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重填高考志愿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你是说你要我帮你代收录取通知为什么”
  靳晨宇纳闷地看着霍思宁,他有些意外这个女孩突兀的造访,更没想到她会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
  “因为我家里人不同意再送我上大学,我担心即便是我被大学录取了,通知书也到不了我的手上。”
  霍思宁笑得很是坦然。
  靳晨宇闻言不由得想到他刚刚接触霍思宁所在的班级时听到的有关这个女孩的传闻。
  他的眼中闪过丝了然,忍不住好奇地询问道:
  “要是真的被大学录取了,你打算怎么办你家人不肯出钱,你哪里有钱交学费”
  霍思宁脸上带着笑:“我可以半工半读,也可以申请助学贷款,总会有办法的,这点困难不可能打倒我。”
  霍思宁这话说得很认真,因为前世她辗转过无数个公司在很多职位上工作过,要找份普通的工作兼职对她来说并不难。
  可是听霍思宁话里语气轻松,靳晨宇却是愣了愣。
  看到霍思宁的脸上闪过坚定,对于这个心智成熟而坚韧完全不符合同龄人的学生,他竟然隐隐有些佩服,忍不住就开口答应道:
  “行,你的要求我答应了,把你的志愿表填好,我帮你填我家的地址。”
  霍思宁心下感激,她不敢冒险,即便把录取通知单寄到学校,梁静宜也未必不能偷走。
  只有将邮寄地址改成梁静宜完全不知道的地方,才能保证她的录取通知书的安全。
  而满足这个条件的人,她认识的也就只有代班主任靳晨宇个。
  因为靳晨宇是来学校实习的,早在她们参加高考之前他就在班上说过,这是他实习的最后个学期。
  等靳晨宇处理完毕业班的各项工作之后他就会离开。
  而据霍思宁所知,靳晨宇是s市人,很快他就会回到s市,所以霍思宁才敢放心找上他。
  见霍思宁不假思索地填写好了志愿,靳晨宇有些诧异。
  这段时间他可是见过不少来找他咨询如何填写高考志愿的学生。
  绝大多数毕业生在面临高校选择的时候都是迷茫而苦恼的,鲜少有像霍思宁这般干脆利落。
  这让靳晨宇越发对眼前的这个女孩感到好奇。
  他拿起霍思宁的志愿看了眼,有些意外地抬头看向霍思宁:“s大你就只填写这个学校”
  霍思宁肯定地点了点头,她是重生在了高考的第二天,高考成绩已成定局。
  但是相较于其他同学,她却有个绝对的优势,那就是这年的高考录取分数线她非常清楚。
  当年她的高考成绩擦着本线,但是因为是估分填报志愿,所以她对自己的高考分数估得十分保守,不敢填写分数线过高的学校。
  再加上她门心思想要远离霍家跟着吴静宜上京,所以最后只填了帝都几个极为普通的二本大学。
  没想到等成绩下来,她的分数却比估分高出了大截,更让她感到失望的是,她没有收到帝都的录取通知书。
  因为没有拿到录取通知书,霍思宁以为自己高考落榜,觉得很丢脸,郁郁寡欢了很长段时间,也没有跟班上的任何同学联系。
  直到几年后她参加了次高中同学聚会,才隐隐听到班上同学提起。
  当年s大降分录取了大批学生,以她的高考分数如果填写s大,本的录取通知书肯定稳稳拿到手。
  重生归来,她既然已经知道自己的高考分数,没道理错过更好的类大学而去选择个普通的二本。
  前世几年磕磕绊绊的工作经验告诉霍思宁,在人才市场的茫茫人海之中,张优秀的大学文凭是多么重要。
  而且,霍思宁的心底深处隐隐有些抗拒帝都这个地方。
  她并不打算与梁家的任何人牵扯上瓜葛,也无意和吴静宜再续假闺蜜情谊。
  所以这世她决心要远离帝都那个是非圈子。市和帝都个在南个在北,相距甚远,八竿子也打不到块儿,想来再也没有谁能打搅到她的生活。
  霍思宁想得很美,只可惜很快她就会发现事与愿违。
  用不了多久,前世那些熟悉的陌生人就会个个出现在她的面前,打得她措手不及。
  那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如今的想法是多么天真。
