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抵达S市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勇被霍思宁那双眼睛盯得心里发毛。
  看着霍思宁那张脸,他就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那个死去的姐姐。
  这些年霍思宁在霍家直被徐莲欺压,他却没有帮过半分。
  每次想到这些,霍勇的心中就觉得愧疚,不由得无地自容地低下头去。
  霍思宁却是对霍勇失望不已。
  无论这个世界怎么变,无论她重生与否,她都不能否认个事实,那就是眼前这个男人是她的血缘至亲。
  上辈子霍思宁直觉得霍勇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的亲人,也是她唯值得信任的人。
  所以无论霍家人对她怎么样,她对霍勇的亲情直没有变过。
  只是到了这刻她才明白,在霍家,最自私的不是徐莲,而是霍勇。
  胆小怯懦并不是借口,霍勇最爱的人始终都只有他自己。
  罢了,既然如此,她又何必纠结
  反正早就不耐烦应付霍家这家子了,正巧今天有了借口可以正大光明地搬出去。
  撕破脸皮也好,以后干脆老死不相往来。
  霍思宁将内心的最后丝杂念抛开,看着霍勇冷静地道:
  “舅舅,这是我最后次叫你舅舅。今天当着这些人的面,我也不怕丢脸,这些年我过得怎样,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我妈把我交给你,不是为你们霍家当牛做马的。”
  “你个小杂种,没有我们这些年对你照顾有加,你现在还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早就做那千人枕万人骑的乞丐娼子去了”徐莲说话向粗鄙,听到霍思宁这话忍不住骂道。
  到了这步,霍思宁也没打算再给徐莲留面子:
  “舅母你收留我,难道不是因为我妈留下来的十万块扪心自问,这笔钱足够支付我这十多年在霍家的吃穿住行,况且我还给舅妈你做了这么多年苦力呢”
  见霍思宁又提到那十万块,还是当着徐霞和周嫂母女的面,徐莲的心咯噔下,脸色瞬间阴沉,矢口否认道:“什么十万块,我怎么不知道”
  就知道徐莲不会承认,霍思宁冷笑声:
  “舅妈你真不知道在东厢房您床铺木板的夹层里,那个暗红色的银行折子,写的可是我妈的名字”
  徐莲脸色白,无法辩驳。
  就连霍勇都不知道她将折子藏在床板下,霍思宁下戳中了徐莲的哑穴。
  “我已经决定搬出去了,以后我跟你们霍家再无任何瓜葛。”
  霍思宁将这句话抛下,转过身不带丝留恋地离开了霍家。
  徐莲见她真的走了,初还愕然,紧接着股不甘心涌上心头。
  “养不熟的白眼狼,你现在是翅膀硬了,没人管的了你了是吧你有本事走出这张门,你就别回来我警告你,你可别后悔”
  徐莲追到门口骂骂咧咧,霍思宁却连脚步都没有停顿半分。
  她怎么会后悔她有手有脚还有颗避水珠傍身,即便不依靠任何人,这辈子她也定会比霍家的任何人都活得好。
  霍勇也以为霍思宁只不过是时意气用事,等到气消了就会回来,却不想到了晚上霍思宁依然不见踪影。
  他这才觉得不对劲,拉扯着徐莲要去村里找人。
  徐莲被霍思宁那绊摔得鼻青脸肿,恨不得将霍思宁毒打顿以消心头之恨,见霍勇居然要去找那个小贱种,哪里肯依,不耐烦地道:
  “找什么她又不是没有脚,自己不会回来你以为她真能走得了多远她的身份证压在我这儿呢,没有身份证,出去了连个工作都找不到,我看过不了几天她自己就会回来了”
  霍勇愣了愣:“你藏她的身份证干什么藏哪儿了”
  “之前她不是要去填什么高考志愿吗我担心她偷偷拿了身份证跑了,就把她的身份证和户籍藏在咱们房间的床板夹缝”
  话还没说完,徐莲脸色白,忽地想到霍思宁提到的那张十万块存折的事,顿时心中惊,叫道:“遭了,那死丫头知道我藏存折的地方,她该不会偷拿了咱们家的存折跑了吧”
  “什么”霍勇听这话也急了,“你怎么放存折的,怎么会让她偷走”
  徐莲慌慌张张地冲到东厢房,将床板掀开,颤颤巍巍地将那个绢布包拿了出来。
  看到那张暗红色的折子还在,徐莲吊着的颗心才算平稳落地。
  然而不待她欢喜场,她就发现了大问题,霍思宁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不见了
  “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我就说她手脚不干净,居然偷偷拿着身份证和户口本跑了”
  徐莲气得面容扭曲,连浑身赘肉都抖了起来。
  她没有想到霍思宁这个野丫头平日里闷声不吭,居然心机这么深沉,竟然声不吭地把户口和身份证都偷走了
  徐莲心下愈发肯定,霍思宁这回离家出走只怕也是早就计划好了的。
  和徐莲的不甘心相比,霍勇却是浑身说不出的轻松。
  自从他将霍思宁接回家之后,他就成了夹心饼干。
  看到外甥女被自己老婆欺负,他的心里不好受。
  可是他每次为霍思宁说话就会被徐莲骂,在这个家里他总算感受着无形的压力。
  这回霍思宁走,徐莲也不能拿霍思宁出气了,他乐得轻松。
  见徐莲生气,他忍不住安慰道:
  “算了算了,走了就走了呗,她已经是成年人了,又念了这么多书,大姐家美玲个月还能赚四五千块呢,她有手有脚总不至于饿死在外头。”
  “你懂个屁”
  徐莲怎么可能会担心霍思宁的死活,她只是不甘心。
  盼了这么多年,她终于盼到死丫头长大成rén,眼看着就要嫁人了。
  那周嫂子还许诺只要她儿子跟霍思宁两人事情成了,周家愿意给霍家十二万的聘礼。
  徐莲对这到手的十二万可是势在必得,没想到眼看着就要成了,居然被霍思宁搅了局。
  无论徐莲怎么气愤不甘,霍思宁终归是走了。
  除了身份证户口本和银行卡,她没有带任何多余的东西,甚至连换洗的衣物都没有。
  当天下午坐了三个小时汽车赶到省城后,她又连夜买了张从省城到s市的火车票,很快就爬上了往s市的火车。
  列车在路上行走了近四十个小时,第三天下午三点多终于抵达了s市。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