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再见吴静宜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颗珠子怎么会莫名其妙不见了,她的伤口又是怎么消失的
  霍思宁半晌才回过神来,心下片慌乱。;;;;;;;;;;;;;;;
  她有些理不清思路,但是有点她可以肯定的是,那颗古怪的珠子分明是钻到她的身体里去了。
  “我的神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端端地那颗珠子怎么会莫名其妙钻到她的身体里去难道是因为那滴血的缘故
  百思不得其解,又担心那颗珠子若是钻到自己的身体里会带来别的毛病,想到这,霍思宁顿时有些花容失色。
  “宁宁,你在家吗”门外忽然传来了喊声。
  “我在这儿。”
  听到有人叫自己,担心被人发现刚刚的古怪,霍思宁急忙端正了自己的神色,不假思索地就回了句。
  只是在回过身来看到进来的那个人是谁后,霍思宁的脸色却不由得僵住。
  恨意和怒火瞬间上涌,霍思宁急忙低下头掩饰住眼中的情绪。
  简单的绿色棉裙洗得近乎泛白,齐肩的学生短发清爽地披在双肩,粉嫩的皮肤,还有双明媚的大眼睛。
  七年前的吴静宜还是孤儿院里个平凡而普通的孤儿,生活过得并不好,却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看就知道是个十足的美人坯子。
  “宁宁,刚刚我就在外面,听到你舅妈骂你了,我看到你舅妈出门了才敢过来。”
  吴静宜并未察觉到霍思宁的异状,见霍思宁直低着头,她只当霍思宁是在哭才不敢抬头。
  眼中闪过幸灾乐祸,吴静宜故作关心地低声询问道。
  “你没事吧呀,你手上怎么都是血,你舅妈是不是又打你了”
  若是上辈子的霍思宁听到这番话定会感动不已,觉得吴静宜就是她的知心姐妹。
  可是得知了当年的真相,霍思宁这会儿再细想吴静宜的话,却只能感受到深深的恶意。
  霍思宁有些想不通,她和吴静宜相识多年,吴静宜过得不好是真的,可她虽然有人抚养,却是在霍家寄人篱下,境遇真要算起来也未必就比吴静宜好。网
  为什么吴静宜就这么见不得她好,居然心理阴暗地想要毁了她
  霍思宁深吸了几口气才压制住内心的愤怒,抬起头来僵硬地扯出个笑脸。
  “没事,你怎么来了”
  都说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
  为了不被小人惦记,霍思宁暂时还不打算和吴静宜撕破脸皮,所以她必须隐藏好自己的情绪。
  “你忘了今天要去学校填志愿,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你该不会是因为考得不好,所以连志愿都不打算填了吧”
  吴静宜纳闷地看了霍思宁眼,忽然记起昨天下了考场之后,霍思宁就直情绪低落,看起来点精神也没有的样子。
  难道是因为考试没发挥好的缘故
  想到这儿,吴静宜的心底竟隐隐有些高兴。
  听到吴静宜的这番话,霍思宁愣了愣,这才想起来她重生回到了高考的第二天。
  按照脑海中残留的模糊记忆,这天的确是要回学校填报志愿。
  不过提到高考志愿,霍思宁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她那份被偷走的录取通知书,记忆里吴静宜那张得意的笑脸怎么也挥之不去。
  霍思宁的双拳不由得攥紧,眼中寒光凛冽。
  既然老天爷给了她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她绝对不要再做别人手中的棋子,也绝对不能让吴静宜的阴谋再次得逞
  “不会真被我说中了吧那怎么能行,你好不容易熬到现在,终于有了脱离你舅舅舅母的机会,怎么能就这么放弃呢”
  眼角余光瞥到厢房外个小胖子鬼鬼祟祟的身影,吴静宜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几分,似是关心似是急切地问道。
  霍思宁早就注意到霍龙江在门外偷听,见吴静宜忽然提高了分贝,哪里还不明白吴静宜打的是什么主意。
  这是故意让霍龙江偷听到她的计划然后去告状的意思吗
  霍思宁心下冷笑,面上却是故作伤心:
  “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是我自己的成绩我自己知道,这次考试我没有发挥好,帝都的大学肯定是考不上了。而且我舅妈也肯定不会愿意出钱送我上大学,对不起,静宜,我要食言了,大学我不能跟你块儿念了。”
