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一桶金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思宁愣了愣:“这叫金鳖吗”
  “你不知道”刘庆东斜睨了霍思宁眼。
  见霍思宁摇了摇头,刘庆东有些无语。
  “金鳖在古时候可是进贡给皇室的滋补贡品,这些年越来越少见了,野生的就更难得了。从外壳上看,这鳖怎么说也有五十年了,你这什么都不懂,运气倒是挺好,这玩意儿都能让你碰到。”
  见刘庆东探究的眼神看着自己,副若有所思的表情,霍思宁心中紧,只能装傻充楞,傻笑着mō了mō后脑勺:
  “呵呵,那是,我确实是运气好,不然怎么能遇到刘叔您这样的好人呢。”
  刘庆东好气又好笑:“少拍我马屁了,这鳖你准备怎么处理,你若是想卖的话我给你找个买家。”
  “那就太好了。”霍思宁眼睛亮亮地看着刘庆东,“这金鳖很值钱吗”
  刘庆东无奈:“这种东西有价无市,遇到喜欢的买家,多贵都有人买,但是你要是急着出手,价格就不好说。不过我保守估计,七八千还是有人要的。你放心好了,你刘叔我找的买家肯定都靠谱,不会让你吃亏。”
  这点霍思宁还是放得下心的,虽然跟刘庆东只打了两次交道,但是霍思宁觉得刘庆东的人品她信得过。
  不然以刘庆东的能力,找个别的借口压低她手中鳖的价格,自己昧下这只金鳖就是了,何必大费周章给她找买家
  跟着刘庆东到了县城聚贤酒楼,门口早就有人等着了,车才刚刚停下,就看到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急切地走了上来。
  刘庆东点点头,朝着那个男人道:“货到了,先运到仓库去。”
  那个男人点了点头,二话没说就跟在面包车后面。
  到了后门栋平房,那男人将门打开,霍思宁也跟着刘庆东下了车。
  “东叔,这小姑娘是”那男人看了霍思宁几眼,纳闷问道。
  刘庆东白了那男人眼:“你光拿货不给钱啊我手里可拿不出这么多现钱。;;;;;;;;;;;;;;;这是我侄女,听说你要收河鲜,人家小姑娘家这起早贪黑忙活了两天才将这些货捞上来,会儿你可要好好算,可别算错了钱。”
  那男人闻言笑:“东叔,瞧您说的,我哪还能欺负您侄女”
  刘庆东嗤笑声:“嘿,我还不晓得你小子,jiān商个。你老爹老娘都是厚道人,也不知道你小子这抠门的性子到底是像了谁,毛不拔”
  “叔,我要不抠门,怎么挣下这点家业这家里上上下下可是七八口人张着嘴要吃饭呢。”
  那男人笑了笑,对于刘庆东的评价点也不生气,反而笑得有几分得意。
  刘庆东侧过头来看着霍思宁:“霍丫头,这是我东家,聚贤酒楼的老板赵贤。你这批货虽然是我找你订的,不过钱还得大老板出,你会儿找他要钱。”
  霍思宁点了点头,见赵贤看过来,大大方方地伸出了右手:“我叫霍思宁,赵老板幸会。”
  赵贤愣了愣,忙伸出手跟霍思宁握了握,笑道:“叫赵老板可就生分了,我看你年纪不大,我托大回,你叫我赵哥就行。”
  “赵哥。”霍思宁忙改口,脸上没有半分扭捏。
  见霍思宁年纪不大,说话做派倒是股都市白领的老练成熟,赵贤觉得新鲜,眼底的笑意真诚了不少。
  “别光顾着说话,趁着太阳还没出来,赶紧把货清理出来放到池子里去。”
  见赵贤直盯着霍思宁看,刘庆东皱了皱眉,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男人力气大,只手拎几个蛇皮袋不费力,三两下就将货搬了下来在地上字排开。
  “嘿。这回的货可比前两天的要新鲜,看这肉都伸出来了。”
  有河蚌壳本来还张着,受到惊吓瞬间就缩了回去,赵贤脸上很是惊喜,这么新鲜的老蚌,还真是少见。
  前天刘庆东在菜市场直接将霍思宁的那些河蚌包圆了,带回酒楼就被几个顾客看到了,嚷嚷着要刘庆东做来尝尝。
