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受枪伤的男人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苏晋原办事效率高,在接到苏青青的电话后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
  当天下午霍思宁就接到了拍卖行的准确消息,个星期之后在s市举办场私人拍卖会,举办方对她的那块巨大的龙涎香十分感兴趣,不仅接下了她的拍卖委托并且还盛情邀请她参加拍卖大会。
  霍思宁是第次收到这种拍卖会发出的邀请卡,听苏晋原话里的意思,这邀请卡还需要定的身份才能拿得到。
  霍思宁倒没有那种强烈的虚荣心,只是听说这场拍卖会上会有不少好东西出现,她倒是想着去开开眼界。
  因为时间还在个星期以后,那块龙涎香放在仙鱼坊始终是个麻烦,于是霍思宁不得不找了家银行将那块大家伙寄放在了保险柜里。
  没几天苏晋原又来找了霍思宁次,这回却是来送钱的。
  原来不久前霍思宁送给他的那三颗大东珠,被他以高价出售了两颗,单颗的价值居然达到了四十万。
  留下的那颗苏晋原决定加工成首饰,按照他的想法,剩下的那颗东珠抵他帮霍思宁垫付的那三十万,至于那拍卖所得的八十万他却是不能昧下,还是得把钱给霍思宁。
  霍思宁也没有料到那三颗珍珠居然这么值钱,她的原意是将那三颗珍珠送给苏晋原抵他给自己垫付的那三十万,现在听苏晋原说卖出了单颗四十万的天价,心里说不心疼是假。
  但是说出去的话就得算数,霍思宁却是个极讲原则的人,既然已经说好了是送的,就没有再要钱的道理。
  “听青青说,你最近在学车”见霍思宁怎么都不肯收,苏晋原只能作罢,话题转又转到霍思宁学车这件事情上。
  霍思宁点了点头,上辈子她其实也考过驾照,但是因为直没有买车练习,所以就算上路她也是个马路杀手。
  前世看过了那么多女司机开车出事的例子,这回霍思宁打算考完驾照就去买辆车慢慢实习上路,所以学车的时候就决心要认认真真,点也不敢马虎。
  “看好什么车了吗准备什么时候入手。”苏晋原想着霍思宁既然不要钱,那他干脆送辆车好了。
  霍思宁有些不好意思:“还没看呢,驾照都没入手,这事不着急,反正我也不懂什么车,要求也不高,只要性能好适合女生开的代步车就行。”
  这要求倒确实不高,苏晋原点了点头,将霍思宁这话放在了心上,复又叮嘱道:“拍卖会那天我派人过来接你,我们起去。”
  看样子东华也接到了邀请函,霍思宁以为苏晋原这话说的“我们”是指他们兄妹跟她三个人,却没有想到最后却变成了二人行。
  因为这会儿距离拍卖会还有五六天,霍思宁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去,所以苏晋原说这话的时候霍思宁也没在意。
  既然要经营鱼店,就必须要了解这个行业的各类知识,霍思宁在水产这方面确实是个菜鸟,所以没办法,她只能想办法给自己充电。
  总是去网吧查资料也麻烦,所以她在电脑城买了台笔记本电脑,又在店里连上网线,即便是看店无聊的时候也可以查阅相关的信息,遇到有些客人询问的时候她也能即时回复。
  仙鱼坊也渐渐走向正轨,在和几位邻居的沟通交流之后,霍思宁也慢慢地融入进这个圈子里,而且还打探到了不少行情。
  诸如各类鱼种的价格和品质划分,还有哪个地方能够进购到质量上乘的观赏鱼,哪儿批量销售便宜实惠的鱼饵饲料等等,偶尔还能听听圈子里的八卦大事内幕消息,日子倒也过得安稳平静。
  这天晚上霍思宁又准备外出去补货。
  有了上次夜游东海的经历,霍思宁竟然不知不觉竟然克服了对海洋的恐惧,所以她决定去海洋里试试看。
  不料天公不作美,她这才刚刚出门没多远,就下起了大暴雨。
  夜色里雷鸣闪电,看样子就觉得有些恐怖,虽然避水珠能避水,霍思宁也不敢保证那东西能躲避得了雷击,霍思宁打了退堂鼓,决定打道回府。
  半夜三更而且还下暴雨,向喧嚣热闹的不夜城s市也有些萧条,街上个行人也没有。
  霍思宁脚步匆匆往回走,路过个巷子拐弯时却听到了奇怪的声响。
  她脚步顿,正准备加速离开,却在这个时候听到哐当声响。
  黑暗中似乎有个人影摔倒在角落里,隐隐地霍思宁似乎还听到了声痛苦的呻吟声。
  霍思宁心下紧,本不想多管闲事,却又觉得良心不安。
  她四下环顾了圈没看到周围有什么可疑人物和异常情况,脑子里做了下思想斗争,最后咬咬唇还是靠上前去。
  走近那个角落才发现那是个垃圾堆,堆馊掉了的垃圾散发着臭味儿。
  个男人就那样斜躺在垃圾旁的墙壁上,似乎已经昏睡过去。
  醉鬼流làng汉霍思宁怔怔愣了片刻,才大着胆子凑上前去想要推醒那个男人。
  没想到这推,那个男人竟然直直地往地上倒去。
  借着闪电的光亮,霍思宁这下看清楚了那个男人的脸,顿时大吃惊。
  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上辈子救了她,不久前还在东华有过面之缘的那个陌生男人。
  怎么是他这人怎么会躺在这儿
  霍思宁记得很清楚,上辈子她在这个男人的公寓里呆过夜,这个男人帮她叫了家庭医生。
  从那个男人的家境还有行事作风,霍思宁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家境优越,而且前阵子她在东华看到这个男人跟苏晋原在块儿,显然他们是在谈生意。
  可是这会儿这个男人却躺在垃圾堆旁边,身边个同伴都没有。
  霍思宁皱了皱眉,迟疑了下才蹲下身子试图叫醒他:“先生,你醒醒。先生”
  见怎么也叫不醒对方,霍思宁无奈,只能将对方扶起来。
  没想到她的手才mō到这个男人的后背,股股热乎乎的液体就顺着她的指间流了出来,还带着浓烈的血腥味。
  血
  霍思宁将手抽出来看,她的手上竟然沾满了鲜血,血腥味瞬间充斥着她的鼻尖。
  她慌乱地掏出了手机,借着手机微暗的灯光朝着那个男人的背后看去。
  在那个男人的左肩下方,个极为细小的伤口正在淌出殷红的血。
  是枪伤
  虽然没有见过真正中枪的人,但是看过这么多年狗血电视剧,霍思宁还是在看到那个伤口的瞬间判断出了这人是被什么利器所伤。
  霍思宁傻眼了,她的脑子里有些乱,那瞬间脑子里片空白,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怎么办,报警吗
  可是这个男人受的是枪伤,若是警察来了,会不会把她也卷到什么事件里去会不会给她自己惹来麻烦
  霍思宁心中紧,瞬间否定了这个想法。
  紧接着她又考虑要不要将此人送医院,可是看到那男人苍白着脸色昏迷不醒的样子,她又迟疑了。
  这个人为什么会中枪,会不会是仇家追杀
  如果是这样,他那个仇家现在说不定正在四处搜索想要这个人的命,她把他送进医院不是自投罗网吗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