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连累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午休完毕,随着军哨吹响,群新生稀稀拉拉地走向操场。
  下午两点半太阳毒辣,操场跟桑拿室般,大家的动作自然慢慢吞吞,军哨吹响了无数遍,终于集合完毕。
  再看操场前站着的数十位教官,个个早已经脸色铁青。
  陈德平看了下时间,沉声道:“个集合十分钟都没有做到,这样的纪律真让人难以置信。”
  操场上片寂静,大家都觉得教官的语气不太对劲。
  看到陈德平那张黑着的脸,霍思宁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妙。
  果然,下马威很快就又来了:“看你们这么懒散,我们先来点开胃小菜给大家松松筋骨吧,现在以班级为单位,各就各位,沿着跑道先跑两圈吧。”
  两圈开什么玩笑
  这可不是学校那种操场,训练营的操场是千米跑道,两圈就意味着要跑两千米,这还只是开胃小菜
  队伍里甚至传来了倒抽凉气的声音,所有人都意识到,这次军训接下来的日子只怕是凶多吉少。
  有总教官在前面带路,新生们虽然心里不乐意,倒也没有人敢公然反抗,按照教官的指示以班级为单位开始进入跑道开始慢跑。
  两千米不是个小数字,霍思宁倒是还好,自从有了避水珠,她没事的时候就会利用灵气给自己的身体进行梳理。
  加上她时不时到江里去捞鱼,慢慢地体力也开始上来了,身体素质明显提高了不少,这样的慢跑对霍思宁来说不算什么难题。
  但是其他人就不样了,平日里缺乏锻炼的人要跑下来可不是容易事,等到众人跑完回到原地,喘粗气的,跌坐在地上的,弓着身子腿直打哆嗦的,众生百态,不而足。
  薛晶晶和杜燕琳早就累得走不动路了,霍思宁的视线转到罗金芝这边,看到罗金芝脸色潮红,倒是没见怎么喘。网
  “我在闽东的时候每天早上都要给我阿爸去送货,有时候赶不及了就搬着货物跑。这点路不算什么。”
  大概是看出了霍思宁眼中的疑惑,罗金芝腼腆笑,解释了句,忽又想到了什么,看向霍思宁询问道:
  “好奇怪,咱们教官哪里去了,好像其他教官也不在,怎么只有总教官个人在操场上指挥,他们都去哪里了”
  霍思宁所在的数学系2班是由个吴姓教官负责的,是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帅小伙儿,个子高高瘦瘦的,脸很白,笑起来还有虎牙,看起来有些内向,但是开口嗓音洪亮,看起来就很有气势的样子。
  霍思宁早就注意到吴教官不在操场上,开始还有些疑惑,但是她无意间看到陈德平脸上露出了jiān诈的笑容,瞬间就明白那些教官们去干什么去了。
  有之前那么多铺垫在,这会儿教官们应该是去收缴战利品去了
  果然,不到三分钟时间,原本小时在操场的行教官们忽然就从对面的宿舍楼走了出来。
  迎着霍思宁她们班级队伍走来的吴教官手里捧着数个塑料袋子。
  薛晶晶眼就注意到其中个袋子里装着的正是她偷偷塞在被子里的那代零食,顿时脸色大变
  杜燕琳的脸色也白了下来,因为她在教官另只手中看到了个手机,那支手机分明是她的。
  因为她带了两支手机来训练营,所以在教官要求上缴的时候,她把旧手机交了上去,自己的新手机则藏在了鞋子里,没想到这都被教官给搜出来了
  薛晶晶和杜燕琳的神情变化霍思宁看在眼里,望着教官手中的东西,霍思宁心里暗道:来了。
  队伍集合后陈德平开始发难:
  “来训练营之前我就已经提醒过你们了,藏私货会受罚,看来有人根本没有听进去我的话,阳奉阴违啊。既然你们愿意冒险尝试,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薛晶晶和杜燕琳两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队伍里其他人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霍思宁和罗金芝对视眼,微微耸了耸肩,孰料陈德平接下来的话,却让二人的肩膀同时垮了下来。
  “搜到违纪物品的班级,全体出列”
  霍思宁愣住,罗金芝也傻眼了:“怎么是咱们全体出列”
  霍思宁面色平静地向外踏出步,嘴唇微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教官准备实施连坐惩罚,咱们个都不能幸免。”
  罗金芝脸色也变了,阵懊恼:“怎么会这样,早知道我就应该劝薛晶晶把零食交出来才对”
  “劝个也没用啊,杜燕琳那儿还有东西呢,咱们管不过来。”
  霍思宁却是苦笑,她也后悔呢,不过是不想多管闲事而已,可是谁能想到这个教官这么狠
  霍思宁所在的班级共有四十人,下子全站了出来。
  被连累了的同学们当然心中不爽,有的干脆眼神不善地瞪着薛晶晶和杜燕琳,那两人有些心虚地偏过头不敢直视众人的眼神。
  整个操场上被连坐的同学达到半数以上。
  看着眼前乌泱泱大片,陈德平军装笔挺站在操场前,凌厉的眼神扫过众人,洪亮的声音响彻整个操场,“很好出列的同学注意,全体向左转,沿操场跑道跑三圈”
  这话出口,全场片哗然,如果说先前那两千米只是开胃小菜的话,那这三千米就纯属无妄之灾了。
  那些被连累的同学们顿时不乐意了,很快就有人抗议起来,有人开始不服气,大声喊道:“报告”
  “说”
  “东西不是我们藏的,为什么我们要跟着受罚人做事人当,谁藏东西罚谁,凭什么要连累别人我们不服”
  陈德平冷笑声:“你们不服你们敢拍着xiōng脯说,他们藏东西的时候你们不知道这若是在战场上,窝藏违禁品就是置身边的战友安危于不顾,而你们这些知情者,犯的就是包庇罪因为你们的知情不报,很有可能让个任务就此失败,甚至让整个班级整个连队全军覆没我罚你们,罚的就是你们的知情不报”
  “你们给我记住了,进了我的训练营,就是我的兵进来之前我就告诫过你们,在我这儿你们必须要遵守条规则,那就是要绝对服从命令和指挥现在还有谁不服”
  没有人吭声,陈德平扯了扯脸皮,提高声调喊道:
  “很好,现在全体都有,三千米向左转,以最快的速度跑步走”
  不太整齐的队伍在陈德坤的声命令下沿着跑道快速往前跑去。
  “这教官简直就是黑脸魔王,怎么这么狠,他这就是要整死咱们”薛晶晶快要哭了。
  班上的其他人脸色比薛晶晶更难看,听到薛晶晶在抱怨,顿时有些男生忍不住了:“这不是你惹的祸吗我们才倒霉,怎么就跟你分在个班了”
  “怎么都怪我,又不是只有我个人藏了东西”
  薛晶晶不服气地反驳道,说到这儿她下意识地看了旁的杜燕琳眼,这出卖队友的招倒是做得很是顺手。
  杜燕琳知道闯祸后直低着头不吭声努力降低存在感,只可惜她找的是个猪样的队友。
  薛晶晶眼神看到她这边,瞬间祸水东引,大家顿时就想起来造成这场无妄之灾的罪魁祸首不是个人,个个看向杜燕琳的眼神都像要喷火。
  该死的贱人,她肯定是故意的杜燕琳气得想骂人,恨恨地白了薛晶晶眼。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