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深水金鳖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拿走了身份证跟户口本,霍思宁心里总还是有些紧张。
  若是被徐莲发现了,少不得要大吵架。
  虽然她不怕徐莲,到底还是不想离开霍家之前还闹得不愉快。
  好在傍晚的时候徐莲来电话,说她要在她大姐家住晚上。
  霍思宁顿时松了口气。
  只要今天晚上不被发现,明天她就远走高飞了,到时候就算是被徐莲知道了也拿她无可奈何。
  晚上霍思宁又出了门。
  因为时间充裕,她也不怎么着急,下了水之后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越潜越深,往湖底走去。
  河蚌般生长在湖水周边,越往湖心走,湖水越清澈,河蚌就越少,但是河鱼也就越多。
  霍思宁打算抓几条野生河鱼送给刘庆东。
  她不是不知好歹的人,虽然自己的河蚌对刘庆东来说是好东西,但是他眼就看出了霍思宁是外行。
  若是当天刘庆东没有告诉她卖老河蚌的规矩,估计她就真的以三块钱斤将河蚌卖给刘庆东还会觉得自己赚大发了。
  刘庆东是个厚道人,霍思宁当然也乐意投桃报李,水库里的河鱼膘肥肉美,刘庆东这种老饕餮肯定会喜欢。
  霍思宁对鱼的品种不是很了解,但是在白云乡生活多年,哪种鱼比较贵她还是知道的。
  在湖水中寻寻觅觅,她就看到了条足有四五斤的鳜鱼,忍不住跟在那条鱼后面伸出了魔爪。
  鳜鱼虽肥,但是力气也大。
  原本以为要制住这只大家伙要费番力气,但是让霍思宁感到奇怪的是,那条鳜鱼在被霍思宁抓住后,竟然十分老实,跟兔子般任由霍思宁随意拿捏。
  霍思宁怔住。
  这才想起来她上次被霍龙江推下池塘的时候,抓到过条鲫鱼,那条鲫鱼也跟这个鳜鱼样的反应。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松开手再做了次实验。
  果然,这条鳜鱼似乎是尝到了甜头,竟然个劲儿往霍思宁身边凑,鼻前的触角还不停地蹭着似乎在嗅什么。
  次还可以说是巧合,但是三番两次这些鱼都跟上瘾了般,这就不对劲了。
  霍思宁意识到了问题,看样子这颗避水珠让她的身上带上了让这些鱼喜欢的东西,不然这些狡猾的家伙不会这么顶不住诱惑。
  她记得每次她下水的时候默念那个咒语,避水珠就会散发出股温润之气包裹住她的全身。
  很可能那些鱼就是感觉到了这些灵气,才会直围着她不肯离开。
  这个发现让霍思宁又惊又喜,她又试了几次,更加肯定了自己的这个猜想。
  有了灵气做辅助,霍思宁成了抓鱼能手。
  毫不费力地抓了几条鳜鱼和鲈鱼,霍思宁觉得够了,刚准备往回走,脚下却是个踉跄。
  她时不察居然踢到了个物体上。
  霍思宁低下头去,想要看清是什么东西,却看到泥里面钻出来团黑影,慢慢悠悠地浮上来,四条腿滑拉着似乎想要逃窜。
  乌龟
  霍思宁有些惊讶,来不及多想,人就朝着那只缩头缩脑的家伙追去。
  凑近了看,她才发现自己搞错了。
  这哪里是乌龟,分明是只王八,也就是鳖。
  常常有人骂乌龟王八蛋,但是其实乌龟跟王八是不同的物种。
  乌龟壳硬,背面还有形如十三瓣花纹的裂状纹。
  而王八却是软壳,外壳背面光滑没有纹路。
  最重要的区别是,乌龟性情温和,而鳖则性情凶猛,极易触怒而且擅长攻击。
  大约是霍思宁的追逐让这只鳖感觉到了危险,它边费力地挥动着四只蹄子使劲往前划,边伸长脖子回过头对着霍思宁怒目而视,张开的嘴里露出了尖利的牙齿。
