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腹有乾坤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就对玉镯子”
  苏青青有些不敢置信,她将盒子里的绢帛彻底掀开,然后又将那只金丝楠木箱子拿起来翻了个底朝天。
  发现箱子里除了这对镯子外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她不由得皱了皱眉。
  霍思宁看到苏青青的怪异举动,觉得有些奇怪,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苏青青心下有些纳闷又有些不甘:“怎么可能就对破镯子”
  霍思宁有些好笑:“有对镯子还不够,你还想要箱子金银珠宝拜托,这可是我捡的好伐,这已经是天上掉馅饼了再说了,这么好的羊脂玉镯子,看这水头质地跟颜色就知道肯定不是普通物件,我这可是赚大发了”
  苏青青摇了摇头:“不对,这不符合逻辑”
  “哪里不符合逻辑了”霍思宁反问道。
  别看苏青青平时大大咧咧,但是跟谢教授学了这么长时间,她还是有定的古玩根底的。
  看到这个箱子里装着的东西,她下意识地就觉得奇怪:
  “这个箱子的主人用金丝楠木这么奢侈的材料制作个箱子,就是为了保存对羊脂玉镯子你觉得这说得通吗羊脂玉又不是纸做的,埋在水里又不会被氧化,他这么做是什么用意”
  霍思宁平时考虑事情周到细腻,但是碰到古董这些东西就两眼mō黑了,她觉得苏青青是想多了,不以为意道:
  “你都说这玩意儿是明清时期的东西了,这箱子的主人这么做是什么用意,恐怕只有鬼才知道吧”
  苏青青摇头,眼睛盯着那箱子看了又看,百思不得其解。
  “我看等找个时间,咱们再去次你说的那个潭水那儿mōmō清楚。”
  苏青青觉得要弄明白这件事情的真相,应该要去霍思宁发现那个箱子的水潭再去探探。
  说不定有什么东西被霍思宁忽略了,或者那个潭底还藏匿着其他古董也说不定。
  霍思宁拿着那对羊脂玉,好奇地问道,“这对镯子到底能值多少钱”
  苏青青斜睨了霍思宁眼:“应该值个两三百万吧。”
  “这么贵”霍思宁吃了惊,“那这个箱子的主人会将这对镯子藏起来也很正常啊。”
  苏青青无奈道:“因为它是明清时期的古董,两三百万里面有六成属于它的历史附加值,如果这镯子是现代工艺品,那么同样材质的对镯子也就只值百来万,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霍思宁愣住,指了指桌子上的木箱子:“那这个乌木箱子呢”
  “金丝楠木形成的阴沉木极为难得,而且看这个盒子的大小应该是从整块大型乌木上截取下来的,没有拼凑的痕迹。如果拿出去拍卖的话,至少可以卖个七八十万。”苏青青道。
  霍思宁这下终于明白苏青青的疑惑在哪儿了,乌木和羊脂玉都属于珍品,虽然这些年价格虚高,但是两者的价格直是呈上涨趋势。
  按照乌木和羊脂玉的价值分析,明清时期这对羊脂玉镯子的价格跟这个金丝楠乌木箱子的价格应该相差无几,这样说起来确实有些蹊跷。
  羊脂玉虽然珍贵,可是用别的普通木材制作木箱子也照样可以保存,用价值相同的金丝楠木箱子装起来就有些小题大做了。
  霍思宁也觉得疑惑,不过她只纠结了下就放开,笑道:
  “我觉得你可能把事情想复杂了,也许人家藏这对镯子只是因为它有某种重要的意义也说不定,再说这都过去几百年的事了,哪还能弄得清楚”
  霍思宁对古董无感,想要到大海里去捞古董也完全是想着将那些东西捞上来还钱,她可没有苏青青那种狂热的探究之心。
  将那对羊脂玉镯拿在手中mō索了番,霍思宁就准备将这东西重新放回盒子里。
  小心翼翼地将玉镯放回盒中,她就将木箱重新合上。
  乌木温润光滑,带着清香,霍思宁不自觉地将木箱捧起来想要凑近闻闻它的香气。
  却不料在mō到盒子背面时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手滑了,木箱个不小心险些从手心滑了出去。
