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看不懂的八卦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这木箱底部还有隔层
  霍思宁心中惊讶无比,她完全没有想到,个随手捡回来的木箱子里竟然藏着这样惊人的猫腻
  霍思宁不得不感慨这个机关设计者的巧妙匠心,实在是这个盒子隐藏得太隐蔽了。
  这个乌木盒子底部看起来天衣无缝,就好像是块完整的乌木掏空而成,点也看不出任何痕迹,谁能猜到这底足居然藏着机关
  想到那机关,霍思宁的心就控制不住激烈地跳动起来。
  能让人费这么大的劲儿设计个如此巧妙的机关,可见这个木箱隔层里藏着的东西绝对比那对羊脂玉手镯要贵重。
  随着那机关缓慢运行,在那个木箱底部,个不足五厘米的小型隔层露了出来。
  霍思宁急忙凑过去查看那凹陷的隔层里究竟藏着什么东西。
  随着机关咔吧声停止,那隔层完全露了出来。
  在隔层的挡板处装着个小型拉环,霍思宁伸出手拉开拉环,个方形凹槽出现在霍思宁的眼前。
  在那个凹槽内,张折叠成四方形的牛皮纸纸不大不小刚巧嵌在其中。
  霍思宁愣住,她先前脑子里想象的各种珠宝钻石瞬间化为泡影,怎么也料想不到个这样精巧的机关里面藏着的居然是张牛皮纸
  霍思宁简直哭笑不得,她小心翼翼地将那块牛皮纸从凹槽内取出,点点慢慢将纸展开。
  因为直存放在乌木盒子里的关系,虽然过去多年,这张牛皮纸还是跟新的样,点氧化的痕迹也没有。
  摊开来的牛皮纸约莫尺见方,纸上画着堆乱七八糟的符号,看起来好像是张八卦图。
  霍思宁并不懂周易之术,对周易的了解完全停留在金庸小说中提到的“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这个层面。
  她之所以觉得这张图上画的是八卦,完全是因为这个牛皮纸中央有个太极标识,而太极图案四周刚巧有个由八个方位组成轮盘。
  霍思宁盯着那张图看了半天,只觉得头晕眼花,却是半点名堂都没看出来。
  在牛皮纸旁边的位置还写了行古字,什么相方,定位之类的,看得霍思宁云里雾里,mō不着头脑。
  霍思宁头次有了没文化真可怕的念头,望着那张八卦图干瞪眼半天,也没有研究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最后她只能作罢,将牛皮纸重新装进木箱子里,又小心翼翼地将机关还原。
  不过霍思宁并未就此放开,她对这张牛皮纸上的八卦图很是怀疑。
  能让这个木箱子的主人如此郑重而小心地藏匿,这张图纸极有可能藏着什么重要的信息
  霍思宁不懂八卦,可不代表别人也不懂。
  要想弄懂那张牛皮纸上到底画的是什么,只要找个精通周易之术的人就行了。
  当然霍思宁也不傻,她连苏青青都没有告诉,就是觉得这个箱子里的东西很重要,自然也不会傻乎乎地就拿着那张图去找懂行的人问,这图里面要是真有什么重要秘密,十有会被人截胡,那她可就白忙活了。
  晚上霍思宁又到了邮轮码头,出发前她在网上查阅了番资料,知道黄江大闸蟹般在江水上游带活动。
  所以在到达黄江后她路逆流而上,直到她到达黄江支流董家渡附近河域,才发现大闸蟹的踪迹。
  此处支流为潮汐流,因为有潮涨潮落,涨潮和落潮双向交替,大闸蟹涨潮时爬到岸上去,到落潮时又会被水流带走,无影无踪。
  再加上这条支流水质清澈水藻类众多,正好给大闸蟹提供了丰富的食物和良好的生存繁衍环境,难怪这些土著能在此形成规模。
  霍思宁在水下礁石底部发现了很多洞穴,可见有不少大闸蟹在此打洞栖息。
  她正想要伸手探到那洞穴里去,这时只大闸蟹淡定地从淤泥里冒出,晃晃悠悠地往洞穴里爬。
  霍思宁忍不住伸手将那只螃蟹的身子捏住,那家伙顿时挥舞着钳子副威风凛凛的模样。
  那螃蟹钳子狠厉,似乎下刻就要将霍思宁的手指夹断般。
  不过很快它就感受到了霍思宁手腕上弥漫出来的丝丝灵气,瞬间就将钳子收了回去,老老实实地让霍思宁抓在手中任由她把玩。
  霍思宁随手掂了掂,这只蟹起码得四五两重,青背、白脐、金爪、黄毛,从重量和它的外表特征可以看出,这是蟹算是十分合格的成年蟹,已经到了可以开吃的时候了。
