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乌木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苏青青不是说着玩的,她见罗金芝的确对老乡很感兴趣,忙从手机里找到了电话给师兄打了过去。
  那位师兄也非常热情,听说来了个闽城小师妹,迫不及待地就要了罗金芝的联系方式,还说过两天他们组织次s大闽城老乡会,邀请罗金芝也来参加。
  罗金芝对参加老乡会可谓兴致勃勃,霍思宁却是点想法也没有。
  蓉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她考到s大这件事她从未对任何人提及,就是不想跟蓉城那些人扯上瓜葛。
  若是参加老乡会好巧不巧碰到个白云乡的人,把她在s市的事情说出去,指不定又会招来麻烦。
  罗金芝的内心敏感而自卑,刚开始她得知霍思宁不是s市人,以为霍思宁跟她样都是农村来的穷学生,所以不自觉地就想靠近。
  可是在得知霍思宁送给她套高昂护肤品之后,她对霍思宁的感觉瞬间变得复杂,她深知自己错的离谱,霍思宁虽然是农村出身,但是和她根本不是类人。
  自卑心理作祟,她故意冷落霍思宁,可是霍思宁却并未因此而疏远她,甚至还邀请她到家中做客。
  在仙鱼坊呆了上午,她已经从吴均和苏青青的只言片语之中得知,霍思宁也是农村孩子,曾经寄人篱下受尽苦楚,最后个人孤零零到s市求学,机缘巧合之下,利用她掌握的养鱼技艺开了这家鱼店。
  知道得越多,罗金芝的心里就越震惊和羞愧。
  她以为霍思宁是受家人荫庇的富家千金,甚至曾经还因此有些瞧不起霍思宁,可是没想到霍思宁的经历要比她所想象的更曲折。网
  遭受这么多艰苦磨难,这个女孩仍然如此自强不息,与霍思宁相比,她的自卑心理是多么的可笑。
  下午罗金芝接到家教中心打来的电话,她之前申请的份家教有了回信,对方要求国庆期间给孩子补课七天,罗金芝正愁没事做呢,听到这个消息忙不迭地就答应了下来。
  霍思宁的事情让罗金芝受到了鼓舞也获得了动力,她觉得她以前的那些自卑完全没有必要,虽然她做不得霍思宁这样,但是以她的能力,找份兼职的家教工作,起码自力更生没有问题。
  霍思宁可不知道这短短半天的时间会让罗金芝的心里产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她本来还想留罗金芝在家里住几天的,但是罗金芝坚持要回学校,她也不好过多挽留。
  军训这么久,店里要忙的事情也不少,在清点完店铺这个月的账务后,霍思宁就忙着给水族缸里补货。
  蔡建新的那批货有的品种已经卖完了,缺了的就要补上,她跟个观赏鱼供货老板打电话,那个老板得知霍思宁要观赏鱼,下午就带着货上门了。
  霍思宁也不挑,只要价格便宜她就入手,反正有灵气在,就算是品种再差的鱼秧子她都能养出极品来。
  挑鱼付钱,整个过程不足二十分钟,干净利落气呵成,那供货商大概没见过像霍思宁这么爽快买鱼的老板,接过霍思宁付的钱还有些愣愣的反应不过来。
  在趁着将鱼苗放进水族箱的当口,霍思宁悄悄地渡了几缕灵气进入水中,水族缸里装有五颜六色的装饰彩灯,所以绿色的灵气顺着霍思宁的手指流出也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啊”
  霍思宁这边还没忙完,那边楼上猫着的苏青青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般惊呼出声,哒哒哒的下楼声,很快她就出现在了后门口,脸惊讶地看着霍思宁:“阿宁,这个箱子你从哪儿弄来的”
  霍思宁回过头就看到苏青青手里抓着只木箱子,她愣了愣才想起来,那箱子是她上次在训练营野营的时候,在那个山崖深潭水底捡到的,因为军训宿舍人多眼杂,她就没有打开箱子,直放在背包里没有动,若不是苏青青翻出来,她都要忘了这茬了。
  见苏青青的眼中又是震惊又是兴奋,霍思宁心下纳闷:“那箱子啊,我捡的啊,怎么了”
  “又是捡的”苏青青的声调都提高了好几个分贝,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霍思宁,“你从哪儿捡到的”
  霍思宁点头:“军训野营的时候,在训练营后山那边有个溪流,我在上游发现了个瀑布深潭,见那潭水里的鱼很肥美,我就跳到里面去抓鱼,结果就是潭水底发现了这个箱子,我看着箱子被沉在水底还用锁锁着,觉得有些古怪,就带回来了。怎么,这箱子里的藏着什么有来历的东西”
  苏青青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霍思宁顿时额头冒黑线:“我还以为这箱子里藏着个古董呢,你没看出什么来历那你这么惊讶做什么搞得我还以为又捡到宝贝了。”
  “我不知道这箱子里藏没藏古董,可这不代表我就看不出来这箱子是个好东西啊这玩意儿你知道它是什么材质吗”
  苏青青简直要奔溃了,她有时候真想问问这贼老天到底是不是瞎了眼了,怎么好事都让霍思宁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给碰上了,之前那块龙涎香就算了,这个箱子怎么也能让她给遇到了
  “箱子的材质什么意思”霍思宁低头看了那只灰不溜秋的箱子眼,不解地看向苏青青。
  “阴沉木你知道吗”苏青青期待地看着霍思宁。
  霍思宁老实地摇了摇头。
  “那家有乌木半方,胜过财宝箱,这句古话你总该听说过吧”苏青青瞪圆了眼睛看着霍思宁,好像霍思宁若是回答不知道,下秒她就要冲上来掐死霍思宁般。
  霍思宁丈二和尚mō不着头脑,仍然是摇头。
  苏青青口气瞬间提不上来,心里极度不平衡:“跟你说这些真是làng费我的口水,我这么跟你说吧,这个箱子所使用的材质应该是十分罕见的乌木,也就是我们俗话说的阴沉木。而且从其雕刻工艺来看,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的话,这箱子应该是明末清初的产物。”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