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赚钱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啊”
  霍思宁傻眼了,她没有听错吧
  刘庆东白了霍思宁眼,无奈地重复道:
  “我说你这些货我都拿走,我是开饭店的,店里的生鲜没了,刚巧我来这边想进点货,看了你这河蚌,估计那边的东西我都看不入眼了。”
  见霍思宁还傻在原地没有动,刘庆东接着道:
  “不会让你吃亏的,我也跟生鲜打了几十年交道了,哪种河蚌什么价我眼就能看出来,你这河蚌起码都在三年以上,这样吧,五年的二十五块钱个,六年的五十块个,五年以下的十块钱个,怎么样”
  霍思宁忙不迭地点头。
  开玩笑,这好不容易碰到这么出手大方的客人,她哪里还会拒绝。
  个河蚌卖几十块钱,她这可是赚大发了。
  见霍思宁同意,刘庆东也不再啰嗦,挑挑拣拣,同个年龄的河蚌扒拉到块儿。
  很快就将堆河蚌分离开来。
  六年生的河蚌三个,五年生河蚌四个,剩下的都是五年以下的,有五个,不多不少共三百块钱。
  直到刘庆东将河蚌尽数装回蛇皮袋里,霍思宁才回过神来。
  手里捏着三张百元钞票,她傻兮兮地直乐呵。
  刘庆东看她高兴成这样,也觉得有些好笑:
  “三百块钱就高兴成这样诺,这是我的名片,你下次要是再有这种好东西卖,可以直接来找我。”
  集贤酒楼总厨刘庆东
  霍思宁将名片拿到手中看,顿时大喜。
  原来这个人是饭店里的总厨子啊,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她还在担心这河蚌不能长期赚钱呢,这就找着门路了。
  见刘庆东要走,霍思宁急忙追问道:“刘叔,您那儿大概多久需要拿次货”
  刘庆东闻言脚步顿,回过头来看着霍思宁:
  “这种品质的河蚌可不多见,你能每天给我提供多少”
  霍思宁滞,刘庆东那双眼睛跟探测仪样在她身上扫视,她心跳都漏跳了拍,顿时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刘庆东可是行家,这种高龄老河蚌是稀罕物,哪里可能长期供货
  她若是真的每天去给刘庆东送货,只怕用不了多久就要被人怀疑了。
  霍思宁忙定了定心神,笑道:
  “每天提供肯定是不可能,我这回也是凑巧,刚巧发现有个水潭里这种河蚌不少,就捞点出来试试看能不能卖出去;况且我刚刚参加完高考,用不了多久就要动身去大学报道,长期供货自然是不可能。”
  刘庆东活了差不多五十年了,刚刚霍思宁的异样他看在眼里,自然也知道面前这个小姑娘没有说实话。
  不过他并不没有那种追根究底的强烈好奇心,顶多也就是觉得霍思宁有点小心机,这无可厚非。
  对刘庆东来说,小姑娘的那点心思他不感兴趣,能拿到高品质的河蚌才是最重要的。
  “你的意思是”刘庆东问道。
  霍思宁笑了笑,心中却是暗自打鼓:
  “刘叔既然这么懂河鲜这种生物,应该也知道怎么养吧我看不如这样吧,我明天勤快点,叫上我家人起把那个水潭里的河蚌都捞出来,后天早上我给刘叔打电话,到时候您派个车子到我家去取货,怎么样”
  夜长梦多,还是做锤子买较安全。
  霍思宁选了最为保险的办法,那就是她这两天晚上多捞点河蚌,全部运到村口去。
  然后明天晚上就直守在那儿,等到清早刘庆东派车过来把货取走就行了。
  这样她既不用担心自己的秘密会被人发现,也省得每天进城出城显眼又麻烦。

  刘庆东闻言倒是没有怀疑,只以为霍思宁真的意外发现了个有很多老河蚌的深潭。
  以个小姑娘的心性,看到河蚌这么赚钱,担心那些河蚌会被其他人发现,想抢在前头次性将河蚌都捞光也很正常。
  老河蚌平常很难遇到,若是这小姑娘真能大量供货,无论多少刘庆东都会吃下来。
  就算饭店用不了这么多,还可以转手卖给其他人,反正怎么算他都不会吃亏。
  所以听到霍思宁的这番话刘庆东没有犹豫,点了点头笑道:
  “没有问题,这事我去跟我们老板说声就行,到时候价格就按照咱们今天说的办。”
  见刘庆东同意了自己提出的方案,霍思宁喜不自禁,路乐呵呵往回赶。
  公车到白云镇停了下,又上来几个乘客,霍思宁正在算着她大学第年需要多少学费生活费,忽然就听到声惊喜的呼喊。
  “宁宁,你怎么也在这儿”吴静宜脸惊讶地看着她。
  怎么到哪儿都能遇到她
  霍思宁下意识地想翻个白眼,废话,这公车又不是你家的,你能坐,我就不能坐
  吴静宜可不知道霍思宁心里在吐槽,她连问都没问,就点也不客气地坐在了霍思宁旁边的座位上,拉着霍思宁的手臂故作亲热地问道。
  这么大热的天你靠着我就不怕长痱子
  霍思宁简直无语了,往旁边闪了闪没能将吴静宜的手臂闪开。
  感觉到吴静宜将半边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自己的身上,霍思宁忍无可忍:“你不觉得热吗”
  可惜吴静宜像是根本没有听懂霍思宁的话般:“不热啊,开着窗户呢。对了宁宁,我高考志愿填的帝都医药大学,你觉得怎么样”
  嘴上好像真心在询问霍思宁的意见般,但是吴静宜眼睛里的得意却是怎么都遮不住。
  霍思宁心中冷笑,你这是想要膈应我是吧,那行,我也让你尝尝不痛快的滋味。
  “挺好的,你这次发挥得好,以你的成绩肯定能考上。”霍思宁脸上笑容灿烂,好似真的在为对方感到高兴般。
  不过紧接着霍思宁却是语气顿,有些担忧地问道:“可是我听说帝都大学的学费可不便宜,尤其是学医,听说年光学费就要上万块,而且帝都的消费水平高,估计个月生活费也要不少。”
  吴静宜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了下来,她抬头看了霍思宁眼,低着头叹了口气:
  “我知道,可是我就想去京城,在白云乡生活了十多年,我想要走出去,帝都是最繁华的所在,我觉得那里才是我的归宿。”
  霍思宁沉默不语。
  上辈子吴静宜也是填的帝都医药大学,她在拿到录取通知后没多久就被梁家接到了京城,自然是不用担心学费的问题。
  不过这辈子吴静宜可没有这样好的运气了,没了那个玉坠子充当认亲信物,梁家根本就不会找到她这儿。
  霍思宁心下不由得冷笑,她倒要看看,没了梁家,吴静宜拿什么来支付这么高昂的学费,又要怎么在帝都生活下去。
  “不说我了,宁宁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我先前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结果我昨天向靳老师打听,才知道原来你真的没有填写高考志愿。你怎么能这样胡闹,辛辛苦苦念了三年高中,不就等着高考中榜这天吗你就这样轻易放弃了,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
  吴静宜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但是霍思宁却知道她心里只怕欢喜还来不及。
  霍思宁心下叹了口气,看样子她的担心是对的,吴静宜果然去跟靳晨宇打听她的高考志愿了,好在靳晨宇早就得了她的提醒,没有将她填写高考志愿这件事透露给吴静宜。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