  刘庆东没法,只好挑了个做了道名为老蚌生珠的菜。
  没想到这发就不可收拾,其他闻到了鲜味的客人都要求点这道老蚌生珠,十几个老蚌顿饭功夫就卖光了。
  没尝到味道的客人扼腕叹息,昨天又跑过来询问还有没有野生河蚌。
  没想到道菜都能引爆酒楼的生意,赵贤在这里面看到了商机,又听刘庆东说起霍思宁那边或许能大量供货,即便只能提供次,赵贤也没道理把眼前到手的钞票拒之门外的道理,当然是满口就答应了下来。
  “之前直在水里,刚捞上来没会儿就送过来了。”霍思宁笑着解释道,“上次刘叔买我的那些河蚌都是捞上来大半天了,而且在太阳下曝晒,所以就没这么新鲜。”
  接下来当然是根据河蚌的年龄品质划分等级。
  因为霍思宁有选择的捞取,所以这次三到五年生的河蚌并不多,绝大部分都是五年以上的河蚌。
  刘庆东将河蚌分堆之后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抬起头看了霍思宁眼,这才开始做记录。
  这批货的品质确实好,就连刘庆东这样的行家都挑不出毛病。
  番算下来,五六百斤老蚌,居然能卖万二千五百块钱,连霍思宁都有些吃惊。
  赵贤虽然jiān诈,但是在付钱这件事上还是很干脆,没有耍什么滑头就直接取了钱付给了霍思宁。
  霍思宁当然不敢把这么多现金直接带在身上,这可是她赚的第桶金,若是弄丢了她哭都没地方哭。
  霍思宁决定会儿去银行走趟,办张银行卡然后将这些钱存进去。
  卖了河蚌,霍思宁安下心来,这下她的开学学费起码不用愁了。
  帮着刘庆东赵贤起将那些河蚌分批放入养殖池中,三个人从仓库走了出来。
  没想到刚回到酒楼门口,迎面就有几个人冲了过来。
  “老刘,我听说店里进了批老蚌,我说你这可就不够意思了,咱们这么多年的老交情了,你这聚贤楼我可是老主顾,你弄到了好东西怎么也不知道通知我呢”个男人不悦地问道。
  “就是,五年生老蚌可不多见,你得了好东西应该叫上咱们几个尝尝鲜,怎么先弄给别人吃去了这还算不算老朋友了”另外几个人也附和道。
  霍思宁这才注意到,这几个人跟刘庆东的年纪差不多,却穿着阔气,身形圆硕。
  这样的人不用说别的,至少经济状况应该都不错,难怪这么快就能闻到美味,为了口舌之yù急巴巴地赶过来。
  刘庆东却是有些哭笑不得:“这不是没来记得通知你们吗前天我总共也就弄到了十来只,连我自己都没尝呢,转眼就都卖光了。”
  说到这儿他不由得有些幽怨地看了赵贤眼,要不是这个见钱眼开的家伙,他怎么也要留几只自己尝尝味道。
  “都卖光了”那几个人傻眼了,“那怎么行,我们这听说你这儿有好东西,急巴巴地就赶过来了,你这告诉我们货都卖光了,那我们岂不是白跑趟”
  刘庆东张嘴yù解释,那边赵贤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了:
  “几位老板别急,东叔话还没说完呢,前两天的货确实是卖光了,不过从今天开始,聚贤酒楼限量供应野生河鲜,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老蚌都有,每天供应六只,先到先得。要尝鲜的话,请您移驾酒楼,找吧台服务员订餐。”
  那几个客人听这话顿时惊喜无比,急急忙忙就要跑去订餐。
  没想到老蚌竟然这么受欢迎,这赵贤确实是个做生意的奇才。
  那批河蚌数目不多,之后酒楼又没有货源供应,赵信居然懂得限量供应这种策略。
  细水长流,这样来今年吃河蚌的旺季里是不用担心他的酒楼会断货了。
  而且每天六只能保持众人的新鲜感和品尝yù,这种饥饿营销模式,只要将野生老蚌这个招牌打出去,他这酒楼这段时间肯定会非常火爆。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