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乌龙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苏青青家住在景安区,在车子进入小区入口的时候霍思宁看到了两个武警。;;;;;;;;;;;;;;;
  虽然没有三步站五步岗,但是霍思宁能感觉到那两个武警身上的气质跟吴均很像,估计也是真正的部队出身。
  小区监管严格,霍思宁注意到,在她们前面的那辆小车因为第次来,被警卫很仔细地查验了身份证后又次次追问信息,直到满意了才放行。
  大概是熟悉苏青青的车牌号,那两个警卫倒是没有为难她,只看了下苏青青递给他的个号码牌之后就点了点头。
  车子进入小区后,里面绿树成荫,很快栋栋单体别墅就露了出来。
  这些房子虽然有些老旧,但是光看别墅造型就知道造价不菲,而且这儿环境优雅,非常安静。
  苏青青直接将车停在了栋别墅楼前的水泥坪里,直接下车就带着霍思宁往楼里走。
  进门就是客厅,里面亮着灯,位年龄在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正戴着副眼镜在看文件。
  在他对面端坐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看到苏青青进来,那男人向苏青青点了点头。
  “宋秘书,你也在啊,找我爸批文件”
  看到来人,苏青青好像见怪不怪,跟对方打了声招呼。
  不过苏青青的声音却是有些大,让正在专心审批文件的苏振华抬起头来。
  见自己打扰到了对方,苏青青忙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爸,您继续,继续,我带我朋友上楼去转转。”
  说着她就要领着霍思宁往楼上走,苏振华却在这时看到了苏青青身后的霍思宁,顿时有些愣神。
  眼前的少女,竟然给他种强烈的熟悉感,似乎在哪里见过般。
  不过他再细想,又觉得不太可能,这姑娘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模样,他怎么可能跟这种小姑娘有什么交集
  想到这儿苏振华不动声色地低下头去,继续翻阅着手中的文件,只淡淡地应了声:“唔。”
  霍思宁来s市时间不长,又不经常看电视,所以不认识苏振华,不然她定会瞪大了眼睛。
  实在是这位真的经常在电视上露脸,在s市可谓如雷贯耳,受人敬仰,只要是s市呆得久点的人都知道他。
  苏青青看霍思宁那脸平静的模样就知道这姑娘没有认出自己的父亲是谁,不由得松了口气。
  听到苏振华发话了,苏青青这才老老实实地拉着霍思宁准备离开。
  却不料在厨房里忙活的苏母隐隐听到了女儿的声音,急不可耐地冲了出来,手里还抓着锅铲,整个人紧张兮兮地看着客厅里的人:“青青回来了,你哥那个朋友呢”
  不怕神样的对手,就怕猪样的队友,苏青青听到苏母这话额头顿时冒出了黑线,忍不住扶额。
  什么叫我哥的朋友,人家是我的好姐妹,妈你这么说不是露馅了吗
  好在霍思宁以为苏母只不过是时口误,而且她自认为自己跟苏晋原也算得上是朋友了,也就没有多在意。
  她从苏青青的身后站了起来,冲着苏母极有礼貌地道了声:“苏伯母,您好,我是霍思宁。”
  苏母原本充满期待的眼神在看到霍思宁的瞬间就呆住了,脸上的笑容僵,手中的锅铲不自觉掉在了地上,人也随之停下了脚步,只怔怔地看着霍思宁。
  苏母向活泼开朗,苏青青从来没见过自己老娘这副六神无主的失态模样,顿时吓了跳,问道:“妈,你怎么了”
  苏母却像是没有听到自己女儿的话般,她直直地看着霍思宁,急切地问道:
  “小姑娘你能不能如实告诉我,你多大了家住在哪儿,家中都有什么人”
  听到苏母这么问,霍思宁心下猛地跳。
  想到上辈子的遭遇,还有她在帝都未曾谋面的梁家人,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隐隐有些慌。
  正定心神扯出个笑容,霍思宁不解地问道:“伯母,您这是”
  苏振华也觉得妻子的神情有些不对,看她语气郑重神情严肃,再联想到刚刚他看霍思宁时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忽然脑海中个人影闪过。
  个念头陡然在苏振华的心中刮过,他猛地抬起头朝着霍思宁看去。
  苏母脸上很镇定,但是心中已经翻起了滔天巨làng,她固执地看着霍思宁,问道:“姑娘,这事不方便说吗”
  霍思宁有些迟疑,那边苏青青却是察觉到了什么,忙开口想要替霍思宁解围:
  “妈,你这是干什么人家宁宁是来咱们家做客的,你怎么还查起户口来了”
  苏母眼圈有些红,默默地低下头去。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苏母这种神情,霍思宁的心居然有些酸楚,来不及多想已经开口:
  “伯母,这也没什么不方便说的,我的事苏学姐都知道,我来自蓉城个叫白云镇的小村子,刚刚满十八岁,来s市上大学。我父母都过世了,家里只剩下个舅舅。”
  来自蓉城这孩子真的来自蓉城
  苏母听到霍思宁说的这番话,整个人都禁不住颤抖起来,看向霍思宁的眼神急切而灼热,眼眶都涨得通红,显然心情很是激动。
  “你父母都过世了他们叫什么名字”苏振华看了嘴唇哆嗦神情激烈的妻子眼,也跟着问道。
  霍思宁有些迟疑,事实上她从未听自己的母亲提过父亲的名字。
  霍母过世的时候,霍思宁不过才四五岁年纪,就算有那时候的记忆,在经过这么多年她也早已经记忆模糊。
  关于她父亲的讯息,霍思宁都是从霍勇和徐莲的口中得知。
  上世霍勇曾告诉过她,她的母亲在县城家酒店当服务员,遇到了个有钱的富二代后便死心塌地,后来意外怀上了孩子,那个有钱人却不知所踪。
  霍母伤心yù绝,却怎么也不肯打掉孩子,于是失魂落魄地回到了白云镇,在村子里所有人的咒骂和指点中将她生了下来。
  霍思宁从未想过个问题,自己的出生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她的母亲固执地生下她,又是对还是错
  因为她的出生从来没有得到周围人的认同,从小到大,充斥在她耳边的全都是嘲笑和侮辱。
  野种,母亲偷人,有爹生没娘养,小娼妇这些词语直都在,就好像贴在她身上的标签,上辈子她怎么也撕不下来。
  霍思宁对母亲的感情也是复杂的,当然感激多过怨恨,毕竟如果没有霍母的坚持,那么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她霍思宁的存在。
  上世吴静宜假冒她的身份进入豪门的事,还有霍勇徐莲告知她有关自己父亲的只言片语,让霍思宁渐渐对自己的身世还有霍母有了个自认为清晰的认识。
  在她看来,霍母无外乎是个想要嫁入豪门的灰姑娘,却在她付出真心后惨遭富家少爷抛弃,富家少爷为了斩断这段孽缘,于是出了大笔钱想要打发掉灰姑娘。
  不过这个富家少爷没有料到,灰姑娘在回家后固执地生下了个私生女,这个私生女就是她。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