  霍思宁吃蟹比较少,不过上辈子她在盛唐集团工作的时候,有回跟赵明诚去家餐厅吃饭,刚好那家店购进了批新鲜的阳澄湖大闸蟹。
  当时赵明诚点了盘,四只大闸蟹就要近千块钱,价格贵得让人咋舌。
  当然,霍思宁也必须承认,清蒸阳澄湖大闸蟹肉质鲜香甜美,价格贵了些但是让人吃了还想吃。
  黄江大闸蟹外表看起来和阳澄湖大闸蟹差不多,就是不知道味道相比有没有差别。
  不过从s市人对黄江大闸蟹的追捧程度来看,这些土著的味道应该也不赖。
  心不在焉地想着,霍思宁手下的动作可不慢,如今碧珠的灵气越来越充裕,她操控灵气也就越发纯熟。
  以前她只能让灵气丝丝缕缕从手中溢出,现在已经能让灵气化成极为细小如同雾气般的珠子向四周扩散。
  这些灵气弥漫开来,很快就招惹来大帮不速之客,江水中的河鱼率先循着气味游了过来。
  不过那些大闸蟹的动作也不慢,感受到了碧珠灵气的诱惑,它们也顾不上涨潮上岸了,挥舞着大钳子大军压境,很快就朝着霍思宁这边冲了过来。
  成千上万只大螃蟹涌来,这样的场面大约也只有在电影里才能看得见,虾兵蟹将出动,这气势还真不是盖的。
  霍思宁早就准备好了个巨大的圆形网兜,用灵气做诱饵,根本不用霍思宁动手抓捕,那些螃蟹们就十分自觉地往渔网兜里钻,很快慢慢兜的大闸蟹就进了瓮。
  早上五点多,吴均就接到了霍思宁打来的电话,让他赶紧到邮轮码头接货。
  等他赶到霍思宁指定的地点时,就看到霍思宁瘫坐在河岸边,在她的脚下,刚刚涨上来的河水里横七竖八地摆放着七八个巨型网兜,里面装满了螃蟹。
  吴均都要傻眼了,这些螃蟹起码有数吨重,这才晚上的时间,老板到底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多货
  “愣着干嘛赶紧搬车上去。”霍思宁忙活了晚上,都快累趴下了,见吴均赶了过来,忙吩咐吴均搬货。
  虽然捕捞大闸蟹不费事儿,但是要将这些家伙拖到岸上还真不是件容易事。
  霍思宁心中暗自懊悔,这螃蟹虽然能卖钱,可也不能这么拼命,下次就是打死她也不这么干了。
  回到仙鱼坊,霍思宁虽然感觉疲惫,这会儿却是顾不上补觉,和吴均两个人忙着将隔间的大水池清理出来。
  这次霍思宁捕捞的河鱼不多,加上之前所剩不多的河鱼,都被放养在号水池里,剩下的两个水池都被用来放养大闸蟹。
  螃蟹这种生物不比鱼,虽然它也是靠腮呼吸,但是生命力要比鱼类顽强许多,放养在水池中只需要少量水保持身体湿润,就能活至少三到五天。
  而且霍思宁捕获的这些螃蟹多少都受到了灵气的侵染,个个看起来精力旺盛,霍思宁敢肯定这些家伙时半会儿死不了。
  刚将螃蟹处理好,丫丫那小丫头也起床了,看到水池里这么多活螃蟹又是惊讶又是欢喜。
  “思宁姐,这么多螃蟹哪里来的怎么都这么大只我在老家的时候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螃蟹。”
  吴家条件艰苦,能保证温饱就不错了,吴均当然不可能买这么昂贵的奢侈物给小丫头品尝。听到吴亚这话,霍思宁忍不住笑道:
  “这个啊,是昨晚上从黄江捞上来的,这个跟你在滇南见到的河蟹不同,这大家伙叫做大闸蟹,只在秋冬季才有得吃。”
  小丫头觉得新奇,伸出手就要去抓只螃蟹上来瞧个仔细,霍思宁忙制止了她的动作:“当心,这家伙的钳子很厉害的,你别被它给夹伤了手”
  丫丫吓得忙将手缩了回去,只是双眼睛仍然是渴望地看着池子里的霸王钳:“大闸蟹贵吗”
  霍思宁闻言看了吴亚眼:“这个也要分等级的,三两左右的百块钱斤,大点的到四两,就要百五十块斤。”
  “这么贵”小丫头听了这话吃了惊,瞪大了眼睛看着霍思宁。
  霍思宁点点头:“s市人最爱吃这个东西,会儿来了客人你就在旁边给你哥帮忙,这玩意儿受人欢迎,得了消息估计很快就会有大批客人上门。”
  小丫头自从来了仙鱼坊吃得好住得好十分满足,平时没事也会跟在吴均后面学着做买卖,所以听到霍思宁这话她二话不说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会儿我得给几个朋友送螃蟹去,等我回来,咱们中午也做螃蟹宴吃。”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