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旧相识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挂断电话后霍思宁才想起来,蔡建新那铺子的价格是降下来了,可是她还是买不起啊。
  她的手里卖珍珠得的三百六十万,加上七彩神仙鱼的十二万,再加上之前在蓉城卖的钱,总共也就三百七十五万,这段时间还支出了不少,剩下的钱加起来也不够哇。
  霍思宁的目光落在了柜子里的那些大珍珠上。
  没有个女人抵抗得了珠宝的诱惑,那几颗珍珠她原本想找苏晋原帮忙给自己加工成串项链的,可是现在却不得不割爱了。
  她不愿意错过个这么好的店铺,内心挣扎了番,才从柜子里将装着七颗鹌鹑蛋大小白珍珠的盒子拿了出来。
  这么浑圆透亮的东珠,若是卖出去了,只怕再想要买回来可就完全没可能了吧
  霍思宁咬了咬嘴唇,到底还是舍不得全部都卖掉,于是从里面挑了三颗略小点的珠子,剩下的又塞回了柜子里。
  之前那些十多毫米的珠子都能值八万颗,没道理这么大的珠子还卖不起价钱。
  反正她只要凑够四百万就行了,若是三颗东珠苏晋原连三十万都不肯出,那她坚决不卖就是了。
  事不烦二主,东华又是有钱的主顾,霍思宁当然没有半点犹豫。
  可是这准备卖东西了才发现,她似乎把苏晋原给自己的那张名片弄丢了。
  霍思宁简直要郁闷坏了,翻箱倒柜了通愣是没有找到,最后没有办法,只能直接打的去东华公司找人。
  到了东华公司楼下,霍思宁才走进大厅就看到有个女人在跟前台纠缠。
  霍思宁没有多想,抓着包就要往电梯门口冲。
  没想到才到电梯口,那个跟前台纠缠的女人就冲了过来,拉扯住她的手不依不挠问道:
  “前台小姐,怎么这位没有员工xiōng卡就能直接进去”
  那前台本来直在劝阻那女人,时疏忽没注意到霍思宁,这会儿抬头看到霍思宁是张陌生面孔,顿时就皱了皱眉:“小姐,请问你找谁”
  霍思宁愣了愣,答道:“我找苏晋原苏总。;;;;;;;;”
  前台还没有说话,那个阻挠霍思宁的女人倒是不屑地嗤笑出声:
  “到这儿来的十个有九个是找苏总的,不过小妹妹,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你这梅干菜样的身材人家苏总不可能看得上眼,你还是不用白费心机了。”
  霍思宁听了这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了那女人眼:
  “你觉得像你这样的自荐枕席人家苏总就愿意接受我觉得你还是先把脸上的妆洗干净吧,别出来吓人了,粉抹得太厚很容易掉下来,还有,如果底子太差,就算化浓妆也是补救不来的”
  “你”那个女人气结,瞪大眼睛恶狠狠地剜了霍思宁眼。
  那前台倒是乐了,每天接待这些来sǎo扰总裁的人,她简直要腻了,乍然听到霍思宁这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她就有些忍不住想笑,对霍思宁的印象倒是好了不少。
  “小姐,我们苏总在开会,暂时不见客,如果你有急事的话,请您先在大堂等候。”那前台对霍思宁客气地说道。
  霍思宁有些郁闷,苏晋原等得,她可等不起啊。
  上午她在蔡建新那儿本来就耽误了不少时间,这会儿已经是十二点多,下午她还要去跟蔡建新签合同呢。
  而且因为这次价格压得低,霍思宁有些担心夜长梦多,去得太晚说不定蔡建新就反悔了。
  可是再怎么着急也得等,谁叫她好死不活把人家送给自己的名片弄丢了呢
  霍思宁心下着急,又无可奈何,只能坐在大厅里耐心等待,心里祈祷着那什么破会议赶紧开完。
  也不知道是不是霍思宁的祈祷奏效了,她这才等了十多分钟,那边电梯就开了,群人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苏晋原仍然是身西装,但是脸上却是难得地带着笑,看样子心情很好。
  霍思宁正想走过去,没想到在那群人里忽然看到了个人的脸。
  前世那狼狈而羞耻的幕幕涌出了脑海,霍思宁的身形顿时僵住。
  那年她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应聘上了盛唐集团旗下子公司的总经理助理职,慢慢地竟然和公司副总经理赵明诚熟悉起来。
  突然有天赵明诚就对她展开了攻势,她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在赵明诚猛烈地追求下很快就城门失守,当了爱情的俘虏。
  之后不久公司年会,赵明诚带着她来到了盛唐集团总部。
  霍思宁不会喝酒,也没有见过那种阵仗,所以那天晚宴她只敢躲在角落里偷偷吃东西。
  没想到吃了盘食物后不久她就感觉到浑身不对劲,她迷迷糊糊地往宴客厅外走,才走了没多远就被群混混给包围了。
  混乱中礼服被人扯碎,就在那千钧发的时候,个男人从天而降,将她救了出来。
  可是那时候她已经神志不清,只觉得浑身难受,整个人好像被火烧着了般。
  被那个男人抱着,她下意识地就觉得口渴极了,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抱住那个男人就吻了下去。
  没想到却被那个男人扔在地上狠狠甩了巴掌。
  那巴掌让她瞬间清醒过来,那个男人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她,好像她身上有什么脏东西般。
  那种眼神如同匕首般让霍思宁觉得无地自容,时间羞耻和厌弃的情绪上涌。
  可是她心底里那种难为情的yù念却是止不住地往上涌,怎么也压抑不住。
  那男人估计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在原地僵持了数十秒后,最终叹了口气,将地上的她抱起带回了自己住的房子。
  然后,她被扔在了装满冷水的浴缸中。
  她就蜷缩在冷水之中,直到那男人请来的家庭医生过来给她输液,忙活了晚上才让她的体温恢复正常。
  那件事直是霍思宁心底最为羞耻的个秘密,如果不是在临死前被吴静宜道破其中隐秘,她或许辈子都不知道那次她是被吴静宜下了药。
  获知了真相,对于那个男人的出手相救就更加感激,如果当日没有他出手,霍思宁不敢想象后面会发生什么。
  原本以为重生了就再没有机会偿还这份恩情,却没有想到居然在这儿遇见了。
  霍思宁呆呆地愣在原地,目光灼灼地看着那个男人。
  似乎是察觉到了霍思宁的视线,那男人猛地回过头来,目光在大厅里扫过,最终定在了霍思宁的脸上。
  视线交错,霍思宁阵错愕,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了拍。在对方那凌厉的眼神下,她慌乱地低下头去。
  “苏总,谢谢您的配合与诚意,相信盛唐和东华的这次合作,绝对能带来更辉煌的业绩和成效。具体的合作事宜就让我的副总跟您洽谈吧,我还有事,就先走步了。”
  顾叙的目光从大厅收回,和苏晋原握了握手,他就朝着旁的宋辉微微颔首,然后转身往大厅外走去。
  在出门的那瞬间,他的视线若有似无地落在霍思宁的身上,眼神微闪。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