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挑剔老太太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走出别墅后,霍思宁本打算在附近找家中介公司问问情况,没想到半路经过个生鲜市场。
  她心念动,脚步顿就往里拐了进去。
  每个地域的菜市场都有各自的特色,既然要在水产行业赚钱,就必须要知道这个地方的人爱吃什么样的海鲜,知己知彼才能击必中。
  霍思宁下了车走进市场,四处都是小贩叫卖的声音。
  生鲜的腥臭味没有让霍思宁退缩,她将那些摊位看过去,遇到价格高昂的野生鱼种和活鲜时还会询问摊主货源是外地进口还是本土产品,得到满意的答复后才离开。市人爱吃海鲜,但是事实上s市的海鲜供货市场上本土海鲜少得可怜。
  事实上,上海本土水产资源并不丰富,每年黄江口捕捞的水产品不足s市人年消耗的三分之。
  于是大批国外水产品远渡重洋而来。
  国外的水产品霍思宁可捞不着,但是黄江里的河鲜她还是可以染指的。
  若要说黄江里面什么鱼种最贵,当然要说到黄江三鲜了。
  所谓的黄江三鲜,即是指黄江刀鱼,黄江鲥鱼和黄江河豚。
  尤其是野生刀鱼和鲥鱼,这两种鱼的价格通常都在千元以上,在水产市场以淡水鱼贵族著称。
  不过据说黄江鲥鱼已经早在八十年代就已经绝迹,霍思宁将目光放在了野生黄江刀鱼上。
  虽然说刀鱼这个时候见见洄游,数量上相对较少,但是霍思宁还是准备在租好房子后就去黄江试试运气。
  从生鲜市场出来,霍思宁也没有急着回去。
  顺着老弄堂往里走,能看到些墙面上贴着招租小广告。
  虽然不知道靠不靠谱,霍思宁还是认真地用笔将那些电话记了下来。
  这个时候就发现手机的重要性了。
  之前在白云乡的时候霍思宁还不觉得,农村里用手机的人少,就算有事也多是用座机。
  但是来了s市,没有手机就显得很不方便了,霍思宁觉得还是得去买个手机。
  虽然她手中钱不多,但是该花到底还是得花。
  再说以后她要卖水产活鲜能用得上,有个手机起码方便和人联系。
  想到这儿,霍思宁也不犹豫,抬脚就朝手机城走去,很快她就拿着支旧式诺基亚别扭地走了出来。
  用惯了智能机,陡然使用这种九个按键的直板机还真是不太习惯。
  看了看时间才不到十点,霍思宁将她在那些招租广告上抄写的房源信息拿了出来,按照对方留下来的号码打了过去。
  没想到连打了几个对方都称自己是中介而非房主,霍思宁顿觉黑线,无奈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拨通了最后个号码。
  电话响了很长时间才被接起,那边个声音嘶哑的老太太接了起来:“侬找哪位”
  霍思宁心下喜,看来这回应该不是中介,忙问道:
  “您好,我在弄堂里看到您贴的招租信息,请问您的房子租出去了吗”
  那老太太听了顿,有些不耐烦地抱怨道:
  “原来是要租房子啊,阿拉还以为是那个噶梁来帮唔看鱼咧。房子还没有租出去,你是个人还是两个人呀”
  前面那句话是上海方言,霍思宁没有听懂,正暗自猜测那话的意思,后面这句话用的却是正常普通话,霍思宁听懂了,顿时松了口气道:
  “我是个人,请问您能告诉我具体地址吗,我想去看看房子。”
  那老太太漫不经心地应了声,将地址报了遍就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幸亏霍思宁听力和速写能力都不错,不然根本记不住这么长串的地址。
  她有些无奈和忐忑,都说s市人排外,看来是真的了。
  问了好久的路才找到地方,霍思宁来到了片老房区,在个老弄堂里按照门牌号码找到了老太太所说的房子。
  之前跟路边的人打听,霍思宁才知道,这片多是上海老住户,因为还没有搬迁,所以这片的房源相对来说还算便宜。
  只不过想到先前那个老太太的态度,霍思宁却是有些惴惴不安。s市人排外,她是外地人,只怕租房子也不是那么容易。
  霍思宁有不好的预感,直觉告诉她,那个房东老太太不好对付。
  礼貌地敲了敲门,房门从里面打开了,个六十来岁的老太太走出来。
  霍思宁有些拘谨地打了个招呼:“阿姨您好。”
  那老太太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霍思宁上下打量。
  直到霍思宁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那老太太才开口问道:“是你打电话来说要租房子的吧”
  霍思宁点了点头,那老太太有开口打探:
  “小姑娘是外地人吧,家哪儿的侬看起来年纪也勿大,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好端端地要来租房子”
  霍思宁眉毛皱了皱,她有些不喜欢老太太这直白的问话还有那略带鄙夷不屑的眼神,只是她也知道在s市这种地方租房确实困难,无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是蓉城人,来这边上大学的,家境不是太好,所以打算趁着暑假这个时间在s市找个暑假工赚点生活费。”
  本以为这样说会让那个老太太更加看不起,却没有想到那老太太听了霍思宁这番话眼睛里居然露出了笑意,态度也不复之前的冰冷和不耐烦:
  “原来是个大学生啊,不好意思啊小姑娘,是阿姨我误会了,我还以为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呢,你是不知道,最近这段时间弄堂里来了些外地女人,不好好工作专门做那不要脸的勾当,招惹了些乱七八糟的野男人过来鬼混,阿拉的房子才不租给这种烂人”
  霍思宁愣住。
  那老太太却是边热情地拉着霍思宁进屋,边继续问道:“小姑娘多大了,哪所大学的”
  这前后待遇差别太大,霍思宁还真有些回不过神来,见老太太脸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她只好回道:
  “今年满十八岁,在s大上学。”
  老太太不由得朝着霍思宁竖起了大拇指:“有志气,小小年纪就知道为家里分担责任,比我那个孙子可强多了,我那孙子每天就只知道钻在房间里敲电脑,都不知道他在搞些什么。如今像你这样的大学生还愿意暑假打工赚钱的可不多啦”
  霍思宁谦虚笑,提到了租房的正事:“阿姨,不知道方不方便让我去看看房子。”
  “方便方便,瞧我,聊起来就忘记你是来租房子的了。”
  老太太对霍思宁印象不错,拿起钥匙就拉着霍思宁往楼上走去,边走边介绍道:
  “这房子是九十年代建的,原是纺织厂的员工宿舍区,我家楼上楼下分了两套,以前我儿子家住在楼上,后来他们搬走了,这房子我就找人隔成了两个套间做出租,早些日子其中个租客退房了,你别看房子有些旧,但是来看房子的人可不少,不过现在这年头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阿姨也不是什么租客都招的,我看你面善,才愿意给你看房子。”
  霍思宁面上带着笑,心里却是腹诽,都说s市人挑剔精明,看到这老太太的言行举止可窥斑而见全豹。
  房子在顶楼,虽然楼旧了些,但是房子确实是好房子。
  三十平米的隔间套房卧室厨房浴室应俱全,卧室里床铺衣柜书桌甚至家电都齐全。
  这让霍思宁感到非常意外,虽说价格贵了些,但是从这老太太的口中她也得知这房子没有闲杂人等进入,安全性肯定是不用担心。
  霍思宁眼就喜欢上了,当即决定租下来。
  老太太见霍思宁这样爽快,心情自然欢喜,很快她就找来了合同签好了字盖好了手印。
  霍思宁付了三个月的租金,拿到了钥匙就准备回酒店去拿行李。
  没想到刚打开门就和个男人撞了个满怀。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