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卖河鲜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到水库边上将那蛇皮袋河蚌取了出来,霍思宁就马不停蹄地往县城赶。;;;;;;;;
  村口有到县城去的公车,霍思宁赶得巧,刚到村口就见到辆公车开了过来。
  她麻利地往车上爬,那司机瞥了她身后背着的麻布袋眼,并未多在意。
  白云镇到县城不过半个小时车程,到了县城走几十米就是大型菜市场。
  那里挤满了从乡下赶到城里来做买卖的小贩,所以霍思宁的到来并不显眼。
  到了菜市场,她选了个角落将带来的河蚌个个摆在了地上。
  那些河蚌之前受到惊吓个个缩在壳里,这会儿见危机解除,又个个将身子探了出来。
  霍思宁没做过买卖,脸皮也薄,不敢学那些小贩般吆喝。
  加上她又躲在角落里,来看她的河蚌的买家还真是少得可怜。
  好不容易来个妇人,看到她的河蚌那么大,不免有些怀疑,心下暗自嘀咕:
  这么大的河蚌,肯定不是野生的,是人工饲养的吧,说不定还打了激素。只瞄了几眼就赶紧走了。
  霍思宁若是知道那个妇人心中的想法,定会哭:
  什么人工养殖,大婶,我这可是真真切切货真价实的野生河蚌,不带掺假的啊我亲自下水在水库里捞的
  到了上午十点多,菜市场的人慢慢就少了。
  太阳越来越毒辣,那些有摊位的小贩还好,好歹有个遮阳的地儿可以坐着。
  流动的摊贩却是没有办法,又担心菜会被阳光给晒蔫了,只能挑着担子先回去。
  霍思宁蹲在菜市场蹲了两个多小时,脚都蹲麻了也没有个顾客。
  河蚌长时间缺水,加上太阳曝晒,用不了多久就会死。
  霍思宁心下有些郁闷,她怎么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这和她之前想象的完全不样。
  野生河鲜不是供不应求吗怎么她的河蚌就个都卖不出去
  这严重打击了霍思宁的积极性,她原本想着要靠卖河鲜赚钱的想法点点缩回肚子里去了。
  就在霍思宁打退堂鼓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个四五十岁的清瘦男人走进了菜市场。
  那人从她的摊子前走过,本打算直奔生鲜水货区,没想到他的眼神无意间瞥,竟然瞥到了霍思宁所在的摊位上摆放的东西。
  那人不由得眼前亮,下意识地咦了声,急匆匆的脚步硬生生地顿住,拐了个弯就站在了霍思宁跟前。
  霍思宁愣了愣,抬起头就看到那个男人蹲下身子伸手抓起了个河蚌。
  霍思宁心下大喜,急忙问道:“大叔您是要买河蚌吗我这河蚌品质上乘绝不掺假,您买个回去尝尝呗”
  刘庆东抓着手中的那只河蚌掂了掂,又顺着那河蚌的外壳数了数纹路年轮,越看越是惊喜,不由得抬起头问道:
  “小丫头,你这河蚌怎么卖”
  霍思宁忙答道:“带壳卖,三块钱斤。”
  刘庆东闻言愣住,低下头又打量了手中的河蚌眼,以为自己看走了眼:“这河蚌不是野生的”
  霍思宁笑道:“瞧您说的,不是野生的我敢打野生河鲜的招牌假赔十,我这可是正宗的野生河蚌,今早上才刚捞上来的。”
  见霍思宁说得认真,刘庆东顿时就乐了:“小丫头你是头回做生意吧”
  “啊”
  霍思宁傻眼,不知道刘庆东是怎么看出来的,不由得尴尬地mō了mō鼻子。
  “您怎么知道”
  刘庆东笑道:“我每天来这边选食材,对这片可熟得很。看你面生,肯定是第次来这个菜市场,而且野生河鲜买卖也讲究规矩,河蚌不是这么卖的,你知道吗”
  霍思宁愣了愣,看着刘庆东虚心求教:
  “大叔您说得没错,我这不是刚考完试想赚点钱,所以就想出来做河鲜买卖,结果摆了半天了也没人买,我这刚入行也不懂规矩,大叔您要是不介意的话,能不能指点二”
  刘庆东对霍思宁手中的这批货感兴趣,加上霍思宁态度诚恳认真,他倒是挺有好感,也不拿乔,抓着手中的那只河蚌就对霍思宁说教起来。
  “蚌是多年生生物,富含钙质,长得越大说明年数越长,越有营养,肉质咬起来也就越有劲道,就像老鸡比嫩鸡好吃样的道理,河蚌好不好吃,跟它的年龄有很大的关系。而同样的,河蚌要长大,就离不开水,湖水越干净,河蚌的肉质越鲜嫩,只有干净的水才能养出好蚌。”
  霍思宁认真地点了点头。
  白云山富含丰富矿物质,山中水清甜可口,有几家饮水公司就是将此处作为取水源。
  白云水库的水正是来自山中,水质当然干净清澈,难怪能养出这么大的河蚌。
  “怎么看河蚌的质量呢,首先看河蚌的大小,也就是掂重,就比如我手中的这只,抓在手中就能知道。”
  “这只河蚌的重量应该在两斤半左右;然后看年龄,河蚌的生长线跟树样,从春季到秋季,生长线由密到疏。”
  “生长了几年的蚌,在外壳上面会形成环环粗而深色的同心圆,要鉴定河蚌的年龄,就要数它有多少生长线。”
  “就比如这只河蚌,粗略估计应该在五年以上;最后是挑肉质,般蚌壳合拢的根部越鼓就说明里面的肉越厚实,性价比也越高。”
  霍思宁惊讶无比,没想到只不起眼的河蚌还有这么多说道,想到刘庆东之前说卖河鲜的规矩,她忍不住有些好奇:
  “您先前说河蚌不是这么卖的,那应该怎么卖”
  “不论斤卖,得论个卖。”刘庆东笑着解释道。
  “啊”霍思宁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刘庆东接着道:“普通的河蚌也就巴掌大小,这种年生河蚌当然可以论斤卖,但是你的这种河蚌可不是普通物,论斤卖可真是暴殄天物,也幸好这个上午都没人识货,不然你三块钱斤把这顶级河鲜给贱卖了,那可亏大发了”
  霍思宁听了刘庆东这话简直哭笑不得。
  还论个卖呢,她可是在这儿摆摊好几个小时了,连个问价的人都没有,根本卖不出去。
  见霍思宁表情纠结,大概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刘庆东有些恨铁不成钢。
  “你这丫头怎么就不开窍呢这种高品质的河蚌在生鲜超市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你拿到菜市场来卖,怎么可能卖得出去”
  霍思宁闻言顿时眼前亮。
  对呀,她怎么没有想到这层呢,这菜市场卖不动,她可以拿到生鲜超市去啊,那地方收的都是高品质的货,她这野生河蚌这么优质,肯定有人要。
  想到就做,霍思宁朝着刘庆东弯腰鞠了个躬,毕竟是得了人家的点拨,她也不好白得了好处,大方地道:“大叔,谢谢您提醒。这河蚌送给您尝个鲜”
  说着她拿起蛇皮袋就开始装河蚌。
  既然卖不出去,她也不打算在这市场上白挨晒了,还不如去找个生鲜超市碰碰运气。
  “哎,你等等,你这是干什么”
  见霍思宁把河蚌个个都装回蛇皮袋里,刘庆东顿时急了,抓着霍思宁的手臂不让她装。
  霍思宁纳闷地道:“我把河蚌装起来卖给生鲜超市去啊。”
  “刚说你不开窍呢,你倒真是急性子。我话都没说完呢,你急什么”
  刘庆东又气又笑:“你以为我刚刚为什么跟你说这么多废话,你以为我开慈善堂的啊你这些河蚌,我全要了。”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