底的悲惨下场,看样子就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竟然让她重生了。;;;;;;;;
  大概是见到霍思宁额头冒出的鲜血,眼睛又片通红,让惯有些心软的舅舅霍勇产生了误会。
  霍勇以为霍思宁心里委屈,眼看着外甥女就要哭出来,他连忙站出来和稀泥。
  “算了算了,不就是摔碎了几块瓦吗,会儿我去修修。宁丫头你先回屋里把伤口处理下吧。”
  “就你烂好人是吧那些瓦都碎成这样你能修得好你要有这本事,怎么会跟个寄生虫样缩在家里,有本事你也出去赚钱啊个是窝囊废,个有爹生没娘养,我怎么就这么命苦,摊上你们霍家”
  见霍勇帮霍思宁说话,徐莲心中火气更盛,本来她是对着霍思宁怒骂的,这会儿却是转向了霍勇。
  不过骂归骂,她的双眼睛却仍然是恶狠狠地瞪着霍思宁。
  这番尖锐刺耳的谩骂足足持续了有半个小时,霍勇争不过徐莲,面上臊得通红低着头就出门了。
  霍思宁却是顾不上理会徐莲的指桑骂槐,她回到厢房之后就静静地站在穿衣镜前。
  望着镜子里那个梳着马尾辫,稚气未脱的花样少女,她的心情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平静。
  在路过客厅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挂在墙上的那本泛黄的日历,页面上那个醒目的时间数字分明在告诉她
  老天待她不薄。
  她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七年前,高考完的第二天。
  历史的轮盘尚未开始滚动,切都还来得及。
  霍思宁的视线落在了脖颈上,条黑色的细绳让她神情微愣。
  她下意识地抬起手将那个细绳从衣领内拉出来,个碧绿色的玉坠子落在了她的手上。
  这是个并不怎么起眼的玉净瓶坠子,不过拇指大小。
  但是瓶子晶莹剔透,懂点玉的人眼就能看出来那个坠子是个精致物件。
  这枚坠子是霍思宁母亲留给她的唯遗物。
  在霍思宁四五岁的时候,霍母生了场重病,因为医治不及时错过了治疗时间,最后丢下霍思宁撒手而去。
  之后霍思宁就直寄居在舅舅霍勇家。

  虽然对霍母的记忆早已经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模糊,但是霍思宁对霍母的思念之情不减。
  因此霍思宁十分宝贝那个坠子,直佩戴在脖子上从不离身。
  为了保住这个坠子不被舅妈徐莲抢走,她甚至甘愿承受徐莲次次的毒打和虐待。
  可是上辈子就是在高考后不久,吴静宜的十八岁生日,她为了所谓的闺蜜情谊,毫不犹豫地将玉坠子送给了她的好姐妹。
  就是这个坠子,带给了吴静宜锦衣玉食的豪门生活,也给霍思宁招来了杀身之祸。
  要不是吴静宜亲口告诉她真相,也许霍思宁辈子都想不明白。
  为什么昔日相互扶持形影不离的好姐妹在回到梁家之后骤然变脸,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冷淡,最后甚至与她断绝了联系。
  豪门大宅规矩多,有很多连家族子弟的交友都要干涉,霍思宁曾经以为吴静宜的那些行为都是因为梁家的干涉。
  为此霍思宁还曾隐隐担忧,生怕吴静宜初入豪门会受委屈。
  却不知道在数不尽的荣华富贵面前,她所谓的真情和友谊,其实不过是她的自以为是罢了。
  看着手中的玉坠,霍思宁的心情有些复杂。
  上辈子她沦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这个玉坠子才是真正的导火索吧
  前尘往事如过眼云烟,什么梁家,什么家传宝,于她而言不过是场笑话。
  虽然已经从吴静宜的口中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但是重生归来,霍思宁的心中却从未产生过要回到梁家当什么豪门千金的念头。
  既然这个坠子是无尽的祸患,那她还留着做什么呢索性不如毁了吧,没有了它,这辈子她才能过安稳平静的生活。
  霍思宁的眼中闪过痛苦和不舍,但是很快她就坚定了决心。
  狠下心肠,她手抓着玉坠子猛地朝着桌子上砸去。
  只听到声清脆的声响,玉净瓶瞬间碎成了数块。
  霍思宁下心释然,正准备将碎片清理干净。
  却不想在捏起瓶子碎片的瞬间,颗圆咕噜嘟的玉珠子从净瓶碎片里滚了出来,自桌子上滑落,弹跳了几下落在了霍思宁的脚边。
  霍思宁愣了愣,再三确认那颗珠子是从玉净瓶里掉出来的,她忍不住捡起那颗珠子仔细打量。
  那颗珠子直径约莫在厘米左右,通体呈碧绿色。
  和羊脂玉温润柔和的质感不同,这颗珠子虽然表面光滑圆润,晶莹透亮,但是握在手中却极为冰凉,好似块寒冰般。
  霍思宁的脸上露出了古怪之色。
  这个玉坠子她随身佩戴了这么多年,竟然从不曾注意到,在那净瓶里竟然还藏着颗这样奇怪的珠子。
  看了那几块玉净瓶碎片几眼,霍思宁的眼中有些疑惑。
  那个玉净瓶的颈口不过针眼大小,这颗珠子到底是怎么被人放进去的
  霍思宁心下觉得怪异,眼睛忍不住盯着那颗珠子猛瞧。
  就在这个时候,额头上磕破的伤口滴鲜血滴落下来,竟然不偏不斜刚巧掉在她手中的碧珠上。
  霍思宁尚未反应过来,那滴鲜血竟然直接渗透进了珠子内。
  霍思宁愣了愣,这时候诡异的幕发生了。
  那颗碧珠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般,竟然绽放出了青白的辉光。
  霍思宁吓了跳,慢慢地张大了嘴巴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青光艳潋间只见那枚珠子竟然飞速旋转了起来,漂浮在半空中,光芒也越来越盛,灼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霍思宁个闪神,那珠子竟然直接朝着她飞了过来。
  根本来不及躲避,那珠子直击她的额头,顺着她额头的伤口径直钻了进去。
  随着辉光渐渐消散,那珠子竟然消失不见了。
  霍思宁被眼前的这幕惊呆了。
  她被徐莲逼去修理鸡棚,没想到却从梯子上摔了下来,额头被划破了道足有半寸的伤口,这件事上辈子也同样发生了。
  也正是因为伤口处理不及时,上辈子她的额头上留下了个难看的伤疤,要留很长的齐刘海才能遮住。
  可是这会儿她看向穿衣镜,镜子里的她额头莹白如新,点受伤的痕迹也没有了。
  霍思宁傻傻地看着镜子里那个少女。
  要不是额间还能感觉到阵灼热,要不是她的手掌上还残留着干涸的血迹,她定会怀疑这切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