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身份证到手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宁宁你还没说你怎么在公车上呢,你去县城了吗”
  “嗯。”
  霍思宁实在没耐心应付吴静宜,偏偏吴静宜觉得自己那点小心机很聪明,让霍思宁很是纠结。
  “你就这么偷偷出来,你就不怕你舅妈骂你”
  见霍思宁有些敷衍自己,吴静宜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打量了霍思宁眼。
  “你去县城干什么”
  吴静宜副审问犯人的口吻,因为直以来她就是这么跟霍思宁说话的,所以她不觉得有什么。
  霍思宁却是很不舒服,心中暗骂自己前世是有多眼瞎,居然会跟这种人亲如家成为好姐妹
  “谁说我是偷偷出来的”霍思宁冷笑声,她可是当着徐莲的面正大光明出的门,“再说我去县城做什么,关你什么事”
  吴静宜愣了愣。
  大概是霍思宁总是没脾气好性子,所以陡然听到霍思宁这样尖锐的语气,她很是意外,心下顿时不悦。
  吴静宜的眼中闪过怒意,脸上却是故作委屈:“宁宁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这也是关心你,你舅妈那么凶,平时动不动就打你骂你,我只是担心你受委屈。”
  这样说着,她眼睛里慢慢氤氲出雾气,好似要哭出来般。
  得,这眼泪说来就来,你不去娱乐圈发展真是làng费人才了肯定能拿影后
  多活了七年,前世霍思宁在网络上见识过的白莲花绿茶婊手段可比吴静宜精明多了,就吴静宜这种还真不够看。
  “别,你这么为我考虑,我怎么承受得起。你还是多为你的学费想想吧,再过几天你就十八岁了,孤儿所那边你肯定不能再住,你打算怎么办”
  吴静宜脸色僵住,她这段时间门心思在想着怎么在霍思宁的高考志愿上动手脚,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霍思宁这提醒,她才想起来,高考前个星期所长就通知她了,等她满十八岁就算成年了,按照规定是要从孤儿所搬出去的。
  可是就算是她考上了大学,离开学也还有两个月,她这没钱二没门路,时半会儿真不知道怎么应对。
  “要不,我们出去合租房子怎么样”吴静宜开口问道。
  “合租,这关我什么事”霍思宁有些搞不懂吴静宜的逻辑。
  “反正你在你舅舅家也只有受欺负的份,还不如跟我块儿搬出去住。而且你也没有填高考志愿,估计过段时间你舅妈就会逼你出去工作,我看你还不如趁早离开。我觉得你可以去县城租个房子,这样我们就能够住在起,而且你的工作我还能帮你参详参详,你看怎么样”
  我找个房子,然后让你白住到九月初
  霍思宁用看白痴样的眼神看着吴静宜,想不清吴静宜到底是什么脑回路。
  妹子,占便宜占得这么理所当然,真的好吗
  吴静宜打的好算盘,可惜霍思宁根本不买账。
  霍思宁早就有自己的计划了,三天内解决好学费问题,然后跟霍勇家说清楚后就直接拜拜走人,怎么可能会让吴静宜算计到自己的身上。
  “租房子就算了,我打算过段时间跟我表姐去广城,她在家外企公司上班,我舅妈已经问过她大姐了,到时候让我表姐带我进公司。”
  霍思宁脸上似笑非笑,拒绝了吴静宜的提议。
  吴静宜的脸色不渝,尤其是听霍思宁说要跟她表姐去广城,眼中闪过嫉妒,脸上表情也有些扭曲。
  她僵硬地扯出了个笑:“是吗这样啊,那到时候我自己去租好了。”
  听到霍思宁说要去广城,吴静宜副好奇的样子,直追问霍思宁的表姐到底是在哪家外企公司上班。
  霍思宁懒得搭理她,到村口招呼都没打就迫不及待地下了车,气得吴静宜干瞪眼。
  夜里,霍思宁又趁着夜黑风高出了门。
  回生二回熟,到了白云水库她没有迟疑,抓着个蛇皮袋就直接下了水,捞捡河蚌忙得不亦乐乎。
  忙活了整夜,直到凌晨四点天空露出了鱼肚白,霍思宁怕被人看见才停下来。
  将几十袋河蚌藏好,霍思宁急急忙忙往回赶,回到屋刚刚躺下,就听到鸡鸣声。
  东厢房徐莲被吵醒,叫了霍龙江声让他起床准备去上学,霍龙江嘟嘟囔囔。
  霍思宁心下松,暗道声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
  因为道破了霍母留下十万遗产这件事,徐莲心里不得劲,所以霍思宁没有起床做早餐她也发作不得。
  霍勇自己心虚,面对霍思宁那双澄澈通透的眼睛时,总觉得霍思宁好像什么都知道般,他心中总觉得尴尬又难堪,见霍思宁没有起床吃早饭,他反倒松了口气。
  霍思宁这觉睡到太阳高高升起,徐莲大早就出门走亲戚去了。
  据说刘美玲昨天就回来了,以徐莲的性子,只怕早就想去打秋风了。
  霍勇也不在家,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在牌桌上。
  霍思宁撇了撇嘴,优哉游哉地吃了午饭,坐在葡萄架下边歇凉,边盘算着昨天她捞的那些河蚌能卖多少钱。
  因为知道了河蚌的价格,霍思宁这回捞河蚌不像上回那样没有章法。
  低龄河蚌卖不起价钱,所以她捞河蚌也有了讲究,尽量挑老河蚌捡,三年以下的直接就弃了。
  这算下来,晚上她只要再捞些河蚌就足够支付她的学费了。
  霍思宁心下激动,等学费到手,她就悄悄地搬走。
  想到这儿霍思宁顿,骤然想起她的身份证跟户口本还在徐莲手里攥着。
  徐莲和霍勇都不在家,就连霍龙江那个移动监视器也不在,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霍思宁心念动,三两下就从石板上跳了下来。
  上辈子霍思宁在霍家生活了二十多年,因此她对徐莲的生活习性了如指掌。
  徐莲喜欢将东在床板下的夹缝里面,知道自己的儿子喜欢翻箱倒柜,她还故意在柜顶放个收藏箱子,些不太重要的东西还有零钱就放在箱子里。
  霍龙江也好蒙骗,每次进了屋就盯着那个收藏箱子,从来没有怀疑过床板下有东西。
  可是徐莲不知道,她自以为精明的藏匿办法,霍思宁早就看在眼中,完全了如指掌。
  霍思宁偷偷潜到东厢房,钻到床底,很快就翻到了个绢布包着的袋子。
  打开袋子,果然从里面翻到了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本。
  霍思宁嘴角微勾,拿了自己的东西。
  正准备将绢布包放回去,蓦地看到了个暗红色的农村信用社折子。
  她心中动,将那个折子翻开,个六位数字赫然出现在眼前。
  这就是妈妈留下来的那张折子。
  霍思宁呼吸滞,mō着那张折子上霍母的名字,有些哽咽。
  呆立了会儿,她才深吸了口气,将折子郑重地放回了绢布包。
  她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虽然她受了这么多年的苦,舅舅到底是将她养育成rén了。
  既然这十万块是霍母交给舅舅家的,那这十万块,就当是还了她这些年欠下的恩情。
  过了明天,等她从霍家这张门走出去,从此以后她就和霍勇家再无任何瓜葛。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