  鳖可是凶性十足的水族动物,惹恼了它能跟人拼命,霍思宁虽有避水珠在,却也不敢掉以轻心。
  趁其不备她自背后直接把抓住了那只家伙的鳖壳。
  那只鳖被抓住后开始还试图挣脱,不过很快它就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身形顿了顿,脑袋在霍思宁身前闻了闻,瞬间就老实了下来。
  连这么凶的鳖都能制服,看样子这避水珠的灵气对这些水族生物的诱惑力十足啊
  霍思宁心下大喜,鳖可比河鲜贵多了,在白云乡本就不多见,加上不少人认为它是滋补壮阳的好东西,普通的鳖也要几十上百块只,更遑论野生的活鳖,可以说物难求。
  通常来说鳖越老价格就越昂贵,药用价值就越高,不过霍思宁也不懂怎么看鳖,她见过的鳖外壳都是深绿色,但是她手中的这只却是黄色,而且体型巨大,看样子少说也有十来斤。
  直觉告诉霍思宁,这只大家伙应该很值钱。
  将那只鳖捆绑好跟野生活鱼分开放好,霍思宁又捞了些河蚌,算计了下时间,大概已经快四点了,她这才上岸。
  白云水库距离村口大约有三四公里路,霍思宁白天跟村里的张大爷借了辆三轮自行车,将那些河蚌快速拖到村口藏在附近的水渠里。
  等到忙完这些,她就忙不迭地还了三轮车往家里赶。
  刘庆东大早就听到手机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拿起手机却发现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
  他刚想挂断,蓦地想到了个人,忙将电话接了起来。
  “刘叔,我在白云镇村口,您要的货我给准备好了,能不能麻烦您尽快派车过来取货”
  刘庆东看了看窗户外面,天色还有些暗,这才不到六点吧
  不过电话里小丫头的声音似乎有些急切,他还是赶紧爬了起来,答应霍思宁半个小时内赶到。
  霍思宁也是焦急,到县城去的车六点半的早班车,过不了多久就有人会来村口坐车去县城,若是发现她捞了这么多河蚌,指不定就有好事者乱嚼舌根将这事传到徐莲耳朵里去,到时候说不得又要闹出多大的风波。
  霍思宁不敢冒险,而且上午徐莲就要回来了,她可不想跟这个女人碰上。
  刘庆东说话算数,开着辆面包车不到半个小时就赶到了村口。
  大老远地他就看到个小姑娘顿在路边上伸长脖子巴巴地望着,心中不由得乐。
  不过很快他就顾不上乐呵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水渠里袋又袋的河蚌。
  好家伙,他粗略看了下,起码得有五六百斤。
  “你这是将你那个秘密水潭里的老蚌都捞光了吧”
  刘庆东暗自咋舌,这小姑娘倒是个厉害角色,捞河蚌可不是容易事,河蚌藏在泥里面,要捞就得下水潜到水底去mō,看样子这小姑娘水性很不错啊。
  霍思宁若是知道刘庆东心里的想法定会笑喷,她可是个旱鸭子,水性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虽然很吃惊,但是刘庆东手下动作却是十分利落,几分钟就将河蚌搬上了车。
  拎起最后个蛇皮袋,里面的东西猛地弹跳了几下,把刘庆东给吓了跳:“什么东西”
  “哦,那是送给刘叔您的,几条野生鱼,不值钱。”
  霍思宁笑着将那个蛇皮袋打开:“另外,我还捞到了只大鳖,能不能麻烦刘叔帮我看看,这只鳖能值多少钱。”
  “大鳖”刘庆东眼前亮,顿时来了兴致,急忙凑到跟前,看到蛇皮袋里的黄鳖,他顿时倒抽口凉气。
  “这是金鳖”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