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林中巨蟒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队伍到了岸边的平地上,众人急忙找了处赶紧柔软的草地开始扎营。
  因为只是临时扎营点,也就没有搭帐篷,只是让大家扑了块油布在草地上。
  霍思宁开始分配任务,两人组开始去寻食材、大石头和生火的干柴,留下罗金芝和她两人看着行李。
  霍思宁吩咐罗金芝在岸边负责给大家打水和看行李,她自己则个人沿着河岸往上走。
  这条溪流应该是从山那边的泉水溯流而下形成的,溪水并不是很深,清凌凌的溪水里面隐约可以看到鱼群的游动迹象。
  霍思宁不想在罗金芝面前抓鱼让人看出端倪,所以只能将这些人都支开。
  没想到她在走到上游不远处就被个崖壁挡住了去路,那股溪流正是从崖壁之上垂流而下,在崖底形成了个巨大的深潭。
  就在霍思宁准备跳下深潭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丛林里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
  霍思宁脚步顿,以为是丛林里有人,顿时暗道声好险。
  收回了下水的那只脚,霍思宁的脸上露出了警惕,回过头来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身后的树林,冷声问道:“谁在那儿”
  没有人回应,但是霍思宁却分明能听到那丛林里有踩动杂草的声音。
  这片是训练营的范围,按理来说不会有闲杂人等闯入,但是霍思宁心里也有些紧张,担心会不会有野兽或者其他东西。
  不过她到底还是壮着胆子往里面靠近,顺着声音才走了几步,霍思宁就吓得呆住了。;;;;;;;;
  在距离她不到十米的草丛之中,条身长足有六七米的巨蟒就趴在地上。
  那条蛇的尾部还拖着条干瘪的蛇皮,很显然这条蛇在蜕皮进化。
  大约是察觉到霍思宁在靠近,那条蛇冲着霍思宁的这边张开了血盆大口,吐了吐它那鲜红的蛇信子。
  霍思宁吓傻了,大脑里出现了秒钟的停顿,待回过神来她的第反应就是逃跑,不过在她转过身的刹那,她的脚步又顿住了。
  因为她分明看到那条蛇的身上似乎有个伤口隐隐约约在冒鲜血,再看那条蛇连嘴角都是红色的血迹,她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这条蛇受伤了
  在白云镇的时候霍思宁就常听村里人说,蛇在蜕皮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时候,蜕皮过程中它们的眼角膜会变成紫蓝色,并且暂时性失明。
  而且蛇皮才蜕掉的蟒蛇皮肤上的保护鳞片没有硬化,很容易被外敌所伤,所以它们在蜕皮的时候通常会选择处安全的石洞或者安全的树枝盘着。
  霍思宁不知道这条蛇为什么没有躲在自己的洞穴里,反而虚弱地躺在草丛里。
  但是这条蛇分明受了重伤副奄奄息的模样,虽然张着血盆大口似乎在朝着霍思宁示威,不过很显然它早已经筋疲力竭,庞大的身形根本挪不动分毫,这样的巨蟒不过是只纸老虎罢了。
  看明白了这层,霍思宁冷静了下来,觉得这条巨蟒也不那么可怕了。
  她本来打算就这么离开,可是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了村里老人的句话:看见蛇蜕皮,不死也要塌层皮。
  听说蛇是极为聪颖而且报复心极强的生物,可以通过气味来寻找自己的仇敌,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它都能被它找到。
  想到这儿霍思宁的脚步不由得停住,折了根粗壮的树枝后又转回到了那条蛇的身边。
  她可不想就这么被条蛇惦记上,干脆不做二不休,直接了结了它。
  然而就在霍思宁手执树枝尖锐端准备朝着蛇头戳去的时瞬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如今碧珠的灵气越来越足的缘故,那条蛇竟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蓦地抬起头朝着霍思宁靠了过来,手臂粗的蛇信子居然伸出来不停地在霍思宁的手上扫舔,烟雾迷蒙的眼睛里竟然透露出了无辜和乞求。
  这条蛇成精了吧霍思宁震惊不已,看到那蛇竟然艰难地移动蛇尾朝着自己示好般缠了过来,顿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到底是动了恻隐之心,霍思宁没有下手杀掉这条冲着自己卖萌讨好的大蟒。
  在查看了那条蛇的伤口后,她无奈地伸出手调动灵气给它治愈伤口。
  那蛇感觉到灵气,瞬间老实下来,呆在草丛里动不动,舒服地躺在草丛里副极为享受的样子。
  待到身上的伤口完全愈合,那条蛇尾部的蛇皮也顺利脱落,不仅如此,蛇身的鳞片也变硬了,青绿色的鳞片在阳光下闪烁着熠熠光辉,好不威风。
  看那蛇眼睛里的紫色慢慢淡去,知道这家伙已经好了,霍思宁也不再理会它,转身就往潭水里走去。
  那边罗金芝他们可还在等着她呢,她可没这么多时间耽搁。
  这处潭水是由于流水高空坠落冲击而成,所以潭水很深,足有七八米。
  霍思宁下水就感觉到了股清凉之气,顿时舒服不已。
  到了潭水中果然就看到不少鱼群在游动,霍思宁正准备去逮几条肥膘大鱼回去烤着吃,忽然感觉到脚下踩着个硬物,这硬物的脚感分明就是她熟悉的老河蚌。
  老河蚌可是好东西啊,肉质鲜美不说,而且壳还可以充当容器。
  他们现在在野营,什么工具都没有,有这个老河蚌,就可以解决很多麻烦问题了。
  霍思宁心下喜,身形沉就去mō那只河蚌。
  那河蚌mō在手上就知道个头不小,霍思宁手里拿着那家伙,眼神却是不甘地继续在潭底搜索,想再多mō几个,没想到就在这时她的视线忽然落在了水底的个黑色正方形物体上。
  “那是什么”
  霍思宁心下有些疑惑,凑了上去将缠绕在黑色物体上的水草扫开,个长约尺的箱子出现在眼前。
  箱子是木制的,呈黑褐色,外皮的烘漆已经有些脱落。
  在箱子的侧做工精致的锁鼻上,挂着把铁锁。
  因为直沉在水中的关系,箱子表面上已经长满了青苔。
  霍思宁将那些青苔擦掉,箱子表面上雕刻的花草纹饰就露了出来。
  霍思宁觉得有些诧异,这箱子看样子就像是多年前的老物件,怎么会在这个潭水里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