  吴静宜愣了愣,她和霍思宁相处了这么长时间,霍思宁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可是很清楚。
  霍思宁的性格坚韧顽强而且格外有主见,就像打不死的小强样,从来不会被现实打倒。
  现在听到霍思宁说要放弃,吴静宜感到又是吃惊又是意外。
  虽然霍思宁脸上的悲伤和失落不似作假,但是吴静宜总觉得霍思宁有些奇怪,具体是哪儿不对劲她却又说不上来。
  “你真的决定好了不上大学,连你的梦想都不要了”吴静宜似信非信,忍不住继续追问道。
  霍思宁低下头没有说话,心下却是腹诽着:
  我哪句话说了我不上大学了我只说帝都的大学考不上,不能跟你块儿念了,可没有说我不打算上大学了。帝都大学考不上,难道别的省别的大学我都不能去上了
  到底还是十七八岁心无城府的年纪,吴静宜还没有那么深沉的心机,见霍思宁羞愧地低下头去不敢看她的眼睛,她心中已经信了七八分。
  吴静宜心下暗讽霍思宁果然是个蠢的,胆小怕事还眼皮子浅,等拿到了大学文凭,还怕不能够出人头地
  只要在帝都找到工作,再找个有钱的男人嫁了,她就不信霍家人还会虐待霍思宁,只怕巴结还巴结不过来呢。
  不过这样也好,等她将来在帝都混得好了,就可以回来尽情地嘲笑鄙夷霍思宁了,到时候看霍思宁还有什么资格来同情她
  吴静宜故作惋惜地叹息声,拍了拍霍思宁的肩膀。
  正待转身离开,吴静宜的视线却不经意间落在了眼前的书桌上,桌案上破碎的玉净瓶吸引了她的注意。
  “阿宁,这不是你的那个玉坠子吗怎么会碎成这样”
  吴静宜愣了愣,很快就认出那些碎片是什么东西,她下意识地惊呼出声。
  虽然不懂玉饰的价值,但是在吴静宜的眼中,玉总归是个奢侈品。
  而且霍思宁的那个玉坠子看起来很漂亮,霍思宁总是宝贝地贴身藏着,想来应该是个好东西。
  吴静宜早就对那个坠子有所觊觎,心中还想着等找个机会探探霍思宁的口风,看看能不能将那个玉坠子给要到手。
  在吴静宜看来,反正霍思宁向对她掏心贴肺言听计从,估计只要自己装装可怜,那白痴肯定会将玉坠子双手奉上。
  可是没想到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这个坠子竟然碎了。
  吴静宜眼中流露出懊悔和不甘心,就好像摔碎的是自己的东西般。
  看到吴静宜的表情,霍思宁心底不由得嘲讽笑,面上还要做出伤心郁闷的样子:
  “刚刚不小心掉在地上摔碎的,对不起静宜,这个坠子我本来打算等你十八岁生日的时候送给你做生日礼物的。”
  吴静宜听这话顿时脸色僵,眼中的气愤和恼怒闪而过,只差没咬碎了银牙。
  她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安慰道:“没关系,那坠子是你妈妈留给你的遗物,本来就不属于我。”
  嘴上这么说,可是吴静宜的眼神却是直停留在那些玉碎片上,久久不肯移开。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些碎片,她的心里竟然格外失落。
  就好像心里缺了块儿,仿佛失去了件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般。
  见吴静宜副失魂落魄的模样,霍思宁心下只觉阵解气。
  她心中暗道:没有了这个坠子,我倒要看看你这个灰姑娘还要怎么回到豪门做你的冒牌千金小姐
  被吴静宜这么打断,霍思宁也没顾得上查看那颗莫名其妙钻进她额头里的珠子,等到吴静宜离开,她才猛地想起这件事。
  不过见自己身体并无异状,她没有发现什么问题,遂将这件事抛在了边。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解决她的高考志愿问题,想到这个霍思宁不由得皱紧了眉。
  高考完后第二天是填写志愿的时间,以吴静宜的心机,绝对没有这么容易放弃小动作。
  要避开吴静宜的阴谋,除非她能将通知单的邮寄地址写成吴静宜不知道的地方,这样她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拿到录取通知书。
  况且霍龙江已经从吴静宜的话里听出来问题,那小子处处看她不顺眼,这会儿只怕已经跑去徐莲那儿告状去了。
  徐莲早就说过不会让她去上大学,肯定会时刻防着她,霍勇是个耙耳朵,在家连徐莲的话都不敢反驳,完全靠不住。
  她要防止徐莲出幺蛾子,就必须自己想办法。
  霍思宁心中思考着对策,蓦地想到了个人,顿时计从心来。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