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化妆品被偷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军训最后天是大阅兵,检验个月军训成果的时候,霍思宁作为领队站在了最前面。
  后面站着的薛晶晶没能取代霍思宁的位置,心中极为不满,不过想到自野营结束后霍思宁在班上和宿舍遭到数学系2班同学冷遇的事,薛晶晶的心情又爽快了不少。
  不管怎么说,她和杜燕琳的离间计用得不错,次野营就让霍思宁成为了不顾集体荣誉自私自利的小人,在2班受尽各种白眼和冷嘲热讽。
  不过这种事情终归是不痛不痒,对于霍思宁来说,她从未将那些不相干的人当作朋友,所以几个陌生人阴阳怪气的几句呛声对她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相反的,在这次野营过程中,霍思宁倒是认识了几个新朋友。
  通过天的相处,刘岩那几个男孩子单纯质朴的个性让霍思宁很是喜欢,虽然这些男孩和她的实际年龄相差六七岁,但是霍思宁觉得有几个这样的朋友也不错。
  阅兵之后就意味着军训终于结束,陈德平在站台上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家都忍不住欢呼起来。
  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不少人因为夏日太阳的曝晒已经成为了非洲难民,看起来又狼狈又滑稽。
  薛晶晶和杜燕琳也被晒得脱了层皮,倒是霍思宁和罗金芝看起来跟军训之前没什么两样,看到这儿杜燕琳不由得低下头去,眼中闪烁着嫉妒和怨恨。
  大阅兵结束后,霍思宁跟吴胜宇聊了会儿,才回到宿舍。
  这时候宿舍动作比较快的女孩都已经收拾好东西回到各系的车上去了,只有罗金芝坐在床上边看书边等霍思宁。
  霍思宁的东西早就收拾得差不多了,将背包拎起来就招呼罗金芝离开。
  罗金芝将行李背起来才察觉得不对劲,感觉背包好像轻了不少,她的脚步不由得顿了顿。
  看出罗金芝脸上的神情有些疑虑,霍思宁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手忙脚乱地在背包里翻看了下也没看出问题,罗金芝正准备摇头说没事,忽然目光落在了她的背包前面那个小口袋上。
  她愣了愣,急忙拉开那个口袋的拉链。
  果然里面空空如也,原本放着的瓶瓶罐罐个都没了。
  罗金芝的脸色顿时变了:“宁宁你送给我的那套护肤品不见了”
  霍思宁闻言不由得皱眉,之前她说那套化妆品是山寨货,不过是为了搪塞杜燕琳和薛晶晶那两个势利女而已,罗金芝不知道那套化妆品的价格,可不代表她也不清楚。
  霍思宁送给罗金芝的那套是苏晋原拿来的caudaile专柜货,虽然霍思宁没有听说过caudaile这个牌子,但是想来既然是苏晋原送给她的,用脚趾头猜都知道肯定不便宜,而且之前杜燕琳也说过,那套化妆品起码四五千块钱。
  这么贵的化妆品,想不引起别人的注意还真难。
  当日霍思宁将化妆品送给罗金芝,也是不想因为太贵而让罗金芝觉得自己是个有钱人就疏远自己,所以才故意说是老板买赠送给她的。
  可是没想到也是因为这个疏忽,让外人钻了空子。
  罗金芝不知道那套化妆品的真正价值,所以平时用过东西就随意地摆在柜子里,并不怎么留心,所以才会让识货的人看出了端倪,起了偷念。
  环顾了下宿舍四周,这会儿宿舍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估计要查也查不到是谁拿走了东西。
  霍思宁也知道这事只能就这样算了,心下无奈,不由得叹了口气,宽慰罗金芝道:“丢了就丢了,车在门口等着了,咱们还是先上车吧。”
  罗金芝倒是没有霍思宁那么多想法,大概是霍思宁之前告诉她那套化妆品是赠品的关系,她虽然在知道护肤品丢了之后有些气愤,倒是没有怎么焦急。
  只是她的心里到底有些郁闷,不甘心道:“那套护肤品我才用了点点呢,虽然是赠品,可是效果真的很好,我最近皮肤变得又白又滑,就是因为mō了它。”
  霍思宁不由得笑了笑:“有效果就行,等哪天我去农贸市场再给你带套新的。”
  罗金芝摇了摇头拒绝道:“那怎么行,你已经送给我套了,是我不懂爱惜将东西随便乱放结果弄丢了,哪里还能让你再给我买你告诉我那个店的地址,我自己去买套。”
  霍思宁顿时有些心虚,她哪里知道那店铺地址在哪儿,那不过是她信口胡诌的,农贸市场在哪儿她都不知道呢。
  可惜罗金芝是个固执的小妞,这话她问得很认真,说完后她就直直勾勾地盯着霍思宁。
  霍思宁脸色有些不自然,不由得打了个哈哈,只能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过去:
  “那店铺地址我也没怎么注意,不过到了那儿我就知道在哪儿,这样好了,等我哪天去的时候就叫上你。”
  “那行”罗金芝不疑有他,高兴地点了点头就跟在霍思宁身后来到了训练营门口。
  陈德平就站在门口望着学生们上车,看到霍思宁他笑了笑,走上来将张写着手机号码的纸片递给了霍思宁:
  “小丫头身体素质不错,怎么说我也算你半个师父,教给你的那些东西回去后可别荒废了。这是我的电话,以后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霍思宁顿觉惊讶,这个月的时间,陈德平确实给她开了不少小灶,在近身搏击还有拳术上教了她不少东西,不过霍思宁真没想到陈德平还会留电话给自己。
  见陈德平脸的真诚和不舍,霍思宁心下暖,接过纸片后恭恭敬敬地对着他敬了个军礼:“谢谢首长这段时间的照顾。”
  陈德平笑得脸温和,和平日里那个冷面阎王截然不同:“不用谢我,我不过受人所托。回去吧,说不定很快我们就会再见面的。”
  后面这话陈德平说得脸jiān诈神秘,霍思宁闻言愣了愣,疑惑地看了陈德平眼,张了张嘴到底没有将疑惑问出口。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