  离开学校之前,霍思宁还不忘提醒靳晨宇帮她保守秘密,若是有任何人问起她填写志愿的事,定谁也不要告诉。
  靳晨宇虽然感到奇怪,到底还是点了点头,没有过多追问缘由。
  虽然前世霍思宁和靳晨宇打交道不多,却也从同学口中得知这是个极为讲信用且热心肠的人,不然她还真不敢轻信于他。
  霍思宁暗自庆幸,好在她还能在过去这么多年的记忆之中扒拉出这么个人出来,不然她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递交了高考志愿,霍思宁直吊着的颗心终于落了地。
  因为她是借着洗衣服的时间避开徐莲急匆匆赶到学校来的,出来这么久,霍思宁担心会被徐莲识破,因此顾不上和靳晨宇寒暄,她就急急忙忙地往回赶。
  紧赶慢赶回到洗衣服的池塘边,见到木盆和衣服都还在,霍思宁心下松了口气。
  可她还没来得及高兴,侧的树林里霍龙江那个小胖子又冒了出来。
  “洗个衣服都能溜出去玩,霍思宁你竟然敢偷懒,我要回去告诉妈妈”
  糟糕怎么被这个小胖子看见了
  霍思宁心下紧,她倒不是怕霍龙江告状,而是担心她填写志愿这件事会被徐莲识破。
  因为霍思宁的身份证和户籍都被徐莲藏起来了,投鼠忌器,在没有拿到那两张证件之前,她并不想节外生枝。
  想到这儿霍思宁忍不住回过头朝着霍龙江瞪去,却在看到那小胖子鼓囊囊的裤兜时忍不住噗嗤下笑出声来。
  “霍龙江,你是不是又偷你妈藏在柜顶上的私房钱了”
  霍龙江闻言脸色骤变,他低下头去,果然看到裤兜外露出了截零食包装纸。
  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身体用手捂住了裤兜,眼神却是警告地朝着霍思宁瞪了过来,故作镇定地道:
  “谁说我偷钱了,是我妈自己给我的”
  “是么”
  霍思宁还不知道徐莲的性子,就算真舍得给霍龙江零花钱,也不可能次给他那么多。
  而且霍龙江眼神闪烁,明显就是心虚。
  霍思宁嗤笑声,冲着霍龙江勾了勾手指,得意笑。
  “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你偷你妈钱的事我不会说出去,但是你也不要把我刚刚偷懒的事情告诉你妈,怎么样”
  霍龙江显然有些意动。
  他才不到十岁,在他这样的年纪,并不清楚霍思宁偷偷离开是跑到学校是去填报高考志愿,他以为霍思宁跟他样是贪玩出去耍了。
  不过霍龙江人小鬼大,鬼点子多,他并不信霍思宁的话,狐疑地看了她眼,眼珠子转,反问道:
  “要是你偷偷告密呢”
  告密你以为我是你啊告状大王霍思宁阵无语:“谁要是告密,谁就是小狗。”
  霍龙江满意地点了点头,冲着霍思宁高兴道:“成交”
  见霍龙江蹦蹦跳跳地往树林里跑去,霍思宁忍不住摇了摇头。
  因为霍龙江是霍家唯的男丁,霍勇和徐莲对他格外宠溺,也正是如此才会让他形成了霸道顽劣的性子。
  想到这儿霍思宁猛地想起了死前吴静宜和那个陌生男人的对话。
  她记得当时吴静宜提到霍家的时候说舅舅因为赌博欠了三百万巨债,霍龙江还把人打残了。
  霍思宁也不清楚这到底是吴静宜故意找的托词还是真实情况。
  但是就她所知,自她上班之后,每个月除去日常花销,剩下的钱都交给了霍勇保管。
  然而霍勇手里有了钱,赌瘾却是越来越大,不再满足与街坊邻居之间的小打小闹,经常流连赌场。
  霍龙江也上了高中,不在学校好好上课,却只知道玩游戏泡妞,还经常跟街上的小混混打架。
  霍思宁不由得叹了口气,她觉得吴静宜说的话真实性很高。
  想到吴静宜提到给霍家的支票,霍思宁不由得阵苦涩。
  即便是再不待见她,怎么说也是血缘至亲,也不知道吴静宜到底给了霍家多少钱,让霍勇居然把她的命都卖了。
  正回忆间,霍思宁就感觉到身后股巨大的力量推来。
  她就蹲在池塘的石阶上,被人大力推,整个人顿时就朝着池塘里跌去。
  落入池塘的瞬间她听到霍胖子幸灾乐祸的笑声:
  “哈哈哈,摔了个落汤鸡小贱人,给你个教训,我看你还敢不敢威胁老子”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