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吴均是部队出身,平时不到五点就起床锻炼身体了,今天又是他到霍思宁的店上班的第天,所以他昨天夜里兴奋得晚上没睡觉。
  大早他就起了床往城隍庙赶,早上不到六点就蹲在了仙鱼坊门口。
  霍思宁睡得迷迷糊糊接到邻居个大姐的电话,那大姐紧张兮兮地:
  “霍老板,你家门口站着个男人,我刚出门买菜的时候就看到了,回来的时候那个人还在那儿徘徊,看起来鬼鬼祟祟的,该不会是什么小偷小mō的人想偷你家的鱼吧”
  小偷霍思宁倏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往窗户下望去,就看到吴均蹲在店铺门口闷声不吭。
  霍思宁简直哭笑不得,无奈起床下去开门。
  “你怎么来得这么早平时店铺般要九点才开门。”
  虽然霍思宁也卖野生水产,些客人大早就想来店铺买鱼。
  但是霍思宁经常在晚上去江边捞货,不可能这么早起。
  慢慢地就养成了习惯,她总是拖到九点以后才开门。
  那些客人知道了霍思宁的习惯后,都跟着霍思宁的店铺时间走,般都会在九点以后再来买鱼。
  吴均红着脸挠了挠后脑勺:“我早起习惯了,老板你不用管我,你继续去睡吧。”
  还睡扔着你在门外我自己睡,这像话吗
  霍思宁忍不住想翻白眼,无奈只能将店铺们大开,将吴均引了进来。
  “外间是观赏鱼,这些鱼种多是外地进口,也有些属于国外舶来品,每种鱼都有区别,品质越好价格越高。”
  霍思宁指着店内的水族缸,绚丽多彩的观赏鱼个个瞪着眼睛看着她,似乎都在等着她投食。
  吴均的目光在个水族缸标价上看了看,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就这么4厘米不到的小鱼,就要五百元条他是不是看错了
  霍思宁看吴均那不敢置信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遂笑着解释道:
  “那是伊丽莎白短鲷,别看它小,从尼格罗河进口过来的外国货,这种鱼不能跟其他鱼混合生活,所以就是在原产地也很难采集到,所以价格就贵了。”
  这东西买回去又不能吃,费钱不说还难伺候,这么贵也有人买吴均很不能理解。
  看吴均脸的疑惑,霍思宁感觉看到了个多月前的自己。
  那时候她听到徐太太说条不到巴掌大的神仙鱼就要四五千块的时候,那吃惊的表情跟现在的吴均是样的。
  “有钱人满足了物质生活,就开始精神上的消费了。这观赏鱼是他们消遣的种方式,也是炫富的种途径。”霍思宁道。
  “观赏鱼不能以大小来论价格,有的鱼越小越精贵,而有的鱼则是以外形取胜,就像你左手边的那几条罗汉鱼,额头上瘤长得越大,价值就越高,而我手边这个七彩神仙鱼,却是颜色越鲜艳越值钱。”
  吴均这才注意到,那罗汉鱼长相怪异,额头确实是长了个很大的凸起,这样的鱼可实在不怎么美观,偏偏这种鱼的价格居然贵得离谱,单条价格居然达到了五位数。

  吴均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心中暗道,难怪这霍老板找自己来帮他看店,还给这么高的工资,这些鱼要是被人偷走条,我的个乖乖,那岂不是损失惨重
  想到这儿吴均不由得心中凛,之前还对家鱼店抱有轻视的态度,这会儿却是已经打起精神非常严肃地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生怕出分毫差错。
  见吴均忽然就挺xiōng抬头副严阵以待的模样,霍思宁简直哭笑不得:
  “你用不着这么紧张,这儿都装有监控,般没有什么人敢来顺手牵羊。再说那些是鱼是活物,又不是普通的货,也没什么人能直接就这样偷走。价格方面你也不需要操心,我都在水族缸上有标价,顾客要是还价不太离谱,你可以适当给予点优惠。不过有些新手来买鱼可能不懂怎么饲养,就需要你给他们指点,这些我都汇总在这本资料上了,还有些观赏鱼的专业术语,你没事就可以翻翻看。”
  吴均接过那本资料后认真地点了点头:“老板放心,我会认真记这些资料的。”
  老是听吴均叫自己老板还真是别扭,霍思宁笑了笑:
  “你不用这么本正经,我比你小,你直接叫我霍思宁就好。”
  吴均连忙摆手:“那怎么行,我现在是您的下属,叫您的名字太不尊重了。不叫您老板,要不我还是叫霍小姐好了。”
  虽然说称呼只是个代号,但是吴均跟霍思宁还不熟,说得好听点是他跟霍思宁是雇佣关系,说得不好听点,其实他就是个穷打工的。
  霍思宁觉得很稀松平常的事,在吴均眼中可都是大事,他这才刚刚入职,不战战兢兢就不错了,怎么敢逾越了老板和下属之间的规矩
  霍思宁却是拿吴均这正经死板的榆木疙瘩没有办法,无奈只能点头。
  “那是外间,这边还有个里间,这是专门隔出来的隔间,里面有三个养鱼池,里面都是从黄江捞上来的新鲜货,这些也是对外销售的,因为是纯野生水产,所以价格也不便宜。我不喜欢生腥气,所以我这儿只负责卖鱼,不包杀鱼。这里放着电子称,有人要买鱼你就直接给他们称好收钱就行,其余的律不用管。”
  霍思宁将吴均领进屋内后面的隔间,看到那水池里的鱼,吴均就暗暗吞了吞口水。
  他来s市有年多了,平时荤腥都沾不到,这会儿看到这么多野生活鱼,顿时眼睛都亮瞎了。
  霍思宁笑了笑:“下午你去搬了行李接了yy过来,晚上就弄个全鱼宴给你们接风洗尘,以后咱们就都是仙鱼坊的份子。你好好干,有我霍思宁在的天,就不会亏待了你们兄妹的。”
  吴均的眼眶有些红,见霍思宁看过来,他狼狈地低下头去,生怕霍思宁笑话他般。
  男儿有泪不轻弹,霍思宁经常听到这样的话,却鲜少有人提后面那句。
  个魁梧军人,从业近十年,如今却过得这般清苦,这男人的心里究竟承受着多大的煎熬压抑着多大的无奈和不甘
  这个男人的经历和心思也许不足为外人道,可是霍思宁却仍然在这刻感受到内心的沉重。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