  霍思宁心下惊,生恐箱子里的镯子会掉出来摔碎在地上,急忙个侧身用右手托住。
  就在这掉托之间,也不知道她碰触到了什么地方,就听到咔擦声,丝细微的轻声令霍思宁身形僵。
  她脸色骤变,下意识地抬起头来朝着苏青青看去。
  苏青青也听到了那声脆响,不过她以为是霍思宁没有拿稳木箱子,在托起木箱子的时候里面玉镯晃动才产生的声音,因此并未在意。
  苏青青没有注意到霍思宁神情里的异样,霍思宁却是心虚地低下头不敢再看苏青青。
  她在听到声脆响后就察觉到木箱似乎有异样,她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和好奇,偷偷将手探到了木箱的底部。
  果然,在木箱的底部,她mō到了块突出来的细小木板。
  霍思宁敢肯定,那块突出的木板在她和苏青青开锁拿出玉镯子之前是没有的。
  霍思宁心中动,她知道苏青青的猜测没有错,这个木箱确实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那块突出的木板有问题
  那个木板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思宁在心中不停地询问着,几乎坐不住身形了,她恨不得即刻就弄个明白。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潜意识里有个声音阻止着她,告诫她必须压下情绪,绝对不能露出任何异样,也不能当着苏青青的面将谜底揭开。
  深吸了口气,霍思宁努力克制住内心激动翻涌的情绪,她故作镇定地将木箱收回房间里锁好,甚至不忘跟苏青青开玩笑:
  “这对镯子连带箱子就价值三四百万了,我看我得在我房间里装个保险箱才安全。”
  苏青青鄙视地看了霍思宁眼:“在家里装保险箱,你那不是告诉小偷你值钱的东西都在这儿装着等着他偷吗还是直接存银行更安全。”
  仙鱼坊到底是做生意的地方,每天客人进进出出人多眼杂,若是真有人偷溜上楼还真是防不胜防。
  不过对于苏青青的建议霍思宁心里不以为然,若是认为东西存银行就高枕无忧那可就错了,上辈子她可见过不少银行卡里的钱莫名不翼而飞的新闻,可见钱财存在银行也不是万全之策啊。
  霍思宁晚上要出去野生水产市场进货,所以苏青青并未留在仙鱼坊过夜。
  霍思宁心里惦记着那个乌木箱子里的秘密,下午心痒难耐,吃过晚饭她就迫不及待地钻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把房门反锁。
  迅速将柜子里的那只乌木盒子掏了出来,霍思宁就循着白天她的手碰触到异样的地方找了过去。
  不过让霍思宁感到怪异的是,明明之前她的手在mō到木箱底部的时候碰到了个凸起的木板,但是这会儿那个木盒子上的凸起却不见了。
  木盒底部完整无缺,平整光滑,丝凸起的痕迹也无。
  霍思宁有些不信邪,她可不会认为白天那会儿是她的幻觉,索性将木箱里的镯子和绢帛都掏出来,然后将整个空空的乌木盒子翻了过来。
  紧接着她用拳头轻轻叩动木盒底部,木盒本来就是用整块乌木掏空而成,所以手指关节叩上去发出清脆沉闷的声响。
  就在她叩到盒子右侧边角位置的时候,木盒却发出了咚咚咚的空鼓声音。
  就是这里
  霍思宁顿时精神震。
  她忍不住深吸了口气,让她那有些紧张的心慢慢平复下来,这才伸出手轻轻地在那边角位置轻轻按动。
  很快她又再次听到了吧嗒声,好像是弹簧片按动后轻轻往回收缩时发出的声音。
  霍思宁继续用力,就在这个时候,边角的那块木料竟然真的被她按压了下去。
  “咔擦”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块边角木料嵌入木箱内的瞬间,阵如同齿轮转动的声音从木箱之中传了出来。
  紧接着只见乌木箱子突然发出道清脆的响声,从中央部位开始,数块木板同时凹陷下去。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